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7.不来更好下手呢!

    清容轻咳了一声,也不去拦宋昭,只在他下车后,慢悠悠道:“这倒是正好,也免得我同华堂郡主说话的时候,再被你听见。”

    宋昭一怔,旋即反应过来清容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,他当即恼羞成怒,掀开车帘,指着清容道:“你敢!”

    清容挑衅的冲他一扬眉,道:“你看我敢不敢!”

    于是,两人对峙着盯看了良久,宋昭才又千般不满、万般不耐的钻进了车厢里,同清容一道回了奉国夫人府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与华堂郡主等人一早便热热闹闹的准备起来,大姑娘淑容一家也来了,另有三姑奶奶沈秀澜,叶家的几个表兄弟都到了。

    马车一停到门口,门房的小厮立时便开了大门,搬凳子的搬凳子,进府通报的通报。清容和宋昭刚下了马车进府,沈祹便飞奔着跑了出来,一瞧见清容,亲亲热热的撞进清容的怀里,兴奋道:“二姐姐!”

    两人前日才见过,不过分别了一日,沈祹仍旧是如隔三秋的思念样子。

    到了正院,润容已经站在门口,看见清容,脸上的笑容更盛,上前拉住清容的手,道:“你这两日在魏国公府可住的习惯?”她说着,眼光不善的瞥了宋昭一眼,道:“宋世子可欺负你没有?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暖融融的,连声道:“几乎是从家里把东西全搬去了魏国公府一样,除去换了一张床,没什么不习惯的。再者说,你觉着我是那么好欺负的人?”

    润容郑重其事的点头,“你可不是好欺负,当年刚回沈家的时候,我抢你筷子下面的肉,你都全让给我。之后每次吃饭,但凡是你要吃什么必定先要给我夹菜的,现下都没大改过来!”

    清容笑着揶揄她道:“你也有脸说小时候的事儿!”

    姐妹俩亲亲热热的进了屋子,宋昭便要向奉国夫人跪地敬茶。

    尽管宋昭是被清容威逼来的,可在踏进魏国公府之后,脸上便没露出半分的不痛快,全程给足清容的面子。恭顺地跪地惊诧,又极谦和有礼的同在坐诸人说话。

    清容同叶钦见面,还颇有些尴尬。叶钦那一双眼珠子也止不住的总往清容的眼睛上溜号,闹得清容极不自在,便同华堂郡主、三姑奶奶等人进花厅说话。

    娘儿几个坐到一起,自在许多,华堂郡主先含笑,与清容道:“你得谢谢你三姑妈的用心!她惦记着你今儿个回门儿,怕只有祹哥儿一个同新姑爷大眼儿瞪小眼儿的,特意带了四个哥儿来陪宋昭说话。”华堂郡主说着,还不忘提淑容,道:“还有你大姐!”

    三姑奶奶道:“我们家和这丫头到底没缘,丢了儿媳妇,这个女儿我可不能再丢了!”

    淑容笑道:“三姑妈打小儿就对清容最好,有什么好的都是紧着清容先来。”

    三姑奶奶泼辣一笑,道:“大姑奶奶这话可真是让我心寒,姑妈几时少过你的?这小没良心的,等你肚子里的这个出来,我可不再便宜你这个白眼儿狼了。”

    淑容已经显怀,肚子又大又圆。不过她的面色却有些蜡黄,不大好看的样子。这会儿同三姑奶奶说笑,像是强打起精神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脸色瞧着不错,这两日在魏国公府住的惯?”奉国夫人面无表情的开口,语气却是温和,带着深切的关怀。

    华堂郡主也道:“魏国公府那般复杂,里面的人可好相处?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住的倒是习惯。不过魏国公府倒是比我想象的复杂许多。”

    润容听着来了兴致,催促清容道:“说说!”

    淑容也好奇道:“宋昭真有那么多妻妾!”

    屋子里坐的都是自家人,清容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,甩开腮帮子吐槽道:“真有,宋昭有十个妾室,这还不算表姑娘!魏国公府里表面上都尊敬老夫人,可实际掌权的是三夫人。三夫人不好相处,第一天请安就给了我下马威……宋昭那弟妹,看着温温婉婉,谁知却是个极市侩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林林总总,清容是将自己这两日遇见的奇葩事,都同她们说了。

    三姑奶奶道:“老夫人喜欢你,给你当靠山,便好。就算是三夫人掌实权,可也不敢明面儿不敬国公夫人,同婆母对着干。”

