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9.宋昭的怨愤,宋家的无奈

    宋昭仍旧闭着眼睛,淡淡道:“还能有什么意思,皇上登基时不得不用宋家的势力,千方百计的求娶了我姑母。之后狡兔死,走狗烹,又处处、事事忌惮我们。我父亲骁勇善战,是大梁的战神,他自少年跟随祖父南征北战,数败南疆,有我父亲镇守,南疆人不敢进犯。”

    他仿佛讲故事一样,徐徐道来。声音平淡的,仿佛再讲别人家的事。

    清容好奇道: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宋昭清清冷冷的笑了一声,“后来南疆联合瓦剌进犯,祖父带着人往北抵抗瓦剌,我爹带着人追击南疆,却没想到除去瓦剌,还要鞑靼突袭,将我爹困于哈密。当时援军迟迟不到……”宋昭再不复方才的平静,声音起了波动。

    “后来祖父才暗地里知道,当时军中副将得了皇上密令,不准增兵哈密,死守凉州。”

    清容听得浑身发冷,格外凄凉。她出生那会儿,公爹早死了十来年了,她自是没有耳闻的。

    如今听宋昭这样平铺直叙,简简单单的几句话,不知有多少曲折与血泪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皇上怕宋家,”宋昭哂笑,“堂堂天子,惧怕我们到了处处提防,甚至不惜设计陷害的地步,多可笑,多可悲。”他说到这里,声音已经无比苍凉。

    清容忽然觉着,或许宋昭没有她看到的那么荒唐无知。

    “扶植三叔成了他的傀儡,打压祖父与大房,又让我坐稳世子的位置。当今圣上,可真会将人玩弄于鼓掌之间!”宋昭声音凉凉的,那种绝望凄然的感觉,让人听着都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将门虎子,谁愿意过这等浑浑噩噩,身不由己、命不由己的日子。

    瞧着宋昭一个富贵闲人,成日里吃喝玩乐,可有多少是真心,多少是无奈的?

    清容犹豫着小声唤他,“宋昭……”话一出口,又不知该如何安慰他。

    “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”宋昭哈哈一笑,忽然翻身同清容面对面。

    月光透进窗子,微微光亮照在宋昭的面庞上,清容能看见他好看的眸子乌黑善良。清容心中微动,有些不自在的转过身。

    宋昭一把拉住清容的胳膊,似是撒娇一样,道:“所以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儿上,你便在婚契上按上手印儿吧。”

    清容方才还沉浸在悲伤凄凉的情境中,心里正无限同情可怜着宋昭,一听这话险些没翻身起来给宋昭一巴掌。

    她翻身过去,背对着他道:“我就知道你是为了这个,就算要,也全等明儿个一早吧。”

    宋昭见清容不再看他,神情又恢复到落寂,盯着清容瘦弱的脊背。他温暖的手不禁搭在了清容手臂上,不由自主的感叹道:“你也太瘦了,身上二两肉都没有。你平日里真的在好好吃饭吗?”

    清容不耐烦的抖了抖肩,道:“你又这个闲心便去管管表姑娘,我瞧她都要瘦成一把骨头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讪讪的收回手,静默了一会儿,突然道:“我和表妹只有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清容简直不敢相信,他成日泡在风荷院里,结果跟关禾秋就为爱鼓过一次掌?

    骗谁呢!

    宋昭见清容不说话,不免懊悔自己说多错多。

    清容不大在乎宋昭同关禾秋有过几次,对于她来说,一次与一百次又有什么分别,左右人家才是真心相爱的。

    “明儿个一早我给你按手印儿便是,让你早早把你心心念念的表妹娶进门。”清容很是语重心长,“等表姑娘进了门,你也算是真正的成家立业了。总该,有点儿事情做。就算皇上要投闲置散,闲事也有做闲事的好。你没听说,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吗?”

    宋昭那边静静的没有声响,清容道: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耳边响起轻微的鼾声,宋昭仿佛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清容翻过身,看见宋昭还面对着自己。她凑上去,离近了也没见宋昭有什么动静。微光里,宋昭又密又长的睫毛像女人一样好看,在夜色里,他的脸颊仍旧发白。清容心里暗暗的道了一声“小白脸”,仍旧躺回到自己的枕头上。

    同宋昭一晚上的推心置腹,清容对这位知名的纨绔公子有了改观。她一闭上眼睛,脑海中便浮现出这些年来宋昭总是无所谓、玩世不恭的模样,可如今再出现在清容的脑海里,那些表情的背后竟有无数的辛酸苦楚,悲凉怨愤。

    她这样想着,翻来覆去了很久,才总算困得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睁眼的时候,宋昭已经没了影儿。

    梅蕊等人听见动静,进门伺候清容匀面梳洗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留了宋麟在外面儿,说是等少夫人一早醒了,把婚契签完直接给宋麟就是。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失落,她就知道,宋昭这个狗崽子就是为了婚契来的。昨晚上她既应了他,自然就走了,否则还在这儿耽着做什么?

