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1.有深意的临时测验

    清容忙跪地,向着皇帝、皇子等人问安。

    元珩也跟着她一道跪下,同皇帝告罪道:“公主在外听闻皇上召见了五皇子、六皇子,心生好奇,才同沈姑娘闯了进来。卑职没挡住,请皇上责罚。”

    皇帝笑了笑,挥手让两个人起身,道:“都起来,各自坐吧,原也没什么要紧事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方才沈清容笑的奇怪呢。”

    清容不过是嘴角微微牵动,其实并没有笑出来。原本元珩这么一岔,都把事情给岔过去了,可永平公主仍旧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你们沈家姑娘不是琴棋书画、诗词歌赋,样样精通么?书读的多了,本事自然也多了。你是个本事大的,所以方才是不是笑话我父皇考他们的问题太简单好笑?”

    清容不卑不亢的垂头,道:“小女自没有这个意思,公主必定是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皇上想如何考验我等?”叶钦接过话头,直接将话题又重新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皇帝对女孩子间斗嘴很不感兴趣,只同叶钦道:“自下船后,咱们一路会去行宫。到行宫后,朕自会陆续召见大小官员,准你们在旁仔细观察,却不可询问、说话,观察后,你们只同朕说一说颇得你们注意的官员,你们看谁像是栋梁能臣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倒是颇有些犯难,道:“连这些官员的履历都不能提前看一看?”

    皇帝看着六皇子的目光格外的柔和慈爱,“自然是不能的。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也不由笑话六皇子笨,“若是连履历都给你们看了,你们自然就知道谁好、谁坏了!”

    父女三人你一言、我一语,气氛十分温馨和谐。清容想起昨儿个梅蕊科普的八卦,下意识的偏头去看五皇子。五皇子表情淡淡的,尽管整个人都格外的沉着,喜怒不行于色,可眼神中却实实的流露出了羡慕、渴望、难过、怨愤的复杂感情。

    “父皇,您既是考量他们看人的眼力,我同沈清容也可以试一试。左右也是无趣。何况,方才沈清容那模样,仿佛很是成竹在胸的样子。”永平公主鲜见是紧抓住清容不放了。

    清容心里暗骂,往后面对永平公主她还得时刻注意表情管理。

    皇帝哈哈一笑,道:“你若是觉着有趣,那也不妨事。只是要记住规矩,不可在人前失了体统便是!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仰脸挑衅的看了一眼清容,清容但作未见,极快的转头避免同永平公主对视。

    “眼瞧着船便靠岸,你们回去仔细准备,退下吧。”皇帝话落,大家各自行礼告退。

    扬州一等一大的码头上,此时已站满了扬州府的大小官员。见着龙舟靠近码头,这些大小官员按照品级大小,跪的格外整齐规矩,三呼万岁。

    御驾下船登车,一路往行宫去。皇帝对着接驾的排场显见十分受用,又见行宫修葺一新,越发龙心大悦,立时赏了扬州府两万两充用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陪着太后、皇后等人,在内宅接受扬州府的官员命妇前来请安。

    清容则同永平公主跟着五皇子、六皇子等人在行宫前庭的偏房里静坐。几人都只能远远看着那些在庭院里等候召见的官员,因着四扇门前皆垂着纱帘,里面的人能瞧见外面,外面的人瞧里面倒是看着不大分明。

    那些官员三、五一群簇拥着站在庭院里,多在聊天说话。六皇子不过十四岁的年纪,自有些坐不住,他同永平公主两个一会儿去床前看,一会儿站在门边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除去这二人外,屋子里剩余几人倒是都格外沉稳淡定。

    清容无所谓能不能瞧出名堂,左右她是来打酱油,外加让永平公主打击一番的。

    等院子里的人都被传召后,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。清容等人应召进正厅时,皇帝已是满面疲惫。

    众人请过安被赐了座,皇帝早让人备了笔墨。让众人一一写下感想。

    清容只写了些有的没的,例如:有个人特别高,有个人特别胖之类。至于旁的,只泛泛的那么看一眼,能看出什么?就算她看出来扬州府的官场上有猫腻,她也不预备冲大个儿说出来。毕竟她这女主光环还没到苏天苏地苏空气的强大地步,就算说出来,怕是也起不了什么作用,何况还有个姑奶奶等着她现场出丑,随时开嘲讽。

