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5.家暴现场

    殿内出奇的安静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皇后和五皇子敛声静气的垂着头,跪在殿下。

    皇帝猛地从手边捞起插着菊花的白釉花瓶,直接朝着五皇子掷了出去。五皇子岿然不动的跪在原地,皇后却是大惊的叫了一声,起身抱住了五皇子的头。

    花瓶砸在皇后的背上,皇后吃疼的闷哼一声,根本不敢大叫出来。

    五皇子吓得大叫了一声,“母后。”

    皇后疼的咬牙闭目,再抬眼时,眼中充满了泪水和惶然,狠狠的按住五皇子的肩,轻轻的摇头。

    皇帝更是怒不可遏,狠得青筋暴起,大骂道:“你们母子要恶毒到什么程度!永平是怎么碍你们的眼了,你们非要这样对她。”皇上说着,痛心疾首的看向五皇子,反问他道:“永平不是你的妹妹吗?”

    五皇子强忍着胸口的憋闷怒气,低头紧握着双手。

    皇后稍稍缓过来一些,仍旧被五皇子扶着,勉强跪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!你们以为什么都不说,朕就会把这件事给揭过去?”皇帝冷漠的目光在皇后和五皇子之间睃巡。

    五皇子恭谨的小声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皇帝猛地站起身,走到五皇子跟前儿,一脚踢在五皇子的胸口上,直接将五皇子踹倒在地上,怒喝道:“那你怎么还忍心这样做!你怎么能将南疆人带去见永平?”

    五皇子捂着胸口,忍气吞声的侧俯在地上,道:“父皇,是儿臣做错了,请您息怒,保重龙体。”

    皇后挡在五皇子跟前,大声道:“皇上,是您让五皇子全程接待南疆人的,更何况,五皇子如何能知道,永平公主不在宫中。”

    皇帝满眼杀气的瞪着皇后,指着皇后的手都在发抖,“你还在跟我狡辩!”

    五皇子眼见皇帝已经气的不大清醒,眼睛都混沌起来,紧张的爬起来,一边匍匐上前抱住皇帝的腿,一边哭诉道:“父皇明鉴,永平是我的亲妹妹,我从小看着她长大的,我哪里会忍心看着她去南疆。请父皇不要听信旁人,误会儿臣和母后啊。”

    皇后浑身抖得筛糠一样,眼中充满了不甘与愤恨,“永平公主和亲,又不是臣妾做的主,更不是五皇子能做得了主的。皇上若是不想让永平走,只管派兵去把人抢回来。左右人才出了京城,寻回来也不过个把个时辰。皇上又何必把这怨恨不甘撒在我们母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皇后这番话便如同利剑一般,直接击中皇帝的心脏。皇帝是勃然变色,抬脚又踢向皇后,这一脚极重,踢得皇后直接扑到在地。

    皇上犹自不能解气,五皇子立刻扑上去,背上被皇帝连踢了数脚,他咬牙挺着,是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就算当真把永平公主留下来,也保不住南疆有朝一日会知道。”五皇子挣扎着大声解释,希望能让皇帝冷静下来,“届时,南疆大怒,联合鞑靼发兵,依照咱们大梁如今的国力,又如何抵抗得住?”

    皇帝却根本没有停住,下脚又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五皇子硬扛着,死死抱着皇后,皇后歇斯底里的喊道:“皇上既容不下我们母子,又何必这样费劲。只管传庭杖,把我们打死好了!再不然,直接把我们拖出午门问斩,以谢皇上的心头只恨!”

    皇帝踢得累了,这才渐渐停下来,大声道:“来人,来人!”

    殿外站着的太监、宫女闻声鱼贯进门。

    皇帝道:“即刻送五皇子回府,命禁军把手,即日起五皇子禁足,没有朕命,不得出府半步。皇后病重,需静养调理。”

    话罢,皇帝转身,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皇后同五皇子已是伤痕累累,皇后抱着强忍痛微笑的五皇子,大哭道:“澈儿,澈儿。”

    五皇子眼中含泪,紧紧握着皇后的手,勉强微笑,宽慰她道:“母后您别哭,我不疼,我一点都不疼。父皇还是心疼我……”他说道心疼两字,语气已经很是哽咽,“没有,没有下重手。”

    皇后紧紧抱着五皇子,伏在他身上哭道:“母后对不起你,是母后没本事,母后对不起你……”

    殿内众人看着都格外心酸难受,几个太监好不容易上前,将五皇子和皇后分开。一旁看着的嬷嬷急道:“娘娘,再不送殿下出宫,怕是皇上又要难为你了。”

