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1.厉害硬气的小妾们

    “撵,撵出去?”唐氏有些语结,没听懂一样。

    三夫人眼中虽有讶然,可到底是见过世面的,人也沉稳,笑吟吟看着清容,道:“少夫人这是说笑话呢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也忍不住提醒清容,道:“这可使不得,那人是李贵妃赏下来的,怎么好随随便便就撵出去的?”

    清容问二夫人道:“李贵妃下了明旨吗?”

    二夫人犹豫了片刻,讷讷道:“这,这倒是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那还不是全凭咱们自己做主。”

    唐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清容,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可那到底是宫里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方才有一瞬间还觉着清容是个精明不省心的,可眼见她们说了这么多,她还是没转过弯来的样子,她心里这才放下大半,不由得意的向蒋老夫人一笑,道:“您看看,还是个孩子呢,只管照着自己的心意!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却没说话,清容也没往下解释。

    等人全走了,蒋老夫人独留了清容,笑问她道:“好孩子,你同祖母说一说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祖母,皇上和贵妃送来的那些人,能安安生生的在府里便留着,不安生的撵出去又能怎么样呢?”清容表情认真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细细的琢磨清容这话,问她道:“若撵出去,惹得贵妃不高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清容问蒋老夫人道:“咱们家能让贵妃满意,能同李家交好吗?”

    “自是不能的。”蒋老夫人一笑,似是听懂了清容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清容道:“做好了贵妃未必高兴,做不好,势必更给了她把柄了。无论是贵妃还是皇上的人,孙媳都觉着留不得。若是安分守己也罢,可若是不省心,只管撵出去便是了。皇上和贵妃也说不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笑问清容道:“你就不怕贵妃记恨,背地里鼓动皇上给咱们家穿小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只怕在贵妃眼里,无论是姑母还是咱们家都是她的眼中钉。没有这件事,还有旁的。何况咱们乖乖听话了这么些年,也没见皇上对咱们家有多宽大。再者,只要咱们有道理,又何必在自家里留着李贵妃送来的芒刺呢?”清容徐徐道来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道:“咱们不能留李贵妃的人?”

    清容郑重其事的点头,“就算不能将这些人赶出府,也总要让她们有所忌惮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拉过清容的手,满意的点头,道:“好孩子,你这样想也有道理。我从前还只怕你年纪轻,到底压不住那些人。你即想的这样深、这样远,便尽管放手去做便是了!”

    “祖母放心,我没想立时将那杜姨娘撵出去,可若是她不知收敛,还上蹿下跳的闹腾,再收拾她也不迟。就算到时候真撵出去,在皇上、贵妃等人的面前,祖母也要帮我唱一出戏才好圆过去。”清容抿嘴机灵的一笑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被她这样子逗得也是开怀笑起来。

    清容同蒋老夫人说完话,自寿禧堂出来,迎面便瞧见了滞留在院外廊下的三夫人和唐氏。两个人全都盯着清容看,似是想从她脸上瞧出老夫人斥责她的痕迹一般。

    清容笑盈盈的走过去,三人见了礼。

    唐氏道:“祖母一向严厉,没说大嫂什么吧?”

    清容笑着摇头,问唐氏道:“祖母只让我按照自己的意思,放手去整治。”

    唐氏闻言,立时沉不住气的惊讶道:“祖母当真这样说?”

    三夫人也有点想不明白,可到底稳重,没有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等清容离开后,唐氏不由冷笑着与三夫人道:“我还以为三婶儿从来都是算无遗策的,这回算是砸了!”

    三太太并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,淡然笑道:“这才哪儿到哪儿,咱们且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余下几日,那举报箱的信一日比一日多。有这些侧室互相举报言行有失的,也有举报清容一些做法不合理的。例如举报信真假的鉴别标准,扣分没有个通知和警告芸芸。

    饮翠、含翠两个各司其职,一个四处监控,一个拆信、看信、登记,忙的是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梅蕊看着饮翠呈给清容的报告,觉着又是好笑,又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您看看,这不全跟这儿捣乱呢么。含翠一个人只怕总监视不过来的。这里面还有来举报您的,也真真儿是好笑。”

    清容拿着那报告,笑道:“这信多了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浮翠好奇道:“这能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说明这些个姨娘不得不注意重视这些规章制度了,她们写的那些关于惩罚漏洞,也都是言之有物的。”

    袁妈妈费解道:“少夫人,她们若是说的对,岂不是说您这样是错的?”

