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1.皇上的格局

    清容等着消息,一夜都没睡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宋昭起身看见清容双眼熬得通红,不禁叹道:“我记得你同润容小时候可没这么要好。”

    清容哪儿有跟宋昭说笑的心思,火急火燎的让人收拾行李,准备马车回了魏国公府。

    清容与宋昭两个一进门,便让梅蕊去打听,问问昨日一同进宫的宋菱出没出宫。

    宋昭见她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倒有些放心不下,也没立时赶去风荷院,而是陪着清容回了海棠院。

    不多时,梅蕊便打听清楚回来,道:“大姑娘与二姑娘都被留在了宫里,一夜未出来。”

    清容这才稍稍放心了一些,便是起身同宋昭道:“咱们一道去给祖母请安,看看三房那边是个什么动静。”

    宋昭冷然一笑,讥诮道:“南疆的王后,若真有这么好的机会砸到三房的头上,只怕三太太乐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尽管三夫人是个很小家子气的人,清容却不觉得她能豁出去自己的骨肉。

    因着二房、三房的两个女孩儿彻夜被留在了宫里,宋家的人这时间全在正房。这些人已经说了好一会儿的话。

    见宋昭、清容两个进门,唐氏一笑,阴阳怪气的叹道:“哟,大哥大嫂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没理会唐氏,进前恭恭敬敬的向着国公与老夫人行礼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问清容道:“你姐姐可回去了?”

    清容摇了摇头,“说是宫里要留一晚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愁眉不展,“宫里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?那南疆使臣就算气皇上匆匆将公主许人,可如今婚事已经是定了的,他们南疆又不要胖的人选。那还扣留我们家姑娘在宫中做什么?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思忖着,幽幽开口,“看这样子,皇上是不打算把真的永平公主送去南疆了。”

    宋定点头,尽管皇上的态度尚未明朗,不过宫里的举动,怕也只能是这一个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与李贵妃是想桃代李僵?”清容心里发凉,眼皮不住的跳。皇上和李贵妃若是真打的这个主意,润容恐怕是最危险的。

    单拿皇上将她赐婚给宋昭,就能看出来,尽管奉国夫人是皇上的救命恩人,但是她和润容这等便宜孙女,并不会被皇上看重。到底在皇上眼里,她们只是奉国夫人收养的,不是亲生的,所以只消贵妃一句话,皇上可以肆无忌惮的拿着她们去填枪口。

    二夫人道:“这可不成!”二夫人激烈的拒绝。

    魏国公很是沉稳,道:“眼下一切都还没有定论,何况宫里还有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清容不关心宋家的女儿会不会被选上,无论是大姑娘宋艾还是二姑娘宋菱,她都无关痛痒。可润容不行。

    谁知道南疆是什么样的情况,更何况背井离乡,还是替嫁。就算是南疆王后,上面还横着一个鞑靼的太后呢。

    宋家人开了一早上的会,都没有什么好的法子。最后决定,由国公夫人出面递帖子给皇后娘娘,请皇后娘娘召见。

    当日下午,皇后便派人传召。清容同蒋老夫人、三夫人一道入宫。

    三人到中宫时,便瞧见宋艾、宋菱两个都在。众人请安见礼,皇后赐了座,又屏退左右,只留了宋家的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一会你们出宫,就把两个孩子带回去吧。”皇后声音平和的开口。

    清容心中不安,此刻却是一点儿话都插不上。

    三夫人迟疑道:“李贵妃宣进来的,听说各家的人也都被扣留在了宫里,咱们就这样带回去,皇后娘娘会不会难做。”

    有过宋昭之前的话,清容此时当真从三夫人的语气中听出隐约的不甘心来。

    皇后扬了扬眉毛,带着国母该有的威严,道:“我再不济,如今还是大梁的皇后,没有让我的侄女替她女儿嫁人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也是严肃的点头,“没道理那荣华富贵都给李贵妃那边,什么难的倒霉事却让咱们上前。若皇上当真敢让我们宋家的女儿替亲,老婆子拼了这条老命不要,也要同皇上论论这个理。”

    宋家自然是委屈的,当年皇上为了得到宋家的支持求娶了皇后。结果登基以后,将所有的宠爱与荣光转头给了李贵妃。皇后空有名分,倒是李贵妃成了无冕之后,兼职欺负人。

    清容就势再向皇后求证道:“娘娘,李贵妃之所以扣留各世家的女孩子,难道说,李贵妃昨儿个就已经表明意图了?是不是最终都没人愿意替永平公主出嫁,所以不得不软硬兼施,强逼出来一个?”

