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1.女主光环降临

    永平公主拿着清容做的诗,乐不可支的跑到太后和皇帝跟前,道:“父皇、皇祖母快来看看这个!”

    太后等人也正是好奇,永平公主因何笑的这么欢快。见她拿了清容做的诗来,太后先伸手接了。

    那宣纸上的字写的很好,四方端正。

    《日蝉》

    窗外一树蝉,

    吱吱叫没完,

    好烦。

    《夜蝉》

    知了也睡了,

    安静的睡了。

    在我心里面,

    宁静的夏天。

    旋即,太后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,捂着肚子将清容的诗又递给了皇帝。皇帝看完颇为镇定,他皱着眉,分明想要仔细品评一番,可又无从说起,那表情很奇妙。

    众人不免更心存好奇,争相传阅。

    那诗词传到沈泽端那一处时,沈家大伯看的脸都绿了,不免沉着脸呵斥清容道:“胡闹!这写的都是什么!你平日里学的都进了狗肚子里吗?”

    皇帝立时命叶钦也将清容的诗给读出来,叶钦恭恭敬敬的道了句是,接过纸张高声朗读。等叶钦话落,亭子里的人越发笑成了一片,连着一边伺候打扇子,倒茶水的宫女内侍也都引俊不禁。沈家的一众姑娘们全都掩嘴轻笑,目光中流露出鄙薄讥讽的眼神,似很瞧不起清容这般粗陋的村言村语。

    泠容幸灾乐祸道:“就这样的东西,也亏她有脸写的出来。等着被罚吧!”

    太后这边却已然笑出了眼泪,反复道:“窗外一树蝉,吱吱叫没完,好烦?”

    皇帝见太后如此开怀,那紧锁的眉峰一松,当即凑趣的笑道:“这一句好烦实乃点睛之笔。”

    沈家的女孩子们见皇帝如此认真的点评,不免全都愣了下来。原本瞧着皇帝方才一脸官司的样子,还以为清容必定要挨罚了,谁成想皇上竟说出来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她做一首还不够,竟还做了两首!”太后笑的直捧腹。

    清容很有些不好意思,不过她脸皮够厚,自己原本就写的不好,也没觉得皇帝和太后的嘲笑有什么,当即拿着笔杆儿戳了戳头上梳着的小纂儿,笑道:“清容自知文采没法与各位姐姐相较,也只能以量取胜了。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嘲笑道:“还以量取胜!就你这个,写个十车八车的也顶不上人家一句。横竖都不通的!还说沈家的姑娘德才兼备,诗词歌赋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当真是笑掉大牙了!”

    清容极耐心的解释道:“我这诗能说通的!再者,我的姐姐们委实是德才兼备,诗词歌赋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。只是我比较务实,不大擅长这些,让公主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笑个不停,反驳她道:“你这也叫诗?”

    清容认真道:“这个自然,姐姐们做的是古人的诗,是古体诗。我做的是现在的诗,是新体诗。您看,也工整,也有对仗的!白日里有一树蝉在叫,很烦人,到了晚上,蝉睡了,也安静了。在我心里面这样就是个宁静的夏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您瞧瞧这小丫头,可真有意思!”李贵妃乐不可支,指着清容同皇帝道。

    皇帝也被逗得笑个不住,这会儿勉强歇下来,问清容道:“丫头,你说你是个务实的,不擅长诗词歌赋这些,那你都擅长些什么?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一喜,总算引到点子上了,“我比较擅长针织穿凿,煎炒烹炸。致力于提高生活幸福感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番自吹自卖的广告语一说完,在场众人不免一愣,太后道:“提高……生活幸福感?这是个什么?”

    清容立刻自太后的问话掌握了主动权,道:“太后既提出了疑问,小女就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沈家的几个女孩子万万没想到,原本应该让清容丢脸的时刻,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她的专场了?

    皇后好奇道:“你这个提高生活幸福感的所长要如何展示?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且容小女下去准备一、二。”

    太后等人自是充满了好奇,立刻允了,让宫人陪着清容下去,依着她的指示去准备所用之物。

    随后,才将剩下几个沈家女孩儿的诗词都一一看过了,不过因着清容这么一闹,后面的诗词写的再好,也不过都是大同小异。毕竟这些女孩子再有文采,也比不得叶钦那些寒窗苦读的举子们。

    清容那乱七八糟的动戏能赢,全是因为出奇。在一盘子珍珠里,最明显的那个往往不是最大的,而是一颗石头。

    不多时,清容带着数名宫女返回,这些宫女的手里各自捧着茶杯,另还有人的托盘上蒙着一块布。

    清容向太后与皇帝行过礼后,命宫女将茶杯送到太后与皇帝等人的跟前。

    太后取了白瓷的杯,瞧见里面盛着鲜红色的液体,颜色很有些吓人。她迟疑的看着杯子里的东西,问清容道:“这就是你说的能增加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清容极认真的点了点头,补充道:“生活幸福感!”

