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一 这倒霉催的穿越!

    鹅毛大雪扑扑簌簌的落下,铺了满地霜寒。小小的四合院正当中,锦衣女子跪在雪地上。大约跪了许久,雪水已把她的绵裙浸湿了大片。她冻得瑟瑟发抖,抱着胳膊小声的啜泣。

    院中正房的廊下,坐着锦衣华服的贵妇。她头上戴着紫貂嵌宝石的抹额,杏目圆眼,下颌尖尖。一双黛眉斜插入鬓,乌黑浓重,十足英气。仿佛是坐在中军帐里的将军,威风凛凛。她身侧分站着三个身穿绫罗绸缎的俏丽女子,又并着丫鬟婆子数十人,满满登登的挤在小院里。

    站在大雪里的婆子手里拿着藤条,“啪”的一下狠狠抽在下跪女子的背上,凶神恶煞地说:“贱蹄子,你是什么身份,还敢跟夫人拿乔!老爷任上纳进门的妾,没跪过夫人敬过茶,那就什么都不算!还真打量自己是正经的主子了!”

    柯姨娘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扑倒在地,又挣扎着重新跪直了身子,委屈地说道:“妾身何时敢同夫人拿乔,妾身这几日委实是身上不痛快,这才误了给夫人请安。那些话也不是妾身说的,妾身没有半点怠慢夫人的心思啊。”柯姨娘边说边哭,那声音细细、娇娇的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“夫人消消气,也请容妾身说句话。”站在夫人身边的董姨娘下跪求情道:“委实也怪妾身这些年在任上没有好好约束柯姨娘,她不懂府上的规矩,必然不是有心要给夫人找不自在的。千错万错,也有妾身的错。柯姨娘是老爷新纳进府,请夫人看在老爷的面子上饶了柯姨娘。否则,等老爷从京里述职回来,见柯姨娘刚进门就闹成这个样子,怕夫人您也不好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董姨娘这话说的及其谦卑,字字句句都在设身处地的为夫人着想,也在尽心尽力的帮着柯姨娘求情。在场诸人不由暗暗感叹董姨娘心肠好,只除去躲在屋里,扒着窗子暗中围观的清容清容不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用清容阴谋论的说法来解读这话,约等于是这个意思:夫人啊,这个柯姨娘仗着是老爷的新宠,是谁都不放在眼里。你现在这样找人家的茬,等老爷回来了秋后算账,你可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清容暗暗赞叹这位董姨娘可真懂语言的艺术!

    “你们叫我一声夫人,我就是这内宅当家做主的人。我不论你们从前在松江如何,如今进了这沈家的大宅,一切就要按照沈家的规矩来!就算当着老爷的面,我也有我自己的理!梁妈妈,不敬夫人这一条,家法上要如何处置?”夫人微一挑眉,淡淡然地问拿着藤条的老妇。

    梁妈妈中气十足地回道:“杖十,罚跪祠堂一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夫人一扬眉,站起身再不多说一句话,只道:“走!”

    清容扒着窗子见夫人面无表情,目不斜视的出了小院的门。董姨娘很快被身边的随侍扶起来,没再多看柯姨娘一眼,转身也跟着夫人离开了。赵姨娘、卫姨娘两人也都是不敢多说什么的样子,赵姨娘离开,卫姨娘回身就进了正房。

    清容活动活动胳膊腿,很溜的翻下炕,该她行动了。

    清容从房里跑出来,一下扑在柯姨娘的怀里,奶声奶气的哭道:“姨娘,姨娘你怎么了?你是不是太疼了,姨娘你醒醒,可别晕过去呀!”

    柯姨娘经过这么一提醒,火速歪头,堪堪扑在雪里晕倒了。

    梁妈妈看得一愣一愣的缓不过神,伺候清容的浮翠等人纷纷从屋子里跑出来道:“五姑娘,您没穿鞋子就往外跑,受了凉要生病的!”

    “呀,柯姨娘晕倒了,快去请大夫。”

    梁妈妈根本不信柯姨娘是真的晕倒了,凶神恶煞的举着藤条对清容等人道:“五姑娘,柯姨娘犯了家规正受罚!就算是晕倒了,也得把这罚领完!”

    清容眼圈儿发红,抬头对着梁妈妈扑闪着大眼睛,“妈妈,柯姨娘会死吗?董姨娘说柯姨娘如果死了,父亲回来会生气的,会怪母亲没有照顾好柯姨娘。妈妈,你请母亲给柯姨娘找大夫来吧!”

    梁妈妈恶狠狠地拒绝清容道:“凭她一个小贱蹄子死了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清容哭着说道:“之前在松江府的时候姨娘病了,董姨娘还会给姨娘请大夫。大夫人为什么非要打死人呀!姨娘是真的生病了!”