    皇帝一边看,一边询问这几人原因。答得倒都是中规中矩,不过是看谁态度殷勤,举止沉稳一类,多数是好话。到了永平公主与清容两个,皇帝也不过当个乐子罢了。

    “一瞧永平这个,就是同浚儿商量好的。”皇帝倒是没什么可意外的,反过来赞许两姐弟道:“你们这样有商有量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着,又去看清容的结论,但见上面写着一个胖胖的,一个高高的。皇帝笑了笑,道:“丫头,切忌以貌取人。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不屑的讽刺道:“连话都没听明白,父皇是让咱们找出能臣,你这胖的、高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。”

    清容很天真无邪的回答道:“公主说的是,不过小女养在深闺,平日里见的人多半是兄弟姐妹,再不然便是府里的下人。实在是不懂如何观人、识人,只不过方才见的那位大人,胖的实在过分。想来平日里多数是吃得多,动的少。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轻哂着笑道:“许是生来就是那般呢?你怎知他是吃得多、动的少?我看你是瞎说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袁妈妈说乡下养猪,都是让猪吃得多,动的少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萧浚立时帮腔自己的姐姐,斥清容道:“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?你是说父皇选拔的肱骨重臣,是猪不成?”

    清容十分尴尬无语,单从说话的逻辑上来看,永平公主与六皇子绝对是一个妈生的。这俩孩子这么熊,贵妃只怕也是个熊家长无疑。

    皇帝倒是很不在意,只笑道:“这丫头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,行了,这一路舟车劳顿,你们也各自早点回去歇息,明日一早还要去大明寺、平山堂。”

    众人便仍旧起身告退,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宋昭一路不紧不慢的跟在清容身后,直到两人快到内宅,清容才停下,扭身道:“你得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要同我说些什么?”宋昭笑眯眯的打量着清容。

    清容很警惕的看着宋昭,但觉他这又是套路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该谢谢我?若不是我告诉给你公主是何脾性,你哪儿那么容易同公主相处?只怕早就被她折磨的要死要活了!”

    清容看他便觉心烦,“就算你不说,同公主相处个几日,她那脾性便也都会摸个一清二楚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眯目,见她要走,忙又上前一步问清容道:“方才在偏厅的时候,你分明一直在盯着侯禄,是何缘故?”

    清容自不认得宋昭说的这个侯禄是何许人也,她当即蹙眉,道:“我哪儿知道侯禄是谁?”

    宋昭道:“中庭银杏树正下那个,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圆脸,生的极端方的那位。”

    清容这才对上宋昭所说的侯禄是谁,她当时是在瞧那侯禄。因为她发现,他身边聚着的官员极少,可整个中庭里等候传召的人,都去同他说过话。话说的也不多,大都是寥寥几句。清容原以为他是整个两淮品级最大的高官,但是头两个被叫进去的人里竟没有她,清容就越发好奇,观察的更认真了一些。

    那些人的模样,蓦地令她想起从前公司领导视察前,些部门内部掩藏幺蛾子的场景。特别是互相之间那种心照不宣,挤眉弄眼的暧昧气氛。那些人见着侯禄说话时都是弓着身子,缩着肩的样子,格外心虚又偷偷摸摸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他是什么人?”清容就着宋昭的话问道。

    宋昭极仔细的盯着清容的表情,道:“他是扬州府的知府,怎么?他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?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有几分狐疑,宋昭这样问,是他也察觉到什么了?可依着宋昭平日里的做派,以及方才在御前说话的样子,似乎根本没把这件事儿当回事儿,如今却又拦了她的路,特特来问她为什么盯着侯禄看?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不对?我只是瞧着他在这些大人里最精神罢了。还能有什么?”清容不耐的敷衍。

    宋昭扬了扬眉,似笑非笑,“是吗?他最精神?若说样貌,自是何总督与魏藩台瞧着更高大精神一些。那侯禄不过相貌平平,你却大半天都只盯着他?”

    清容很是不理解宋昭为什么要反复追问,但她却能感觉到这件事情并不简单,至少没有她看到,皇上只是无聊的临时起意,要测验几个人有没有看人、识人的本事那么简单。那无缘无故立出这么个名目,背后至少也是有什么要试探的。

    清容思来想去,都觉得自己千万不能掺和进来。无论被扯进前朝还是后宫的争端,只怕都是无尽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看了他一眼,你哪儿来的那么多话?”清容话罢,扭身进了内宅。

    宋昭自不好再跟上去,只站在原地,若有所思的目送着清容的背影离开。

    待得四周无人,才听他慢悠悠的说道:“宋麟,找人去盯着沈清容。”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