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4.一百多斤的傻子

    含翠摇了摇头,道:“没有什么不对的,也就是请了大夫去看,说是风寒罢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不免要犯嘀咕,瞧宋昭那猴急的模样,还以为是意外怀孕了呢。难道是虚惊一场?清容隐隐觉着有什么不大对的地方,不过也实在懒得深究。

    第二日华堂郡主来清容处拿温泉会馆动工的草图,自然的帮着清容做了见证人。

    两人重签了协议后,宋昭便道:“你准备什么时候让表妹过门?”

    清容一笑,慢幽幽道:“不着急,既是纳妾礼,总要提前准备准备。”

    宋昭就势叮嘱她道:“你既说到这个,我也有要嘱咐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抬眼看着宋昭,脸上一副你尽管说的神情。

    宋昭忍不住紧盯着清容的表情,试探道:“我可不能委屈了表妹,等到了日子,必定要准备花轿、嫁衣这些。”

    清容就知道宋昭势必要在这礼仪上出幺蛾子。当即无所谓的一笑,道:“你爱准备什么便准备什么,只一点,花轿不准八抬,嫁衣不许大红,不许张灯结彩。关上门,你们在风荷院里爱怎么讲究,便怎么讲究。”

    宋昭不满道:“凭什么!我要怎么办这个婚事,都是我同表妹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清容昂头朝着宋昭一挑眉,道:“协议书第一项第一条,乙方要随时维护甲方作为正房夫人的体面及尊严,要随时站在甲方的立场,为之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宋昭满脸无奈,只得勉强道:“好、好、好,我遵守便是。我要去五皇子府上,就不跟你耽搁了,先走了。”他说罢心情大好、乐滋滋的转身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浮翠看着宋昭那得意轻浮的样子,忍不住小声对清容抱怨道:“去年在沈府的时候,奴婢瞧着世子爷是多精明能干的一个人呀。如今再瞧世子爷,跟个傻子一样,真是让人想不通。”

    清容却是在心里羡慕关禾秋的,毕竟在这样的世道,像宋昭这般全心全意对待关禾秋,事事以她为先的男人,简直空前绝后。便如叶钦、元珩对自己再好,也不及宋昭对关禾秋这般矢志不渝,掏心掏肺的娇惯纵容。

    “他眼里只有表妹,哪儿还会管自己是傻得还是精得。”清容倍感唏嘘,不免默默望天。

    她难道只能如此被宋昭关禾秋喂着狗粮的过一辈子了吗?

    到了月底,宋昭的一众妾室统统聚在海棠院里考试。

    试卷是由含翠、饮翠两个联合出的,清容特意送去了华堂郡主的书坊让人印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不过默写的妾室们,看见试卷上有选择、有填空、有默写,最后竟还有感想,一齐都吐了血。只得硬着头皮写,期间有人东张西望,有人在袖子、裙摆里打了小炒,场面十分好笑。

    引得其它房里打杂的丫鬟、婆子都围在海棠院外面瞧热闹。

    唐氏听了下人们说话,特意往海棠院来了一趟。她特意绕过正院,从边儿上的抄手游廊到了正厅。清容怕晒太阳,坐在屋子里面一边吹着风轮,一边吃着水果。唐氏站在外面瞧着,忍不住一笑,道:“这场面我可头一次见,这贡院里考举人,也不过如此吧?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自是比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唐氏笑着打趣道:“也是大哥院子里的人多,瞧瞧我们房里,除了我就没谁了。想弄的这么热闹,也是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的很是幸灾乐祸,清容也不恼她,只含笑道:“弟妹这话便是嫌小叔子屋里人少,想给自己添个伴儿了。这有什么难得,我回头去同祖母说。大家都留意着,不愁找不着好姑娘来给弟妹解闷儿。”

    唐氏表情一僵,心里暗暗腹诽,面儿上只笑呵呵,软软的反击回清容,道:“我倒是巴不得呢,只不过我们家二爷是个忒木讷的,到底不如大哥风流多情。”她说到最后,特意将“风流多情”那四个字说的极重。

    她一向是那种幸灾乐祸,喜欢看别人比自己过得不好,找乐子的人。清容懒得同她打嘴仗,也见那一炷香快要烧完了。便轻轻叫了含翠一声。

    含翠闻言,立时清凌凌扬声提醒道:“各位姨太太,时间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认真的,越发奋笔疾书,样子越发有趣。

    唐氏更瞧稀罕一样,道:“哟,还真有较真儿的!”

    浮翠道:“这是自然的,我们少夫人说了,第一的月钱三倍,第二的月钱双倍,第三的额外多一吊钱。”

    唐氏嗤的一笑,道:“多的月钱哪儿来?大嫂这要扣多少姨娘的月钱?上个月就惹得鸡飞狗跳,非得进一次宫,才勉强平息下来。”

    清容混不在意的笑道:“这有什么的,若是公中的月例不够,我自拿我的银子来增补。得了银子她们高兴,我也高兴。若是这样,大家往后能规规矩矩、和和气气的过日子,这不是顶好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唐氏心里冷笑,脸上的笑容难免假了几分,酸溜溜的说道:“也难怪祖母日日念叨着大嫂贤惠,用自己的嫁妆来贴补。我还听说,大嫂已经同意让表姑娘进门了?”

