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3.是时候带一波节奏了

    清容不知道他要让自己答应的是什么,自然的就不想应他的话。

    元珩微微一叹,道:“不难的,我就是不想让你同华堂郡主卷的太深。也别让旁人知道,是你在主导这件事,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他提的要求,显然不符合清容的性格。清容很有些为难,不好意思的敷衍道:“我,我尽量吧。”

    元珩有些失落,却没有再多说什么。两人第一次正面冲突,以元珩的退步就此草草化解。

    一晃眼进了九月,天气渐渐凉快下来。

    大梁月报在九月十五这日出刊了,报纸只有一页,印的正反两面。正面说的是杭州贪污案捐粮一案,背面说的是杜若筠宠妾灭妻的细节。华堂郡主口述,清容按照上辈子看到的宅斗情节,执笔创造。在华堂郡主的强烈要求下,没有隐去当事人的姓名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将投一份儿送去了太后面前,太后看的是津津有味,极快的将这一片看完,看到后面写着四个字后,意犹未尽的让奉国夫人提供后续剧情。后续剧情清容还没写出来,奉国夫人只得口述一些她平日里听到的给太后过干瘾。

    这大梁月报一经推出,短短三日便销售一空。毕竟大梁市面上的书籍,就算是话本儿也没有真人真事来的更加猎奇好看。之后半月,书坊是加班加点的赶印,一份报纸竟足足卖了一个月。

    清容见识到了现代网文在大梁的病毒传播威力,深觉大有可为。华堂郡主虽无谓赚钱赔钱,单为出那么一口气,可因着大梁月报,她不必日日闲在宅院里,精神与灵魂有了寄托。

    因为大梁月报的畅销,以及对杜若筠事件的科普效果。京中再没有向着杜若筠这个死渣男说话的,舆论一边倒的转向了支持华堂郡主,盛赞我主英明。清容正是为了拍皇帝万岁的马屁,带的这波节奏。如今御史言官因着大梁月报掀起的飓风现象,替皇上歌功颂德,万岁爷越发高兴。立时下旨,嘉奖了奉国夫人。跟着,朝中帮杜若筠说话的人,也未防吃挂落的闭了嘴。

    在狱中等候裁决的杜若筠一家,被三司判决秋后问斩,跟着还有扬州大小官员数十人都被判了斩监侯。沈泠容的母舅被赵大人被皇帝暂封为两江总督,去了苏州。他从京城下到地方任封疆大吏,若再回京,入内阁便是指日可待了。赵家连同赵姨娘和沈泠容都与有荣焉,沈家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她舅舅升官,又不是她升官。没得她小人得志,恨不能横着走一样!”润容刚进香回来,一进屋子看见清容,那脸便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清容笑了笑,道:“左右又不在咱们眼前的,怎么,你遇见她了?”

    润容愤懑道:“真真儿叫一个冤家路窄,偏巧她也去那寺里上香,碰个正着。还奚落咱们,说在魏国公家的闺学闯了祸,便夹着尾巴逃了。我呸!我那是不爱去魏国公府这般乱七八糟的家里!”润容语顿,郑重其事的问清容道:“你打算啥时候来曝光一下沈泠容?”

    清容笑道:“你也不用着急,她若是得意你就让她得意去。她现在身子轻,往天上飘,飘得越高,摔的才越重。到时候你就解气了!”

    姐妹俩正说话间,便有下人进门来报,道:“二姑娘,宋家世子爷来了,说是要见您。”

    宋昭?

    润容自上次从魏国公府出来后,便对宋家诸多成见,听说宋昭来了,不禁十分鄙夷的说道:“不在家陪着他那娇滴滴的表妹,来咱们家做什么?”

    清容也纳闷,她自认同宋昭已经没什么交集了。送信儿的小丫头还等着清容回答。她吞吞的站起来,道:“请宋世子去花厅说话。”

    清容将自己写了一半的手稿用镇纸仔细压了,才出门去见宋昭。

    宋昭今日穿着一身雨过天青色的袍子,倒是很显低调。瞧见清容,立时挑眉粲然的笑起来。他成日里都是这幅没心没肺的笑模样,虽然好看,不过清容每次见到都有想蒙头揍他一顿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清容丝毫没有欢迎的意思。

    宋昭道:“哪有主人这样对客人说话的!”

    “梅蕊,给宋世子上茶。”清容脸上带着不耐烦的嫌弃。

    宋昭仍旧笑呵呵的,“我这不是来同你赔礼来了么!”

    清容自看出他的来意没这么简单,淡淡瞥了他一眼,讽刺的问道:“都快过了三个月了,才想起来?”

