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9.有人想闹事,有人想看笑话

    清容的《内宅规范》下发,算是正式在宋昭的内宅里建立了奖惩制度、监督制度,尽管认真学习的只有四个,剩下的不是将那《内宅规范》束之高阁,便是水手扔了解气,清容暗戳戳的让含翠等人,将扔掉的《内宅规范》统统回收,以备后续挖坑之用。

    清容不担忧政策的实施效果,眼下这些人看着是不痛不痒,可真等扣钱的时候,就知道有多肉疼了。

    没过两日,清容便在举报箱里收到了两封信,一封举报杜姨娘不敬夫人,将她在背后诟病杜姨娘的原话,悉数写了上去。

    另一封,举报杜姨娘尖酸刻薄,发起口角,刻意制造矛盾云云。

    清容让饮翠将这两封匿名举报信留档登记,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。随后的数日里,再没有人往举报箱里送过信。

    《内宅规范》实施期间,华堂郡主带着润容来过两次,已经找好精致会馆的地点,两人也都交了小定。

    清容越发全身心的投入到赚钱的事业当中,只让饮翠、含翠去监督。说是监督,不过是按照《内宅规范》说的计分。

    忙碌起来,日子自过得飞快。一晃眼,便到了月末。

    这日清早梳妆更衣后,清容仍旧往寿禧堂去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今儿个是公中往各房放月钱的日子。”梅蕊垂眉,声音低低的说道:“寿禧堂的月钱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去领;大房的月钱,之前都是晖二奶奶放;二房的月钱,也是二夫人那边放下去。”

    梅蕊这话一说完,清容便明白了,三房和晖二奶奶,谁都没将大房放月钱的权利移交给她。

    等到给蒋老夫人请按时,清容便当着蒋老夫人、二夫人、三夫人与几个妯娌的面,道:“听说今儿个该放月钱,我们房里因着有新规矩,孙媳想问一问三婶儿和二弟妹,能把我们这边的月钱给我的大丫鬟,教她们去放吗?”

    清容说话时,语气极软,笑呵呵的征求意见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果断道:“这有什么好问的,自然交给你的。”她语顿,越发笑呵呵道:“你是咱们家的宗妇,别说是你们院子里的事儿。便是以后大房,还有整个魏国公府,都要你来打理的!”

    唐氏脸上有些挂不住,表情十分僵硬,道:“怕是大嫂从前没做过这些,一时再手忙脚乱的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一笑,和风细雨的说道:“这不寻思着你是新媳妇儿,怕一下子给你太多事儿,你再应付不过来。你也不必着急,慢慢的同你弟妹学两个月,也就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我没见过世面,”清容笑容真挚,感叹道:“这给房里的人放月钱很难吗?我从前给我屋里的丫鬟放过月钱,不过是把钱对着数目分下去不就成了?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默默感叹,开玩笑,想当年她做人力资源,全公司上千号人的工资,都由她来主管发放。如今就算上魏国公府全府里的人,才不过几百人罢了。

    唐氏脸色越发不好看,只强打着精神道:“自然没什么难的,何况嫂子这样聪明。不过是府里的人口杂,比较琐碎罢了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却是瞬间转了话头儿,道:“清容既是都做过的,那大房的便交给清容,你也省心了!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不用!”清容一笑,“除去我们房里的,二弟妹仍旧放她的便是。”

    唐氏一脸的怏怏不乐,可老夫人和三夫人都开口了,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等请过早安,出了寿禧堂,唐氏先跟上了三夫人,同她去三房拿银子一类。

    唐氏同三夫人从前可不算多和睦,两人是会暗地里较劲儿的关系。

    一进三房的院子,唐氏便有些耐不住,冷笑着道:“三婶儿倒是听祖母的话,等哪天祖母让三婶儿把管家权交出去的时候,三婶儿可也得这么痛快才是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不以为忤的一笑,道:“若真有那么一天老太太发了话,我也只有老老实实交出去的份儿。只不过我劝你稍安勿躁,”三夫人不疾不徐的进了正厅,才幽幽道:“咱们是交出去了,可也得有人接得住,若是接不住,那可就有好戏看了。”

    唐氏犹疑道:“她若是接住了呢?”

    三夫人哂笑着摇头,成竹在胸,“她?接不住。”

    这时间,丫鬟已经拿了一包碎银子来。三夫人接了,亲手递给唐氏,笑道:“还是那句话,稍安勿躁。别说她屋子里的那些个侧室都是不好相与的,便是好相与的,她无缘无故的扣人家月钱,人家能干?”

