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4.我就是威胁你,怎么着吧

    “祖母,表姐如今二十有二了,总耽搁在咱们家里,可不是回事儿。为着婆婆和姨母的在天之灵,也得让表姐终身有托。”

    用过早膳,清容和宋昭两个又同国公夫妇一道吃茶说话。

    清容这话一出口,宋昭的眼睛都亮了,心里暗喜,这小丫头还是很有眼色的吗!

    蒋老夫人心里猜测,孙媳这话,只怕多半是因着孙子背地威胁才说出口的,绝非情愿,便委婉拒绝清容道:“就她这样的名声,哪儿还有人愿意娶她。把她一辈子当表姑娘养着,也费不了咱们多少钱。”蒋老夫人态度已经十分明显,不想让关禾秋过门。

    清容笑呵呵道:“京里未必有,可若往外面走,未必是不成的。毕竟以表姐这等模样,又是个品貌双全,才德兼备的。只要夫家不知道表姐这些前尘往事,孙媳觉着,能成!”

    宋昭闻言,简直跳脚大怒,“什么!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清容看向他,眸子无比清澈,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,“世子爷耳背?我说,要给表姐说门好亲事。华堂郡主在南边儿那么多年,总认识一些人的。京城里的事儿,便是传的再远,也过不了江的。再不然,往云贵、大理那边,听说那边四季如春,是个好地方!”

    宋昭气的怒目而视,那眼神,能喷火一样。

    清容昂头毫不示弱的盯着他,一副“怎么样,后悔了吧”的表情,得意的看着宋昭。

    魏国公冷声道:“你是冲谁吹眉毛瞪眼睛呢!”

    清容转头躲到蒋老夫人身边,一副小鹿受惊的委屈样子,小声道:“祖母,世子爷的脾气不大好!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心疼的拍了拍清容的手,安慰道:“别怕,别怕。我和你祖父都没老,还制得住他。他平日里若敢同你瞪眼睛,你尽管来告诉给我。”

    宋昭急道:“祖母,您可是答应我的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板着脸,道:“我答应了你什么?这婚可是御赐的,你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清容自是知道宋昭和蒋老夫人说的答应,只得便是宋昭娶亲,就让关禾秋进门的话。宋昭昨儿同他不认账,今儿个蒋夫人便对他翻脸不认人,当真是现世报。

    宋昭胸中憋着一口气,脸色难看的便如紫茄子一样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扭头道:“你这主意倒是极好,等你回门儿的时候,替我托给华堂郡主。纵然那一位是个不要脸的,可看在我儿媳的面上,总不能让她老死在我们府里。”

    清容脆脆的道了一句是,又凑趣的陪着国公、老夫人说了几句话,这才同宋昭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小夫妻前脚一走,蒋老夫人便乐不可支的笑起来,同国公道:“瞧瞧你那孙子!往日若是旁人说这话,他还能坐得住?立刻要扑过去给俩巴掌才解气。你再看今儿个!他说啥了?”

    魏国公道:“自是我在这儿压着呢!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却不以为然,只道:“这个孙媳妇算是娶对了!”

    清容不知道蒋老夫人对她是千万个满意,反正宋昭这会儿是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两人一出了正院,宋昭便提着清容的衣领子,直接把小丫头推到了墙角。

    清容毫不畏惧,直视着宋昭,道:“后悔了吧!世子爷你得明白这么一个道理,后宅内院儿的事,由不得你做主。你屋子里的姬妾得听我的,而我得听祖母的。祖母不待见表姑娘,我若同祖母站在一边儿,你的表姑娘还有好日子过?”

    宋昭被清容气的,简直想立刻仰天大叫。

    清容继续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那协议你是同意,还是不同意?”

    “你敢威胁我!”宋昭俯身怒视,两人鼻尖儿顶着鼻尖儿,距离极近。

    清容吐气如兰,微微偏头,笑呵呵道:“我就是威胁你,怎么着吧!”

    “世子爷,五皇子、曹家、叶家的几位爷来给您道喜,还有少夫人娘家兄弟也到了。”宋麟在一旁瞅着,看的是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半天,宋昭才愤愤不平的起身退后了两步,咬牙切齿的指着清容道:“你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清容冷静沉着的应对道:“乐意奉陪!”

    宋昭去了前院,清容自然要回她同宋昭的住的海棠院。

    刚走到半路,便被留在海棠院的含翠拦住了去路,将那几位姨娘说的话悉数都与清容学了一遍。

    袁妈妈听着那话,忍不住啐了一口道:“呸,那些个不要脸的,如今敢小瞧少夫人。少夫人才刚进门儿,这会儿说话便就不避着了!”

    清容可真不在意,听说宋昭的这几个姨娘,最小的也比她大四岁呢。可不就像那些姨娘说的,她这个小丫头片子,能翻出什么大浪来。

    清容吩咐含翠道:“请这些姨娘回去吧,今儿个我不见她们。”

    袁妈妈万分不解的说道:“少夫人怕她们做什么,有老奴在,谁敢对少夫人不敬,老奴立时带着人去抽她嘴巴!”

