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3.强行被卷入两宫之争

    奉国夫人动了怒,吓得屋子里众人立时跪地。清容被她这气场压得也双膝发软,自然而然的跟着众人跪了下去。她还不明白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儿,不过既说到内贼,事情便是极严重了。

    清容暗自猜测,总觉得跟梅蕊有关,难不成是因为送礼的事?

    屋子里一时静悄悄的,谁也不敢说话。半晌,梅蕊才哽咽着道:“院子里没个能当家做主的,便是宋世子强进也是无法,奴婢后来问过。她们是听见屋子里有动静,仿佛进了人,才去四处查看。又寻思着,姑娘那一处不要紧。都是风声鹤唳惯了的,就怕夫人屋子里进了什么不当进的人,再冒出什么幺蛾子来。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严厉道:“你不必与我解释这些,里里外外五个人守,也没守住一个宋昭!这便是你们当得差!事情已经出了,还有什么脸面同我解释。什么叫清容那处不要紧?这院子里就根本没有哪一处是不要紧的!若是进来的人下了毒,在院子里埋了巫蛊,你们又当如何?全院子人的脑袋,便都别要了!”

    清容听得“宋昭”两字,心里咯噔一声。屋子里的婢女们被骂的大气不敢出,全都一动不动的俯首跪着。尽管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可同宋昭相关,清容自然脱不开责任,她自不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,“祖母,到底出了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的表情勉强温和下来,转身坐下,看了梅蕊一眼,道:“你同她说。”

    梅蕊脸色青白,眼睛通红。平日里她都是一副老成模样,喜怒不形于色的,原来也有流露出与年龄相当的惶恐、无助,“方才奴婢欲将银子、放弃还给侯夫人家的婢女,结果当场被公主的人扣下了。永平公主不由分说,拉着奴婢去了太后、皇后跟前儿,将那礼给呈了上去。”

    梅蕊怕吓着清容,便尽量和缓的将这件事请说了出来,“奴婢同太后解释过后,永永平公主便说奴婢说的不尽实,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儿,被永平公主这么一闹,又惊了圣驾。那银子与地契数量之大,根本不可能是四品官员能拿得出手的。让永平公主当着人前这么一闹,收受贿赂还是小事儿,最要紧的便是那钱是怎么来的。六皇子年轻气盛,在殿上嚷开了说是侯禄为官不正。可,侯禄是李贵妃父亲的门生,叫李大人一声老师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自然就明白了,侯禄与李贵妃颇有些渊源,这其中盘根错节。就算李家与侯禄的巨额财产没有什么关系,也免不得惹了一身骚。而永平公主怎么会知道的?她又怎么会去挖自己家的墙角。答案就只有——宋昭。

    宋昭不仅知道侯夫人送了这么大的礼,更知道她预备把这礼给侯夫人还回去,几时还。看来他除了偷偷进过自己的房间,甚至还派人监视自己。他只要稍稍引导,借着永平公主对自己的恶意,自然就将这件事儿给引了出来。贵妃母家因为侯禄的关系,惹了一身骚,自然对皇后一派有好处的。皇后与宋昭借刀杀人,直接把她与奉国夫人给脱下了水。

    无论这件事要怎么解释,鲜见都是因为奉国夫人院里的人,才导致侯禄不明财产,借礼贿赂的事儿暴露。

    清容自然明白事情的严重性,这个被人仔细守着的院子里,竟能让人对屋子里发生的事儿一清二楚,奉国夫人不生气才怪呢。

    清容跪直了身子,先认错道:“都怪孙女和宋昭闹得不清不楚,被他盯上了,才惹下这么大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睨了清容一眼,“你以为能跑得了你?这件事儿自然头一个就跟你脱不了干系,那宋昭进了内院,你就应该立时叫人把他拘起来,根本不该擅自放他去了。你同他从前如何,他是怎么救了你,你又是怎么想借着他脱离沈家的我自不管,可往后绝不许再同他来往,这小子阴险狡猾,满肚花花肠子!”