    太后将信将疑,李贵妃很不以为然,“这么一碗小东西能增加什么生活幸福感?这可实打实的实在糊弄人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笑呵呵道:“今儿个风和日丽,天色极好,皇上与太后在花园里赏景说话,一叙天伦。只可惜天太热了,所以小女特意做了凉凉的果汁,端来的时候已经由内侍、宫人尝过,请太后与皇上放心品尝。”

    太后将信将疑的看了看,才大起胆子抿了一口。这一抿之下,才发觉味道清甜,又凉凉的,格外消暑。她喝了两口,道:“哀家似乎喝到了西瓜的味道。”太后说着又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清容道:“正是西瓜的汁水,小女在其中加了冰块,更清凉解暑。”

    皇后此刻已喝完了大半,不免感叹道:“比酸梅汤的味道可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李贵妃喝了几口,放下茶杯,道:“味道倒是好的,不过就这么一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清容忙接话,“果汁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一杯果汁,便说是提升了生活幸福感,也未免言过其实。”李贵妃懒懒道。

    清容没有辩解,只卖乖的笑道:“贵妃娘娘说的是,是小女夸大其词,作为赔罪,小女特意做了一束花给娘娘您。”她说着,取下两个宫女手上托盘的盖布。那盖布下,是四束鲜花,这花被各色硬纸包着,花束底端用缎带扎着好看的蝴蝶结。因着颜色鲜艳好看,将众人的主意全部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太后立时招手让人将那鲜花拿到跟前儿,但见这花束里扎着十数朵蔷薇花,花朵下衬着绿叶扎成了一团,有高有低,很是鲜艳可爱。

    清容心里脉脉含笑:开玩笑,她的副业是花店,她也是正经上了一年插花班的人。

    李贵妃纵然想为难清容一番,可也忍不住目不转睛盯着那新鲜的花束。

    这四束花分别给了太后、皇后、贵妃与永平公主。几人抱着那花束端看,皆是一副很喜欢的样子。

    皇帝见太后高兴,忙凑趣道:“母后同这花,真真儿是相得益彰!”

    “插花倒是看过,却没见过用彩纸缎带扎成一团的,看着倒是新鲜。”太后笑容和煦的看向清容,问道: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今日只有这些。”

    皇帝很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,问清容,“怎么?你还有别的招儿打算藏私?还是说你这个丫头只有三把板斧,是个幌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臣妾也没看出来,这丫头说的生活幸福感是从哪儿来的!”

    清容恭恭顺顺的回答道:“这么热的天,您喝到了凉冰冰、甜丝丝的果汁,我们没有,您就比我们幸福。您有这么好看的花,我们没有,您还是比我们幸福。”清容这么说着,自己都觉得恶俗,不由全身一寒。

    诸人又是一怔,旋即,太后才颇有感触的叹道:“这丫头倒是颇有几分歪理!赏!”

    沈家的几个姑娘,便是全程被晾在了一边,默默看着清容毫不费力的忽悠着太后和皇帝。

    清容忙跪地谢恩,又道:“若是太后喜欢,小女还有其它消暑的果汁,另有太后见所未见、闻所未闻的点心,小女也可一并做出来。”清容时间不多,眼下也实在不在乎会不会惹得沈家这些女孩子们的羡慕嫉妒恨了。

    泠容见清容如此,不免危机感上窜,她根本不希望清容在御前露脸的。明明今天清容没有见驾的机会,也不晓得永平公主是抽的什么风,竟然知道沈家还有一个叫清容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太后一听点心,自是格外喜欢,不免重复道:“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?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轻哂道:“我皇祖母什么好吃的没见过、没吃过的,我看八成儿又是同今天一样,投机取巧的。”

    皇帝一笑,道:“便是瞧一瞧也没什么相干,不过今日也乏了,不如明日再请这小丫头过来,母后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太后颔首默许,便由皇帝扶着太后起身,皇后和贵妃也都紧随其后。原本这一众沈家姑娘要各展所长,为自己挣个脸的,谁承想清容的女主光环降临,直接把她们晾成了花瓶。恭送圣驾离去后,她们个人也只能带着满脸的幽怨和对清容的愤恨,无奈的散了。

    清容不大敢同她们一起去,刻意落后了几步。谁知还没走出园子,先被永平公主拦了去路。

    清容早看出永平公主对自己的敌意,自然更小心谨慎起来,温顺恭敬的问道:“公主还有何吩咐?”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