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0.语惊四座的解决方案

    杜姨娘气的浑身直打颤,来回在屋子里踱步,道:“贱人,她可真是个贱人。”杜姨娘话落,又有点后悔,转头看着剩下三个人,道:“你们,不会去写举报信举报我吧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!”苏姨娘难以置信,又忍不住小声抱怨道:“她,也真敢扣咱们的月钱。这话若是传出去,让别人听见,她就等着丢国公府的脸吧。”

    小李氏道:“瞧她这般容忍那狐狸精,还以为是个软柿子呢。如今看来,是个不好对付的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个只会横冲直撞的小丫头,”大李氏一双笑眼微眯,轻哂道:“有什么不好对付的?”

    小李氏道:“你便瞧她挑拨是非的这一手,还什么模范姨娘?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鼓动咱们互相举报,互相攻击呢!再者,什么计分不计分的,还不是都由她来说。这是想说,咱们这些人的全部都握在她手里呢。只要她想,一个手指头便给我们按死了。”大李氏一副看透了清容阴谋的样子。

    杜姨娘脸色不大好看,“我只有那么一点儿月钱,单是打赏下人就很拮据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姨娘自然是深有同感,她们不是什么李家正经出来的姑娘,不过是远亲,娘家没什么钱,她们自己更没有财力。靠着积攒的月钱,打赏下人、礼尚往来走关系等等,月钱真是一分一毫都少不得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克扣你的事儿是真,咱们自难见着三夫人和老夫人,可总能跟世子爷说一句的。”大李氏极认真的帮杜姨娘想法子。

    杜姨娘觉着她说的有道理,直接去了风荷院门口堵宋昭,向他告状,说清容克扣她银子。

    宋昭好几日没看见清容,如今有了这件事儿,正想借机卖给清容一个人情,让她同意关禾秋进门,便去了海棠院。

    这时间,海棠院里已点灯。廊下一连串儿的八角宫灯,将院子照的是亮如白昼。宋昭进门的时候,清容正在用晚膳。

    但见她穿着一条月白色百褶裙,上面只穿了一件半壁的藕荷色绣桂树月兔的衫子。头发整个拢在脑后,用一条玉色绸带扎在一起。这样的打扮,不伦不类,又十分奇特。

    宋昭眼睛不自觉的留在清容露出的一截藕臂上,肤白如雪,饱满而莹润,远远瞧着,那少女的手臂仿佛像是缎子似的,看着就滑滑的。

    清容见他来了,倒是没什么不自在,指了指吃到一半的饭菜道:“世子一块吃点儿?”

    她不过是客气话,可宋昭瞧着清容桌上碟子里摆着的米皮儿一样的吃食,上面淋着香油、辣椒油、香菜葱花儿一类,看着就食指大动,哪儿还在乎这桌上是清容吃剩下的,立刻上前坐下道:“你这里倒是凉快。”

    浮翠等人见状,忙去给宋昭布置碗筷。

    袁妈妈特意端上来冰了好一阵的西瓜汁道:“世子爷解解暑!”

    宋昭瞧见那西瓜汁,想起去年的事儿,笑道:“之前你给太后做的时候,我就想尝一尝来着,没想竟是隔了一年。”他说着,大口大口咚咚的将那一杯喝了个干干净净,又同袁妈妈去要。

    袁妈妈立时喜滋滋的去给他添。

    清容忍不住埋怨袁妈妈道:“一共才做了多少,你给他都倒了!”

    袁妈妈瞪了清容一眼,小声劝道:“再让人做了便是,外面天怪热的,世子爷在忙了一日,多辛苦,解解暑!”

    宋昭一边喝着西瓜汁,一边狼吞虎咽就着小馒头吃凉拌米皮儿,还不忘点头。

    清容揶揄道:“他有什么好辛苦的,连个差事都没有的人,不过成日里出去斗鸡走狗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只听着,也不反驳清容。

    袁妈妈吓得赶紧催促清容道:“少夫人吃这个太辣了,多喝点儿茶水。”说着,赶紧递了茶水过去。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宋昭已吃完了一碗。他放下碗,随意道:“听说你克扣了她们的月钱?”

    “是,”清容干脆的应了,问宋昭道:“怎么,她们找你告状去了?”

    宋昭奇道:“你又不缺银子,克扣她们做什么?再说,你也是傻的,随便扣一点儿也就罢了,怎么只晓得抓着一个人把银子都给扣光了?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我可没抓着杜姨娘一个人扣银子,除了她,秦姨娘、苏姨娘、碧姨娘、两个李姨娘的银子我都扣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撇嘴,道:“那你可算惹祸了,这几个人若碰在一块儿,天都能给你掀了。你今儿个才落着放月钱的事儿,若是闹出什么,依着三婶儿那德行,必定要借题发挥。”

    清容含笑看着宋昭,问他道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宋昭道:“所以,你只要点头让表妹进门,我帮你把这件事儿揭过去,如何?”

