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9.媒体与舆论的重要性

    那妇人说完,四周诸人越发看笑话一样的看过来,那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大,越不避人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咱们京中头一个儿厉害的人物!”

    “侯夫人也是皇亲国戚,皇上的表姑母,哪儿肯让这几颗老鼠屎生生搅了自己的宴席?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,也不乐意瞧见这等不贞不洁、不忠不孝的货色上我的门呢!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直接起身,道:“既是如此,我自也不必进门了,但愿侯夫人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,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。”说着,淡淡道:“咱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上门祝寿被下了逐客令,在哪儿都是奇耻大辱了。清容紧紧抿着唇,看着众人对她和华堂郡主、润容的指指点点,心里仿佛被什么堵着一样,难受压抑的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四夫人见状,忙陪着笑同奉国夫人道:“夫人您误会了,婆母怎会是这个意思呢。只是……”她也实在没有什么能周全的话,只是了半天也没有下文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一路带着三人出了江夏侯府,清容不禁频频回头也没见着元珩一面。第一次上门,同元珩爹娘连话都没说上一句,她便因为自己的黑料被扫地出门,这家长见的,实在是好尴尬呀!

    四人默默无语的坐上马车,倒是润容先忍不住,垂头以手掩面“呜呜”哭了出来。华堂郡主也眼泛泪光,有些回不过神。清容与二人相比,倒是平淡了许多,至于奉国夫人,面上只有难平的怒气。

    花厅里都是夫人、小姐,元珩自不好随意进去的。等听说清容几个被祖母下了逐客令,再去找时,清容早已跟着奉国夫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四夫人趁着空闲,将儿子拉到了无人处,与他道:“你说的那位沈姑娘我已经见过了,模样是不差的。可性子只怕当真如传闻说的那般,是个刁钻跋扈,目无尊长的!你祖母既是把她给赶走了,你以后也给我少接触她!”

    元珩极是不满,道:“母亲,我这么大年纪了,难道连看人也不会吗?清容一直谦逊有礼,你也不晓得那沈家老太太是何等刁钻,她偏私纵容沈家三房的四姑娘欺负清容与润容,都是我看在眼里的。”

    四夫人捋了捋元珩的衣襟,道:“你二十二了,也老大不小了!”她说着,面露难色,道:“你父亲是外面带回来的,连庶出都算不上,咱们一家在府里是什么位置,过的是什么难熬的日子!如今永平公主属意于你,若你娶了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绝不娶她!”元珩大怒的打断了四夫人的话,道:“娶公主做了驸马,祖母就不会给咱们四房脸色看了吗?那永平公主才是真真儿的目无尊长,母亲前半辈子受母亲的气,难道后半辈子还要看儿媳妇的眼色过日子。我如今在皇上面前得脸,只要我好好当差,往后自有更出息的日子。到时候咱们一家搬出侯府,自立门户,依照清容的才德,足可以撑起内宅,何况如今她又是奉国夫人的孙女!”

    四夫人被元珩说的颇有些心动,却忍不住犹豫道:“你的婚姻大事我和你父亲哪个能做的了主,到头来还不是要看侯爷和侯夫人的意思!”

    元珩眼中不觉浮起几分戾气,不耐烦道:“婚姻大事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!你和父亲若是不同意,侯夫人又能怎么办!”元珩见四夫人还是一副拿不定主意的为难样子,无奈的叹了口气,叮嘱道:“算了,无论侯夫人说什么,您别吐口便是了。有什么也都与我再商量商量!”

    四夫人勉强点了点头,见元珩要走,又突然拉住他道:“那个沈姑娘好不好拿捏的?”

    元珩眼中带着深深的烦躁,道:“母亲,我娶妻是为了好好过日子,不是让谁来拿捏她的。她自不会欺负你,处处尊敬你,你也不要同侯夫人一样,家和才能万事兴!”话罢,轻抚开四夫人的手去了。

    清容若是听到这番话,还不知道要有多感动。只不过如今奉国夫人府里的正厅,一片惨淡,她满心都在安慰润容。

    “这位沈老太太也真是太绝了,我就罢了,已经嫁过人,也不指望着再嫁人的了。可润容、清容两个……”华堂郡主很是同病相怜的摇了摇头,“你们两个不如去给你们那祖母陪个礼,总得把这事儿圆过去。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冷笑,“徐桂芝这种小人,惯会给人名声抹黑,如今岁数大了,也不晓得为自己积一积德,想来,是更不怕下地狱把舌头了。”

    润容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只怕不止是沈老太太一个,还有太太、赵姨娘、沈泠容都会不遗余力的抹黑咱们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道:“她们先进的京城,往日交际应酬时,一个儿传一个儿,如今想要拨乱反正也难。”

    清容也愁,大梁又没有微博微信,双方还能在社交平台上公平的撕逼引导舆论。如今没有媒体引导,在大梁的贵族社交圈里,也只能由金字塔顶端的贵妇掌握话语权,带一波儿节奏。

    等一等,媒体!

