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9.扑面而来的诚意

    “你大妹妹、二妹妹都到了出阁的年纪。其实永平公主出京那会儿,我心里就琢磨了。只不过那会儿出了五点下的事,又怕皇上、李贵妃多想,招来事端。如今也该准备起来了。”蒋老夫人显然是很深思过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清容有些犹豫,将夏侯府一共四房,如今除了元珩到年纪该成亲外,大房、二房、三房都有成年的公子,她一时摸不准,蒋老夫人要跟哪个人议亲。

    不会是元珩吧?清容心里暗道,不会、不会,应该不会那么狗血的。

    这时间,二夫人、三夫人结伴到了。

    三夫人一见清容,便止不住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我听说昨儿个大房的院子又闹翻了天。”

    清容暗暗翻了个白眼,三夫人真是个不省油的灯,总喜欢没事儿找事儿。成日里仿佛除了找话儿挑拨,就没有什么她会干的了。

    唐氏原本一直没存在感的坐在清容身边,三夫人一开口,瞬间让她找到了组织,笑呵呵道:“那动静是够大的,大哥可是动手打了皇上赐下来的人呢。也不晓得要不要紧,不过大嫂这么忽然插手,那金姨娘是被冤枉的,岂不是大哥打错了人了么。更不好同皇上交代了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脸色一沉,不悦的看着唐氏道:“什么交代不交代的,关上门就是咱们自家的事儿,我看谁敢乱出去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唐氏面露不虞,尴尬的垂头,抬手拢了拢发髻,没敢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三夫人冷冷的瞥了唐氏一眼,暗笑她蠢,“我听雅院有人说的言之凿凿,还有人说那金姨娘不是被冤枉的,”三夫人说到这微微语顿,笑着同清容道:“我们自晓得你是行的端做得正的,可旁人却未必知道。如今满府上下都背地里说,是你指使的金姨娘。”

    这好话坏话都让三夫人给说了去,清容还能说什么,她疏离的一笑,“自然都喜欢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呢,若是我能同雅院的人打起来,她们便更是津津乐道了,也是多说无益。”

    清容笑吟吟的看着三夫人,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三夫人慢悠悠的一笑,没有再深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下面的人见识短,一个个儿都只晓得看热闹,都是顶蠢的人。无论是风荷院还是雅院,那些人全要听清容的。若是清容当真有个坏心眼儿,又何必做这种事倍功半的事儿。”蒋老夫人帮着清容说话,把三夫人和唐氏的闲言碎语统统给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三夫人知难而退,自晓得不在当着蒋老夫人的面说清容的不是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又与几人提起去下午江夏侯府,预备给大姑娘、三姑娘定亲的事。

    二夫人格外关切的问蒋老夫人道:“不知是江夏侯府哪位公子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没明说,只道去了便知道了。几人也不多问,请过安后便各自回去收拾。

    等过了晌午,蒋老夫人领着府里的女眷去江夏侯府。

    算上去年被江夏侯夫人赶出门那次,清容这是第二次来江夏侯府了。到底还留着上一次的心理阴影,总觉得江夏侯府的人,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很让她喜欢不起来。

    到了正房,江夏侯夫人极热络的请蒋老夫人告坐,瞧见清容,又夸赞了几句。那自然从容的样子,仿似已经忘了她从前曾把清容从江夏侯府扫地出门儿过。

    两位老夫人说了一会儿的话,就有小丫头进门道:“老夫人,五少爷来给您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知道因着元珩的父亲是私生子,所以元珩在元家根本没有排行。一听不是元珩,她心里倒是放心了许多。

    江夏侯夫人笑看向蒋老夫人,眼中颇有深意,两个老太太眼神来去。清容等人自然也明白这是要相看了。

    江夏侯夫人道:“我们家五哥儿是个最聪明有本事的,还孝顺。”

    五少爷元玢神采飞扬的进门,生的算是个眉清目秀的男子,不过照着元珩的品貌,实在天渊之差。清容有时候就好奇,瞧着江夏侯全家的基因,都不像是能生出元珩这样英俊的孩子。

    想来是江夏侯的那位外,生的极好看了。

    元玢规规矩矩的撩起袍脚,对着江夏侯夫人一拜,道:“祖母安康。”

    江夏侯夫人脸上笑容洋溢,道:“快给国公夫人和几位夫人、少夫人请安。”

    元玢又揖手,对着几人见礼。

    清容对着相亲的场面没什么兴趣,百无聊赖的看看元玢又看了看二夫人、三夫人面上的表情。二夫人端看的极仔细,三夫人就有些心不在焉,仿佛对元玢不是很满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他去年下场,他是二甲第五十八名,如今在翰林院当差。”江夏侯夫人颇有些自得。

