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7.宋昭的如意算盘

    宋昭手里握着一把折扇,微微一动手指,便将扇子给抖开了。一副风流倜傥,英俊潇洒的模样。那扇面上画着蝶戏牡丹的花样子,十分花哨。见清容吃饭的劲头,宋昭忍不住一阵偷笑,打趣道:“你可真是个没心没肺的,这当口了,还吃的下去。”

    清容停下夹菜的手,侧眼盯着他,“不然还让我怎么样?上吊自杀?”

    宋昭戏谑的感叹道:“我觉得心灰意冷,活不下去,食不下咽总该有的。毕竟方才那么要生要死的送走叶钦,又差点被你二姐算计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手上的动作明显的机械起来,虽说仍在吃饭,可满脸的郁郁和心不在焉,强做淡定,“人总是要先活下去,好好活着,才有机会去打那些人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真的,你在沈家都混成这样了,还硬挺着什么劲儿!全当报答我对你的救命之恩,跟我回家吧。”宋昭心生同情,认真道。

    清容默叹,又来了又来了,这货分明是趁火打劫来的。

    “有句话说得好,凡不能毁灭我的,必使我强大。”

    宋昭一怔,旋即哈哈大笑,“你倒是会自欺欺人!还使你强大,你倒是说说你怎么强大?”

    宋昭兜头罩脸的一盆冷水将清容那点自信浇的是当然无存,她越发垂头丧气。宋昭见她打了蔫儿,幸灾乐祸道:“你靠我就得了,何必非要辛辛苦苦的靠自己呢?”

    清容很不认同宋昭的说法,却也不乐意与他再分辨,只蹙眉,认真道:“你的救命之恩,我做牛做马、结草衔环、涌泉相报,唯独你别指望我以身相许!再说,你内宅的姬妾比你几个叔叔加起来的还多。你从前到我家来寄读,差点没把我一条小命折腾进去。我若跟你过日子,怕是指不定哪天就被折腾死了!“

    宋昭笑道:“我从前那是年少无知,如今不会了。你跟我回去,保证你荣华富贵,吃香喝辣。”

    清容觉着宋昭此时此刻的嘴脸,很像是骗婚的浪荡子。她漠然摇头,耿直道:“你又不喜欢我,何况,我也不要去给人家做妾的,要做就做夫人!”

    宋昭推了清容的额头一把,道:“你一个小丫头,把喜欢不喜欢的挂在嘴上也不嫌臊得慌!再者,谁说我是让你去当妾的!”

    清容被这话引得心头微慌,但她清楚得很,宋昭多半是说着玩的,“你可别打量蒙我,你不是最喜欢你表妹吗?你当初在沈家那么个折腾法,不就是因为舍不得你表妹,想早日回去。你这么爱如珍宝,若是要娶妻,必定是要娶你表妹当正妻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笑不出来了,连身体都僵硬下来,讶然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清容轻哼一声,鄙夷的睨了他一眼,“沈府上下就没有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的表情冷滞下来,一言不发。他眼里明显的闪现一股戾气,那眼神极具攻击性。清容头一次从他眼里看见这么吓人的神情。原本往日里都是嬉皮笑脸,没正形的浪荡样子。如今大变脸,另她不大不敢再多说,只继续埋头苦吃。

    半晌,宋昭的神情才温和下来,“你瞧我接连救了你两次,又翻窗户给你送吃的。咱打个商量,你平日里便多想想我的好,别总记旧账了可好?”

    清容敷衍着笑了笑,勉强道:“我努力吧!”

    宋昭又被她引得想笑,好奇道:“我早就听说你三姑母做主定了你同叶钦的婚事,不是全等着你出了孝就完婚的吗?怎么须臾间,人就换成了沈泠容?她们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清容瞬间没了食欲,将手里的筷子撂了下来,没精打采。

    宋昭用胳膊肘碰了碰清容的手肘,一脸要八卦的表情。

    清容黯然,“赵姨娘和大房买通了合八字的人,说我行克,搅了这事。赵姨娘又让她京里的嫂子去忠义伯府送泠容的庚帖,伯夫人相中了泠容,退了我的庚帖。两家暗地里定了下来,四表哥又恰巧在那时中了状元。如今两人在御前过了明路,沈泠容同叶钦的婚事该是板上钉钉了吧?”

    宋昭听她简单几句,便将泠容夺夫婿的事儿给说了个清楚,也觉心酸。抽了抽鼻子,凄然叹道:“被亲姐姐夺了夫婿,如今沈家三房又容不下你,你也当真是可怜见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侧眼看着宋昭的戏精样子,十足别扭,“你怎么瞧着比我还难过?”