    嗯,清容看出来,唐氏一天不来给她添点儿赌,就浑身上下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左右早晚都要进门,我同不同意有什么相干。若早能把表姑娘嫁出去,弟妹便能做这世子夫人了,还有我什么事儿?”清容可不打算忍唐氏的气。

    唐氏脸上一阵红,一阵白的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清容见她吃瘪那样子,心里极痛快。这时间,含翠、饮翠两个已经领着人下去收卷子,两人又当场对出来。

    竟是金姨娘得了个第一名,第二是姜姨娘,管姨娘同陶姨娘并列第三名。清容立时让浮翠将提前包好的银子给各位发了下去,因着没想到能出现并列第三,立时又让人现包了银子铜钱来。

    唐氏本来想来瞧热闹,顺便刺清容一、两句,结果反瞧见正房赏银子、妾室领银子这等其乐融融的场景,怪让她不痛快的,惹了一肚子闷气出了海棠院。她也不急着回自己的院子,立时去了三夫人那里。

    她满脸的不痛快,把清容考宋昭侧室跟考举人一样的现场,以及清容从体己钱里当场赏银子的事儿都同三夫人说了。

    “三婶儿可是看错人了,您瞧那丫头把这些比她大的妾室收拾的是服服帖帖。就大伯那一堆姨娘,搁谁谁能管的明白?”唐氏讥诮着对三夫人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三夫人却不以为然,“你眼里便只有这一朝一夕的,如今那沈氏如鱼得水,还不是因着背后有个奉国夫人撑腰,老太太也乐意给她脸,陪着哄着。她才敢这么嚣张跋扈,你且等日子长了的!”三夫人说着,慢悠悠的一笑,意味深长道:“眼前就正有那么一桩呢!”

    唐氏听的好奇要深问,三夫人却卖关子不说,只让她盯紧了宋昭的后院儿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闹出来了呢。

    清容自不关心宋家的老少媳妇儿们擦亮了双眼等着看她出丑,她只将心思放在了关禾秋的不对劲儿上,嘱咐含翠派人盯紧了。

    不过,关禾秋那边总没个动静,倒是宋昭因着迎娶关禾秋的事儿,往清容这边跑的格外勤勉。

    “同你商量商量,我表妹出嫁,既是要坐轿,总不好在府里。让她去奉国夫人府代嫁如何?”宋昭美滋滋的同清容提出建议。

    清容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盯着宋昭,反问他道:“你纳的妾,要从我的娘家接出来……”清容说到这里,请把到嘴边的“你怕不是个傻子吧”这话给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宋昭理所当然的点头,道:“左右你也不在乎这个,咱们两个什么样,彼此都心知肚明么。你若是应了我,我帮你约叶钦见面如何?让你们表兄妹叙叙旧。”

    清容正色问宋昭道:“你这是鼓励我往你头上扣绿帽子?”

    宋昭表情便讪讪的,“瞧你说的,我这不是相信你的人品、为人么!”

    清容没好气的冷言冷语,“别,我可不相信我的人品。我也奉劝你一句别折腾的太过,惹得老太太不高兴,你迎关禾秋进门的事儿就一准儿泡汤。”

    宋昭被清容这么一吓,表情也慎重了许多,道:“你说的也有点到了,不然我再仔细寻思寻思。”

    果然,自打清容点头同意,蒋老夫人默许婚事后,宋昭这幺蛾子便是三天两头的往外冒。清容眼看着这二十五岁的成年人,还不如她这个未成年明事理,成日美滋滋的,活像个一百多斤的傻子,越发对他那华丽的英俊皮囊幻灭,横竖她是绝不指望宋昭什么了。

    七月流火,清容的商业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华堂郡主主导的精致会馆已经十分有模有样的,宫里那黄瓜精华用没了,又催着清容做了两次送进去。

    正在清容全身心的投入事业中时,含翠突然给她带来了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表姑娘那边已经两个月没来月信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有些回不过神,两个月没来大姨妈,这代表什么?

    “她,真的怀了?”

    含翠却摇头道:“可那边请大夫来了两次,都说是寻常的病症,怀孕的事儿捂得死死的。”

    梅蕊也道:“若真是有孕,世子爷不得更着急的让人过门了?何必还这么忙忙乱乱的准备一通呢?”

    清容慢幽幽道:“不是关禾秋想捂着,撺掇宋昭等到月份大了稳当了再说。便是有人捂着不想让人知道呗。”

    清容说着,转头问浮翠、袁妈妈道:“你们可还记得从前在沈家,柯姨娘那事儿?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