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7.咱们俩那叫等价交换

    李玉清说的那句人没了,让清容有些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倒是在一旁听着的润容焦急的问李玉清道:“那五殿下如何了?”

    李玉清啧啧的摇头,叹道:“还能如何,这接二连三的打击,哪儿承受得住。就是坐在屋子里,不理人也不说话,说是不大好。”

    清容很是于心不忍,道:“五皇子妃病逝可不是什么小事,没报进宫里?皇上一心软,说不准就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清容说完,李玉清就止不住的冷笑,道:“我看五皇子多半不是皇上亲生的,我们大人报上去的时候,皇上只说了一句晦气。连六尚和礼部都没让人去知会,只让禁军营的人看着处理。说是不要在永平公主大喜的日子,太大张旗鼓的发丧。”

    清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心里又是同情五皇子,又是对皇帝此举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润容突然道:“还能送人进去吗?”

    李玉清微楞,旋即点头道:“再送一两个人进去倒是也没什么可难的,这又赶上要赶紧发送五皇子妃,浑水摸鱼的就送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把我送进去吧。”润容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李玉清不赞同的反对道:“送大姑娘进去?这,这可怎么成呢?”

    清容摸不准润容为什么这样说,不过她脑中闪过一个念头,润容和五皇子两个人,不会两情相悦了吧?

    可怎么想,她都觉得不大可能。润容从前仿佛很不待见五皇子一样,五皇子倒是刷了一阵存在感,可瞧着他同五皇子妃那恩爱模样。

    清容这样想着,便是极认真的盯着润容看,却没像李玉清这样反对,而是问润容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润容有些难为情,心虚的垂头,“五皇子受这无妄之灾,都是因为我得缘故。如果没有我,五皇子怎么会被皇上责罚,五皇子妃又怎么会情绪激动而早产的?于情于理,我都应该去照顾他的。”

    在门外听了几句的华堂郡主推门道:“不成!你一个大姑娘,哪儿有去别人府里的道理?”

    润容很是着急,道:“于情于理,我都不能不管五殿下的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一针见血的问润容道:“你既不是大夫,又不能让五皇子妃死而复生的,你去了又有什么用?五皇子对咱们有恩,咱们想方设法报了就是了,你一个黄花大姑娘,没名没分的就去人家府里,这算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清容在一旁冷眼看着,她能清晰的分辨出润容眼中涌动的情谊,虽然她还弄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,可她知道,润容对五皇子有情。

    润容急的快哭了,可她能理解华堂郡主的好意,一时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,扭身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若是润容愿意去,让她去就是了。”清容能稍稍理解润容的急迫,哪怕是让她去看五皇子一眼,说一句话呢,她也能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润容听见清容支持她,激动的看向她,眼中带着希冀。

    华堂郡主看着清容,有些难以置信,问她道:“你也跟着她一道傻了吗?这五皇子府如今就好比是龙潭虎穴,能去得?”

    清容很冷静的劝道:“您不让她去,只怕她心里要愧疚一辈子的。您便应了她吧,左右咱们小心一点,不要对外传扬出去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问清容,“怎么小心,这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。到时候真传出去,你让她往后怎么嫁出去?”

    润容干脆的说道:“左右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,我只想跟着郡主您一辈子。嫁不嫁的出去,又有什么相干,最要紧的是人这辈子不能有愧于心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本来很严肃的,听得润容这话,一个没忍住,噗呲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谁要带着你这不听话的过一辈子呢!”她表情稍有缓解,算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清容如何都想不到,她的帮润容说的这番话,竟改变了润容的一声。其中曲折,自是后话。当日,润容便换上了小厮的衣服,在李玉清的帮助下,混进了五皇子府。

    宋昭听见了这话,不免同清容感叹,道:“你大姐可比你知恩图报,有情有义多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瞥了他一眼,道:“你这意思,我无情无义,不知恩图报了?”

    宋昭笑嘻嘻反问清容道:“你只瞧瞧平日里你是怎么对我的!我若是落到了五殿下那个地步,你能像润容那样不顾一切的来照顾我?”

    清容一边看着账本,一边眼皮都没抬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第一,你需要不顾一切照顾你的人在风荷院,没在咱这屋子里。第二,五殿下对润容是实打实的有恩,你对我有什么恩?”

