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8.有罪推论与公正严明

    清容自会馆回来,才进门就见含翠急匆匆上前,道:“少夫人,世子爷让人把金姨娘给绑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有些惊讶,照说宋昭是从来都不过问后院的事儿,便是之前杜姨娘闹的那次,宋昭都没理会。这会儿竟亲自动手?

    她一壁跟着含翠往雅院走,一壁问道:“金姨娘难不成伤了关禾秋?关禾秋怎样,伤得严不严重?”

    含翠摇头道:“倒是同表姑娘有关,只不过也不能算伤着了。”含翠一时有些迟疑,说不出个所以然,“就是在金姨娘的屋子里搜出来了个鬼画符,有人说表姑娘胎像不稳,就是被这鬼画符咒的。”

    “鬼画符?”清容狐疑的反问了一句,她可不相信,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能伤人。

    说话间主仆几人已到了雅院,清容听得院子里格外响亮的板子声。

    金姨娘被按在凳子上,正一下一下的挨板子。其它人,站成一排在旁边观赏。金姨娘哇哇大叫,哭的嗓子都哑了。

    见清容进门,众人倒是都停了片刻,其它几个姨娘齐齐的向着清容行礼。宋昭表情严俊,脸色青白,深恶痛绝的看着金姨娘。仿若没看见清容似的,咳了一声,同停下来的小厮道:“发什么楞,不准停!”

    清容没料想失态这样严重,看着金姨娘望着她的求救眼神,她很于心不忍,道:“别打了,金姨娘这么柔柔弱弱的一个人,哪经得起这几板子。”

    小厮又犹豫起来,宋昭没叫停,而是面无表情的转头,漠然盯着清容看,一边看,一边冷漠道:“不许停!”

    清容一下就察觉宋昭的表情中有些奇怪,她却不打算知难而退,“住手!世子爷,这是后院的事。”清容声音很轻,只有她与宋昭两个能听得清楚,“你答应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闻言,不由眉头紧蹙,却还是没立刻叫停,而是等那小厮又打了两板子,才听宋昭不快的闷声道: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金姨娘已经被打的叫不出来,只有出气儿,没有进气儿了。

    小李氏见状,不禁冷笑道:“夫人一向是非分明,金姨娘犯下大错,夫人怎能偏私?”

    这一句偏私,颇令人玩味。清容不过片刻,便察觉出了这里面等着她的陷阱。她却不慌忙,只是回给小李氏一个淡淡的微笑,曼声道:“若今日躺在这要被打死的是湘姨娘,我也会帮你说话的。你们若犯了大错,我不会像世子爷这么心软,统统先赶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小李氏仰脸挑衅的看着清容道:“那就把金姨娘给扔出去。”

    秦姨娘看不下去,冷眼看着小李氏道:“你别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清容懒得跟这些妾室废话,而是问宋昭道:“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宋昭言简意赅的说道:“她诅咒秋儿的胎。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怎么个诅咒法?”

    宋昭一想起来,又恨得是咬牙切齿,“用她们高丽的巫术,写了符咒并着秋儿贴身的东西给烧了。”

    尽管金姨娘月月都是模范姨娘,平日里一副胆小怕事唯唯诺诺的样子,却保不齐是个心机深沉的腹黑女。她没有反驳宋昭,而是同他核实了一遍证据。

    “既是这样说,可是人证物证俱全?”

    宋昭道:“我自是找到了人证、物证,否则也不会这样罚她。”他昂头,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。

    清容点了点头,又道:“人证是什么,物证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宋昭一五一十的答,“物证就是她屋子里的符咒,人证,这雅院里好几个丫鬟都瞧见她晚上念念有词的在水井旁边烧东西。”

    清容觉着这人证物证很模棱两可,“就凭这些?人证可听见金姨娘诅咒表姑娘了?”清容说着,便去让宋昭找人证。

    几个作证的丫鬟自然都在院子里,宋昭一开口,几人都上前让清容问话。

    清容道:“你们可听见了?”

    几个丫鬟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脸上明显是迟疑犹豫。

    “听见了,”有一个丫鬟没底气的小声道,这个带领之下,其它几人也都点头,断断续续的说自己听到了。

    清容道:“她是怎么说的?你们既是听见了,还能明确的说出金姨娘诅咒表姑娘,那她话里的言语肯定很清晰、分明吧,你们把你们当时离金姨娘多远,听到她都说了什么,一五一十的给我和世子爷复述一遍。”

    几个丫鬟又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清容能看出来,她们根本就什么都没听到。她们这幅样子,明显是在心里编词儿呢。

    “没听见就说没听见,若是我发现你们扯谎欺瞒我与世子,立时让人给你们送去牙行发卖。”清容极威严的开口。

    几个小丫鬟这才都摇头,心虚道:“奴婢,奴婢们没听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清容又问宋昭,“从金姨娘屋子里搜出来的符呢?”

