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9.梅蕊八卦课堂开课了

    宋昭笑嘻嘻的从阴影处晃出来,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。”梅蕊福了一福,恭恭敬敬的向着宋昭问了一声安。

    “不必理会他,咱们尽管走咱们的,”清容正因着方才的事儿生气,直接拉了梅蕊上楼去。

    宋昭向着梅蕊挥了挥手,紧跟在清容身后,“我若是你,就离元珩更远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谁走得近,同谁走得远与你有什么相干!”

    宋昭不介意清容的恶略态度,仍旧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你若是想让永平公主别总找你的不是,你便应该与我走的近一些,再不然,我去同永平公主说你往后是要嫁给我的,她便也不会再这么磨着你了!”

    清容听得宋昭这话,脸都绿了,梅蕊也是大惊失色,忙道:“世子爷,这样的话可不能乱说的!”

    宋昭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不疾不徐道:“这话是你们姑娘亲自应了我的,字据还收在她那里呢,你只管去她屋子里搜一搜便是了!”

    梅蕊立时看向清容,毕竟大梁在开化,也不兴姑娘家自己把自己许人的。清容狠狠踩了宋昭一脚道:“你再胡言乱语,我就去同皇后娘娘告状!”话罢,立时提着裙摆咚咚跑向三楼。

    浮翠正同袁妈妈拾寝具,又烧了热水。见清容慌慌张张的进了门,忙都上前问道:“姑娘这着急忙慌的跑什么,有人撵你不成?”

    梅蕊跟着进来,关了门又将门拴上,才道:“姑娘,奴婢提醒您一句,别同宋世子走的太近,他可不是什么好人!”

    浮翠自然知道世子爷因着假成亲的事儿正对清容纠缠不清,袁妈妈却是一脸的懵懵懂懂道:“咱们姑娘躲那克星还来不及,怎么会同他走的太近。”她说着,恍然大悟道:“姑娘碰见宋家世子爷了?”清容签假成亲协议那会儿袁妈妈正在沈家的洗衣房,自不知道这桩事儿,她上前左右将清容打量了一圈,边看边问道:“可有没有伤到哪儿?一碰见那活冤家,准没好事儿!”

    清容忙道:“我好好的,哪儿都没伤着,妈妈去替我去外面等着祖母回来,我同祖母请过安再睡。”

    袁妈妈立时应声,道:“这是应该的,我这就去外面瞧着。”

    梅蕊看出清容故意将袁妈妈支走,也不说破,等袁妈妈出了门,她才问清容道:“姑娘,世子爷说的什么字据?”

    清容没法儿,只得将自己落水后被宋昭所救,又是如何被三房太太折磨、赵姨娘泠容暗害,宋昭相救的事儿避重就轻的同梅蕊交代了,又把假成亲的事儿糊弄着变成宋昭趁人之危的要挟。

    梅蕊这才松了一口气,感叹道:“阿弥陀佛,只要不是姑娘您同他私相授受便好。这宋家世子,是绝沾不得,与您名声无益,往后除了躲着永平公主,对他更是要退避三舍,便是躲洪水猛兽一般也不过分的!”

    浮翠很有些不以为然,道:“何至于这么夸张,我瞧着世子爷是极好的人呀。”

    梅蕊啐了一口道,“你才多大点儿的人,全被他那一副臭皮囊给骗了,那宋家世子最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!”

    浮翠见梅蕊说的是咬牙切齿,更加糊涂,毕竟她眼里的宋昭事事、处处都为自家主子着想,人么偶尔是荒唐混账了一点儿,可总体来说还是个好人。如今梅蕊怎么这样厌恶他呢?

    “姐姐的年纪又比我大多少呢?”

    梅蕊一笑,解释道:“你同姑娘没去过京城,自然不知道宋家世子的那些荒唐事。你当宋家世子如今二十三、四的年纪,满房的姬妾,怎的偏偏娶不上一个正房媳妇儿?”

    浮翠忙好奇的问道:“为着什么?”

    梅蕊便将宋昭自十六岁之后的婚恋史悉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依她所言,同宋昭谈婚论嫁的倒霉蛋儿共有四人。

    头一个是鲁国公家的嫡女,样貌、才情一等一,两家又是门当户对,男才女貌简直不能更般配。结果,就在婚事要成的时候,宋昭直接去了鲁国公家,对着鲁国公吐槽她家女儿如何霸道悍妇,闹得鲁国公没脸,硬生生把婚事给搅和了,还让两家结了梁子、断了来往。鲁国公家的姑娘一直背着个悍妇的名声,婚事很是艰难,直到十八岁才下嫁。可以说是生生被宋昭误了终身。

    这第二桩,是新安侯家的嫡女,虽说长相平平,却是个性格温顺的。谁知宋昭在宫中筵席上人家姑娘貌若无盐,这样大的羞辱,新安侯哪儿还乐意把闺女嫁给他?听说那家姑娘自此后产生了巨大的心理阴影,再也没出过家门。据传闻,这位姑娘出嫁时到新郎掀盖头这一环节,三四个人硬按着,才终于让新郎倌儿把盖头给掀开。

    至于第三桩,是张将军家的庶出女儿。议亲时宋昭还老老实实的,可就在临门一脚那关窍,宋昭竟在京中四面打听张小姐的人品德行,张将军家的家庭结构。说是古往今来,庶出的女儿多半工于心计。那张小姐有一日去庙里进香,正遇见魏国公府的女眷也去进香,回家后,这婚事莫名其妙的黄了,那张家小姐多了个德行败坏的名声,气的姑娘家一剪子绞了头发,如今进庙里当姑子了。张将军气的差点没提剑砍死宋昭,若非魏国公府给张家姑娘捐了座庙,只怕今日的宋昭就是一个坟包了!

