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7.与沈家划清界限

    清容猛地抬手,一把抓住了沈老夫人挥过来的手,不卑不亢道:“老夫人好歹顾忌一点儿自己身份,亲自动手打人巴掌,未免太丢了脸面了吧!”

    沈老夫人颤颤的抬手指着清容对阮妈妈道:“教训她,给我教训她!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冷声道:“梅蕊,给我把这不要脸的主仆都赶出去!”

    他身边的大丫鬟道了一声是,立时便扬声道:“嬷嬷们,请沈老夫人回去!”

    沈老夫人气的双唇哆嗦,却见奉国夫人这里人多势众,只能灰溜溜的带着阮妈妈等人去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!可真是一出儿好戏!”

    见沈老夫人铩羽而归,奉国夫人神清气爽的大笑起来,她笑的极夸张,眼泪都流了出来。奉国夫人原本是面瘫脸,总是喜怒不形于色。清容还以为她是不会笑的,如今笑的这么欢愉,倒是让清容和润容都有点儿不适应。

    “过瘾,当真是过瘾!我真是许多年都没有这么过瘾了。”

    可见奉国夫人同沈老夫人这恩怨结的是不轻。

    清容立时跪地道:“孙女平日里不是这么疾言厉色的,实在是被逼得急了。孙女往后跟着您,一定更加规行矩步,行事谦和温润,不会再这么丢人了。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却很是不以为意,“这有什么?被人欺负了就该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,我身边儿不留只懂忍气吞声,不懂得自尊自爱的人!”

    润容后知后觉的讷讷道:“您您这是收留我们了?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渐渐恢复了平静,“我同你们祖母不一样,我说出去的话,不会轻易反悔。不过,你们跟着我,却再不是沈家的千金小姐了,往后也未必能过上从前那般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清容狗腿的点头表示,“只要能保住这条命,过什么日子都是好的。往后我和润容会听祖母的话,祖母能不能把六弟也一并带走?”

    清容说前两句话的时候,奉国夫人还觉好听,见她自然而然的唤自己祖母,又暗叹这小丫头精明反应快,她突然提起“把六弟也一并带走”,奉国夫人不免一怔,好笑的看着她道:“今天是三姑娘,明天是你六弟,后天你指不定还要带上谁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没有了!六弟出生后姨娘便死了,一直是母亲养着。母亲走后,一直是我们三个相依为命,若是我和润容都走了,只怕六弟在新太太手里越发孤苦无依了。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“六弟是庶出,上面又有董姨娘、赵姨娘的几个庶兄弟横着,在沈家必然是没什么前程,若是祖母把六弟要过来,细心教导,奉国府往后也是后继有人了。”清容一边觑着奉国夫人的神色,一边小声的建议,“而沈老夫人那边,虽然不把六弟当回事儿,若您真是把人要走,却势必又有一通气要生的。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面无表情道:“明日一早,我便让人送润容和你六弟回京城府上,多一刻我也不等的,要收拾什么、带什么你们自己去理了来。等去了我处,我是决计不管你们的,你们姐弟三人自生自灭,也别指望能借着我的光,有什么便宜事!”

    清容和润容听了,却不觉得她这话无情,两个人都感恩戴德的叩头应了。

    期间奉国夫人的婢女帮着去三房收拾行李,接沈祹来新宅暂不赘言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由皇帝派了一队卫兵,并着奉国夫人身边的两个大丫头将三人的行李,连着润容和沈祹一并送走了。而清容因着太后关照,自陪着圣驾继续南巡。

    中午圣驾启程,天气极好,一碧如洗。

    沈家人悉数出门来送行,沈泽端替沈老夫人告罪,说是病的起不来床。清容却清楚,怕是沈老夫人决计不肯再对奉国夫人低头了。

    大房太太背着沈老夫人极尽殷勤,又请她务必常回家,新宅一并事宜,自己会仔细打理云云。

    清容坐在马车里,回头看向这个她住了八年的深宅大院,尽管前途还是茫茫未知,却到底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圣驾出了济南,弃车登舟,沿运河南下,途径扬州、镇江、常州、苏州、嘉兴至杭州后折返。预计,八月十五前回京过中秋。

    因着皇帝与太后对奉国夫人格外重视,清容便同奉国夫人随皇上、太后乘龙舟。除去她之外,另有皇后、贵妃同永平公主。另有元珩、叶钦、宋昭等人伴驾。

    清容登上夹板时,宋昭仿似特意等在那里,他对着清容粲然一笑,慢幽幽道:“这下好了,咱们往后越发抬头不见低头见了!”