    宋昭看了一眼跟着的丫鬟,那丫鬟立时将黄符呈给清容看。清容一瞧,那黄符上明显写着半中文、半韩文的,她是看不大懂,也认不全。又问宋昭道:“这上面写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上面写着什么?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就是说,眼下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能证明金姨娘有心诅咒害表姑娘?”

    小李氏道:“夫人这话说的不对,眼下没什么证据能证明金姨娘无心害人。”

    瞧瞧,这不是典型的有罪推论么。

    没证据能证明金姨娘无罪,就是有罪呗?

    清容目光锐利的看向小李氏,哂笑道:“照着你这话,那眼下也没什么证据能证明,这院子里的人都是无罪的。我也可以说,是你们栽赃陷害。随便抓几个丫鬟,或许也看见过你们进金姨娘的屋子。眼下,你们要如何证明这件事儿同你们没干系呢?”

    几个笨的头脑绕不过来的,已经被清容这话闹懵了。

    大李氏不满道:“少夫人为什么非要偏帮金姨娘。”她明显的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清容不慌不忙的一笑,道:“我是少夫人,自当立场严明,处事公正。往后你们谁出现这样的事儿,我都会将确凿的证据摆出来。而不会空穴来风,冤枉旁人。”

    大李氏强调道:“金氏已经承认那黄符是她的了,这样的证据还不算确凿吗?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但凡是有疑点的地方,都需更严肃的核实,而不是凭着主观臆想。”

    瞧着小李氏与大李氏两个人一副急匆匆盖棺定论的样子,清容就觉得很可疑。

    不过鉴于宋昭那脑子但凡跟关禾秋沾上边,就秒变板凳的特性。

    她只淡然笑与宋昭道:“京中也有旁的高丽人,我建议世子爷让人拿着黄符去问问,是做什么的。若真是害人的,那也不必家法处置金姨娘,这种坏了心肝儿的人,直接把她赶出去,也免得来日兴风作浪。”

    宋昭也觉着清容这话有理,立时让宋麟拿着黄符出去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清容又提醒宋昭,道:“表姑娘身上若实在不好,就多请京中有名的大夫来看看才是关键。千万别听谁怪力乱神的话,信那莫须有的事儿。不然,你瞧瞧五殿下那般虔诚的拜菩萨,五皇子妃还是难产去了。”清容说这话的时候,只把眼睛盯在小李氏与大李氏的身上。

    宋昭觉得没趣,也没应清容的话,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清容立时命人去给金姨娘找大夫,瞧瞧要不要紧。她这番入情入理的处置,很令秦姨娘、杜姨娘等人心悦诚服,等清容要走时,几个姨娘行礼的规矩越发恭敬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宋麟便打听回来那黄符的事儿,他自己去回过宋昭,又请含翠帮忙知会清容一声。

    “让人看过了,说那黄符是为着祈祷平安用的。他们高丽人,都有这样的习惯。”含翠回完,不免感叹道:“奴婢瞧着金姨娘也不像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清容却摇头,道:“无论金姨娘是什么样的人,都不能什么都不问清楚,就要打要杀的。便是今日换成是小李氏、大李氏两个,我也不会不闻不问的冤枉她们。也免得来日被人打脸,怪疼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前面还说的一本正经,到后来这两句让屋子里的几个人都觉得怪怪的,忍不住吃吃笑起来。

    浮翠道:“谁敢打少夫人的脸,如今府里上下,有几个敢说少夫人不好的?”

    二房、三房和唐氏她们,就未必说她的好,只不过是府里的婢仆们,都觉着清容很平易近人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日,这桩事儿自也传到了寿禧堂。

    清容一早请安的时候,碰见带孙子习武的老国公。

    国公爷捻着胡子笑眯眯的夸赞清容,道:“我们家孙媳,竟还能给人伸冤破案,真是了不得!”

    清容没弄明白国公爷高兴的点,温顺的陪着一笑,谦虚道:“内院的事儿闹得不大好看,让祖父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国公爷赞许道:“这哪儿是笑话,丫头,你可让祖父我长见识了。听那下人说的时候,老头子竟想起从前在军中的日子。你这样正好,咱们宋家军自来就是军纪严明,绝不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会绕过一个坏人。家里更要这样!”

    国公爷这幅笑眯眯的官方样子,不禁让清容想起了上辈子在电视机里看见的某个公安局长。她有些不大自在,又听了几句夸奖,直接去给老夫人请安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见了她,更是春风满面,拉着清容的手,道:“雅院的事儿我都听说了,你做得好!”

    清容可真没觉得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,看来蒋老夫人和国公爷对她的期许,稍微有点儿低啊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又道:“你今儿个同我去一趟江夏侯府。”

    清容一怔,脑海中立时想起了元珩,他仿佛是送嫁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去江夏侯府做什么?侯夫人的寿辰,仿佛过去了。”清容有些抵触的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