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0.即将出丑的作诗现场

    清容来不及深问,立时进屋梳洗更衣,极快的同宋昭等人去了。

    “太后想同各位姑娘说说话,姑娘不必紧张。寻常在家里与沈老夫人如何请安的,便同太后如何请安。”来请清容的宫女边走便提醒清容御前的规矩,诸如没有允许不能直视圣颜,说话要轻声细语,切忌一惊一乍惊了圣驾之类的。

    宋昭刻意落后了两步,等宫女交代完,他扯着清容背心的衣襟,让她落后了两步,小声道:“太后喜欢吃甜,皇上喜食辣,因着味道太重,平时也极少吃的。皇后贵妃都是其次,切忌千万别得罪永平公主,她是最不喜欢比自己聪明伶俐,处处出挑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莫名其妙的叮嘱令清容有点蒙,还想小声问宋昭什么,宋昭却是往后退了两步,再不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这时间,不知从哪儿跳出来一个樱红锦衣的少女。她生的圆眼尖脸,一双柳叶弯眉乌黑浓重,鼻子高高挺挺,是个很亮眼的美人。她一出来,打头的两个宫女并着宋昭便是一起向她行礼道:“公主金安。”

    清容愣了愣,这才反应过来,这位少女便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女儿永平公主了。宋昭对她科普过,这位永平公主是皇帝的独生女,整个大梁目前为止就只有这么一个公主,生母是宠冠后宫的李贵妃。

    清容依样画葫芦的向她请安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目光不善,自上而下的打量了一番,道:“你就是沈清容?”

    清容暗暗惊讶,永平公主是怎么知道她的?难不成因为落水和叶钦的事儿,她已经声名在外了?

    永平公主仰着姣好的脸,撇了撇嘴,感叹道:“不过是个还耐看的小丫头罢了!”

    清容不免腹诽,你看起来也没有很大好么?!

    永平公主似乎等了她半天的样子,回身踱步进了花园。

    新宅的花园比整个沈家三房加起来的还大,亭台楼阁,假山湖池,景色怡人。园子里莺声燕语,格外的欢笑热闹。

    清容跟着宫女走近亭子,领着的宫人便不再走了。清容只听到不远处,有个声音笑吟吟的说道:“皇上、太后,三房的五姑娘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着做什么,快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领着的宫人这才仍旧带清容绕过假山,清容眼观鼻、鼻观心,目不斜视的跟着宫女,等宫女停下,她立时跪地叩头,恭恭敬敬道:“皇上万岁、万岁万万岁,太后千岁、千岁千千岁,皇后娘娘金安,贵妃娘娘金安。”她这一礼尽管生疏,却贵在齐全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”清容头顶响起一把声音,听起来颇有些沧桑之感,她便知道大约是太后。

    皇帝跟着温和道:“抬起头吧,不必太过拘束,就同在家里一样。”

    清容这才应声抬了头,但见四方的亭子里,摆着一扇黄花梨理石落地插屏。皇上、太后分坐在插屏前,皇后、贵妃坐在下首,跟着便是永平公主并着几个年轻貌美的贵妇,清容猜着这些人不是后妃,便是皇子妃了。

    挨着太后身侧的墩子上坐着一位气质雍容的中年妇人,她眉眼温和,表情淡然,不必多想便也知道这位是姑祖母沈萍无疑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在皇帝身后跟着叶钦、元珩、宋昭等人,一旁又有大伯父沈泽端陪着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与沈家三个房头儿的媳妇都没来,只有各房的姑娘们到了,全都在绣墩上排排坐,有点像合唱团。

    清容谢恩后,随着宫人坐到绣墩上。

    她细看之下才发觉,其它两房的人到的齐全,唯独三房只有沛容、泠容两个。想是太太怕润容乱说话,仍旧关着呢。

    李贵妃含笑,娇滴滴对皇帝道:“既是五姑娘来了,人也齐全了,咱们倒不如接着方才的话,请皇上出一题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,便是在清容来之前她们便已经说了许多话了,清容倒有些奇怪,先时既没让她来,怎么又半路叫她了?

    皇帝一笑,也未深想,慢悠悠道:“如今正是夏日里,四面蝉鸣阵阵,便以蝉为题,即兴赋诗吧。也不拘什么格式韵脚的,只消工整应景便是。”

    太后也道:“是了,咱们顽一会,也不考较学问。”

    什……什么?赋诗一首?清容听着这话,有点发懵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轻轻一笑,直接向清容道:“沈清容,听说你们沈家女儿诗词歌赋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这样简单的题目,你必定信手拈来吧?”她语气里带着挑衅的意味,气势汹汹的。

    清容有点闹不明白,她同这金尊玉贵的公主可是头一次见呀,她怎么突然发起进攻了?