    这个二甲五十八名,还真算是不错的。如今世家子弟,多半都靠家里关系某差事,或是借着父兄的光。实打实苦读考科举能出来的,实在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毕竟如沈家那般苦学考状元的寒门士子,多如牛毛。

    所以,叶钦头一次考就高中状元,实在难得。皇上之所以器重他,也是这个缘故。

    二夫人闻言,不禁缓缓的点头,表示赞许。

    江夏侯夫人又美滋滋儿的垮了元玢一番,大到上峰长官对元玢的赞美,小到他当值回家路上不忘给她排队买点心,事无巨细,反正能突显元玢个人优点的,江夏侯夫人几乎是说遍了。

    江夏侯夫人这扑面而来的诚意,显然是很想同宋家结亲。

    众人正说着话,却听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清朗的声音,道:“祖母,孙儿来给您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猛地一跳,转头就看见元珩阔步而来。

    他穿着月白绣竹叶的长袍,头上用青色绸带束发。不是侍卫那种干练的装扮,而是宽袍大袖,更多了几分潇洒不羁。她送亲这一月多,仿似消瘦了不少,颧骨都高了一些,脸颊的轮廓越发清晰明显。

    元珩宛若神邸般俊逸的样貌,立时衬得元玢小哥灰头土脸,唇也不红了,齿也不白了,秒变歪瓜裂枣。

    江夏侯夫人气的鼻歪口斜,奈何蒋老夫人在场,她的保持仪态。只冷着脸,道:“这没你什么事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、三夫人、唐氏都将眼睛盯在元珩的脸上看。唯独清容眼观鼻、鼻观心,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元珩笑吟吟道了句是,却没有立刻退下去。而是转头向着蒋老夫人行礼,又同清容道:“五妹妹那温泉庄子可建好了?之前总也要去,可总耽搁着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和唐氏带着一副嗅到奸情的表情,直愣愣的瞅着清容同元珩两个。

    清容礼貌的笑了笑,道:“修好了,改日元家哥哥去奉国夫人府,尽管让祹哥儿带你去逛便是。”清容这话说的刚好,规矩礼貌又不太过生硬。

    等出了江夏侯府,坐上马车回去,三夫人和唐氏免不得又没事找事。

    “大嫂同那元珩很有些交情呢。”唐氏似笑非笑的开口。

    清容懒怠看她那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嘴脸,眼皮都没抬,淡淡道:“元家哥哥同世子爷一样,从前曾在我沈家寄读,因着是一直是我母亲照顾,所以就像自家的哥哥一样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啧啧叹道:“元珩是一表人才,只可惜了是个私生子的孩子,不受江夏侯夫人待见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轻轻一咳,道:“今儿个又不是让你们去想看她的,只说那元玢如何?”

    二夫人恭维道:“老夫人看中的人选,自是不差的,我瞧着好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顺势说道:“既是二嫂看中了,就给二姑娘。咱们长幼有序,菱儿还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清容忍不住在心里一阵好笑,这会儿三夫人没看上元玢,到知道长幼有序了。

    二夫人不以为意,只笑呵呵的道了句谢,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干脆道:“既然你觉得好,那明儿个我就让人去回个准话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,算是把宋艾的婚事给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回了宋家,清容抽空问过宋昭才明白。江夏侯府虽然有世袭罔替的爵位,但是因为子侄文不成武不就的,已经逐渐败落下来。他们家总得靠一头儿,李贵妃那边儿多是寒门庶族出身,让他们家拉下脸去巴结李家,总有些难为。

    所以,倒不如同军中颇有些关系的宋家结亲。何况,唐氏是唐学士的侄女,往内阁也能说得上话。江夏侯夫人这算盘,倒是拨的叮当响。

    第二日蒋老夫人便派人去给江夏侯府回了话儿,两家就此便要准备庚帖合八字。若是八字没什么问题,正式下定,这婚事基本上就算是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忙过了大姑娘的婚事,蒋老夫人又马不停蹄的准备二姑娘的婚事。不过三夫人太过挑剔,有了大姑娘的婚事在前。她选女婿的标准明显有的放矢。

    能耐、模样、家世不仅不能比元玢差,还要比元玢高出去一大截儿才好。

    不是嫌曹国公的儿子没本事,就是嫌凉国公的孙子是个肥痴;宣宁侯府家世不好,西平侯那儿子是个庶出。

    宋定听三夫人唠叨的心烦,道:“西平候的嫡妻无所出,满府上下可不都是庶子!那孩子是西平候夫人养大的,将来也是要继承家产袭爵的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不以为然的摇头,“这可说不准,不是自己个儿肚皮出来的,总是隔着心眼儿呢。”

    宋定不耐烦的问三夫人道:“那你说说,想找个什么样的人家?”

    三夫人眼波一闪,盯着宋定,道:“若是咱们菱儿能做六皇子妃,那就好了!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