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4.表哥向你发来了私奔邀请

    “五妹妹,五妹妹!”

    迷蒙间,清容听见有人唤她。她睁眼,瞧见一张脸,脉脉含情的桃花眼,皮肤白皙,额头饱满,嘴唇薄薄的一片,五官精致又干净。正是与她青梅竹马长大,同她有婚约的叶钦。

    清容奇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叶钦道:“我怎么不能来?下了学来看看你,胳膊还疼么?我带了你最爱吃的点心,又让人买了话本儿。你偷偷吃,别让润容看见!让你把手架起来,你怎么总不听的?”

    清容眼前似罩了一层雾,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过一会儿眼前的光景又变了,是她和叶钦坐在廊下看月亮,仿佛是中秋节的时候。

    那时叶钦说:“月亮总没什么不同,只是与不同的人看,心境却大有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你现在是什么心境?”

    叶钦侧眼,眼中的光晕流满了清容月盘一般莹白的脸颊,“今年的月亮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清容不禁偷笑,暗暗吐槽叶钦撩妹技巧太烂,可心里还是暖暖的。

    眼前倏地变成皑皑白雪,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极响。清容捂着耳朵的双手忽然一暖,她抬头,看见叶钦亮晶晶的眼睛,眼中泛出的光都是笑意,“大冷天也不带个手套,手冷么?”

    叶钦说:“这料子好看,你穿什么都好看。润容和泠容的料子再贵重,也不及你穿素衣好看。“叶钦小脸红红的,可眼睛却分外真诚。

    叶钦说:“五妹妹,你以后就跟我住在我家,别回舅舅那了。左右舅舅和舅妈还有沛容、泠容、润容!”

    叶钦说:“五妹妹,我信你,我总信你的!”

    叶钦说:“五妹妹,你慢点走,前面有个石头。”他却一脚踩进了积水里,踩了满鞋的黄泥。

    叶钦说:“今年我生日,你做个花笺给我,让我夹在书里当书签可好?“她笑呵呵回道:”给你买个礼的钱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叶钦害羞的支支吾吾,“不必、不必,你只抄了《长干行》做个书签给我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她问为什么。

    叶钦说:“你自己去读一读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妾发初覆额,折花门前剧。

    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

    同居长干里,两小无嫌猜,

    十四为君妇,羞颜未尝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十四为君妇”,清容胸口闷着发疼,有些喘不过起来,她猛地一睁眼,叶钦温润的脸,如星子一样的眼眸骤然消失了,唯留下空荡荡的青色撒花帐子。脸颊冰凉,难捱的寂寞和失落,犹如一座大山压着她,喘不上气。她有些恍然,原来是南柯一梦。

    她同叶钦有过那么多的点滴回忆。

    那个如兰如玉一样美好的男孩子,同她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

    她的心,到底会痛的。

    “浮翠……”清容张口,却觉嗓子里火烧火燎一样的难受。

    浮翠听见清容的声音,先时有些怔怔的,随即,嚎啕大哭起来,道:“姑娘,你可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清容挣扎着要坐起来,浮翠忙上前扶住她,在她腰下塞了个软垫。清容这才瞧清楚,这并不是她在正院的屋子。房间很陌生,但里面的东西又很熟悉,是她自己的。

    她就着浮翠的手,喝了一口水,道:“咱们这是在哪呢?”

    浮翠委屈的哭诉道:“群房边儿的小院,你从小佛堂出来就发了高热,人都烧糊涂了。太太和赵姨娘不让人去请大夫,立时将你挪了出来!三姑娘和六少爷替你说话也都被禁足关在了正院。连着袁妈妈都被赶去了洗衣房。这两日天天有人盯着小院,怕是太太和赵姨娘只等着你不中用呢。”浮翠越说越恨,“枝翠那几个狠心短命的,姑娘平时对她们那么好,她们却不知感恩。”

    清容无奈一笑,“我这是病了多久?”

    浮翠道:“七、八日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忍着咳,道:“难为你了。”

    浮翠抹了一把眼泪,禁不住把这几日的委屈倒豆子一样的全吐了出来,“厨上送来的一日三餐清汤寡水,四姑娘竟背地让枝翠往饭菜里下药。若非世子爷瞧见,姑娘就要被这些狠心短命的人给磋磨死了!”

