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二 柯姨娘怀孕事件

    她是清容身边的管事妈妈。按照沈府的定例,小姐身边有管事妈妈两人,一等丫鬟两人,二等丫鬟四人,三等丫鬟五人。不过从前在松江任上,沈老爷和董姨娘将勤俭持家贯彻始终。所以清容身边的管事妈妈也就许妈妈一个,并上四个翠总共五个人。四个翠都是七、八岁大的孩子,论理清容这么小,许妈妈不应该这般本末倒置,毕竟清容才是她的主,而柯姨娘身边也是有管事妈妈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许妈妈选择留下来给柯姨娘看药,那可不就是有问题。

    清容猛然想起来,这个许妈妈还是她被抱去董姨娘那里配给她的呢。若许妈妈是董姨娘的人,那可真是不能留她了!

    想了一路,抬眼已经到了太太的正房。每日晨昏定省,清容必定是第一个到。进了正房门,屋子里一阵暖风扑面,空气里带着橘子的甘甜味。清容被这热风扑上脸,额上立刻沁出了汗珠子。

    屋里守着的大丫鬟白兰一见是清容,满脸堆笑,热情的上前道:“五姑娘来了。”她说着忙上手帮清容解着斗篷,看了浮翠一眼,随口问道:“许妈妈怎么没跟着五姑娘来?”

    清容听她这样问,心道正好,忙接话道:“许妈妈在给柯姨娘看药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自要惹得白兰纳闷。

    梁妈妈是五姑娘的管事妈妈,看药这种小事,自然有二、三等的丫鬟去办。五姑娘身边可就这一个妈妈!

    白兰已是十七、八的大人,一直是太太身边最伶俐有眼色的。

    她觉得奇怪,继续套清容的话,“柯姨娘身边连个看药的人也找不着?怎的抢姑娘身边的管事妈妈去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清容见白兰肯多问,晓得她是起了疑。

    这沈府内宅除了柯姨娘傻乎乎的在状况外,只怕其它人全都处于草木皆兵的敏感时期。所以无论她今天说什么,白兰都会把这些话一五一十的告诉给林夫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从松江出来,姨娘就病了。一直都是许妈妈在管柯姨娘的药。”清容说着,露出担心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姨娘得了什么病,董姨娘请的大夫都说姨娘是累的,可我也没觉得姨娘平日里累着了。她还不如许妈妈和浮翠她们累呢!我也没见许妈妈和浮翠成天吐啊吐的。董姨娘她们也没有天天吐呀吐的。今天姨娘在院子里罚跪还跪出了血,可是姨娘的膝盖没有破呀!”清容絮絮叨叨的说着,一副很费解的样子。一边说,一边悄悄留意了白兰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要传达的意思很明确:

    首先,柯姨娘从松江出来就一直不舒服,这不舒服的症状除了吐啊吐以外,今天还有出血的症状,但绝不是因为罚跪膝盖磨出了血。

    其次,董姨娘请的大夫都说柯姨娘是累的,但作为一个下九流出身的戏子,成天有人伺候也没折腾到什么程度居然累到吐,这不合理。

    再者,许妈妈作为她的管事,手长到一直在管柯姨娘的药,这有问题。

    白兰带着一副Get到阴谋的神情,点了点头,没再多问清容什么,转头领着人进了暖阁。

    清容也长长的吐了口气,反正她是把搞倒董姨娘的梯子递给夫人了,至于接下来要怎么办,就看夫人是精是蠢啦。

    入夜,下了一天的大雪渐渐停歇。沈府各处落锁熄灯,准备安寝。清容躺在自己的屋子里,听着窗外风吹落雪,心中颇有些紧张期待。

    纵然对这位夫人不甚了解,可她总觉得白兰会第一时间把她说的话重复给夫人。除非夫人是蠢到家了,才会放着柯姨娘不管。否则,为防夜长梦多,今晚必定有动静。

    清容的小屋子里极静,偶有滴漏的声音和着浮翠均匀的呼吸声。清容盯着帐顶,半点睡意也无。

    直到二更的锣声响了,院外忽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清容知道,她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大约六点钟,清容很准时的睁了眼。

    自打一岁会走以后,她基本就告别了想睡睡、想醒醒的自由日子。

    二十一世纪那些穿越小说里的大家闺秀,睡到自然醒,无法无天,作天作地那是纯扯。反正她穿过来的这个版本,就是天亮起床、天黑差不多就要睡觉了。

    她们尽管是沈府千金,可每日都要去夫人处晨昏定省尽孝道。

    从前在松江董姨娘对她们也是严格要求,不准姨娘们把姑娘们养懒了。就算到了冬天日头短,她们也不能赖床到七点钟。总要早起半个时辰、一刻钟。

    浮翠听见床上翻身的声音,小小声道:“姑娘您醒了?”

    清容还是迷迷蒙蒙的,声音软软的“嗯”了一声。浮翠小声道:“昨儿个晚上夫人身边的江妈妈和蒋贵家的来了,临走的时候说是夫人免了今日的晨昏定省,让姑娘跟着柯姨娘呆在院子里就好。”

    清容明白,夫人只怕眼下正一心想着对付董姨娘,哪有空理会他们这些小的?