    宋昭抬着手指对着清容在空气中一通乱点,道:“瞧、瞧,这么快就忘了个一干二净,是谁把你从水深火热的沈家给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嗤的一笑,慢悠悠道:“咱们俩那叫等价交换,如五殿下那种不求回报的好,才叫报恩呢。”

    宋昭一时被清容说的语塞,有些闷闷不乐,小声道:“我也不求回报的对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干脆的反驳,“不、不、不,你对我好,那是全心全意的为着表姑娘。我位置摆的很正,你休想糊弄我。”

    宋昭以手支颌,看着清容连眼睛都不抬,一心盯着账本的样子,心里亦发郁结,很是没趣的起身去了。

    永平公主和亲这件事儿,最终以五皇子府的全面倒霉,五皇子妃悄无声息的出殡而告终。

    所幸,皇上没再找魏国公府什么事,宋家从上到下,也亦发低调做人。

    清容全身心的投入到精致会馆的开业中去,大半个月的功夫,她的会馆就成为了一票贵妇消遣的聚集地。她自现代苏过去的护肤品、零食格外的受欢迎。

    李贵妃虽然不喜欢清容嫁去了宋家,可清容送进宫的东西委实好用。

    于是在太后的强力推动,李贵妃的悄声支持下,清容在短短一月的时间里,成为了御用皇商。

    这阵势,简直是商界奇迹。

    不过外面的人却并没把清容当回事儿,都觉着她是背靠大树好乘凉。

    清容在府内府外顺风顺水,风光得意。倒是让府里的妯娌、侧室等羡慕又嫉妒。

    “我可瞧出来了,沈氏给咱们画了个圈儿,只要咱们不出这个圈儿,她倒是懒得理会咱们。”小李氏拨了拨窗边瓶子里插着的花,从二楼的窗子望去院子里。

    大李氏冷笑道:“沈氏这么有野心的人,哪儿会把时间花在咱们身上。有那一刻半刻的,多赚些银子不好吗?”

    小李氏哂笑,“眼下她是春风得意了,那一位眼瞅着奔五个月去了,还躺在床上不敢动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都多大岁数了?这个没了,谁知道以后生不生的下来呢。”大李氏目光很是怨毒,仿佛这么说一说,关禾秋的孩子就肯定生不下来一样。

    这时间院子里传来金姨娘和陶姨娘的笑声,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,很是欢快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李氏揶揄道:“沈氏一进门,倒是乐了那金姨娘。”

    大李氏道:“谁不喜欢傻子呢。”

    小李氏不由鄙薄的笑起来,道:“月月她有十五两银子进项,咱们便是每个月都能让她扣了月钱。”小李氏说到这,又露出怨愤的神色。

    大李氏却道:“这还不好,沈氏是为什么月月都赏金姨娘银子的?是我们做的真不好,还是那金姨娘做的太好了?”

    小李氏有些听不大明白她的话,大李氏起身,走近她,在她的耳边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啊,这能成吗?”

    大李氏一笑,道:“这不就有了缘由了么,倒是看看她最得意的金姨娘是去是留!”

    小李氏闻言,禁不住的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转天,大李氏和小李氏一道去看望关禾秋。自风荷院出来,正遇见宋昭。两人远远的便向着宋昭行礼问安。

    宋昭清清淡淡的抬了抬手,正预备越过二人。

    大李氏温柔的说道:“世子爷,妾身瞧着表姑娘的脸色不大好。是不是再换个大夫,或是请个御医给她瞧瞧?”

    宋昭一扬眉,看向大李氏,似笑非笑道:“你同表姑娘似乎没什么矫情,如今怎的突然关心起她来?”

    大李氏垂头,恭顺的回答道:“之前妾身得罪了夫人,多亏了表姑娘在世子爷面前帮着说话,咱们才没像杜姨娘一般,被夫人逐出府去。饮水思源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。”

    尽管宋昭很不在意那些乱七八糟的侧室,可如今这些人肯捧着关禾秋,同关禾秋亲近,他倒是也省心。免得关禾秋成日不是自己,便是同碧姨娘在一块儿。总是闷闷的心绪郁结。

    若是表妹能向沈清容那样,成日里都乐呵呵的,什么烦心事都不往心里去便好了。

    “说来也奇怪,”小李氏见宋昭面上流露出安心的表情,小声道:“寻常妇人有五个月身孕的,那胎像是安稳的不能在安稳了的。偏表姑娘这一胎,着实有些奇怪呢。”

    关禾秋这状态,确实有违常理。宋昭原本就满心都系在关禾秋的身上,如今听小李氏这样说,很不安心,道:“奇怪?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