    宋昭深沉道:“我不过是由你想到了我自己。”语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很伤怀的样子。

    清容也不拆穿他这生硬的苦肉计,好奇道:“也有人抢了你的婚事?你府里的小表妹,要被许人了?”

    宋昭表情一滞,再演不下去,急的连声啐道:”呸、呸、呸!我同表妹好好的,做什么就被你许人了!”

    不过是言语间的玩笑,他便这般慎之又慎,可见对他表妹是如何的情深义重,偏偏又对她纠缠不休。

    清容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烦闷模样,拿狡黠的眼神直把自己打量个没完,必定有猫腻,一边夹菜,一边漫不经心地说:“都道当局者迷,我虽解不了我自己的困境,却未必帮不了你。你同我说说,我给你出出主意!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让我说的!”宋昭终于将伪装多日的救命恩人脸孔撕下,只道:“我表妹家中被抄没,是罪籍,她不好许人,我祖母也不同意她过门给我当夫人。我百般坚持,祖母便应了我,只要我正正经经娶一房妻室,便准表妹过门。”

    清容这才终于知道宋昭打的什么如意算盘,“你这迎风臭十里的名声,也很难在京城找着一门合心意的婚事吧?所以,就把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上?”

    宋昭听得“迎风臭十里”忍不住皱眉,可清容说的是事实他又不好反驳什么,便仍旧郑重其事的诚恳道:“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,咱们彼此二人都知根知底。你如今在沈家朝不保夕,而我又实在需要一个正妻。咱们两人正好各取所需。等你过了门,我保证你在我国公府横着走!”

    见清容不说话,宋昭又慢悠悠道:“我瞧着你也不是什么蠢笨的人,到了我的内宅,你有夫人的名分,也不会让别人欺负了去。如何?只要你应了,我立时让我祖父与你父亲提亲!”

    清容这才闹明白,宋昭是打算效仿沈老爹呢!她表妹等于是董姨娘,她便是被活活气死的林夫人。若是宋昭往后为了平衡内宅的势力,再树立个诸如赵姨娘这样的挡箭牌来同她对着干,这边是妥妥儿的把沈家这混乱的内宅复制粘贴去了魏国公府。再者,宋昭屋子里的人不知是沈老爹的几倍,若是赵姨娘之流如雨后春笋一般,她可要找谁哭去?

    不成、不成!

    林夫人这些年过的凄凉日子,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。横在男人和真爱之间做挡箭牌这种蠢事,打死她也不干!

    宋昭喋喋不休的说着,清容也不立时戳穿他的如意算盘,只以眼神鼓励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宋昭心觉这事快成了,笑嘻嘻的继续说道:“我给你世子夫人名分,等往后我承袭了国公爵位,你自然也是正一品的国公夫人!地位尊荣都是你的,你乖乖的听话呆在内宅。我在府里的时候,别随便烦我。那些夫妻恩爱的事儿,我自然只同表妹做的。你只需安守本分,我保你一辈子衣食无忧,不必再担惊受怕的过日子。我不在府里,这一家大小自然也要托给你,不过最重要的是随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随时帮你照顾着你的表妹,做守卫你们俩爱情的保护伞,当你真爱的挡箭牌?”清容笑吟吟的,可内心仿佛千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,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听到这么清新脱俗的混账话了。

    果然,混蛋还是混蛋!

    宋昭连连点头,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!”清容一字一顿,坚决道。

    宋昭立时皱眉,不悦的抱怨道:“真是个没良心的,都道吃人家的嘴软,拿人家的手短,你都吃了我这么多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没待宋昭说完,清容连啐了几口,道:“我马上吐出来还给你!”

    宋昭一脸嫌弃,道:“脏死了!”

    清容大怒,原来这些日子的好,是为着算计她整个人呢!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个人形牌位,让你摆回去烧香祈福的!凭什么你就能做个大情种、大情痴,和你心爱的表妹白头到老。我就活该为你安守本分,三从四德,孤孤单单,一辈子没人爱!”

    宋昭勉强道:“行、行、行!让你在心里放着叶钦还不成?”

    “呸!”清容简直要立刻摔桌子,赌咒发誓道:”你死了这条心吧!我这辈子就算终身不嫁,也坚决不入你魏国公府的门!”

    宋昭见清容立时要摔盘子明志,当即娴熟的跳上了窗。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你再考虑考虑!”

    清容顺手抄起筷子,朝宋昭扔了过去。宋昭反应快,三两下窜上了墙头,眨眼功夫翻墙去了。

    唯留清容气鼓鼓的坐着。

    浮翠一边去捡筷子,一边小声道:“姑娘把世子爷给赶走了,咱们明儿个的饭可怎么办呀!”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