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2.侯夫人的豪华贿赂

    被唤作宋麟的人低低应了一声,疑惑着道:“世子爷,沈姑娘也才十三,就凭着那一眼两眼,她能看出侯禄有问题?”

    宋昭却摇了摇头,“你可别小看这鬼丫头,她可精着呢!只怕你都抵不过她眼明心亮。”

    宋麟很不以为然,却仍旧按照宋昭的吩咐找人去盯着清容。

    清容回小院时,陪太后接见命妇的奉国夫人尚未回转。梅蕊一见她进门,立时同她道:“姑娘,侯夫人送了份大礼给您。”

    清容觉着有人给她送礼,实在很奇异。毕竟她挂在奉国夫人名下也不过几日的功夫,扬州府的官员夫人便如此耳报通天?

    浮翠喜滋滋的问道:“都送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梅蕊道:“送了胭脂水粉,玉佩布匹,这些倒都没什么稀罕的。”梅蕊说着,朝桌上一个红木匣子努了努嘴,道:“却另有五百两银票,并着两张地契。”

    清容自是越发震惊,有些回不过神的问梅蕊道:“这、这么多?”

    梅蕊点头,“这位侯夫人自己经营胭脂水粉的铺子,早前便在京中四处打点,怕是打着做皇商的主意。其实早就暗暗求到过夫人头上,只不过夫人当时退了她的东西,从没同这位侯夫人来往过。”

    清容奇道:“大梁还准官员经商?”

    “自是不准的,各家有暗暗经营的,也不过是民不举、官不究。想来那侯家自然也不会明目张胆的,都是侯夫人的产业罢了。否则,哪儿会这么上心肯割肉的?”梅蕊说话间,很是透出几分不屑来。

    “这皇商同祖母有什么相关?难不成想请祖母在皇上、太后面前说句话不成?”清容自不明白,大梁皇商的操作流程。

    梅蕊笑道:“怎么没关系,宫里的尚宫局如今仍旧握在夫人手里。用不用她家的胭脂水粉,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。”她这话说的格外自豪。

    清容这才恍然大悟,做主道:“既是祖母不同她来往,那咱们也不收这些东西,还是仍旧给她还换回去。”

    梅蕊拦道:“姑娘倒也不必这般着急,等夫人回来,听听夫人是什么意思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头一次近身感受到了特群阶级的好处,满眼留恋的看着那红木匣子,尽管不舍,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等入夜,行宫内自然又有赐宴。来的大臣多是两淮的封疆大吏,最低也要四品各府县长官。清容对上一次赐宴有了阴影,这一次便只在宴上点了个卯,没等永平公主盯上她,她自己便知难而退了。

    那侯禄夫人送礼之事,她已与奉国夫人回报过,奉国夫人只让她将胭脂水粉等无碍的物件儿留下,银子、地契等一并归还。清容尽管肉疼,可也不敢自己私下贪污了。便是欲回房将那红木匣子交给梅蕊,等着宴席散了,将礼还给侯夫人。

    谁知她一进院儿便同宋昭顶头撞了个正着。宋昭一看见清容,立时尴尬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清容自瞧出了猫腻,立时挡在院门前,道:“你来我院子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宋昭心里有鬼,瞧着清容那黑碌碌的眼睛,便越发心虚,尴尬的笑了笑道:“也没什么,就是瞧瞧你去没去宴上。我也正要去,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们从来到去怎么走都不同路,”清容直愣愣打断宋昭的话,审视的看着他,脑海里飞快的思索着,宋昭会因为什么出现。她突然想到了什么,立时快步走到宋昭身前,去拉他负在身后的手,道:“你藏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宋昭听得清容这话,大大舒了口气,“我……我能拿什么!没有,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清容却根本不信,反复翻着宋昭的袖子,道:“你别蒙我!背着人,必定干了什么偷鸡摸狗的事儿!”

    宋昭瞬间又紧张起来,举起袖子,已找回了往日的气定神闲,道:“给你看、给你看,我袖子里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清容不过十三岁的年纪,身量还很小,才勉强到宋昭胸口处。这样插着腰,气势如虹的质问样子,实在有趣。她目光正对着宋昭的胸口,恨不能生出一双透视眼才好,“谁知道你怀里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宋昭立时一副要宽衣解带的流氓样子,道:“我解开给你看看,你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无语的跺脚,扭头背过身,警告他道:“那协议我都撕了,你别再打主意了。就算没撕,我也不会嫁你的。你这种满肚都是套路的死滑头,我才不会上你的当!”

