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4.一国公主的傲气与尊严

    清容也颇有些犹豫,永平公主对她早有满满的恶意。谁知道她这一趟叫她入宫,是不是想把委屈和亲的恨都算在她的头上?

    那日有六皇子在,她都想要把她挖眼割舌。如今仗着皇上无奈让她和亲的委屈,谁知会不会把她削成人棍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起身,道:“宫里来人,你不能不去,我同你一道进宫便是。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尽管发憷,可又奉国夫人保驾护航,倒是勉强安心几分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陪着清容进了宫,没有跟那宫人先去李贵妃处,而是先去了太后宫中。

    太后心里对奉国夫人颇有些愧疚,便将清容留了下来,只下旨让永平公主来太后宫中说话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一到太后宫中,遣退了跟着的人,只留了清容与她两个在配殿里。

    “呵,沈清容你可真是个没胆子,上不了台面儿的小人。怎么,你也心虚,怕我动手杀你吗?”永平公主冷眼注视着清容,目光中充满了轻视鄙夷。

    “怕,当然怕了。”清容低垂着头,这会儿直面永平公主,她反倒十分平静,“若是个正常的,知道是非轻重的人,就算真想让我死,也会按自动手。可照着公主您的脾气,怕是不会管眼下的轻重缓急,只想动手碾死我吧?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恨得双眼通红,盯着清容道:“怎么,你还觉得委屈?”

    清容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自然是委屈的,既不是我叫两国议和的,也不是我带着南疆使臣入京的,更不是我让南疆人请旨求娶公主的,我能不委屈么!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,不是你让元珩把我诓出的六皇子府?你敢说,不是你让宋昭撺掇五皇子带着那南疆使臣见到我的。”永平公主语气激动,一步一步走进清容,那副样子,简直是强忍着要扑上去掐死清容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这个倒不是由我说的,就算我没有出言指使,公主在心里也已经认定了是我在背后捣的鬼,不是吗?”清容微微一笑,淡然道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双拳紧握,“你该死。”这话一字一句从她牙缝儿里挤出来。

    “您该嫁,”清容没有正面回应永平公主,而是很清晰干脆的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这话击的永平公主浑身一震,一时竟反驳不出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清容乘胜追击的说道:“站在公主的立场上,我是该死。不过站在各家女孩子的立场上,同南疆和亲,就该是公主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强硬的辩解道:“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她们的父兄都是大梁的臣子,理应听我父皇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从容一笑,道:“公主说的是,若南疆人没有点名道姓的求亲,只是想要一个大梁人做南疆的王后,那么皇上给谁赐婚,谁都不敢有二话。可如今南疆人已然做出了选择,您自己不愿的事儿,又凭什么让别人来替代您?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说不出话,在她的意识里,只要是她说的,那么一切都该是理所当然的,她想要什么,便应该得到什么。可自从这个沈清容出现后,她发现,同这沈清容沾上边儿的所有事,都似乎不在她的控制中。

    沈清容讲的那些道理,她从来听都没听过,可那日,沈清容说,作为一个被大梁子民奉养的公主,她享受一切公主地位的无上尊贵与荣光时,也要付出公主的责任。

    责任,多可笑的字眼。可她心底里最不愿意承认的某一处,竟觉得沈清容这话说的是对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父皇和母妃的独生女,我从生下来便得天独厚,受尽恩宠。只要是我想要的,就没有得不到的。五岁那年,我第一次见到元君素,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,我只想日日看见他。后来渐渐长大,我越来越明白自己的心,我是要嫁给他的。等我长大,我一定要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说到这,又忍不住情绪激动,猛地上前揪住清容的领子,道:“可是你,你毁了我的爱情,都让你毁了!”

    清容被她猛地这一下唬了一跳,心里有些打鼓,可仍旧是面不改色,只微微偏头,避免同永平公主杀人的眼神对视,“公主,我觉得,更准确的说,应该是老天爷。您看,我这不也让您指婚给了宋昭。您凤台选婿,也已经选了元珩,也有了皇上赐婚的圣旨。但是人算不如天算……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一下掐住清容的脖子,道:“若是没有你们从中作梗,我就能嫁给她。”

    清容被紧紧的掐住脖子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一边剧烈的咳嗽,勉强挤出两字,“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清容急中生智,突然想起之前学的防身术,挥手稳准狠的劈在了永平公主的脖子上,疼的永平公主一下缩回了手。

    清容已经被掐的缺了氧,满头冒金星。她捂着脖子,咳着向后跌了下去,将身后的椅子带倒。

    外面的宫人听见动静,立刻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见状,大叫道:“滚出去,你们进来做什么!”