    宋昭尴尬的笑了笑,其实他对清容根本没什么好拐弯抹角的,“那大梁月报是你写的吧。”

    清容刚想问他有何见教,想起同元珩的约定,便是三缄其口,否认道:“我哪儿有那个本事,是华堂郡主自己写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道:“华堂郡主不通文墨,那遣词造句却不是华堂郡主能写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又狡辩道:“那大约是华堂郡主请外面的人写的吧?”

    宋昭摇头否定道:“那用词之大胆新奇,却又不是外面文绉绉的先生能写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抵死不认,“外面的先生也未必就只有之乎者也这些。”

    宋昭也不再逼问她,只灿灿的笑着,问她道:“总归你能同华堂郡主说上话,若是我想在这报纸上写点儿什么,你也能帮帮我吧。”

    清容惊诧的盯着宋昭,愣愣地问道:“你想在上面写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只说能不能帮我。”宋昭先卖了个关子。

    清容疑惑的凝视着宋昭,默默的不说话。宋昭被她那乌溜溜的眸子盯的很不自在,屋子里静了片刻,他才终于憋不住,道:“不过是想写一写我们家三婶儿,为禾秋正名罢了。她成日里夹枪带棒的编排禾秋的不是,我也是希望你这月报能让京城的人都知道,我表妹禾秋是奇女子。”

    清容不免感叹,宋昭对关禾秋是真的好,好到了骨子里,处处以关禾秋为先。不过,她却并不是很想帮宋昭。

    “且不说你三婶儿到底是不是真的刻薄,单说你跟你表妹的情状,委实有点超前了些。就算你们两个再深情厚谊、感天动地,却也到底不容于世俗。”

    宋昭显然很不满清容中肯的评价,眼神坚毅而抓马的说道:“就算这世上所有人都反对,我也一定要同表妹生生世世,长相厮守。”

    清容嗤地一笑,毫不留情道:“就你?能轮到世上所有人的反对?这所有人得多闲得慌!”

    宋昭原本正感情充沛着,被清容无情耻笑,一张俊脸,瞬间就绿了。

    “你今儿个来寻我若是为了这个事儿,你还是再回去琢磨琢磨,好好同你表妹商量商量。就算你不顾及你三婶儿在外的名声,也要为你表妹考虑考虑。若是往后当真传出去,是好是坏都说不定。你是表明立场了,却怎好把你表妹扔进这褒贬难测的火坑里!”清容说的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宋昭也觉有理,不再多说下去,起身要告辞。

    清容发笑的问他,“世子爷,您今年当真二十有四?”

    宋昭见清容如此质疑,混不在意的一笑,道:“你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懂什么,等你真遇见个一心一意,想要同他长相厮守的人,就晓得人在情之一字上,全都成了个傻子了!”

    清容大是不屑,道:“我觉得若是真的爱,才更应该理智而克制。否则只两眼一抹黑的飞蛾扑火,自己性命都没了,还何谈长相厮守?”

    宋昭若有所思,眼波幽沉的看了清容半晌,才一言不发的离开。

    自宋昭造访之后,清容发现奉国夫人的门庭格外热闹起来。特别是在大梁月报十月、十一月刊售罄后,京城贵妇交际圈仿佛瞬间对奉国夫人府打开了大门。有的人上门来同奉国夫人、华堂郡主套近乎,有的人发帖子请华堂郡主过府。华堂郡主象征性的去了几次,清容和润容也偶尔会陪着参加一回。

    这些贵妇人,竟有很多婉转的向华堂郡主表示对她遭遇的惋惜,希望以后能多多来往,另外,自己也是有故事的人。

    舆论和话语权,真是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眼见着大梁月报得到了超乎想象的火热反响,清容和润容打击泠容的第一锤也是时候该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大梁月报十二月刊,便又增加了一版,叫做闺中八卦。这闺中八卦将真人真名隐去,只将赵姨娘伙同沈家老太太、大房搅黄清容婚事,泠容夺人夫婿,还杀人灭口的事儿都写了出来。

    润容看着很有些不过瘾的意思,问清容道:“做什么帮她隐去姓名?你这样看,谁哪知道是沈泠容做的孽!”

    清容微微一笑,这便是利用了广大妇女的猎奇心理,不过她同润容也解释不清楚,只道:“这上面都说是真事儿了,又是如今京中炙手可热的达官贵人家后院的事儿,你越不说,看得人便越要猜。人物关系写的这样明白,谁又猜不到呢?放眼整个京城,有几个高官的妹妹是在别人家当姨娘的?”

    润容一听,这才放心下来,吃吃笑道:“沈泠容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会这么样?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