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2.希望泡汤

    永平公主眉梢微扬,轻轻眯目瞅着清容,道:“小丫头,你同元君素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清容一愣,仔细的在脑袋里搜索了一下这个名字,讷讷道:“我,我不认得什么元君素的。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立目,指着清容便道:“好呀,你敢骗我!他一连数日都去看你,你怎么会不认得他?”

    清容这才反应过来元君素就是元珩,她忙解释道:“不敢不敢,我不知道元家哥哥又叫元君素的。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将信将疑,侧眼睨着清容问道:“你当真不知道?”

    清容用力的点了点头,连连摆手,“当真是不知道的!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这才志得意满的笑起来,露出好看的贝齿,“连他的字都不知道,你同他也没什么交情啊!”

    清容自永平公主表情、言语里看出少女思春的醋意,立时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,原来这永平公主心系元珩,所以才这般针对她。

    “元家哥哥早年在我家寄读,我们见过几面罢了,后来他得我母亲照拂,所以勉强有几分交情。”清容真挚的解释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一昂头,再没同她多说一句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清容这才明白,宋昭缘何日日带着元珩来寻她了。想来就是为了引得永平公主的注意,因此今儿个永平公主才能察觉到她没在,忍不住心里好奇,才特意让人叫了来。难怪一早等着她,又对她充满了敌意了。清容不禁要感谢自己机智应对了永平公主,顺便暗骂宋昭想出这种高风险的馊招儿,实在坑爹。

    “你很有些本事么!”清容正腹诽着,但见宋昭忽的窜了出来,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清容瞪了他一眼,一副什么都不想说的样子。

    宋昭心知,清容这是看出来他借元珩引起永平公主的主意,也不否认,只笑道:“这主意虽说馊了一点儿,却是最迅速简单的法子!我为了你的事儿也算是枉费心机了……”

    清容快走了几步,道:“那我多谢你!”

    宋昭撇了撇嘴,“你这谢的很不真诚!亏得我这几日上蹿下跳,还让君素同皇上进言,在沈家给奉国夫人找个伴。”

    清容听得这话,停下脚步,“你是说今儿个皇上、太后突然宣召沈家的女孩子们,是想从这里面给奉国夫人选个能作伴的人?”

    宋昭点头,“君素同我说,皇上早就想从沈家过继一个男丁给奉国夫人,不过被奉国夫人再三推拒,这件事儿也只得就此作罢。当时奉国夫人说,沈家的男丁都是有父有母的,没得做那拆散骨肉的恶毒事。所以,前儿个君素向皇上提议,挑个乖巧懂事的女孩儿同奉国夫人作伴,皇上立刻准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这才闹明白,原来宋昭将元珩拉进来,是早就想到了这一步。不过他又担心三房如今不肯让清容轻易面圣,到时候找个托词也就混过去了,所以才一口气将元珩利用到底,借着永平公主的好奇心以确保清容能在御前露脸。

    清容很感怀宋昭的良苦用心,对自己方才同他那般硬气的将话有些后悔。当即放软了声音,更真挚的表达了谢意。

    “你也当真算是个聪明伶俐的,知道不能在永平公主面前太优秀出彩,便换成了出丑。即得了皇上与太后的主意,又没惹得永平公主讨厌。如今弄明白了元君素的事儿,永平公主也不会再难为你了。等你明日再把太后她老人家伺候高兴了,你的事儿也算是成了。”宋昭说着,迅速从怀里抽出几张纸,道:“这是太后的喜好,我琢磨着你必定最先用这个,都给你写全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是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善解人意,温和可亲的?

    清容很是感动,感激之情简直无以复加,“你为着我的事儿这般劳心劳力,咱俩从前的那些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了!”

    “才一笔勾销?”宋昭颇有些不满,叹道:“我可是连救了你两命,还做了这么多日的衣食父母,你如今才肯一笔勾销?你可真是够没良心的了!”

    清容敷衍道:“好、好、好,算我小气,你大度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自两人身后跟上来一名宫女,边走边唤住了二人道:“奉国夫人有话想同五姑娘说,五姑娘可否随我走一趟?”