    五皇子听得这话,立时强忍着痛站起来,坚持着要出门。

    皇后的心仿佛被揉成一团,狠狠的敲碎了,是撕心裂肺的疼啊。

    等五皇子被送走了,皇后犹自放不下心。不过她如今已经形同禁足,孤立无援。

    嬷嬷道:“娘娘,不如去奴婢去求一求奉国夫人,夫人如今好歹也是咱们的亲家。”

    皇后眼中燃起了希望,挣扎着起来道:“嬷嬷,找一套宫女的衣裳,我亲自去见奉国夫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自然拦不住皇后,所幸,皇上刚走,这会儿怕是不会立刻盯的那么紧。便都忙活着替皇后遮掩,让她出了中宫去找奉国夫人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今日倒是无事,正要出宫,有人禀说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来了。奉国夫人很忌讳掺和进后宫的纷争,可因着五皇子出面帮了润容,她倒是不好意思再推脱不见。

    这一见,倒教奉国夫人大吃一惊,堂堂国母,竟穿着宫女的衣裳,满脸狼狈的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皇后见着奉国夫人,立时屈膝就跪了下去。这唬的奉国夫人有些回不过神,下意识的就去扶皇后。

    皇后硬给奉国夫人扣了一口头,哭道:“夫人,求你救救我的皇儿吧。他被皇上打的很重,可皇上叫人抬他回府,不教大夫去看他。”皇后那眼泪如断了线的主子,噼里啪啦的落下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忙道:“皇后娘娘是主子,我是奴婢,哪儿有主子跪奴婢的道理。不管多了不得的事儿,您请站起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皇后紧紧拉着奉国夫人的手,道:“我知道,您从来不掺和内宫的事儿,我也不指望您在皇上勉强帮五皇子求情。我只求您想想办法,哪怕是给这孩子送点药呢。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硬把皇后给搀了起来,“娘娘先别着急,五皇子府里必定是有大夫和医女一类的,皇子妃如今不是还怀着孩子呢吗?”

    皇后想起皇帝杀气腾腾的眼神,连连摇头,道:“不,不,皇上可不会理会这些。他必定会让人把五皇子里的大夫、医女统统打出去。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有些犹豫,她知道皇上因何迁怒与皇后与五皇子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一走,李贵妃直接哭的晕了过去。皇上先拿皇后和五皇子出了气,怕是跟着倒霉的就是宋家,这件事自难免也牵连了奉国夫人府。

    但是奉国夫人于情于理,都觉自己不该袖手旁观。单看皇后亲自前来跪地求情,没有挟恩图报的份儿上,她哪怕是想法子送点药进去呢。

    奉国夫人只为难的答应皇后一试,皇后这才放心,千恩万谢的去了。

    五皇子府那边,也果然如皇后所料,刚被人送回来,府里但凡是懂点医术的,都被皇帝派来的人给赶出了府。

    五皇子妃挺着肚子,瞧见五皇子被打成这样,吓得立时就哭了。

    五皇子勉强安慰着她道:“不要紧,我不要紧,过两日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这是,这是因为什么!”五皇子妃泪如泉涌。

    五皇子憋着心里的委屈,仍旧是温然含笑,“没什么,我做错了事,惹皇上动了怒。”

    五皇子妃道:“再大的怒,都把人打成这样了,怎么能不让大夫来瞧一瞧呢。”

    五皇子温柔的拭去皇子妃脸颊上的泪水,已经没什么力气再应付她了,简短道:“真的没什么,你让我先歇一歇,你还怀着孩子,不要着急。”五皇子是说着,看向一旁傻站着的婆子丫鬟们,严肃道:“还不快送皇子妃回去?”

    众人道了声“是”,谁也不敢耽搁,左右搀扶着,把五皇子妃给架了出去。

    且说,奉国夫人一出宫门,立时就让人去打听五皇子府的事儿。说是皇帝亲点了禁军营的一队人马前后把手,将五皇子府层层把手,围的叫一个水泄不通。凭她的能耐,是没法将人弄进去了。

    她立时找了华堂郡主商量,华堂郡主一边唏嘘着感叹皇后过得不容易,一边提醒奉国夫人道:“您和我再本事,那手也长不到禁军营啊。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愁眉不展,一时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华堂郡主道:“这不还有宋家呢吗,便是宋家老国公借不上力,我就不信那宋家三爷借不上力?”

    奉国夫人当即起身,道:“咱们这就去一趟魏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道:“正好我同清容还有些事要说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润容突然从屏风里冲出来,道:“祖母,带我一起去吧。”她双眼微微泛红,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。

    华堂郡主有些莫名其妙,道:“你若是在家呆着无趣,只管一道便是,哭什么?”

    润容有些尴尬,迅速垂头否认道:“我哪儿有,风迷了眼。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全职国医 |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|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|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|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