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5.岁月无涯,祝君安好

    清容原本情绪复杂,正沉浸在一种难言的悲戚中。谁知看见宋昭,那股子情绪转眼就烟消云散,只剩下怒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,偷听了?”

    宋昭耸了耸肩,一跃跳了进来,这动作极娴熟。

    原来清容被太太等人迫害,昏迷不醒。浮翠孤立无援,饿着肚子抱着清容每日里只会哭。

    谁承想,她们住的这处正挨着新宅的群房,接手了新宅的御前护卫都住在那里。一入夜,浮翠这边哀哀凄凄哭的骇人,吓得隔壁侍卫们以为闹了鬼。宋昭成日无所事事,听了这话大着胆子翻墙来看,这才知道了清容处境艰难。便悄悄请了大夫,熬了药,又一日不落的送饭,这才把清容从鬼门关又捞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听墙根儿的习惯,不过是来给你们送吃的,碰巧听见了。”宋昭将手里提着的食盒放在桌上,转身拉了凳子凑到清容的床边,好奇道:“你要不要同叶钦私奔?”

    清容很不想搭理宋昭,可念在他救了自己两次,她实在不能不知恩图报,便是没什么力气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宋昭看戏一样,见清容如此,不免幸灾乐祸的说道:“不愿意?”

    清容斜睨了他一眼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宋昭兴致勃勃道:“你想不想知道我的意见?”

    清容觉得宋昭对她的这桩私事有点热心的过了头,不免冷眼问他道:“你的意见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重要,”宋昭说着,昂了昂头,一副过来人的样子,“非常重要。像你们这种被情情爱爱冲昏了头脑的小姑娘、小公子,是很需要我这种有经验的人来给你们当头一棒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漠然看着他不说话,宋昭微微一咳,继续道:“你听过奔者为妾么?”

    清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宋昭慢悠悠道:“叶钦这个孩子聪明机灵,人品德行好,对人也好,是个很出众的栋梁人才。作为忠义伯府的少爷,是很值得托付终身的。不过,你们两人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讶然,“你凭什么这样说?”

    宋昭道:“叶钦在家中排行最小。被伯夫人、叶夫人宠大,上面又有三个哥哥,所以是个处处都要争个高低,爱出头的个性。他自小就喜欢帮你,替你出头,却不代表他就钟情于你。说来,他也不过是个十六岁的毛头小子而已,哪懂什么生死相许的情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,不觉一停,见清容没有要开口反驳意思,才又道:“忠义伯府虽是勋爵,但到底已是走下坡路的落魄贵族了。尽管叶大人颇有些建树、很得圣宠,但振兴门楣到底还是要落在叶钦几兄弟的身上。如今大公子叶钧是五皇子的人,依照京中之势,他只能把前途放在五皇子身上,目前不是很乐观。而叶铎、叶铮两人又还没争出头,叶钦作为少年状元,得到了皇帝不一般的宠幸,对于忠义伯府,实在是难能可贵。”

    清容混沌的脑子在宋昭细致的分析下,竟清醒了许多,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,十六岁的叶钦或许一时冲动,能为你放弃唾手可得的功名利禄。可二十六岁的叶钦,却必定会后悔。先不说贫贱夫妻百世哀,单说你折了他原本扶摇直上的一对翅膀,往后一生一世,你们两人要如何面对他心里难言的怨和你心里的愧?”宋昭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,“私奔这种事,总是对女子伤害最大。若换做我是他,绝不会带你私奔。而是当日在御前,纵使赵煜提及泠容,也必定要向皇帝言明一切,为你争一个名分。说到底,在他心里还是家族与他自己最重。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发凉,她是喜欢叶钦的,曾经想同他朝夕相对的那种喜欢,可她不得不正视宋昭说的这些。

    宋昭又是一副幸灾乐祸,嬉皮笑脸的样子,道:“所以,你同叶钦两人,注定是没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否认道:“你并不了解他。”

    宋昭慢悠悠的站起身走到窗边,淡然一笑,“我不必了解他我也知道,”他说着,又重新跃出窗子,微微停顿,道:“你生病被迁走的事,是你二姐悄悄告诉给叶钦的。”话罢,极快的翻墙去了。

    浮翠经过叶钦和宋昭两人的连番轰炸,已经是停机状态,等宋昭走后,她才回不过神的问清容道:“姑娘,咱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清容垂目,看着被子上的锦簇花图,半天才道:“把行李拿出来,我来收拾包袱。”

