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2.这还是她们的世子爷吗?

    清容垂首看着杯盏里浮浮沉沉的茶叶,眼皮也不抬一下,气场大开,“字面儿上的意思,袁妈妈,带人去给几位姨娘收拾收拾,送她们各自家去。”

    小李氏简直难以置信,勃然变色,“凭什么!”

    清容昂头露出饱满的前额,圆圆的眼睛斜睨着小李氏、大李氏等人,眼波蕴着笑意,心平气和的说道:“就凭你们公然对我不敬,就凭世子这一房的后院儿,是我做主。”

    大李氏冷笑道:“只怕少夫人未必能只手遮天!你这样做,可曾问过世子爷的意思,问过三夫人的意思,问过老夫人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大李氏接连放出三人来压清容。

    清容毫不示弱,她太明白了,如今正是她威压这些妾室,一次性让她们忌惮,往后老老实实听话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袁妈妈也不管那大李氏说什么,已经带着人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大李氏见袁妈妈只听清容的话,这些人似乎一点儿都不忌惮宋家的人。越发急了,道:“妾身好心提醒少夫人一句,今日的事儿闹到世子爷和老夫人跟前,谁都没好。倒不如就此作罢,咱们往后井水不犯河水,彼此都相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这一处,袁妈妈眼见都要出院儿了。清容也没有反悔叫人回来的意思,而是仍旧十分淡定,什么都不在意似的。

    “倩姨娘,你须知道。是你们做错了事,不是我做错了。我有道理,就是闹到皇上、贵妃面前,我还是理直气壮,腰杆子硬的!你们呢?”清容温温婉婉的一笑,表情仍旧淡定而从容。

    几个妾室全都变了脸色,她们这些日子是真没把这个少夫人当回事儿。不过是皇上赐婚给宋昭的摆设,年纪轻又好欺负。她们不来请安,也没见她有什么动静。谁知如今一有动静,就是这么大的动静呢!

    苏姨娘有些支撑不下去,腿肚子发软,小声道:“妾身们没想顶撞少夫人,妾身是无心的。只是少夫人说的那些,实在太为难妾身等人了。妾身都不大认得字的。”

    管姨娘见方才还嘴硬的人服了软儿,不禁嗤笑着道:“我从前也一样不认字,日日来给少夫人请安,不过十天半月的功夫,如今已经烂熟于胸了。苏姨娘若是真耐下性子去看,未必不成的,又不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苏姨娘勉强有了个台阶,当即便道:“若是姐妹们帮衬,还有少夫人身边的姑娘指点,妾身也愿意一试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间金姨娘、陶姨娘两人忍不住插言,道:“秦姐姐,这些规矩当真学起来也不难的,不过是寻常的道理罢了。你不如同咱们一道学。就算真学不会,少夫人宽大,也会体谅你的。”

    秦姨娘很识时务,瞧见清容硬气下来,一寻思这妾室跟正室夫人对着干,自然走到哪都是没理的。虽然勉强,却也是嗯了一声,怏怏不乐道:“我是不贪那三倍、两倍的月钱,只求别在被无缘无故的扣银子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如此,屋里只剩下大李氏与小李氏两个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清容见好就收,立时与含翠道:“让人去知会袁妈妈一声,不必收拾苏姨娘与秦姨娘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李氏气的双手发抖,冷哼道:“不必劳烦少夫人身边的人,妾身自己收拾便是了。”她说着,立刻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大李氏见状,也忙跟上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众位姨娘各怀心思,纷纷告退,想回去瞧一瞧热闹。

    等人都走了,浮翠有些惴惴不安的问清容道:“少夫人,当真要把那三位姨娘赶出去?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你以为我说笑的?若那苏氏和秦氏两个没有及时服软,我正好一起都收拾行李扔出国公府,往后也能得个清净。”

    浮翠有些犹豫,“这能行?”

    只怕眼下清容以外的所有人,都当真觉得她是真不敢把这些姨娘赶出去。

    大李氏、小李氏两个更是这样认为,深觉清容不过是表面上的威吓罢了。

    从海棠院出来,小李氏气的立刻就要回去收拾行李。她可不管清容敢不敢赶她走,她今儿个还就非要收拾行李出魏国公府,一定要给清容上眼药。等到时候李贵妃问罪,世子爷亲自上门来接她的时候,再好好打沈清容的脸!