    泠容嗤的一笑,戏谑道:“公主许是不知道,我这位妹妹最是个不学无术的,让她背个诗都千难万难的,何况作诗了。”泠容声音又轻又柔,虽然内里是讥讽的,面上像是在拿清容玩笑一般先替她解了围,可也是实打实的嘲讽。沈家几个姑娘闻言,不由都笑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泠容是存心给清容难看的,但这话却是大实话。

    对于即兴赋诗这种事,清容内心是拒绝的。尽管沈家女孩子也进学读书,甚至开了女学堂。可她在职业技能的选择上,她压根儿就没考虑过诗词歌赋、琴棋书画这一类没营养还费工夫的特长,毕竟居家过日子也不能靠读诗写词这类啊!

    因此,她便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女工、烹饪、珠算这类生活技能上。若是在沈家混不下去了,出去当个绣娘干个厨子也是能赚钱养活自己的,多实际。毕竟封建社会里,历史上的才女多半没什么好下场,她总不能揣着满腹的诗词歌赋、琴棋书画去青楼混个花魁当吧?

    饶是她现在书法还稍稍拿得出手些,那也要多谢林夫人为了收收润容的性子,日日让她陪着润容抄大字。

    皇上、太后等人既开了口,便有宫女内侍搬了条案、椅子,设好了笔墨纸砚。

    几个女孩子挨着坐下,唯有清容独占一桌儿。众人因着得了在皇上面前一展才艺的机会,一个个儿的便都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大房的淓容瞧着清容呆愣愣的样子,嗤的一笑,讽刺道:“早知有今日,五妹妹从前当真该多读几本书了,也省着给自己丢脸。”

    泠容斜睨了清容一眼,接着淓容的话道:“她哪有什么脸?却只怕到时候丢了咱们家的脸,也带累了咱们。让圣上以为咱们家的女孩儿都同她一样的不学无术呢!”

    沛容低声提醒她们道:“说这么多做什么,怕皇上给的时间长吗?”

    淓容一乐,轻飘飘的说道:“二姐姐不必担心,横竖都有清容给咱们兜底呢!有她这个差的,咱们做的再差也是好的!”

    沛容轻声道:“人往高处走,哪儿有往下比的!”

    她们几人说的声音很轻,自传不到皇帝、太后跟前儿去。不过几个女孩子都听得清清楚楚,不由都一副看热闹的样子笑话了清容一通,似乎已经预见清容即将到来的丢脸现场。

    清容却全当做没听到,自顾自的磨墨。

    作诗这个她是根本不会的,她也没自带唐诗、宋词三百首的技能穿越,连借鉴上辈子背过的诗词也是不能够的。不过关于蝉的歌词她倒是记得:知了也睡了,安心的睡了,在我心里面,宁静的夏天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们欣不欣赏的来?

    没一会儿的功夫,大房的汮容已经写成了,跟着众人也陆陆续续的将做成的诗交了上去。由御前的内侍呈到皇帝、太后面前,皇帝将那纸递给叶钦,让他先读出来,再一一传阅。

    叶钦端端正正的拿了汮容的诗,字正腔圆的念道:“垂緌饮清露,流响出疏桐。居高声自远,非是藉熏风。①”

    皇帝不由点了点头,笑道:“到底是虎父无犬女,沈爱卿,你女儿做的诗颇有些风骨。”

    李贵妃赔笑道:“臣妾最喜后两句,‘居高声自远,非是藉熏风’。借蝉咏志,点睛之笔!”李贵妃说着,立时命身边的宫人道:“本宫收着一块拇指大的玉蝉佩,你取了来给四姑娘。”

    汮容立时跪地谢恩,连着沈泽端也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。

    众人见汮容得了赏,越发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叶钦又拿了另一首诗,读道:“六月初七日,江头蝉始鸣。石楠深叶里,薄暮两三声。忆昔在前岁,宫槐花下听。今朝无限思,云树绕泉城。②”

    “这首既有诗情、又有意境。”太后拿过叶钦读过的诗,又细赏了一番。

    这首是沛容的诗,她得了太后的赞许,忙恭恭敬敬的行礼谢恩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听着这两首但觉无趣,起身离席去瞧清容做的。

    清容仍旧在案上磨洋工,心烦的咬着笔杆。她思索的极认真,还没反应过来,面前的纸已经被永平公主夺了。

    随后,清容这一处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。

    ①出自虞世南《蝉》“垂緌饮清露,流响出疏桐。  居高声自远,非是藉秋风。”某秋改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②出自白居易早蝉“六月初七日,江头蝉始鸣。石楠深叶里,薄暮两三声。一催衰鬓色,再动故园情。西风殊未起,秋思先秋生。忆昔在东掖,宫槐花下听。今朝无限思,云树绕湓城。”某秋截取了一段,改了几个字。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