    清容自从吃了协议后,两人这还是第一面,听着宋昭这话,她但觉格外心虚,尴尬一笑,道:“还请世子爷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宋昭笑容格外阴森,“好说、好说,凭着咱们俩的交情,我自会格外关照你。”他“格外”二字说的极重,手中的折扇“啪”得一声张开,随意摇着,快步进了船舱中,独留给清容一个充满了阴谋感的背影。

    清容对宋昭视而不见,极乖觉的随奉国夫人上了二层船舱。她的屋子紧挨着奉国夫人,进门时,却是令清容对龙舟有了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她大约能想象到龙舟是个什么规模,可眼前这屋子,仍旧超出了她的想想。果然,皇帝的快乐,不是她能体会得到的,穷限制了她的想象。

    这屋子分成里外两间,里间儿是卧房,架子床、香案、绣墩一应俱全。外间儿摆着罗汉榻、四方桌儿,圈椅。

    这哪儿是龙舟,简直是超豪华游轮有没有!这间房也只是她这种打酱油角色暂住的,皇上与太后那处,又不知要豪华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袁妈妈也禁不住啧啧感叹,道:“姑娘可真是苦尽甘来!咱们这样的出身,如今也能熬出头,坐上龙舟。”袁妈妈说着,更是激动的眼圈儿都红了!

    这时间有人推门进来,清容一瞧,是奉国夫人身边的大丫头梅蕊。她生的格外周正端庄,礼仪周全,人也是一种稳重踏实的感觉,瞧着年纪二十出头的样子,可老成世故的感觉却好像三、四十了一样。

    梅蕊温温婉婉的一笑,道:“夫人怕二姑娘不适应,把奴婢派给您了,往后奴婢跟着姑娘,您有有什么事儿尽管问奴婢便是。”

    浮翠咦了一声,道:“二姑娘?”

    梅蕊福至心灵的笑道:“如今二姑娘从沈家出来,往后就是我们夫人的孙女。依着年纪算,润姑娘是大姑娘,清姑娘便是二姑娘了。往后咱们府里的人都只会这么叫,外面的人自然也要这么叫。”

    清容有一种彻彻底底脱离了沈家的感觉,但觉神清气爽,连连颔首。浮翠跟袁妈妈也纷纷点头,直叹梅蕊说的是,两人越发将二姑娘这个称呼铭记于心。

    梅蕊很是仔细的将宫中伺候的规矩,以及奉国夫人府不成文的规矩一一给浮翠、袁妈妈说了。

    袁妈妈一边记,一边叹道:“我原来以为龙舟只皇上一个人乘呢,如今倒是这么多人都挤在这龙舟上。”

    梅蕊笑道:“前两次都是皇上独乘,不过因着太后喜欢大家在一处热热闹闹的,皇上这次南巡才特意换了个大规制的龙舟。”

    清容也跟着受教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,便有御前的人来请奉国夫人一同用膳,自然也包括清容。奉国夫人正被太后嫁去说话,便先让人来嘱咐梅蕊给清容挑一件得体大方不跌份儿的衣裳。可梅蕊一瞧清容匆忙带出来的衣裳,不免难为。

    清容局促的笑了笑,道:“我十二岁以前的衣裳,也很有几个拿得出手的。不过自母亲去世后,我就再没做过新衣裳,从前好的、能穿出来的衣裳大都小了……”

    梅蕊连连摇头,“沈家三房太太也实在是个小家子气的,便是再不喜欢您,可面儿上总该全过去。”梅蕊说着随手挑了一件杏子黄的碎花褙子,一件蜜合色衫子,又并着一条水红百褶裙道:“好在不是什么宫廷大宴,姑娘穿的颜色亮一点儿,样式便是寻常也无碍的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忙替清容换过衣服,又重新匀面梳妆,整理仪容。

    梅蕊约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便提点清容先去赐宴处候着,“通常赐宴,皇上与太后都是最后一个到,咱们自然要早去等着,没有让皇上、太后等咱们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清容点点头,道:“那咱们快走吧!”

    浮翠赶紧去替清容开门,只是她用力一拉,如何都打不开,“这门怎么打不开了。”

    袁妈妈上前道:“怎么会打不开的,许是你没用力气,我来。”

    浮翠立时让道,请袁妈妈来开门,结果袁妈妈也推不开。

    梅蕊也不去试探那门到底推不推得开,直接一边拍门,一边道:“来人,来人!外面有没有人?”

    可外面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清容心里奇怪得很,她们在龙舟的三层,这样一层只住着她同奉国夫人、永平公主三人,下面一层是皇后、贵妃两人,一层住着皇帝与太后两个。即便眼下奉国夫人去了太后处,永平公主也先行去一层赴宴,整个三层也不该一个人都没有的。

    “这门是让人从外面给插上了。”梅蕊也试着推了推门,笃定道。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