    最后这一桩,更是绝。

    这位姑娘正是三年前闻名大梁的大器状元唐维的侄女。唐维高中那年是五十三岁,年纪不算轻了。他是诗词歌赋、琴棋书画皆精的状元,自幼流连山水,并没将考取功名当成一回事儿。三年前也不知道怎么抽了风,就下场考了一把,结果就高中状元。皇上一召见,发现这位状元实在是个上至天文下到地理,无所不精、无所不通的人,他这一生未娶,把人生经历都放在了学问上。因此,这位状元备受皇上器重,未经过翰林,直接被封为龙图阁大学士,之后皇帝恩赏,这位状元别的不求,只请皇上能给自己侄女寻门好亲事。皇后便牵线搭桥把这闺女许给了宋昭,皇上赐婚,可以说是很稳妥了。结果,没几日,新科状元大学士亲自上殿,痛斥宋昭恶名,跪请皇上收回成命。可是赐婚旨意以下,这位唐姑娘便是摇身一变,成为了宋昭亲弟弟,宋晖的发妻。

    清容听完这些,不觉感叹,“那这位唐姑娘比起前三位,也算是命好的。”但她心里是明镜一样,只怕这些变数都是宋昭故意为了他表妹才搅和了这么多的婚事。也正因为魏国公夫妇知道是宋昭自己搅和,才准他娶了正妻之后,再让表妹过门的。

    浮翠听的瞠目结舌,“姑娘,咱们往后当真应该离宋世子远远的才好!”

    梅蕊又道:“依奴婢之见,永平公主让人栓门的事儿,怎么就好巧不巧的让宋世子给遇见了?多半是宋世子挑拨的,他再来救出姑娘,把这事儿闹大了。这事儿往小了说是永平公主不喜欢姑娘罢了,可往大了说,只怕就牵扯到了皇后与贵妃身上。毕竟宋世子是皇后那边,永平公主是贵妃这边。”

    清容自是明白的,也很相信梅蕊说的话。宋昭这种套路王,在沈家那短短的十来日功夫,他就一套接着一套的。方才在殿上,又那么明目张胆的当众同永平公主对着干,分明是想借着她与永平公主的战争,引发更大的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给她没脸≈不给奉国夫人面子≈皇上、太后不好意思

    永平公主再这么作几次下来,皇上、太后势必要安抚奉国夫人,如果永平公主被罚≈贵妃被打脸≈皇后长脸。

    浮翠听得却无比糊涂,“这又有什么相干!”

    “这话可就说的长了,左右你同姑娘都要务必记住了,皇后与贵妃两边如何,同咱们都没什么关系。奉国夫人是太后跟前儿的人,得皇上尊重,咱们就绝不能搅和进皇后与贵妃之间的争端。”

    浮翠眼中的八卦之光隐隐浮现,小声道:“听说贵妃娘娘在宫里很得宠的,可再得宠,她也不过是妃妾,自不及皇后娘娘尊贵呀。”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如今育有五子、一女,宠冠后宫多年。皇后只有一个五皇子,数年来虽然打理六宫,可六宫形同虚设,理不理的又有什么相干。说句不好听的,”梅蕊说着,压低了声音,小声道:“皇后就好像是皇上摆在中宫的一个牌位,逢年过节拉出来给各位朝臣、女眷拜拜而已。如今京城的内、外命妇只知贵妃,不知皇后。连魏国公府的门庭都及不上李家的热闹。”

    浮翠有些哑然,“都到这个份儿上了,那还争个什么?”

    梅蕊道:“那也要争个皇后的体面,争个安身立命。”梅蕊说着,不由十分同情的一叹,提醒清容道:“如今宋世子两次三番的小事化大,南巡的这段日子,姑娘千万小心,务必记住我们夫人的中立立场,千万别被这宋世子带进沟里,惹了一身脏水!”

    清容受教的连连点头,又对梅蕊再三保证。这时间,袁妈妈进门道:“姑娘,奉国夫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几个便不再多说,起身去奉国夫人处请安。奉国夫人没有多提宴席间的事,只是说了几句让清容注意休息的话,两人便各自起身去睡。清容自奉国夫人处出来仍旧回自己的房里准备就寝,经过楼梯处却隐约瞧见宋昭人影晃动。

    起初,清容以为宋昭又是寻机会来找自己的,她探出楼梯,却见宋昭的身影晃进二楼后不见了。清容心里狐疑,鬼使神差的下了楼去。

最新推荐: 全职国医 |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|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|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|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