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8.没答应嫁给你就对了

    清容倏然想起之前在龙泉寺后院的厢房里,同润容听过的壁脚。印象里,这位李姑娘很有个性呢。

    华堂郡主疑惑道:“魏国公府未来的世子夫人来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润容感觉到了一个即将扑面而来的大八卦,忙扯了扯华堂郡主道:“来的正好,月报上的闺中八卦不是没什么可写得了么?见了这位李姑娘,说不准就有的写了!”

    清容也暗暗觉着这位李姑娘是冲着大梁月报来的。

    “左右闲着无事,见一见也无妨。”华堂郡主话罢,与清容、润容进府。

    门房去请李姑娘,众人一时见过,直接去了花厅说话。

    “家父是吏部员外郎,李政。小女闺名玉清。”李玉清极端庄的起身,又正式向着华堂郡主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华堂郡主含笑,示意身边的人去扶了,道:“咱们鲜有来往,李姑娘上门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李玉清赧然垂头,“原本不该来打扰郡主的,可是我实在不能吃了这哑巴亏。所以,才来找华堂郡主……”李玉清跟着把自己追看大梁月报,对华堂郡主的身世如何同情,对她如何仰慕云云,说了一通。

    “李姑娘有话不妨直说。”华堂郡主表情淡淡的提醒。

    李玉清突然起身,跪地同华堂郡主道:“我实在是没办法了,才求上您。我爹不过是小小的吏部员外郎,实在没法儿同魏国公府比肩。可,他们魏国公府也实在欺人太甚……”李玉清说着,便把关禾秋两次偶遇她,与她说了什么。另有宋昭如何当众提醒吏部员外郎,让他仔细管教女儿一事悉数给说了。

    “魏国公府的表姑娘两面三刀,分明是不乐意我嫁去魏国公府。魏国公世子问都不问,便说我欺负了他表妹,在背后这般中伤我。之前同魏国公府议亲的几位姑娘是个什么下场,我心知肚明。玉清心里委屈,这等倒霉的事儿,怎么偏偏就被我撞上。我什么都没做,便被她们坏了名节,着实心有不甘!”李玉清说着说着更觉委屈,忍不住默默垂泪。

    清容默叹,真是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,防不胜防!

    华堂郡主颇有些迟疑,道:“李姑娘,你的委屈我很是同情。可咱们两个毕竟是第一次见面,我不能只听你的片面之词,便胡写一通的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,我可以作证,李姑娘所言非虚。”润容极正义的开口,倒是没深思自己这个人证,来的有点儿不光彩,“那日在龙泉寺的厢房里,我听见魏国公府的表姑娘与李姑娘的对话了,确实不是什么省油的灯!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睨了润容一眼,才见润容有些不自在,笑嘻嘻道:“那龙泉寺的厢房中间的门都是能拉开的,还只隔了两扇屏风,我和清容是不当心听见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立时看向清容。

    清容勉强点了点头,“我们确实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李玉清立时向两人头来感激的神情。

    华堂郡主也不应这李玉清,只又问了几句与这件事儿相关的细节,这才让人走了。等送走李玉清后,华堂郡主立刻同清容道:“咱们去一趟魏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她此番,自是打算通魏国公府报备一声。尽管宋昭不是什么好人,可她回京后没少得着魏国公夫人的帮衬。

    魏国公夫人听华堂郡主说明来意后,格外惊讶,冷笑道:“我倒是没想到那关禾秋这么大的胆子,不要脸!真真儿的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她们两个人见面的事儿,清容、润容在一旁看见也听见了,所以这事儿绝不是李姑娘杜撰的。只是这事儿若是真登上去,怕是宋世子的这桩婚事又要黄了。”华堂郡主不疾不徐的说道。

    魏国公夫人道:“你尽管登,宋昭的名声也不能更臭了!是我们家的孽,何苦带累人家姑娘的名声?”

    润容倒很是意外,忍不住在回来的马车上念叨,道:“魏国公夫人倒是肯,毕竟家丑不好外扬的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笑道:“你以为魏国公夫人是傻的?她这桩家丑全京城都知道,扬出去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清容叹道:“可见这位表姑娘是当真不得魏国公夫人待见!一旦把这家丑扬出去,唯一受损害的唯有那关禾秋。魏国公府和宋昭,都是被关禾秋带累的,说不准还会得到部分同情!”

    润容很有些不信,道:“还能这样?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道:“就能这样!”