    对,唐氏心中暗喜。蒋老夫人是想给沈清容脸,可照她这么作下去,大伯的那些妾室闹起来,她一个儿都镇不住。到时候蒋老夫人就该明白,那沈清容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。

    且说清容这边让人去三夫人这领了月钱回来,便直接让梅蕊、饮翠、含翠几个将月钱按照人头装进了清容特制的油纸袋子里。又按照丫鬟、小厮、姨娘等另分了。

    一过午正,含翠带着几个丫头通知各处到正房。

    正房二门支了一套桌椅,饮翠坐在那里登记,来一个人领银子,便在上面打对号。

    不过个把个时辰,所有丫鬟、小厮的月钱便统统发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有宋昭这十个姨娘,清容明确表示,月钱不能代领,必须亲自来。

    这些姨娘们尽管极不满清容的做法,可事涉银子,只得勉为其难的结伴前来。

    在清容进魏国公府一月后,她才算是把宋昭的妾室们真真切切的认全了。

    “呀,我怎么多了一吊钱?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多了两吊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也多了一吊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月钱怎么少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也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没有我的月钱?”

    领月钱的姨娘们乱作一团,你一言、我一语的开始对起银子。

    少钱的一齐说是放月钱的贪了银子,钱多的倒是统统都不说话。几个人大吵大嚷,上前推搡饮翠、含翠几个。

    饮翠面无表情不说话,含翠冷笑着道:“各位姨娘也不必说是我们贪银子,你们自己瞧一瞧纸袋子里的那张纸,回去对一对《内宅规范》便都全明白了!”

    有人带头大叫,道:“我们要见少夫人。”

    清容此时就在屏风后听着,这会儿听见有人要见她,她也不着急,等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她才慢悠悠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金姨娘、管姨娘等仔细学习过《内宅规范》的姨娘们,全都规规矩矩的请安。

    没把清容放在眼里的杜姨娘等人,都气呼呼的站着,也不行礼,也不问好,直接质问清容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从前晖二奶奶给我们放月钱的时候,从来没出谁多了、谁少了这样的差错,如今轮到你这里,怎的我们的银子就少了这么多!”秦姨娘理直气壮,十分倨傲。

    清容慢悠悠的坐下,没等她说话,另一个貌美却生的有些刁钻的姨娘小李氏道:“少夫人若是没有这金刚钻,就别揽那瓷器活!”

    身材窈窕,生得一双桃花眼苏姨娘,小声附和道:“可不是,少夫人若是做不来,就尽管让晖二奶奶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同少夫人说话呢!”姜姨娘不满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碧姨娘冷笑一声,道:“多了两吊钱,就能做狗到处乱吠了!”

    清容含笑,不疾不徐的插声进来,问饮翠道:“碧姨娘这样说话,要扣几分?”

    饮翠声音平静,无波无澜的答道:“说话刻薄,主动挑起事端,扣一分。”

    清容点头道:“记上!”

    饮翠忙拿出纸笔记上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众位姨娘这才安静下来,全都回不过神愣愣的看着清容。

    清容曼声道:“这可不是我放错了月钱,我说过。做得好的重重有赏,做的不好的,我就把她赶出府。月钱少的,没有月钱的,那是五月里做了许多有违规矩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杜姨娘十分委屈,怨愤的问道:“妾身做了什么,竟把月钱都给扣光了?”

    清容不言语,饮翠直接取出备份的册子道:“不敬夫人,扣三分,三次,共计九分;说话刻薄,惹是生非,扣一分,五次,共计五分。杜姨娘扣了十四分。”

    含翠嗤笑着道:“姨娘,我们少夫人没让你倒找银子,就已经是宽大了!”

    杜姨娘道:“凭什么,你凭什么说我不敬夫人,又凭什么说我说话刻薄,惹是生非了?”

    饮翠道:“接到不敬夫人的举报信一次,夫人亲耳听见姨娘语出不敬两次。”这两次指的是清容刚进魏国公府的时候,听见的那些话,里面说的最环视的就是杜姨娘。

    “说话刻薄这个,也接到了举报信……”

    饮翠还没说完,杜姨娘便是大怒道:“是谁,是谁在背后捅刀子!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该解释的我自解释清楚了。这个月做得好的,仍旧有赏,做的不好的,还是要扣分扣月钱。从下个月开始,我会从你们中选个模范姨娘,月钱双倍!”话罢,清容仍旧潇潇洒洒的回屋子。

    饮翠、含翠两个人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关于扣月钱的事儿绝不松口。最后这些姨娘们实在没法子,只得悻悻回了住处。

    贵妃那一派的姨娘,一回院子,先去了宝约楼开紧急会议。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