    可众人见清容脸色惨白的跌在地上剧烈的咳嗽,都不敢再贸然放两人单独呆在殿里。

    太后身边的宫女跑进来,将清容扶起,小声询问她如何,需不需要传太医。

    清容摆了摆手,缓了半天,才把那气儿喘匀了。

    乖乖,她还是太高估永平公主的双商了。这种唯我独尊的冲动型人格,简直跟大型猛兽没有任何分别,脑子都不过一过,一言不合就要杀人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也回过神,眼中的杀意渐渐退去,又让那些人都退出去。众人有些迟疑,太后身边的宫人为难的上前,劝永平公主道:“太后娘娘让奴婢守在外面,就是怕公主同宋少夫人起了争执。您这会儿让奴婢出去,若出了什么事儿,奴婢不好同太后交代。”

    永平公主道:“那你们站在门口,看着我们两个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她折了个中,这一众人勉强答应下来,全都退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方才说什么不会?”

    清容站起身,做好了永平公主一动,她随时跑路的准备,这才道:“元珩不会娶你,公主您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立时让永平公主的情绪全面崩溃。她眼中,霎时间涌出泪水,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清容也有些后悔,不应该把话说的这么狠。

    “今日我同公主该说的,不该说的都已经说完。公主就算要杀了我,砍了我,您一样还是要嫁去南疆。”

    其实到现在为止,清容也没闹明白,永平公主非要见她,非要同她说话的意义何在。她快速的走到门边,只盼望这是这辈子最后一次同永平公主会面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却大声道:“沈清容,我做到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一愣,停下了脚步,转身莫名其妙的看着永平公主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高傲的昂着头,又是清容第一次见时那个盛气凌人的高贵公主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白白享受大梁子民的奉养,我将为他们带来万世和平。我配得上一国公主的尊荣,没有人可以看轻我。”

    原来,她最在意的是那日在宝华门外清容轻蔑的眼神和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还不算无药可救,她仍旧执着于她一国公主的傲气与尊严。其实,从始至终和亲这件事,她都是迷茫而害怕的。

    清容竟圣母心的替永平公主感到心酸可怜。

    “她差点掐死你,你居然替她可怜?你可真是观世音在世!”宋昭听到清容事后说起与永平公主发生了什么,给了她十分中肯的评价。

    清容不禁有点啼笑皆非,看来自己还是很有做圣母的潜质。

    三日后的一早,永平公主身披大红宫装与皇帝、李贵妃辞行,原本皇后作为嫡母应该列席,却因病告假,换成了李贵妃。

    元珩作为送亲使,一路送永平公主出大梁。送亲的队伍十分绵长,含翠说是那队伍经过国公府的巷子,足足过了半个时辰,才走完,那才是真正的十里红妆。

    可清容心里却想,如果永平公主能嫁给元珩,就算一抬嫁妆都没有,她也甘之如饴的吧?

    左右送走了永平公主,也算是送走了心腹大患,清容在心里是很轻松的。

    不过想起皇后因病没有送永平公主出嫁,忍不住问宋昭,道:“你和五皇子出面,这事儿不会引得皇上和李贵妃不快吧?”

    宋昭眼波幽深,默然未语,半晌才忽然笑道:“做都已经做了,还想那么多做什么?”

    清容迟疑的问宋昭,道:“依你对皇上的了解,总不至于为了这个事废后吧?”

    宋昭冷笑道:“我们宋家的人还没四绝呢,何况他当初是怎么继位的,他自己也得掂量掂量。李贵妃他们家如今是行了,可京中谁不知道,李家从前是罪籍,祖上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人。”

    清容算是勉强能安下心,不过皇后派和贵妃派总在那里对峙,早晚是个麻烦。到时候爆发出来,宋家随时都将面临天塌的危机。只是现在说不好,几时天塌。

    此时的中宫里,皇后和五皇子两人跪在殿上。

    皇帝目光阴沉的注视着母子俩,眼中充满了腾腾杀气。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全职国医 |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|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|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|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