    小李氏不仅自己要收拾东西走,还鼓动大李氏同她一块儿。

    “可若是贵妃不肯为你问罪沈清容呢?或是世子爷不肯去接你呢?到时候弄巧成拙,你该怎么办?”大李氏立时否决了小李氏的想法,拉着她一路去了风荷园。

    “你来找她做什么?”小李氏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大李氏一笑道:“世子爷最听谁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听话有什么用?她若是有本事,又哪能沦落到如今没名没分,不上不下的地步?”小李氏讥诮道。

    大李氏也不同她仔细说明,警告她闭嘴不许乱说后。很是规矩的让人通报,进门见了关禾秋。

    关禾秋穿着一身家常撒花桃红绫子衫,外罩一件橘色绣白兰的半臂。这装扮很亮眼,明艳而娇媚。可她脸色仍旧发白,一副盈盈柔柔的样子。

    大李氏道明来意,将海棠院的事儿仔细的同关禾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关禾秋讶异道:“少夫人当真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大李氏点头,“这便是不给咱们活路了!这少夫人平日里瞧着不声不响的,谁知是个这么心狠的人呢!”

    小李氏冷笑道:“之前那《后宅八卦》的小报是怎么说的?她自小就嚣张跋扈,不守妇道。在家里欺压姊妹,被沈三老爷教训后,竟能从沈家出来,攀上奉国夫人这个高枝儿。听说那沈老夫人都教给气病了!鲜见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如今若由着她在府里耀武扬威,咱们以后便都等着被扒皮抽骨吧!”

    关禾秋忙阻了她的话,道:“可不好这么说吧!那《后宅八卦》可是被禁了的。我瞧着少夫人虽然是个直脾气,却不是坏人。何况,你们来同我说这些,我又能有什么法子。”

    小李氏忍不住看了大李氏一眼,神情复杂,似是要走。

    大李氏却笑吟吟同关禾秋道:“难得少夫人一进门就要把表姑娘嫁出去,逼的表姑娘投缳自尽,又上门奚落羞辱,表姑娘还如此以德报怨。”

    关禾秋表情一僵,道:“也是我自己福薄,怪不得少夫人。”

    大李氏直言不讳道:“表姑娘今儿个帮我们同世子爷说句话,我们得了这个情,往后也自当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关禾秋的身边只有一个碧姨娘,若是往后能同大李氏交好,那她身后的那些姨娘,便都能同她站在一边。不过是一句话罢了,何况她深觉两人必定不会被赶出去,她帮着说句话罢了,也没什么相干。如此,便是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彼时袁妈妈已经带人将几个人的行李胡乱的装了箱笼,各自包了包袱。

    杜姨娘被两个婆子扣在院子里,骂个不停。一旁看热闹的其它人,眼下是真信了少夫人敢把她们这些人都扫地出门。

    大李氏与小李氏从风荷院回来,便刻意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果然,约摸一炷香的功夫,便有海棠院的人来叫几个姨娘过去,说是世子爷有话说。

    大李氏心知是关禾秋起了效果,自也不在怕清容。

    “今儿个我就要让少夫人瞧一瞧。她说的话,就是个屁!”小李氏说着,挺胸抬头的进了海棠院。

    宋昭同清容两个人,一左一右坐在主位上。几个姨娘好些日子都没瞧见宋昭,如今看见了,一个个儿的便都甜笑的甜笑、抛媚眼儿的抛媚眼,恨不能立时将宋昭扑倒,让她们仔细亲热亲热升华感情才好。

    清容看着腻烦,没好气的提醒宋昭道:“人都到了,世子爷有话只管说。”

    宋昭轻声咳了咳,道:“我已经帮你们同少夫人说了情,今儿个的事便就此作罢。你们老老实实的学规矩,往后再敢惹是生非,便都由少夫人做主,我可就不管了!”

    这一众姨娘们听的这话,纷纷傻了眼。

    新婚第二日后,少夫人不是便日日独守空房的吗?世子爷如今这是在帮她说话,对她言听计从?

    这还是她们的世子爷吗?

    宋昭说完这些,不禁看了清容一眼,一副就这样了,你满不满意的表情。

    清容却道:“既是世子爷做主,旁人就算了。不过杜姨娘屡教不改,我瞧着是留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道:“谁?”

    杜姨娘听得这话,委屈的大哭,道:“是妾身,世子爷。”

    宋昭扫了她一眼,道:“随便你吧。”

    众姨娘倒吸一口冷气,看来,少夫人今儿个是当真要撵出去一个才算完了。

    杜姨娘闻言,又惊又怒又气,直接哭的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清容毫不留情,让袁妈妈将人和行李一并抬到门房,叫母家的人来领人。

    一直到杜姨娘被抬走,宋昭这些厉害又硬气的小妾们还久久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等这些人都散了,宋昭舔着笑脸,对清容道:“怎么样,我够有诚意吧。你便是点头同意了,往后我只会做的更好。”

    清容也向着宋昭一笑,道:“只怕我把她们都赶走了,才最和你意呢!要不然重签协议,否则免谈!”

    宋昭强势拒绝,两人自然又没谈拢,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谁知没几日的功夫,宋昭竟主动来了海棠院,答应了同清容签协议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。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