    “倒也不难,”清容脑中一闪,瞬间有了主意,道:“若是办好了,咱们不仅能拨乱反正,闹不好,咱们还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!”

    三人立时都看向清容,奉国夫人不禁先笑了笑,道:“你有法子?”

    清容笑了笑,道:“没有好主意,也有馊主意。朝廷不是有邸报吗?咱们也办个报纸。”

    三人闻言,不由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华堂郡主愣道:“办报纸?”

    润容道:“什么是报纸?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道:“要办什么?怎么办?”

    到底是宫里高管出来的,一下就问到了点子上。

    “专门办个报纸,记录国家大事,法律法规,京中达官贵人的秘闻。”清容语出惊人,“京城各家贵妇闲来无事,不是最喜欢这种茶余饭后的谈资吗?咱们就办一个,到时候把杜若筠贪污的事儿,沈老太太偏私造谣,赵姨娘帮女抢亲的事儿都写进去。三人成虎,看得人多了,信的人多了,舆论就从新回到了我们的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听得若有所思,嘴边不觉蕴上了笑意,连着奉国夫人也很觉着这想法格外特别有趣。

    清容又道:“就是不晓得,私自能不能印刷这种,又会不会犯了朝廷的忌讳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微一挑眉,道:“怕什么!大梁排行第二的夫人在你背后撑着,你尽管放手做就是!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蹙眉,警告华堂郡主与清容道:“你们可不准连累我,若是真触犯王法,我自不会帮你,”尽管这样说,奉国夫人还是转了话锋,道:“你若是当真要做,明日我带你入宫,你自同太后去说,只要太后准了,我也不拦着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很是感兴趣,立时同清容商议起来。润容在一边听着,似懂非懂,直到最后,将信将疑的问清容与华堂郡主道:“这个,管用?”

    “左右我有的是银子,如今不用买宅子置地,更不用传给子嗣,尽着我自己花,咱们就花银子试试,若不成,也没什么损失。”华堂郡主很财大气粗的说道。

    清容突然有了干劲儿,简直摩拳擦掌,说干就干。

    几人又研究了一会,才将上午在江夏侯府受辱的事儿给放下,各自回了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元珩上门来给奉国夫人赔礼,奉国夫人勉强见了他一面,受了他的礼便又回去了。最后,便是又剩下了清容同元珩两个。

    元珩很是歉疚道:“原本是出于好意,没得让你上门受辱。你别放在心里,往后我们四房是要自立门户的,咱们会单独出来过日子。所以侯夫人那边,你只当她是个摆设罢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这才稍稍舒坦些,“往后再说往后的,如今奉国夫人到底是我的祖母,若是两家交恶,什么事儿只怕都是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元珩立时握住清容的手,道:“你既应了同我在一起,咱们自是要一辈子的。难不成你还打算另嫁她人。”

    清容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,“且不说如今八字还没一撇,就算有了,你我也不算板上钉钉的。便如华堂郡主成亲二十来年,也能和离的,谁与谁是一定就过一辈子了?你若对我不好,我自然是要离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元珩的脸立时垮了下来,紧紧攥着清容的手道:“我自是对你好的,你也不许离了我。往后也不许你再同华堂郡主来往,没得带坏了你!”

    清容从前看元珩,总是个稳重而成熟的人,如今怎的想是十几岁的小孩子。到底是真心喜欢的吧?她微微一笑,道:“反正我祖母因着这件事儿是不高兴的,你以后也少来吧。”

    元珩不舍道:“我若想见你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清容笑道:“华堂郡主说要带着我同润容、祹哥儿四处逛逛。另有,祖母说,我们整日闲在家里也是无趣,已为我和润容寻了一处闺学,约摸这几日就要去了。”

    元珩含笑,道:“闺学?那必定是魏国公家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魏国公?宋昭的那个魏国公?”清容大惊。

    元珩颔首笑道,“自然,这大梁总共也就这一个魏国公,你若是去魏国公府,我们两个要见一面也是极方便的……”

    魏国公府的闺学,宋昭他们家!清容满脑子都是宋昭那个妖艳贱货的脸,简直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全职国医 |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|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|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|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