    隔日清晨,沈府上下从一早便开始忙碌起来,清容隔着院子都能听见群房嘈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天蒙蒙亮,清容穿戴整齐的坐在堂屋里,面前的四方桌上放着几个包袱。休息了一日,她勉强恢复了些许精神。

    屋外响起极轻的敲门声,浮翠开了门,叶钦一进门,瞧见清容桌上摆着的包袱、盒子等物,展眉松了一口气,道:“我知道,我就知道你会跟我走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表情淡淡的没说话,浮翠转身出去关上门,她才道:“你坐。”

    叶钦有些摸不着头脑,催促道:“时间不多了,有什么话咱们路上说。”他说着去拿桌上的行李,瞧见手边的盒子,笑道:“这盒子你还留着!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五岁那年摔了一跤,碰掉了牙,你让人制了椰枣泥,香香甜甜的我吃了很久,吃完了也舍不得扔掉这盒子。你送我的东西,连盒子都是精心挑选过的。”

    叶钦笑容微僵,“说这些做什么,咱们走吧,行李也不必拿了,银票盘缠是尽够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拉住叶钦的手臂,道:“钦表哥,我不打算同你走的。”

    叶钦显然大受打击,紧紧的拉住清容的手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可曾想过,你是备受皇上器重的新科状元,咱们两个这样一走,伯府怎么办,姑妈怎么办?奔者为妾,就算往后有机会重回伯府,我也做不了你明媒正娶的夫人。”清容极冷静的问他。

    叶钦赌咒发誓的说道:“我不会再回伯府的,我宁可终身不娶也绝不委屈你。清容,咱们相处了这么些年,你难道不信我吗?我会好好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又道:“你我都是手不能提、肩不能扛的,往后要如何度日呢?你十年寒窗,考取功名,却从此只能明珠蒙尘了,你可曾想过每日要怎么度过。”

    叶钦清亮的眼睛有些迷茫了,却仍旧坚持道:“每日你抚琴绣花,我习字作画,春日里观柳踏青,夏日里泛舟采莲,秋日里赏菊登高,冬日里围炉煮酒。人生这样长,我们两人一起做的事情可以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人生这样长,不是一日两日,也不是一年两年,是往后的数十年。日子生计不是琴棋书画,诗词歌赋而是柴米油盐。我们要去哪,以后要以何为生。若有儿女,儿女往后的人生又该如何呢?”清容说了这么多,才惊觉世上如司马相如和卓文君这种,何止万里挑一,大约千年万年,也才有那么一个千古传颂的《凤求凰》,可最后司马相如到底负了卓文君。

    叶钦脸色变了,“我……我没想这么许多,我……我只想长长久久的同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也是压抑难过,哑着嗓子道:“我也想长长久久的同你在一起,可是我们不能什么都不想的就走。”

    叶钦神色萎顿,颓然坐下来道:“你可想清楚了,今日你不同我走,我们……我们就再没有来日了。我是决计不娶沈泠容的,这一生一世,我,我只想同你一起好好的。清容,我只喜欢你一个……我”叶钦说着,不免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也真的很喜欢表哥……从小到大都对我很好,夸我漂亮,总为我想,总为我撑腰,”清容说到这,想起往日的点滴,又忍不住落了泪,“我大约,再也遇不到像表哥这样对我好的人了。但,我不能什么都不想的跟你走。我不想折断你的翅膀,让你以后埋怨我。不如就此抱着这样的回忆,我们都各自好好的过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叶钦也是激动的落了泪,“我不会,我才不会埋怨你!我会永远待你如珠如宝。”

    清容指着桌上的那些包袱、盒子,道:“这些都是你曾赠我的,我如数退还。往后岁月无涯,祝君安好,你……走吧。”

    叶钦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,清容背过身,再不肯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清容……”

    清容背后响起无声的低泣,她挺着背,不肯回头。

    良久,一声关门声响起,她才颓然无力的跌坐在小凳上。

    她美好又清纯的小初恋,就这样告终了,这不支持自由恋爱的万恶封建社会啊!

    清容正沉浸在无限悲怆中,窗外不合时宜的响起一声窃笑,一把将沉浸在失恋怅惘中的清容给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又是该死的宋昭!

    没等宋昭开窗进来,外面倏地响起一连串的脚步声,声音极重。

    浮翠惶急的推门进来,道:“姑娘,不好了!太太来了。”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