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5.叶钦喜宋昭愁元珩很焦虑

    “之前觉着心里对不住你,所以你来京城这么多日子,我也没敢来瞧你。”叶大太太沈秀澜拉着清容的手,眼睛弯弯地笑看着她。

    清容看见沈秀澜心里自是亲近的,“三姑妈别这样说,钦表哥的婚事您又做不得主,您从小对我这样好,就算我同钦表哥没结果,我也会把您当成我亲娘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沈秀澜心里极安慰,将清容抱在怀里,拍了拍她的背道:“你能这样说,也不枉我疼你一回!“

    清容道:“三姑妈对我的好,我都记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沈秀澜笑眯眯道:“能顺顺利利甩开沈泠容那个祸害,还得要谢谢你。自打老太太把这婚事定下来之后,你四表哥见天儿连个笑模样都没有。如今可好了!”

    自回京之后,清容已经许久都没见过叶钦了。

    见清容露尴尬,沈秀澜又笑道:“你们到京城后也不曾好好逛过吧?赶明儿正月十五,让你四表哥领着你和润容、祹哥儿去逛灯会!”

    清容更加尴尬,其实元珩早同她说好了,要带她和润容去逛灯会的。只得委婉推拒道:“元家哥哥说是要带我们去逛灯会,表哥”

    “让他一道去便是了。”沈秀澜含笑,“人多热闹!”

    清容也不大好意思再推拒,只得勉强点头。

    这边送走了沈秀澜,两姐妹又忙不迭的要往怀远侯家去。大姐姐沈淑容嫁人后头一次有孕,清容、润容两个作为娘家妹妹,自然要去瞧一瞧。

    两人刚在怀远侯家门口下了车,便是迎面撞见了沈家的人。沈泽章、三太太、沈沛容、沈泠容、大少爷沈祈、二少爷沈祜几个。

    毕竟姐妹俩如今已算是被过继给了奉国夫人,还是在沈泽章不知情的情况下,如今骤然相见,到底尴尬。

    三太太讥诮的一笑,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呦,咱们家飞出去的凤凰来了。如今得改口叫大姑娘、二姑娘了吧。”

    沈泠容一见清容,便是怒火中烧,骂道:“不要脸的贱人,你们来做什么!你们都不是沈家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祈怒声斥道:“泠容,你说的是什么话!咱们好歹还叫着奉国夫人一声二姑祖,润容与清容到哪里都是姓沈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沈家人无所谓,我们只看在母亲的份上。倒是你们,”清容目光幽沉的在泠容与沛容身上打转儿,道:“不知道大姐姐想不想见你们。”

    沈泽章轻咳了一声,只与跟着他的几个沈家人道:“在人家门口吵什么,也不怕失了体统!咱们是来瞧淑容的,没得跟无谓的人耽误工夫。”

    润容听见这话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清容晓得润容心里难受,只拉着润容的手,让沈泽章等人先走了。

    沈祈可以落后了两步,小声道:“你们两个也是够可以的!月报上写的那些,可是你们两个干的?”

    润容堵着气,道:“是我们干的又如何?”

    清容怕润容在怀远侯闹出什么,给淑容丢人,只得耐着性子拉住润容,向沈祈解释道:“大哥哥,是泠容与赵姨娘先四处中伤我们的,我们才气不过,也只是说了事实而已!”

    沈祈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什么事实!你们去跟了奉国夫人,就真不拿自己当沈家人了?你们难道不晓得这样的中伤,对沈家、对父亲打击多大?伤了沈家的声誉,对你们又有什么好处!难道你们不是同泠容一起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很不痛快,只得拉着润容道:“今儿个我们来的不是时候,咱们明日再来吧!”

    润容冷然看着沈祈,“好、好、好!我如今真是见识到了。什么沈家别人家。爹不是我爹,哥哥也不是我哥哥。你们同那沈泠容才是一家人。”润容说着,眼中涌上了委屈的泪水。

    沈祈脸色也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清容道:“有什么好哭的,他们自小到大不是都这样吗?别说了,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偏润容从小到大就是个犟脾气,什么不行她便偏要顶着上,“我偏不!我就要同她们一起去看大姐姐。我就要看看,他们这些逼死我母亲的人,是不是又要来逼死我心里才痛快!”