    清容不能更赞同,连连点头,又忍不住小声的问奉国夫人道:“那皇上后来怎么处置的侯禄?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面无表情道:“能怎么处置,他夫人说这是经商得的。她们家的胭脂铺子也确实在扬州数一数二的,尽管朝廷不许官员经商,可那铺子是侯夫人娘家的,这又不犯王法。皇上斥责了永平公主与六皇子胡闹,这件事情便也算结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哑然,道:“就……这么简单?”其实她心里坚信,事情根本没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微一扬眉,那眼神很是幽深,“就这么简单?这件事情算是了了,南巡期间你自当更加小心一些才是。若实在闲得无聊,便多做些太后喜欢的事儿,仔细钻研女工、烹饪也是无妨,再不然看书习字。没得日日出去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清容老老实实的应下来,不敢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板着脸,道:“梅蕊等人留下,你同袁妈妈、浮翠回去歇下吧。”

    清容有些歉疚的看着梅蕊,可见奉国夫人态度冷冰冰的,她也不敢再多做停留。清容没精打采的同浮翠等人回了屋子,一进屋关了门,袁妈妈不禁感叹道:“奉国夫人这气势可当真是了不得,方才吓得我都要趴在地上了。”

    浮翠道:“可不是,你瞧着她倒也没有从前太太发怒的样子严重,可她不说话,那么一瞪眼,”浮翠说着,忍不住去学奉国夫人的样子,可怎么学都学不像,“就怪吓人的!”

    清容无心去同袁妈妈和浮翠讨论奉国夫人那两米八的气场有多高大,她只清楚知道一件事儿,奉国夫人仍旧没有拿她当自己人。许多话也不会当着她的面去说。清容心里生出紧迫的危机感,有点不值该怎么过往后的日子。毕竟自她穿来之后,没有独自在大梁生存过,她过了十三年饭来张口、衣来伸手的米虫日子,就算会点儿女红、烹饪,可她若是忽然被奉国夫人抛弃,她能指着这些养活自己吗?

    考虑到自身职业的长远规划,清容有点儿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这一晚睡不着的,自不会只有清容一个。

    贵妃的院子里,永平公主和六皇子齐齐的跪在李贵妃面前。两个孩子已打了蔫儿,全都臊眉耷眼的。

    “永平,你做什么非得同那沈清容对上!你晓得你皇祖母厉害,难道不知道,你父皇是那奉国夫人照顾大的吗?不管你如何看不上那沈清容,怎敢去触奉国夫人的霉头?”李贵妃气的表情肃穆,声音极严厉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也很是委屈,道:“我偏不喜欢她一个低贱的臭丫头,借着奉国夫人,得到父皇和皇祖母的青眼,父皇和皇祖母最喜欢我的。父皇和皇祖母一向对我最好。可她这种身份的贱女,也能坐上父皇的龙舟,凭什么!我没想触奉国夫人的霉头,我就是想让奉国夫人觉得她烦,给她赶回沈家!”

    “皇姐还讨厌元君素同那沈清容是青梅竹马,元君素不仅总去瞧那沈清容,还给她送东西。皇姐这是嫉妒沈清容。”六皇子笑呵呵直接挑明关键性问题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脸色大变,立时推了萧浚一把,怒道:“你胡说什么!嫉妒?就凭她?也配!”

    李贵妃脸色发青,瞪着永平道:“我可警告你,你的婚事自由你父皇做主,你是当朝公主,母妃绝不准你做什么有违皇室体统的事儿!你们需记住,咱们的富贵荣宠,皆是你父皇给我们的,若是你父皇不喜欢母妃,不喜欢你们了,那咱们就什么都不是!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对李贵妃的话却很不以为然,道:“父皇怎么会不喜欢我们的!父皇与母妃恩爱三十多年,任宫里谁都比不过。就算皇后,也不能同母妃相提并论。”

    李贵妃微微一叹,摇了摇头,道:“母妃还有几年好日子,终会人老珠黄,”她说到这里,又忍不住提醒六皇子道:“同你哥哥们一同学了这么久,你确实个最没长进的!那侯禄是什么人你不知道?今儿个在殿上属你叫的最欢!”

    六皇子根本没将侯禄放在眼里,更不觉得自己有错,昂着头道:“就算知道,我也会当着父皇的面儿说出来!那侯禄在近,也没有父皇同我们近。否则,母妃以为父皇为何会为咱们遮掩。若是咱们自己先遮掩,那就更显心虚了。”

    李贵妃倒是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比自己想的还深,她倒是太过谨小慎微。一听见那侯禄出事儿,便本能的先心虚了下来。

    六皇子振振有词道:“母妃您放心,父皇不仅不会为了这件事儿气我们,还会觉得母妃受了委屈而补偿你。母妃尽管放心等着。”六皇子一副对自己的猜测胸有成竹的样子,李贵妃却有些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时候不早,母子几人也不再多说什么,李贵妃叮嘱永平公主切不可再找清容的不自在,便让两人各自回去歇息了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在皇后的院子里,爆发出了剧烈的争吵声。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