    这才是他来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“你若真心疼关禾秋,便重新同我签协议,应了我的要求,我立时点头。”清容根本不提宋昭说的条件,另外提议道。

    那《内宅规范》碧姨娘特特送去给关禾秋看过,宋昭跟着拜读完,他便更加明确,清容所谓的协议,必然是个无限的神坑。贸然答应,只会让他丧权辱国,坚决不能同意。

    “沈清容,若没我,杜氏、秦氏那几个,你绝对搞不明白!”宋昭暗戳戳的威胁清容。

    清容好看的眉毛一扬,问宋昭道:“你是来替杜姨娘讲情要银子的,还是真心实意来帮我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道:“我自是真心实意来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笑呵呵,“那便把协议签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宋昭飞快的起身,直接出了门。

    袁妈妈等人都不理解清容,忍不住埋怨道:“世子爷好不容易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清容却根本不在意这些,杜姨娘去堵宋昭告状,若是没得逞,势必还有后手等着。

    三夫人和唐氏,都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,显然,她接下来将有一场能震慑整个宋家的硬仗要打。

    清容克扣宋昭屋里人月钱的事儿,一日的功夫,就传的宋家上下皆知。

    等到请安时,三夫人和唐氏两个,到底是不负众望的把这件事儿当着蒋老夫人的面儿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嫂年纪轻大约不清楚,苛待妾室的事儿,若是传出去,别人可要笑话咱们国公府小家子气了。”唐氏温润一笑,看似很真诚热心,眼里还是难免的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。

    三夫人表情却是严肃的,带着几分长辈的责怪与心疼,道:“你也是,怎的不同咱们商量商量?擅自就把这件事儿给办了!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道:“这丫头又不是因着短那三、五两银子才扣那些妾室月钱的!不过是小惩大诫,我瞧着倒是不妨事!”

    唐氏掩唇一笑,叹道:“祖母怕是还不知道吧?大嫂不是克扣一、两个人,而是扣了多数人的月钱,更有甚者,把一整个月的月钱都扣光了,那可叫人怎么生活?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忍不住看向清容,好奇的问道:“真有这样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清容原本只想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三夫人和唐氏唱双簧,眼下蒋老夫人问了,她自然是要回答的,便解释道:“确实有这样的事儿,扣了六个姨娘的月钱,有多有少,多的确实扣了一个月的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道:“还是象征性的扣一些,回去把月钱补一些给她。今儿个我就会让各处都闭嘴,什么都不许说。”

    清容暗笑,事情快速发酵离不开这两个人暗地里推波助澜。“三婶儿和弟妹记性可不大好呢,前日我分明说了是要扣月钱的。”

    唐氏道:“谁承想大嫂下手这么狠呢!”

    三夫人也不同清容对话了,只与蒋老夫人道:“不说别的,那秦氏和杜氏,一个是皇上送来的,一个是贵妃送来的。打狗还要看主人呢!清容到底年轻,做事情没个轻重,这些事儿,恐怕还是要跟母亲您多学一学的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却不理会三夫人,而是同清容道:“同祖母说说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孙媳觉着,那几个妾室都是皇上和贵妃出于好意送到咱们府里的。自是希望她们都能好好的,可若她们不安生,却不能怪咱们国公府。倒是她们自己不惜福,打了皇上和贵妃的脸,辜负了皇上与贵妃的美意!”清容说着,看向三夫人,道:“我年纪轻,不懂事儿,不知这话三婶儿觉着对也不对?”

    三夫人哪儿敢逆着清容的话说国公府虐待皇上和贵妃赏赐的妾室,这不是当着蒋老夫人的面儿胳膊肘往外拐么?只得不情不愿的默默颔首。

    清容又道:“那《内宅规范》孙媳可是思量好的,每一字、每一句都是有据可依,有理可查。也在事前同她们反复说过,不守规矩是要受罚的。另四位妾室,因着日日都来臣妾这里请早安学习规矩,都额外得了奖赏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点头,赞许的说道:“你做的对,是该赏罚分明!”

    三夫人不禁适时提醒老夫人道:“母亲,尽管清容做的没错。可到底克扣妾室的名声传出去不好听呀。这件事儿总要想办法遮过去才是。”

    唐氏道:“既然大嫂想事情这样周全有理,倒不如眼下给出一个解决的章程,也免得事情传出去,让人笑话咱们家不是?”

    清容笑道:“这好办,把杜姨娘撵出去便是了。”清容这话一出口,霎时惊得屋子里的人全都面面相觑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