    宋昭干笑了两声,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,顺着清容这话道:“谁知道你是真的撕了还是假的撕了,之前我给你送的小纸条,你不也暗暗的留着呢么?我是满肚套路的死滑头,那你就是满肚套路的小滑头,咱们两个半斤八两,谁也别说谁!”他一番话说完,才问清容道:“套路是什么?”

    清容立目怒瞪着宋昭,大喝道:“不知道!”转头立时进了屋子,重重的关上了门。可关了门,她还忍不住隔着窗纸,想着能不能看到宋昭的影子。只是屋里亮着灯,宋昭又没站在窗边,自看不见他走没走。这样等了半晌,四下安安静静的,清容隔着门小声道:“浮翠、浮翠!宋昭走了吗?”

    被关在门外的浮翠忙回道:“早走了!”

    清容这才敢去查看收着的字句还在不在原来的地方,等开了锁瞧见安然无恙,她才放心。

    这会儿去膳房取晚膳的梅蕊和袁妈妈也赶了回来,听浮翠说宋昭无缘无故进了屋子,梅蕊很是歉疚,道:“奴婢陪着袁妈妈去膳房了,一是想让袁妈妈认认路,二是也提点提点膳房的人,别看人下菜碟儿。”

    清容自不明白这里面有哪些弯弯道道儿,便又听梅蕊道:“怕是在行宫这些日子,免不得要自己去膳房领膳。咱们若是不事先交代好,怕那膳房忙起来不给姑娘留膳,再选个什么杂灶糊弄姑娘。”

    袁妈妈一边替清容摆吃食,一边感叹道:“到底是跟着御驾出来,连着领膳都有这么多说法。”

    梅蕊叹道:“也是咱们带出来的人不够,等回京后,夫人也要给大姑娘、二姑娘并着祹哥儿多增补些屋里伺候的人。”

    清容见梅蕊这般郑重其事的解释,反倒不好再多埋怨责备一句的,忙笑呵呵道:“也没什么,我听说这回祖母只带了两个嬷嬷,四个大丫头、四个小丫头出门,如今把你给了我,又有两个跟着润容、祹哥儿回京城,她身边的人也很不够的。何况那宋世子惯会爬墙翻窗的,防不胜防。”

    浮翠听得这话,实在憋不住,嗤的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梅蕊转头看了她一眼,浮翠立时掩唇背过身去。梅蕊来清容这里不过几日,可已然在袁妈妈和浮翠面前树立起了威信。

    主仆几人说过话,便伺候着清容用膳。等她用过膳,又过了大半个时辰,才有小丫鬟进门道:“梅蕊姐姐,那边筵席要散了。”

    梅蕊得了信儿,拿了侯夫人送的红木匣子,亲自出门去将这礼还回去。她早已让人事先与侯夫人的婢女打过招呼,等着筵席散了把这匣子送出去,也是不想给侯夫人主仆反应的时间,若是在行宫里将那份大礼推送一番,怕要很有些头疼的麻烦。

    梅蕊一见着侯夫人身边的大丫鬟,便是极有礼的谢了她们主仆有心,又道清容刚刚跟在奉国夫人身边,便能得侯夫人看重实在难得云云,却不好初次就收这么贵重的礼物。

    那丫鬟瞧着是很有几分见识,竟能同梅蕊打几回太极,如何都不肯收这礼。只说怕被侯夫人怪罪,让梅蕊自己去同侯夫人说。可如今筵席还未散完,她如何敢贸贸然的进去退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说话的时间,忽然有人道:“把她们两个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梅蕊还没反应过来,便同侯夫人的丫鬟一起被人左右擒拿住,已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清容这边等了将近一个时辰,梅蕊也没有回来。她心下纳罕,不过是去筵席那边还个礼罢了,何至于这么久。瞧着时间,筵席早该散了。奇怪的是,奉国夫人也没有回转。清容但觉有些不简单,可袁妈妈和浮翠都是初来乍到,让她们两人出去找人,只能乱上添乱。清容急的等在门口,眼皮怦怦直跳。

    她站在门口又等了大半个时辰,才瞧见远处有人影走过来。清容忙迎上去,见奉国夫人和梅蕊平平安安的回来了,这才安心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表情沉肃的进了院子,梅蕊脸上的神情也很是灰败。清容瞧着,便知道宴上怕是出了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过来。”奉国夫人经过清容身边,冷冷淡淡的开口。这语气十分严肃,清容内心越发忐忑,像极了被叫去教导处即将挨骂受罚的初中生。

    几人默不作声的跟着奉国夫人进正房,梅蕊那边刚掩上门,便听“嘭”的一声,奉国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,道:“我的屋子也能冒出内贼,可真是了不得了!”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