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0.南疆使团的目的

    蒋老夫人变了脸色,可碍于李贵妃在场,也不得不忍气吞声。宋菱没轻没重的嗤一声,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清容很不在乎永平公主说的话,她只没心没肺的一笑,软软的刺了回去,“公主这话,我可不敢认。若真这样说,之前祖母将我同清容过继过去,那可要怎么说?照着公主这话,又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这又当怎么讲?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便是指,你用这样的逻辑套用我是荒唐无礼,那边约等于奉国夫人也荒唐无礼。左右照着永平公主这强词夺理逻辑推礼下去,太后也是荒唐无礼。她们一家子,都是荒唐无礼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自然听出来,当即勃然变色,怒道:“好啊,沈清容!你敢欺辱皇室!”

    清容低眉敛目,很是温婉道:“不敢、不敢,我只是照着公主这话说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贵妃似笑非笑,幽幽道:“这丫头当真是生了一张利嘴,能言善辩的。”

    太后自不把小姑娘间的口角放在心上,何况这些日子清容马屁拍的好,太后从奉国夫人那边论,已经快把清容当成亲生孙女一般喜欢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丫头,一见面就打嘴仗。”

    别家的命妇一瞧见这个,哪儿还敢偷笑清容,全都敛容正色。

    众人陪着太后说了一会儿话,那边便有太监进门请太后等人入席。

    这宴会是招待使团,为宋定接风,所以女眷用膳的地方,同前殿隔着数扇屏风,屏风面儿是羽纱绣的双面绣,透光透亮,虽隔着屏风,也能看见人影重重。

    两边各自入席,立时就有歌舞姬进门,曲子是一个曲子,分两边跳的是同一支舞。

    皇帝先重赏了宋定,又赐宋定夫人为一品夫人,如此在品级上三夫人就高过了清容,和蒋老夫人比肩了。夫妻两人,一里一外跪地谢恩。

    跟着,皇帝便是说了许多场面上欢迎使节的话。

    等他说完,南疆的使节突然上前,道:“我国使团今次前来,是肩负着两国永世和平的重任。”

    皇帝听他说的冠冕堂皇,朗声笑道:“朕承诺,缔结盟约,你我永为兄弟之邦。”

    南疆使臣脸上保持着礼貌而客气的笑容,提醒皇帝道:“没有骨血的的盟约,都是不能长久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没懂这骨血的盟约,是个什么盟约。

    南疆使臣不疾不徐的说道:“我替我南疆国主,求娶皇帝陛下您的公主为我国王后。”

    皇帝一愣,众人也都齐刷刷的噤声不语,皇帝只有一位公主啊!

    永平公主听的这话,刷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皇太后立时小声斥道:“永平,你给哀家站住!”

    李贵妃才后知后觉的补充道:“永平,听你父皇把话说完!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脸色煞白,明日她便能凤台选婿。什么鬼使臣?她绝不同意!

    “朕膝下只有一位公主,已经许了人家。”皇帝不疾不徐的开口,笑呵呵道:“若你们所说的骨血盟约是这个意思,朕倒是可以替朕的儿子,求娶你们国的公主为妻。”

    南疆使臣不屑道:“我国公主,能成为未来皇后吗?”使臣这话便提及了储君的问题。

    尽管众人心里都知道,皇帝未来势必会在李贵妃的儿子里选择储君。可皇后还横在那里,皇后所出的嫡子也横在那里。五皇子尽管被投闲置散,可显然不是个昏庸无能的人,若论资质,他确实比李贵妃的几个儿子还要出众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大皇子拍案大怒道,“我国储君一事,岂容你们边陲小国妄自揣测?”

    南疆使臣也不害怕,仍旧不卑不亢道:“请皇帝陛下不要误会我的意思。我想说的事,您的公主到我国便是王后,她未来生下拥有两国无上高贵的血统的王子,将会继承我南疆的王位,这是我们南疆的诚意。有了这种骨血的永世相传,我们才是真正的手足之帮。”

    使臣这番话很有他的道理,却并不足以表现南疆的诚意。

    二皇子冷笑,“若是我妹妹嫁过去,没有生出王子呢?”直接指出这诚意背后存在的最大问题。

    那南疆王若是不宠幸永平公主,永远不生儿子,这骨血盟约便也就成了一纸空谈。

    南疆使臣道:“我用我们国王的无上荣耀,在佛祖面前发誓,我们南疆的诚意,绝无虚言。”

    清容暗暗发笑,就是你真拉来了如来佛祖,也不能保正永平公主嫁过去就绝对就能生下个男孩啊。

    “若把你们的公主送来大梁,这话我们也说的出来。”六皇子讥诮的开口。

    南疆使臣接连被三位皇子质疑,却没得着皇帝一句话,脸上已经流露出了不满,冷然道:“若是大梁皇帝不答应,自有瓦剌和鞑靼的公主啊,愿意嫁入我们南疆做皇后。”