    果然,到了二月十五这日,大梁月报一经发售,便是又炸了。

    吏部员外郎嫡女撕逼魏国公府表姑娘的八卦,一经面试,直接炸翻了京城交际圈儿。太后更是组织了一场茶话会,带着奉国夫人、华堂郡主专门聊这个八卦。会上还针对关禾秋是不是绿茶婊,宋昭是不是渣男这件事儿进行了激烈而友好的探讨。

    关禾秋自是没想到,看见月报上将事情格外详尽的还原,又气又急,立时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吓得婆子、丫鬟又是掐人中,又是请宋昭的。

    关禾秋睁眼,瞧见宋昭满脸担心的坐在榻上,那眼泪立时不争气的涌了出来。她撑着要起身,立刻被宋昭拦住。她就着宋昭的手臂,侧身躲进了他的怀里,道:“表哥……”说着,越发哽咽难语。

    宋昭是又气又怒,道:“你安心,我必定要给你做主的!”

    关禾秋紧紧拉着宋昭的衣襟,楚楚可怜道:“别去!左右我的名声便是这样了,旁人再如何中伤、抹黑我,还有表哥疼我怜我。可那李姑娘,若是不能嫁进魏国公府,再坏了名声,往后又要如何嫁出去呢?”

    “她都已经把你逼到这个份儿上了,你何苦还要为她想?”宋昭眉头紧蹙,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。

    关禾秋委屈又楚楚可怜地说:“总归是我对不住她,好心办了错事。就这么算了吧!”

    宋昭没有应她,只低声安慰她,道:“你安心,任她们旁人爱说什么便说什么,我会护着你!”

    关禾秋伏在宋昭的膝头,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昭一番安慰,亲手喂关禾秋服了安神药,才起身离开。刚出了关禾秋的风荷院,他便立时吩咐宋麟备马,风风火火的去了奉国夫人府上。

    清容听了通传,自然知道宋昭是心疼表妹才来的。根本不打算上前去挨骂,让梅蕊去打发宋昭走了。

    宋昭直接闯了进来,挨个院子的搜清容。半路遇见祹哥儿,拎着祹哥儿寻到了清容。

    清容瞧着他那兴师问罪的架势,不疾不徐的吩咐浮翠倒茶。

    宋昭那双目快要喷出火似的,直直盯着清容不放。

    清容道:“这报纸发也发了,宋世子眼下盯着我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宋昭气的紧握双拳,道:“你们知道事实真相吗?就敢这样出言诋毁我表妹!”

    清容一点儿也不怕他,不疾不徐道:“既是报出来的,自然就是事实真相!”

    宋昭大怒,一拳垂在了屋子里红木嵌理石面儿的方几上,“你有何凭证!凭什么这样说!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自是我和润容都听见的,世子爷既然来问我要凭证,那我也问你一句,你这般相信你的表妹,又有何凭证说大梁月报上写的就是错的?”

    宋昭的气势稍弱了下来,“我不管,下个月你得帮我更正回来!就算如你们所说,那也是表妹好心办错事,她无心算计那李姑娘。”

    清容冷笑道:“你表妹的名声闺誉就是要紧的,李姑娘就可以被轻易诋毁?李姑娘何错之有,换句话说,同你议亲的那四位姑娘何错之有?怕只倒了大霉被你们魏国公府看重。”

    宋昭被清容说的心虚,可仍旧嘴硬道:“她们是没错,我表妹也没错,若说错,只怪我便是了。你写我对不起李姑娘便是,也全了她的名声,也保了我表妹的声誉。”

    清容有些看不懂宋昭,断然拒绝道:“我们不做虚假报道。原本你表妹就应当安安分分的在魏国公府呆着,她就不应该去招惹李姑娘给你看!又或者,之前的几位姑娘也是如此被算计的。这难道不是她的错?”

    宋昭神情冷滞,半晌才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不管她是怎么想的,我喜欢她,她是我的人,我就要保着她、护着她,不论对错!”

    清容被她说的浑身恶寒,冷哼一声,道:“对,你保着她,护着她。到时候害了你们宋家,害了你祖父祖母,你也一并保着她!”

    宋昭果断反驳清容,道:“我表妹是有分寸的人,我信她,她就算往日里使些小心计,可大是大非上,绝不会错!”

    “小心计?”清容低低重复着,一双乌黑的眸子不住的盯着宋昭。原来他心里是明白的,他也看出了关禾秋的心计。只不过他就是爱她,就是要偏听偏信!

    宋昭道:“下月你若不把那流言改回来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?你还能杀了我不成?”清容恶狠狠的盯着宋昭,反问他。

    宋昭被看的不自在,转头道:“我也派人去传你的谣言!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窜起一股火,冷声道:“果然,之前没答应嫁给你就对了!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