003.破罐破摔的威胁

    郝富贵家的显然是被打蒙了,捂脸看着清容。

    清容当即怒道: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也敢来编排我的不是!我做了什么没脸的事儿,你倒不妨与我说一说。今儿个你若不说明白,咱们就到老太太那里去分辨分辨!”

    郝富贵家的心里有怒,可又不敢同清容当面锣,对面鼓的对着干,只得忍气吞声道:“姑娘也别跟我来劲儿,左右有太太论断呢!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清容冷笑的看着郝富贵家的身后跟着一水儿的小厮,根本就不肯走一步。

    郝富贵家的道:“怎么,还得给姑娘派个轿子?”

    “深更半夜的,妈妈带着这么些个小厮是做什么?怎么?太太有什么要紧的差事不成?”清容一双乌黑的瞳仁儿盯着郝富贵家的。

    郝富贵家的自然心虚,原本带着小厮去湖里捞清容就是为了暗坑她的,又哪儿能明目张胆的宣之于口。当即皮笑肉不笑的打岔道:“不过是夫人惦记着新宅那边没个人看着罢了。”她话落,给了跟着的小子一个眼色,道:“你们仍旧去新宅各处看着吧,别再让人胡乱闯进去惹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便知道,今天这件事先有沈泠容算计谋害外加恶人先告状,而太太这里不仅视若无睹,还想要小事化大。

    北府的正房灯火通明,刚过门不久的继夫人郝氏满面肃穆的端坐在堂屋内,左右分别坐着三房的四位姨娘,并着三个小姐。

    清容一进门,赵姨娘迫不及待的扑上来,怒打清容,“下作恶毒的小贱人,勾汉子不成,如今还学会了害人性命这等狠毒勾当!”

    三姑娘润容见状,嗤的一笑,讽刺道:“话都还没问,赵姨娘便只听沈泠容的一面之词吗?指不定是谁害谁呢!说不准是你家女儿夺人夫婿、毁人姻缘,又生了坏心眼儿要害人!五妹妹从来都是个温和性子,断不会干那种事!”

    坐在主位的太太倒是不管赵姨娘去打清容,却低斥了润容一声,道:“你一个姑娘家家,掺和这些做什么!”

    润容也不怕郝氏,直接道:“姨娘打小姐这种没脸的事儿夫人也纵着了,还管我做什么?左右咱们一家上下都是没脸,谁也不必来说谁!”

    郝氏这才有些不快的命人将赵姨娘拉开,又极严厉的对着清容道:“还不跪下!”

    清容没反应,郝富贵家的便是一脚踹在了清容的膝上。清容双腿还发着软,被郝富贵家的踹了这么一下,立时扑到在地上。她抬头,看见泠容红着的双眼里流露出得意和恶毒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母亲,今儿个五妹妹寻我去新宅的湖边,是想推我下水,她说我若死了,就没人跟她抢四表哥了。”泠容梨花带雨的样子,端的是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赵姨娘指着清容骂道:“狠心短命的小畜生!留着早晚也是个祸害,倒不如今儿个便送她走了,咱们家往后也能得个清净!”

    清容直接从跪变成坐的姿势,不疾不徐,不卑不亢地说道:“分明是四姐寻我去新宅,四姐说,若我死了,四表哥就不会惦记我了。”

    泠容回头,指着清容怒道:“你胡说!没有的事!”

    清容漠然回视她,也道:“你也说谎。我好几日没正经吃过饭,连走路都不大有力气,若真想害你,我大可以拿银子买通个小厮推你下水,又何必我自己去呢,我生的比你小,又没有你有力气。”

    润容听得清容这话,忍不住哈哈大笑,拍手道:“是了是了!五妹妹也不是个真傻子,明明打不过你,干什么自己去害你。又未必能得手。再不然,拉上袁妈妈和浮翠一起动手,成的面儿也大一点!”

    泠容一时语结,她原本起这个心思的时候,也是琢磨着清容的力气比不上自己,而且清容已经落了水,她又等了这么久才叫的人,她一死便是死无对证,一了百了了,谁知她怎会没死的。想到这儿,泠容不由问道:“不对!你是怎么上来的?你又不会泅水,是谁救你上来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眉头一紧,颇有些紧张,道:“谁也没救我上来,是我自己从水里爬上来的。”

    泠容道:“你说谎!”

    清容乐呵呵看着她,慢悠悠道:“难不成还是四姐姐救我上来的?或者,是太太让郝妈妈领着的小厮救的我?”

    郝氏被这官司闹的头疼,不悦道:“这是什么话,我何时派了小厮去呢?”

    清容索性把话摊开了,破罐子破摔的说道:“我与四姐两人都是空口白牙,无凭无据,没人瞧见我们两个谁要推谁下水。若是太太非要信四姐的话,重罚我,小事化大,我自然也是无法的。不过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到时只怕全济南上下,都会知道沈府是个什么样的家教。姐妹之间全无和善友睦,都是坏了心肠的恶毒女子,竟能做出戕害手足性命的事儿!”清容说着,将余光往董姨娘处瞥。

    沈家姑娘的名声那是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的,反正她的亲事是黄了,目前最要紧的是活命,嫁不嫁的出去已经不在清容的考虑范围内了。可沈泠容的婚事不算成,二姑娘佩蓉还在议亲,赵姨娘和董姨娘两个谁都不会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清容又道:“左右大家都要为母亲守孝,四姐和伯府的婚事也不算板上钉钉。有什么风声传去三姑奶奶耳中,这婚事大不了一拍两散。如今四表哥高中状元,京城里高门大户的好婚事俯首皆是。哦,对了,方才我在新宅外的巷子里打了郝妈妈一巴掌,估摸着大房、二房守门的婆子小厮都听到、瞧到了热闹。”

    赵姨娘也变了脸色,沈泠容这桩婚事,她废了多大劲才得来的!

    董姨娘道:“太太,今儿个这事,就当是五姑娘一时大意落了水便罢了。”

    郝氏显然不甘心被清容牵着鼻子走,冷着脸道:“好,好!五姑娘厉害,我是管不了你。可今天这桩是非到底是你惹出来的,我若坐视不理,来日到老爷那里又没法交代,就罚你今晚在小佛堂思过,明日才准出来。”

    郝氏对原来林夫人身边的子女们原本就极严厉苛刻,如今又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时候,如今这件事能这般算了,已是她的极限。

    赵姨娘不算满意,却在清容的威胁下,再说不出什么旁的话来,只能认了。郝氏也不让清容去换衣裳,直接让郝富贵家的带着人去小佛堂。

    到了小佛堂内,连平日跪着的蒲团也撤了。初夏的夜里还有些微微凉,清容原本落水就着凉受了寒,在这挨上一晚,不感冒发烧才怪!

    直到第二日清晨,夫人才让清容离开小佛堂。清容刚迈出小佛堂的门槛,便是直挺挺的晕了过去。

最新推荐: 全职国医 |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|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|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|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