    清容一笑,道:“妈妈放心,我怕她们做什么,只是眼下我要准备的事情太多了,需一件、一件的来!”

    毕竟,眼下逼宋昭就范,才是极要紧的。

    清容放慢脚步,特意避开正门,从后罩楼的小门直接绕回了后房。

    含翠进了正厅,同那几位姨娘道:“各位姨太太请回吧,少夫人今日不见各位。”含翠挺胸抬头,端端正正的通报。

    几个姨娘面面相觑,互相盯着看了半晌。

    凤眼的姨娘嗤地一笑,妖娆道:“怎么?少夫人害怕见我们?我们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,还能伤了少夫人不成?”

    “闭嘴!少夫人既不见咱们,咱们赶紧走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含翠把宋昭的这一众寝室送走,立时去给清容回话。

    彼时,清容正坐在临窗的罗汉榻上,将纸铺开了,在上面刷刷的写着什么。听见含翠的话,轻“嗯”了一声,徐徐道:“对,这些日子她们若是来请安,留着吃盏茶就让她们走,谁我也不打算见的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的婆子、丫鬟们自都不明白清容这弄的是什么玄虚。

    但见清容眉头轻蹙,极细致认真的审看了一遍纸上的内容,慢悠悠道:“饮翠,我让你准备记档的东西,你可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含翠、饮翠都是从奉国夫人处带的陪嫁。

    含翠活泼聪明,学东西极快;饮翠识文断字,人沉着稳重,记性极好。一个便成为了清容的移动监控录像,一个成为了清容的档案登记员。

    饮翠身后跟着两个二等小丫头,也是从奉国夫人府跟来的。两人手里一个捧着原木制作的简易书立架子,架子正前方的竖版儿上都用浆糊粘着白纸。另一人手里捧着用油纸做的档案袋,颜色很花哨,油纸伞的外面粘着用细木条做的搭扣,瞧着好看又精致。

    清容瞧着这穿越时空的物件儿,被改造的不伦不类,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饮翠紧张道:“是不是奴婢做错了?”

    清容立时摇了摇头,赞她道:“你倒是有匠心!”她说着,将那页纸递给饮翠,道:“这纸上是我要做的东西,你同含翠两个配合着做,一个出去打听,一个在家里记录。若是需要银子,便尽管去梅蕊那支用。”

    饮翠认认真真的看着那纸,极细致,边看边问道:“少夫人,奴婢是按照夫人、姑娘、姨娘、老爷少爷、丫鬟、婆子、管事、小厮这些分类对吗?”

    清容点头,道:“基础分类是这样,不过又不能胡乱都堆在一起,便要有二次分类。先一个,便要按照寿禧堂、大房、二房、三房分。”

    饮翠道:“那外院诸如回事处这些,后院子、杂物处、针线房这些怎么算。”

    清容想了想,道:“回事处总有大房、二房的分别,能分进各房的就分进各房去,若分不进去的,就统一归为其它。”

    饮翠忙点头,算是把接下来要做的事儿给摸了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清容又道:“我给你一个优先级,你按照我说的顺序排下去。”

    饮翠又忙不迭的点头。

    清容忽然有一种重回职场,指点江山之感,“首先是表姑娘和宋昭的十位姨娘。”清容说着,问含翠道:“是十位姨娘吗?”

    含翠夸张的点头,道:“是十位姨娘,大房两个无所出的姨娘自大爷、大夫人过世后,都去了庙里。二房只有三位姨娘,三房有两位,加上国公爷的两个。世子爷比全家加起来的还多!这还没算表姑娘。”含翠是话多的个性,一说话便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清容见她愤愤不平,笑着安抚道:“没关系,没关系,皇上三宫六院,后宫三千呢,十个……不算多!”左右她是不在乎宋昭有几个女人的。

    梅蕊道:“咱们皇上也只有六位妃嫔。”

    清容只对赫赫有名的李贵妃如雷贯耳,后宫里的事儿,她还真没特意打听、关注过,闻言,无比惊讶。

    饮翠咳了咳,严肃的将话题又给拉了回来,“首先是表姑娘与十位姨娘,其次是谁?”

    清容笑道:“其次是三房的人,再次是二房,最后是寿禧堂。主子排在前,婢仆排在后。剩下杂七杂八的编外人士,你自己把握。你们两人这些日子只做这一件事儿。我只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,细枝末节问不出来的暂可以省略,不过重要的信息决不能省下。”

    饮翠郑重其事的点头,答应清容道:“奴婢一定做好少夫人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这才含笑,又叮嘱袁妈妈,安排好三等丫鬟,仔细照应两个翠,务必先保证她们两个的情报工作顺利展开。

    刚交代完,清容正准备休息一会儿,却见一个小丫头急急忙忙闯进来,道:“不好了、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大喜的头一日,什么叫不好了,说什么晦气话!”袁妈妈在门口一把拦住了她,气的险些把她扔出去。

    那小丫头吓得立时跪地,要掌嘴认错。

    清容却在屋里,道:“先回话,是什么不好了?”

    那小丫头就跪在门槛外面,大声回道:“表姑娘自尽了!”

    清容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,小声道: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