    清容有点彷徨,她就不明白了,明明前十三年是日常种田剧,怎么这段日子就迅速急转直下,变成狗血的宅斗苦情剧了呢?难道是老天爷也觉着剧情太无聊,按了快进键?

    “亏得世子爷又给姑娘买药,又成日给我们送吃食的!”浮翠语气里充满了感激,“姑娘,现下觉着如何?”

    清容疑惑道:“照理说,放着我自生自灭就是了,泠容又何必另外给我下药,这么着急?”

    浮翠脸色极难看,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清容叹了口气,道:“咱们都到这份儿上了,还有什么不能说的。”

    浮翠垂着头,小声道:“表少爷伴驾到了,世子爷说,皇上在赐宴时开了玩笑,要给表少爷赐婚。表少爷要说话的,硬生生让赵姨娘的兄长给岔了过去,让四姑娘过了明路。”

    是了,叶钦作为本朝头一个少年状元,深得皇帝的眷顾。若是让他逮着机会开口,泠容这桩婚事就必定落空了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还说,表少爷赐宴时同皇上提起了姑娘。却被老夫人以患病为由,挡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浮翠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浮翠忙道:“世子爷今早送了乌鸡粳米粥来,奴婢一直在炉子上温着。”

    正盛粥的功夫,响起了叩门声。

    惊的浮翠放了碗,飞快的将那碗粥放进食盒里藏了起来。经过这几日生生死死的,她难免风声鹤唳,犹豫的看了清容一眼。

    这时间已是黄昏,窗外的光黯淡下来,该到掌灯时分了。清容心里也糊涂,会是谁来了。

    那敲门声又急促起来,等清容点了点头,浮翠才慢悠悠的去开了门。这一开门,惊得她倒吸一口冷气,“表、表少爷。”

    清容不由一颤,心里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叶钦闪身进了门,也是神情恍惚的走到清容跟前。清容靠着垫子,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,只定定的盯住了叶钦。他还是那副温润清俊的模样,同去年离开时没有什么变化。一身金银线绣纹的织锦宝蓝褂子,头上玉冠束发。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中含着水光,仍如星光闪耀,干净而清澈。他激动的坐到清容身边,紧紧握住了清容的手,一时竟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高中状元。”她也没想到经历抢婚,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后,再与叶钦重逢,竟说的是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叶钦心中也无比难过,“她们,她们怎么把你折磨成了这幅样子。”他满眼的疼惜与心疼,连说话的语气都是嘶哑而隐忍的。

    清容心里唏嘘,原本她有许多委屈想要同他诉说的。可这时,竟觉得两人似乎已经毫无瓜葛。千言万语,千头万绪,叫她无从说起。

    “清容,我,想的很清楚了。咱们走吧,离开沈家。”叶钦这话说的很突然。

    清容万万没料到,惊诧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离开沈家,私奔吧。我绝不会娶沈泠容的,我今生今世,都只想同你在一起。”叶钦眼神切切,格外的坚定。

    清容有点蒙,私奔!?这种天雷滚滚的狗血桥段怎么会落在她身上的!

    叶钦显然已有了计划,道:“后日一早,皇上和太后会动身去泰山。届时,沈府上下都会去送圣驾启程,我们那个时候出府,一定不会被发觉。”

    清容说不清自己眼下的心情,那种面对人生重大抉择的复杂感,她高考填志愿、选专业都没这么难。

    见清容不说话,叶钦不禁焦急道:“你要同我走么?”

    清容连病又饿的数日,脑子早转不动了。她是想同叶钦在一起的,毕竟这个人是她来到大梁这十三年里,对她最好的。

    可私奔,这个就有点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宴中偷跑出来的,马上就要回去。你仔细考虑考虑,无论如何,我后天一早都会来。”

    叶钦说着,立即起身,出门时又叮嘱浮翠道:“照顾好她。”

    浮翠感动的涕泪直流,目送着叶钦出了院,她才关门同清容道:“姑娘,表少爷对你的心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一言不发,这时,床边的窗忽然被推开。但见一身朱紫长衫的宋昭斜倚在窗边,似笑非笑的问清容道:“你要同叶钦那小子私奔?”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