    “昨儿个晚上怎么了?”清容只怕自己昨天太过显眼,所以强忍着好奇心放弃了柯姨娘屋里的现场直播。

    浮翠十分积极的向清容汇报道:“姑娘,昨晚上江妈妈连夜把许妈妈给带走了,把汤妈妈拨给了柯姨娘,又让柯姨娘身边的袁妈妈顶了许妈妈的缺。以后就是袁妈妈伺候姑娘您了。”浮翠说完,忍不住自言自语地碎碎说道:“也不知道许妈妈犯了什么事,突然把汤妈妈安到了柯姨娘这里,也不晓得安得什么心!”

    清容默笑,能安什么心,当然是不放心柯姨娘了,生怕在沈老爷出差期间,柯姨娘出了什么差错,让人坐收渔利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?没有别的事了?”清容转念想起浮翠似乎没有提到柯姨娘怀孕的事。

    浮翠摇了摇头道: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有点犹豫了,这不把柯姨娘怀孕的事公之于众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等用过了早饭,清容这个疑虑很快被夫人给打破了。

    夫人叫了专门伺候她的吴大夫来了小院,一看之下就瞧出了柯姨娘有孕三月。因着忧思劳累,胎像很是不稳。

    原是夫人昨天晚上心急的先把许妈妈按住,保护好人证物证,今早上才来得及找大夫核实。

    夫人尚不知道柯姨娘是不是被害,便能当机立断,麻溜儿的出动了。这令清容倍感欣慰,夫人还算精明,可以指望她和董姨娘一斗。

    此时,沈家三房正房里点着水沉香,丝丝缕缕的青烟自兽首香鼎中溢出。

    林夫人阖目仰在暖阁的炕上,两边丫头拿着紫檀木的小槌,极轻的帮着林夫人捶腿。江妈妈与白兰侍立在暖炕旁,仔细的听林夫人示下。

    “董氏都乖觉二十来年了,难道出去这六年还能让她转性儿出息了?”林夫人面露轻蔑,嘴唇微抿。

    江妈妈道:“那许婆子是这么招的,已经咬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单听她说有什么用,看诊的大夫怎么说?”董氏打断了江妈妈的话,另问道。

    白兰道:“之前来看诊的大夫是专给姨娘看病的,伺候董姨娘也有些日子了。再者,五姑娘说之前……”

    林夫人轻“哼”一声,慢悠悠地打断了白兰,“董氏是傻子?”

    江妈妈和白兰知道林夫人的性子,但凡是她心里有了眉目的事,别人说一百句也没用,全得按照夫人的心意走,于是俩人全都默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董氏亲自管着这样的事,那柯氏但凡有什么不虞,还不是她脱不了干系。像你们说的,那许妈妈是从她屋子里出去,这数月里的大夫也都是她找的。她敢做手脚?”董氏十分自信自己的洞察力,又道:“董氏安分了这么些年,我说不是她。保不准就是那姓赵的小妖精在后面上蹿下跳的算计人!柯氏出了事儿谁倒霉,我躲不掉,难不成董氏就能全身而退了!”

    江妈妈忙点头附和道:“夫人说的是!那这事儿咱们让许妈妈和那大夫改口指证赵姨娘?”

    林夫人睁开眼,抬手阻住了给她仔细捶腿的小丫鬟,道:“改什么口,那大夫是外人,咱们家也不能把那大夫抓进来上刑拷问。剩下那一个许妈妈,她能做得什么数?要怪也只能怪你们,捉贼拿赃,赃呢?药渣子和东西是一个儿都没剩,如今这些都是咱们的猜测罢了。等老爷回来,抓一个许妈妈出去,屁用没有!”林夫人说着,便觉肝火大动,极气这些人行事无能。

    江妈妈犹犹豫豫的道:“那这件事就只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夫人冷笑,道:“那五丫头同你说了什么?到时候照样在老爷跟前说一遍,我都能疑心的事儿,我就不信老爷一点儿疑影都没有。在回来的路上就有不妥的,那是跟我半点儿关系都没有的。不过既出了这事,无论董姨娘在里面唱的是个什么脸儿,我总要再试她们一试的。”林夫人说到这,吩咐白兰道:“你把话透出去,就说我准备翻过年把年纪大的哥儿移出去,想请老爷把这些姐儿都接到身边抚养。先扔出个试金石,分辨分辨忠奸。”

    江妈妈与白兰应了,便各自出去行事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数天里,老太爷和老太太加上夫人及沈家各房纷纷向柯姨娘发来了贺电,药材、美玉等一礼物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期间,董姨娘亲自前来,送上了诚挚的歉意,以及亲切又热情的祝福,希望柯姨娘好好养胎。

    赵姨娘来转了一圈儿,进行了一波阴谋论的洗脑,婉转叮嘱柯姨娘小心夫人。

    卫姨娘将自家儿纸满月的小衣服送给柯姨娘,表示美好祝愿,并静坐饮茶半刻。

    柯姨娘被瞒孕,险些小产的事儿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夫人不仅没对董姨娘下手,倒是正房隐约传出要把姨娘们的孩子都收归夫人抚养。

    清容满头黑线,夫人,你跑偏了!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