    梁妈妈微微停顿,清容又一派天真地哭诉道:“夫人没有董姨娘好,我要去找董姨娘,让她给姨娘请大夫!”清容边说边抱着柯姨娘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清容祸水东引,用小孩子的口吻直接挑破,董姨娘在外任管家的时候多么亲切待人和善!这些妾室一进门就要被夫人给治死了,这一对比,明显是董姨娘善良大度,夫人小气恶毒。

    梁妈妈犹豫了,夫人不过是想敲打敲打这些妾室,柯姨娘若是死了,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。想到这,梁妈妈叫人看着柯氏和清容,火速去往大夫人处请示。

    梁妈妈前脚一走,清容立刻指挥浮翠等人把柯姨娘抬进屋。刚把柯姨娘扶起来,清容便看见纯白的积雪上蹭上了一点醒目的血迹。

    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!柯姨娘这样子,俨然像是宫斗剧里小产的架势。真是天不佑她,柯姨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,她那“丧门星”的帽子可真是轻易都别想摘下去了!

    在这么个封建迷信横行的年代,一个庶女被认为是丧门星,那前途基本比入土为安好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所以,眼下清容不仅要保住柯姨娘,连着柯姨娘肚子里的孩子都不能有事儿。可她小小一庶女,实在是能力有限。

    清容心里一沉,不禁为自己默哀。

    四年前,她胎穿成了沈家三房庶出的五姑娘。她刚一出生便死了亲娘,一直被柯姨娘照顾。

    不久前,老爹沈泽章先生从松江府同知升任济南知府,用通俗一点的话说,这位沈老爹即将从上海市副市长升为济南市市长。

    所以,沈老爷留在松江府的大小姨娘赶在年前回了济南府,清容也住进了沈家大宅。

    沈老爷的妾在外面久了,明显没把这位备受冷落的正房太太放在眼里新官上任三把火,林夫人想烧的她们都服服帖帖,可又不好动三个有儿子的,又逢柯姨娘是个性子温柔的小透明没有儿子,只有清容这一个养女傍身。林夫人自然挑软柿子捏,让柯姨娘做了杀鸡儆猴的猴。

    清容脑袋上冒出黑线,看来回归沈家以后的日子,前途更是堪忧啊!

    她不禁默默仰天流泪,这倒霉催的穿越!

    梁妈妈回过林夫人后,立时请了大夫来。大夫瞧过,只说柯姨娘受了凉,交代了几句又留了药方让人去抓药。

    清容凭着上辈子在职场混迹多年的第一直觉,隐隐嗅到了阴谋的气息。她依稀记得刚进府的时候,就是这大夫来给柯姨娘瞧病的。

    等人都走了,清容轻手轻脚的进了门,探头去看房里柯姨娘。

    柯姨娘正默默垂泪,看见清容的小脑袋探进来,赶忙把泪收了,对着她招手道:“清姐儿,到姨娘这来。”

    “姨娘,大夫给你开了药,可我想你也不要喝,偷偷倒掉就能继续病下去。病着,总比挨打好!”作为刚刚满五岁的小孩子,清容不知道柯姨娘会不会采用她的办法。

    柯姨娘感动的摸着她的小脑袋,眼泪珠又禁不住落了下来,“清姐儿真是好孩子!”却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清容为免柯姨娘不听话,直接亲自将那晚药打翻。

    索性,柯姨娘也是身心俱疲。早早歇了,没再要那碗药。

    用过晚膳,秦思就要照着晨昏定省的规矩去正院给太太请安。浮翠帮着秦思穿好衣裳,又给她披了厚厚的棉斗篷挡风。

    等出门时,清容才发现今天跟她去正院的只有一个浮翠。浮翠比清容大三岁而已,也还是个小孩子。平日里晨昏定省许妈妈都必定陪着她同去太太处,今天却不跟着了。

    “许妈妈不跟着我去吗?”

    许妈妈殷勤的替清容捋了捋风毛领子,笑呵呵道:“柯姨娘身上不舒服,药都没吃就睡了,妈妈在这看着药。五姑娘跟着浮翠去,仍向平时那样就好。”

    清容脑中飞快的一转,却什么也没说,不动声色的嗯了一声,转身带着浮翠出了门,但心里却默默闪过许妈妈说的话。

    她是清容身边的管事妈妈。按照沈府的定例,小姐身边有管事妈妈两人,一等丫鬟两人,二等丫鬟四人,三等丫鬟五人。不过从前在松江任上,沈老爷和董姨娘将勤俭持家贯彻始终。所以清容身边的管事妈妈也就许妈妈一个,并上四个翠总共五个人。四个翠都是七、八岁大的孩子,论理清容这么小,许妈妈不应该这般本末倒置,毕竟清容才是她的主,而柯姨娘身边也是有管事妈妈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许妈妈选择留下来给柯姨娘看药,这个许妈妈有问题。

最新推荐: 全职国医 |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|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|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|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