    淑容道:“那唐氏市侩,喜欢什么闲言碎语的说风凉话,你便别同她来往便是。左右隔着院子呢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道:“我劝你趁着那关禾秋没进门,直接把宋昭的后路断了!千万别步上我的后尘!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道:“宋昭的侧室你可都见过,她们都是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瞧瞧,生活经历不同,关注的方向就不同。三姑奶奶就是婆母亲自挑选进伯府,知道老夫人罩着的好处;淑容在曹家面临最大的考验,就是同那众多妯娌之间的相处;华堂郡主的关注始终在宠妾灭妻这个点上;而奉国夫人看事最准,她一下指明了清容急需要面对搞定的事情。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支招,润容在一旁渐渐便听得无趣。她深感,同这些妇女已是两个世界的人了?更在字里行间里,对嫁人这件事蒙上了巨大的阴影。

    等到清容结束回门儿,润容忍不住小声询问她道:“你说的那温泉会馆和精致会馆的事儿,大约是要泡汤了吧?如今你一门心思,只想着魏国公府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用力的摇头,道:“你再给我十日,理清头绪。这十日里,你便同郡主继续留意院子的事儿。地点离着后市近一些,却也不能脱离达官贵人住着的街坊。最好是一处三进的宅子,前有厅,后有楼。若是能寻找合适的,也免得咱们另外盖。”

    润容这才又高兴起来,将清容的话一一记下。

    一出奉国夫人府,刚上马车,宋昭便直接将清容逼到了角落里,道:“你们进花厅都说了什么!”

    清容笑而不语,亮着宋昭片刻,才慢幽幽道:“你既是这么害怕,便应了我的所有条件,也省着你成日担惊受怕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出于大男子主义的自尊,也是再与清容大叫道的过程里,深觉这丫头贼的可以。但凡他松口答应了,谁知最后又会丧权辱国到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清容无所谓撇了撇嘴,道:“随便你!”

    宋昭只得拖字诀,道:“你,你且容我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清容自是最不怕拖得,内心只道:拖吧、拖吧,最好能给关禾秋拖出个孩子,那所有的一切,便都迎刃而解了。

    等回了魏国公府,含翠、饮翠两个立时来拜见清容。说是已将宋昭那十个姨娘摸了个清清楚楚,两人把第一批合作完成的人事档案,送到了清容的跟前儿。

    清容将那档案仔细过了一遍,又问梅蕊道:“那东西可做好了?”

    梅蕊道:“做好了,两个东西,还怪大的!”

    清容一笑,兴致勃勃的说道:“立时让人给我立到院外正门口的墙边儿上去。地点最好稍微隐蔽一点,不会被人发现。“

    梅蕊很是弄不懂清容做的这两个怪东西到底是什么用的,只按照吩咐,立时去了。

    清容同含翠道:“明儿个开始,不必再让那些姨娘白等一回了。明天一早,我要见她们。”

    含翠等人尽管惊讶,可都相信清容此番,必然有她自己的道理。也都不细问,依依应了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日,到了姨娘们该给清容请安的时辰,她便站在正房尽间儿的碧纱橱里,隔着窗缝儿向外仔细打量宋昭的姨娘门。

    含翠陪在一边儿,随时给清容解释。

    只不过前三日,没等清容去正房,这些姨娘便到全了。这日清容请过早安,已经站在正房里了,还没人来。

    含翠道:“这些姨娘一日比一日晚,昨日倩姨娘与湘姨娘,干脆没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间,一个身穿桃红色衣裙,面若银盘的女子进了正院。饮翠的人事档案十分到位,里面还有容貌描述。第一眼,清容便认出来这是从朝鲜来的金姨娘。她是皇上赏的美人,不大懂大梁的人情世故,在宋昭的这一群姨娘里,是最蠢萌没有存在感的一个。耳根子软,别人说什么她就听什么,不大有自己的主见。

    金姨娘之后,便是姜姨娘、管姨娘两个,她们一个生的容长脸,一个生的椭圆脸。相貌都是普通,不过生的很端庄耐看。两人穿着相近的青色、碧色衣裙,大半素淡而规矩。

    清容不能很明确的将两人区分,却知道这两个都是老夫人千挑万选给宋昭的通房丫头,又从通房变成了姨娘。

    碧姨娘姗姗来迟,脸上透着些许的不情愿。清容知道,碧姨娘从前是表姑娘的贴身丫头。府里的人都传,说是老夫人不让表姑娘进门,世子爷又舍不得唐突表姑娘。表姑娘便心一横,先给世子爷纳了自己的丫头做通房,她不能做的事儿,便都让碧姨娘做。

    反正关禾秋为什么会把碧姨娘给宋昭,而宋昭又为什么会同碧姨娘有了瑜姐儿的,她是不知道,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但她总觉得府里的谣传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这四位姨娘到齐之后,再没有人来,清容忍不住嗤笑道:“剩下的都不来了?”

    含翠道:“剩下的几个姨娘,不是皇上赏的,就是李贵妃送的,都倨傲的很,要不咱们再等等?”

    清容扬眉,明媚一笑,道:“有什么好等的,不来更好下手呢!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