    坐在床上愣了一会儿神,清容觉着自己十分的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白日里继续同华堂郡主、润容忙温泉会馆的一应事宜。只是脑海里总不自觉的想起宋昭昨儿个晚上说的话,说着说着,便总是走神。

    润容在一旁见了,忍不住打趣的说道:“你今儿个是怎么了?魂不守舍的。怎么,难不成少了宋昭陪着,你便有些茶不思饭不想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被她说的不自在,啐了她一口,道:“说什么乱七八糟的!我今儿个早上把婚契给宋昭签了,我有点儿后悔了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很是惊讶,道:“你可真是傻了!做什么要给他?”

    清容言不由衷的说道:“我也是怕他成日里这样烦着我,所以便给了他。”

    润容似笑非笑的看着清容,“怕他烦着呢?别是他多求了两句,你便心软了!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连连摇头,又提醒清容道:“既然给了婚契,你就更不能着急回魏国公府了,让宋昭三顾茅庐,”华堂郡主说到这忍不住一顿,又嫌不够的摇头,道:“那也不够,让他四顾、五顾都不成的!”

    清容一笑,道:“宋家三爷就要回来了,我只怕回去就难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深觉时间有限,越发加快了速度,拉着清容说了许多,连午觉也不睡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傍晚三人准备吃饭的功夫,宋昭竟又来了。

    清容看见他,心里纳罕,不大欢迎的问他,“婚契都给你了,你又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宋昭让浮翠帮他加上碗筷,笑呵呵同清容道:“我同你一道来避避暑、躲躲闲,不好吗?”

    润容睨着宋昭,直剌剌的同清容道:“怕是又有什么事儿要烦你应下,才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三叔不是要回来了吗?我懒怠见他,倒不如同你一道躲在这。”宋昭也不避着华堂郡主与润容。

    两个人闻言,不由惊讶的互相看了一眼。难道宋昭同那宋三爷,连面儿上的功夫也不爱做了?

    清容倒是没什么,“嗯”了一声,又想起魏国公和国公夫人来,问宋昭道:“祖父、祖母怎么说?”

    宋昭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他们无可无不可,自是都随着我的。”

    是了,皇上要让宋家分崩离析,宋家就得分崩离析给皇上看。虽然清容摸不准宋昭同宋三爷里子如何,可眼下面儿上是越僵越好。

    想到这,清容心里不免舒坦起来。因为这样就代表,她往后着实不用太考虑三夫人的脸色,照着宋昭对三房的态度,她也不必把三夫人当做长辈那般尊敬。

    八月十三,宋家三爷,镇远大将军宋定带着南疆的使团一起回京。因着议和之举,保证了两国边境的和平,算是终止了大梁与南疆二十余年的摩擦争端,所以龙心大悦。下旨八月十四,赐宴使团,也是给宋定的接风宴。

    宋昭虽没回宋家,可皇帝的面子却不能不给。所以到了八月十四这日,他同清容两个,穿戴整齐入宫赴宴。

    两人入宫时,奉国夫人、蒋老夫人等命妇到了大半,宋昭在前殿,清容便被人领进后殿去。

    内殿里面,各家贵胄命妇来的齐全,格外热闹。几位皇子妃跟在李贵妃身边,陪着李贵妃说话,宋家的女眷便都坐在皇后边儿上。奉国夫人照旧同太后在一处,如今因着同蒋老夫人成了妯娌,今日又是宋家的好日子,蒋老夫人倒是也同她们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三夫人见清容行过礼,笑吟吟的开口,道:“咱们家的少夫人来了,我可是有好些日子没看见我们侄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跟在三夫人身边的二姑娘宋菱嗤的一笑,“嫂子可真是个大忙人,昨儿个咱们家吃团圆饭都不见昭大哥哥和大嫂子,我爹还问起嫂子呢。”

    宋定回府,宋昭和清容不在家里刻意避出去,确实是他们理亏。清容也不辩解,只淡淡然道:“今儿个不就瞧见了?再者,南疆已经停战,怕是这团圆饭有的是时间吃呢。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在一旁嗤的一声笑起来,讥诮道:“真真儿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宋昭是个荒唐无礼的人,娶的妻室也同他半斤八两呢。”

    就算平日里宋昭再怎么荒唐,教育人的事儿也该由自家长辈回到家里关上门去教育。

    眼下永平公主当众说这样的话,就是有意打魏国公府的脸了,让宋家人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