    “却不是我错了,”清容摇头笑道:“我刻意留了那些漏洞,就是为了让她们能看出来,提出来。有了参与感,才能更好的遵守执行下去。”

    几个丫鬟们似懂非懂的点头。

    清容又道:“明儿个一早,让她们都来请安,一个也不准少,少了就是不敬夫人,是要扣两分的。”

    含翠忙应了,亲自去小院传话去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日一早,尽管这些侧室们多数不爱来,可为着月钱,也勉为其难的都早早到了,只除去杜姨娘。

    杜姨娘眼下正是破罐子破摔,反抗清容,想法子为自己争取基本权益的关头,自然不会同清容服软儿。

    清容倒也无所谓她来与不来的,只将那些对她写下的意见一一回复。

    例如,关于往后扣分提前传达通报,举报她人时,须把原话写上,且又第三人可以作证等等。

    几个妾室听着,都觉她们的抗争起了作用,少夫人还是忌惮她们的,板了一早上的脸色稍霁。

    清容又鼓励道:“以后诸如对我的不满,各位请分开放到意见箱里,如果你们说的有道理,我自会改正。这意见一经采纳,也是会加分儿的。分数高了,各位的月钱也会跟着高起来。”

    金姨娘、姜姨娘等人都多得了月钱,尝到了甜头儿,发现照着清容说的做也并没有什么难得,就更加拥戴清容的这个决定。

    剩下的几人,原本是想写点儿啥出一口气,平白得了银子,当然也没有什么好不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月二十八,我会让饮翠针对《内宅规范》出测试题,你们统统都要过来答题。第一名的人,月钱三倍。”清容不疾不徐的开口,很有煽动性。

    金姨娘极惊讶,道:“三倍?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碧姨娘有些不大相信,支吾着说道:“十,十五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一个月也不过二十五两银子,姨娘们每月的月例四两零一吊钱,其中二两是脂粉钱,到手里的零花只有二两一吊钱罢了。十五两银子,可够买几只金钗了。

    “测试题?”大李氏蹙眉,表情很是不快。

    小李氏忍不住揶揄道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咱们这些人,能把字儿识全了的都有限,如今让我们答题?考状元吗?”

    秦姨娘也是冷笑,“少夫人这便是刻意难为我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当这些日子没来正房学《内宅规范》的姨娘们,都是能写会看的呢,原来你们大多不识文断字,那也难怪扣银子了。”清容面无表情,环视众人一圈儿,道:“照着湘姨娘话里的意思,你们都不识字,也都不想看、不想学那《内宅规范》喽?”

    湘姨娘说得是小李氏。

    “妾身等人进国公府,是为着给世子爷绵延子嗣的,又不是来考状元的。”秦姨娘冷声强硬道。

    清容一笑,“可除了碧姨娘有个女儿,你们好像谁也没给世子成功绵延子嗣。”清容这话一出口,这一众姨娘的脸色迅速的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李氏气的一握拳,道:“夫人这话犯不着跟我们说,我们平日里安守本分,规规矩矩的。您肚子里有气,只管去风荷院撒。是那位狐媚货,成天成日霸着世子。”

    大李氏含笑,眼神漠然的盯着清容,“夫人也别专挑软柿子来捏。把咱们都捏碎了不要紧,没得溅了自己一身,脏了衣裳可不值。”

    这话便有些威胁的意味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清容不觉目光幽沉的注视着大李氏,她知道这位倩姨娘同湘姨娘是一同入府,是李家正经的远房亲戚,同宗。平日里瞧着是个不声不响的,可性子那种阴狠会算计的。宋昭的这些妾室里,大约她最难对付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话里的意思,便是不想学《内宅规范》,也不打算答题的?”清容抿了一口茶,不疾不徐的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小李氏昂着脖子,强硬道:“不打算学。”

    苏姨娘附和道:“看不明白,也学不会。”

    秦姨娘哼笑一声,“妾身不是来考状元的。”

    大李氏道:“教夫人白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毫不示弱的笑起来,拍手道:“那正好,你们既不乐意学世子爷后院的规矩,那也自不能再做世子爷的后院了。”

    小李氏一惊,反问清容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