    “都站在这儿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这时忽然有声音插进来,清容拉了润容一把,让她别过身去。

    回头时,便瞧见五皇子萧澈、忠义伯府世子叶钧、宋昭三人上前。

    沈祈自认得他们,忙站到两个妹妹身前向五皇子请安。

    五皇子萧澈免了几人的礼,笑着同清容道:“五皇子妃看了华堂郡主的月报,还说哪日得空,要请华堂郡主同你们姐妹去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清容礼节性的笑了笑,叶钧也上前,道:“真是许久不见五妹妹了,赶明儿同钦弟来府里玩儿,你嫂子也想你了。”他笑意深沉。

    清容晓得叶钧、宋昭同大姐夫曹良绪都是五皇子身边的人,如今得了消息,是第一时间来道喜了。那便更不能让润容这幅样子在众人面前了。

    “小女同姐姐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润容一把挣开了清容的手,气势汹汹道:“告什么退,走什么走!沈老爷越懒怠看我,我偏要在他面前晃!那是我的亲姐姐,自当我第一个去道贺的。”润容说着,大步流星的进了府。

    清容只得小跑着跟上去。

    几个男人站在原地,不免觉着有趣又好笑。

    淑容怀着孩子,自没有心情和闲工夫教育润容。姐妹两个匆匆见了,也没多说月报曝光与今日府外的事儿,放润容走了。

    隔天,叶钧的夫人元婉给沈清容下了帖子,邀她同润容去府上说话。

    这元婉是江夏侯家大房的嫡女,元珩的堂姐。

    润容瞧着那帖子,笑道:“三姑妈是打定了主意让你做儿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笑不出来,心里极纠结。

    叶钦自然是个好选择,他自小到大都捧着自己。可如今她却同元珩私定了终身,她总不能许两个人吧?

    奉国夫人、华堂郡主都极支持清容多去忠义伯府走,两人面上不说,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是极满意叶钦的。

    这日一早,竟是叶钦下了朝,特意来接姐妹两个去忠义伯府。

    一见到清容,叶钦的脸上便笑开了花。他似是将私奔那日清容绝情的话都忘了个干净,只抱怨清容、润容两个没良心,来了京城也不找他云云。

    润容揶揄道:“你贵人事忙,除了在皇上跟前儿打转,还要跟在泠容后面的。”

    叶钦立时不乐意的否认道:“我什么时候跟在沈泠容后面打转了!”

    润容道:“你不承认也没用,我和清容心里最有数的!”

    叶钦转头深深看了一眼清容,含笑着重复道:“我的情谊,清容心里最有数。”

    清容受不住叶钦情意绵绵的眼神,别过头,淡淡道:“我心里可没数,之前也不晓得是谁看见我同没瞧见一样。”清容说着,转身先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姐妹俩到了忠义伯府,没成想伯夫人竟也勉为其难的见了清容、润容两个,此前伯夫人还嫌弃清容的生辰八字,如今倒也肯对清容露出几分好脸色。

    叶大奶奶、二奶奶极热络的陪着清容、润容两个说话,叶钦便再一旁陪着。大奶奶和二奶奶不免又要拿两人玩笑,叶钦听着禁不住的再一旁嘿嘿的傻笑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府同忠义伯府来往频繁,越发将沈泠容抢亲的事儿给坐实了。

    “我瞧着这沈清容同叶状元的亲事是没跑儿了!你也歇了这算计吧。”魏国公府正房里,国公夫人慢悠悠的饮着茶。

    宋昭愁眉不展,他那心思不仅皇后知道,因着上次闺学的事儿后,也同国公夫人交代了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依着宋昭这样的名声,若真能娶了沈清容进门,国公夫人往后就是日日烧香拜佛、吃斋茹素也是心甘情愿的。这一家子正在观望,忠义伯府便横插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吏部员外郎虽说算不得什么大官儿,可如今你这个样子,咱们能娶进门一个像样的主母便是,还在乎什么门第。就那家的小姐,我看便是她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不禁问道:“她人品、德行如何?”

    国公夫人道:“幼年丧母,抚养一双幼弟、幼妹,把家里的内宅撑了起来。帮扶庶母打理内宅,是一等一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幼年丧母?”单听国公夫人的介绍,宋昭便觉着只怕这个吏部员外郎的女儿是个不好惹的。

    宋昭发愁地说道:“祖母,您、您再等等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忠义伯府欢喜,魏国公府发愁。

    落到元珩这里,最多的便是焦虑,特别是听说叶大太太频繁同清容见面以后。

    毕竟清容同叶钦是什么样的情分,他心知肚明的。

    何况,叶大太太同奉国夫人沾亲带故,好歹叫一声二姑母。而他们家,因着寿宴的事儿,算是把奉国夫人实打实的得罪了。

    这日得着清容要陪着华堂郡主去寺里进香的事儿,元珩特意告了半日的假去了龙泉寺。

    两人避开人,约在了后山。

    元珩一瞧见清容,便是将清容整个人都拖进了他的斗篷里,死死的抱着清容,道:“可算能见你一面了。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