    清容可是知道,二十多年前鞑靼之所以帮助南疆出兵,就是因为和南疆的婚约。如今那位鞑靼的公主,已经做了近五年的南疆摄政太后。

    而大梁国力,实在难以支持继续同南疆对峙。为今之计,最好的法子就是两国停战。

    南疆使臣此刻放出这样的话,等于扔了个炸弹出来。

    南疆同鞑靼的关系已经很紧密,若是在同瓦剌同一阵线,清容相信很快他们便会向南推进,直接将大梁的沃土瓜分。

    这使臣的话极具威胁和挑战性,皇帝此刻既不能把话给说僵了,也不能示弱丢了大梁的威仪。

    殿内气氛极度微妙,正僵持之际,但听五皇子笑呵呵的站起来。

    清容隔着那屏风能隐隐约约瞧见五皇子的轮廓,他拿着两杯酒,从自己的席上走出来递给南疆的使臣,笑道:“我大梁有一句话叫,欲速则不达,又有好事多磨一说。今天是为时辰的接风宴,咱们不提其它,只饮酒听歌赏曲看舞。”

    南疆使臣看着五皇子,又环视其它几位皇子一圈儿。毕竟递酒的人身份尊贵,他不好不给这个面子。所幸,借个台阶儿便下了。

    南疆使臣是把话说完了,可席间的众人都是各怀心思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对五皇子突然插嘴,将这件事遮过去很是不满。照她的意思,就应该像她的兄弟那样强硬,若是父皇把那南疆使臣打出去才痛快呢。

    因此席间永平公主与李贵妃母女俩,没少给皇后脸色看。更是话里有话的怨怪五皇子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皇后不以为忤,只一副淡淡然的样子,该吃吃、该喝喝、该说话说话、该看舞看舞。

    左右这场筵席很是压抑无趣,等出了宫,清容和宋昭同魏国公与国公夫人两个告别,仍旧回庄子上去。

    宋昭骑着马,清容、润容与华堂郡主三人坐在马车里,免不得要提起那和亲的事。

    “李贵妃和永平公主两个人可真是奇怪,五殿下出来说话,是为大局。免得咱们同那使臣闹僵了。贵妃和永平公主两个好像瞧不出五殿下的苦心一样,把对那使臣的怨气,一股脑儿的撒在了皇后身上。可真真儿是让人不知该怎么说好了。”润容一边说着,一边摇头。

    华堂郡主看的很透彻,道:“李贵妃和永平公主长在深宫里,哪儿懂什么国家利益,两人一心都盯在使臣的求亲上。”

    润容却不以为然,道:“可我都明白的道理,她们却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。”

    清容直截了当的总结道:“李贵妃和永平公主被皇上疼着宠着,是不知人间冷暖的。何况南疆远在千里,在她们看来,就算两边儿当真打起来,对她们也是不痛不痒。输便输了,那南疆还能打到京城来?”

    润容嗤笑道:“若真是如此,眼光便是太短浅狭隘了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一笑,“偏这世上最多的便是这种人,若是人人都像你这么深明大义,那可就天下大同了!”

    清容一手托腮,好奇道:“就是不知道皇上会不会答应南疆的请求,明儿个永平公主就要凤台选婿了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似已经知道了最终答案一般,道:“皇上自不会让永平公主嫁过去,否则他便不会当众说出永平公主已经许了人家这样的话。皇上连想都没想,几乎是脱口而出。”

    清容忍不住暗自摇头,道:“皇上若不想放弃这个同南疆修好的机会,又不想让永平公主去,那只怕皇亲国戚家的女儿,就要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润容道:“这倒霉什么?我就不信,那南疆使臣会要除了公主以外的人!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摇头,暗道润容还是太天真。

    清容撇嘴,道:“那南疆使臣可是没见过永平公主的。永平公主不过是个称号,谁都可以叫的。”

    润容转念一想就立即明白了,不觉有些讶然。

    八月十五,永平公主还是照常凤台选婿。只不过这规模大大缩水,刻意瞒住了南疆使臣。之后皇上拉了内阁几位大臣,并着宋定等人开会,也不晓得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八月十七,李贵妃下旨,将各簪缨世家的适龄女子统统请进了宫,赏菊喝茶。

    清容已经嫁人,自不在列,只不过润容因着奉国夫人的关系不得不去。清容与华堂郡主都知道这菊无好菊,茶无好茶,幌子罢了。

    叮嘱润容小心应对,千万别太出挑了。

    结果润容这一走,竟是彻夜未归。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全职国医 |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|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|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|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