    “是,来的人都不傻,知道背井离乡嫁去南疆,风险极大。就算有泼天的荣华富贵,也要想想自己的命消不消受得起。”皇后抬头看向清容。

    “被召进宫的女孩们,什么时候能出宫?”

    皇后盯着清容的目光越加深邃,道:“这个我也不知道,不过我猜测,只怕短期内很难了。”

    眼中流露出赞许之色。这丫头瞧着年纪轻,可看事情很清楚,也能一下看到了点子上。

    清容问这个,是想明确事情的始末。

    首先,李贵妃把人请进宫,当面询问意图,怕是不想给各家商量对策的机会。想是将人选定下来以后,留在宫中,直接成为永平公主。

    其次,南疆使臣的态度很强硬,皇上也必定要结这个亲。永平公主同南疆和亲,已经是板上钉钉,不可逆转了。而未免再如之前永平公主凤台选婿泄露一样,这次替亲的事儿,根本不会传出去。

    可见,和亲一事,迫在眉睫,没有多少时间了,或许南疆使团短则数日,长则半月就会带永平公主离开。

    皇上同贵妃根本没有足够的反应、应对时间,昨儿个才匆匆请这些女孩子们入宫。若是不出所料,只怕今儿个皇上就会快速给这件事打上马虎眼了。

    果然,还没等清容她们出宫,便有宫女来回报皇后,说是从李贵妃宫里传出来的话,李贵妃有心想给六皇子选妃。跟着,有人说皇上下了和亲的明诏。

    这样事情便可以理解为,永平公主在和亲前,想要看一眼亲弟弟的皇妃人选。

    若非宫里有人知道内情,又或者如宋定这样同皇上议事的人,谁能想到皇上和贵妃这般尊贵的人,会用这样阴险的手段来算计臣子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听得这样的消息,不禁冷笑道:“原以为咱们这位皇上,不过是个无为之人了。却没想到,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庸才。”

    皇后也很是鄙薄的说道:“他大可光明正大的去下旨,也能让人心服口服。如今做出这样的事儿,真是大大的膈应人。”

    皇上和李贵妃这么做,根本就是诈骗!

    清容不大理解,皇帝毕竟做了三十几年的国家一把手,怎么格局这样小?

    换成上辈子,别说中央主席了,恐怕连她们公司的总经理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娘娘,我能去看一看我姐姐吗?”

    宋艾、宋菱的危机已经解除,清容当真没什么心思再听她们说皇上与李贵妃如何,她现在只想见一见润容,把事情的前后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皇后有些为难,道:“如今这些世家小姐们都被安置在了南薰殿,被贵妃的人监视着。我已经去要过人,只怕再难送你进去。何况照着如今皇上和李贵妃的意思,也未必会再放人进去,节外生枝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臻首一低,略想了想,才道:“能烦请娘娘的人送我去六尚,奉国夫人那里吗?这个时候,奉国夫人该是还没出宫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帮着清容向皇后说道:“她惦记着姐姐,你便差个小宫女送她去寻奉国夫人,她们祖孙也好商量商量!”

    皇后这倒是无可无不可,点头应了,立时吩咐身边的宫女,让院外负责洒扫的宫女陪着清容走一趟。

    皇后这般谨小慎微,可见这些年的日子是当真不好过。

    刚一出中宫,迎面便碰上了五皇子。

    清容同他问过安就走,却被五皇子给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往哪儿去?”

    清容恭敬道:“我想去找奉国夫人,看看能不能去一趟南薰殿。”

    五皇子眉头紧蹙,提醒清容道:“眼下已进不去南薰殿了,你若是找奉国夫人,倒不如同她老人家一起去求求皇祖母,看看能不能把润容宣去太后那里见面。”

    清容对五皇子突然的提醒,很是惊诧,愣了愣,才点头,到了谢转头就要走。

    五皇子又叫住了清容,道:“若是把人接出来,就直接让奉国夫人带出宫,别再送回南薰殿了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个好主意,奉国夫人就算真把润容带走,因着备选充足的缘故,皇上恐怕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儿事,问罪奉国夫人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顿时比刚才轻快了许多,又接连说了三声谢谢,这才急匆匆的跟着宫女去了奉国夫人处。

    一见奉国夫人,清容便将在皇后宫里听见的事儿说了。奉国夫人虽不知其中原委,却也猜了个大半,立时领着清容去太后处。

    见了太后,两人也不将原委说明,只与太后说,有一件关系到温泉会馆的要紧事儿,要问润容。

    太后倒是也不深问是什么事,吩咐人去宣召。

    结果,去的人只带了皇上身边的贴身大总管来,却不见润容。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全职国医 |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|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|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|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