    清容闻言大惊,有些不敢相信,喜不自胜的看着宋昭。宋昭也颇为惊讶,但见那宫女确实是奉国夫人近身伺候的,自也没什么疑虑,立时以眼神鼓励清容。清容忙积极主动的跟着宫女去了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沈萍坐在偏院当中的石凳上,她换了一身妃色长衫,外罩着秋香色褙子,头上梳着寻常平髻,上簪着一支翠玉的簪子。尽管清容不大懂玉,却也能看出这支玉钗质地极好、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生的一张圆脸杏目,很是慈和,眼神中满布风霜,自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。在太后跟前,她似乎刻意收敛。如今清容同她单独相见,更见她气场大开,让人忍不住的紧张。

    沈萍咳了咳,指着对面的石墩道: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这氛围、这感觉,瞬间让清容回到了大学刚毕业,频繁面试工作时期。沈萍像极了不苟言笑的面试官,还是那种看着就很严厉的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个聪明乖觉的丫头。”沈萍面无表情,这话却并不像是夸奖。

    清容颇有些紧张,垂头道:“侄孙女这点儿小心思拿不上台面儿,让姑祖母见笑了。”清容刻意通过亲近的称呼,想要拉近彼此距离。

    沈萍仍旧不苟言笑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是上不得台面儿,你自己既然也知道,就不要抱有任何不该有的心思。老婆子活了大半辈子,自己一个人惯了,无所谓有没有人陪着、伴着,更何况再招一个沈家的人到身边。”

    清容不免哑然,半晌才支支吾吾道:“您、您都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沈萍冷冷地一笑,“若是你那点儿小心思我都看不出来,那在宫里的这些年,就算是白过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尽管有些怕沈萍的气场,却不想放弃唾手可得的自救机会,当即起身跪地道:“我没有别的心思,只想要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沈萍却根本没想跟清容再搭话,径直起身去了。

    清容没想到刚刚自己还女主光环降临,被老天爷眷顾着呢。怎么突然就希望泡汤了?!

    她有点回不过神,跪了小半刻,才有宫女提醒她道:“姑娘,我们夫人即这样说了,便不会再变主意,您跪也没用,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清容没有死皮赖脸求下去的意思,只不过如此大的打击,让她有点头脑空白。她恍然“啊”了一声,木木然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这条路折了,清容只能再找第二条路。等回了她的小院子,清容也没想到什么好主意。

    宋昭已经在屋里等了一会儿,见清容进门,热心的进前关切道:“如何?奉国夫人怎么说?是不是要你收拾包袱,跟着她一道走。”

    清容凄凄惨惨的摇了摇头,她仔细思量、准备多日的计划还没开始就这么泡汤了,难免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宋昭似乎早有准备,笑嘻嘻地说道:“既是奉国夫人这条路走不通,你便点头应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清容以手支颌,没精打采,“应你什么?就算应了,我还有两年孝期呢!”

    宋昭道:“这倒是无妨,你若是应了,我立时就去求我姑母赐婚。到时候就以你需要学规矩为由,让我祖母提前把你接进京城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难以置信的盯着宋昭,讷讷道:“这,这根本不合规矩!”

    宋昭一笑,“你看我什么时候合过规矩了?”

    清容犹豫起来,无论她是在沈家还是投身到奉国夫人门下,早晚都要考虑嫁人的问题。既然如此,倒不如自己一步到位的从了宋昭?清容想到这里,又觉得很过不去自己这一关,万一她走了狗屎运,老天爷受累照顾了一下她的姻缘呢?嫁给宋昭,可就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。更何况,此前自己可是指天发誓,誓死不嫁她的,难道这么快就打脸啪啪啪?

    宋昭见清容眼神间似有动摇,便继续道:“只要你点头应了,随你提要求,但凡是我能应你的,都答应你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看着宋昭无比真挚的神情,不禁问他道:“就算我抵死不从,你照样可以求皇后赐婚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道:“若你答应的心不甘情不愿,勉强进了国公府。到时候不好拿我怎么样,却可以对我表妹下手。到底是正房,你若当真虐待表妹,我也没什么法子。表妹是我的软肋,我这辈子只盼她能岁月无忧。所以如今你只要应了我的条件,你有什么条件,我也尽数都依你的!”

    说实话,清容有点小感动。向宋昭这种处处为心上人着想,怕心上人委屈吃亏的情种,实在太旷古绝今了。便是放眼她那一夫一妻,二奶遍地的世界,也是个难找的。

    清容有些动容,问宋昭道:“当真是我提什么,你应什么?”

最新推荐: 全职国医 |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|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|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|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