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0.他绝对有古怪 

    宋定眉头紧蹙,满脸的荒谬,“嫁给六皇子?我宋家的女儿,嫁给李贵妃的儿子?”

    三夫人认真的点头,道:“这有什么不可的,我们家菱儿的品貌,做皇子妃又如何?”

    宋定不由冷笑,“你今日若说的是五殿下也就罢了,六皇子可是李贵妃的儿子,我们宋家如何能同李家结亲。”他说到李家,越发的深恶痛绝了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,你也实在是太死板了。老太爷、老太太和皇后咱们是指望不上了,若是能同李贵妃做了亲家,等老太爷有那一天,李贵妃在皇上面前替咱们说几句话,你就袭爵成了国公爷了。”三夫人跃跃欲试,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好。

    “袭爵、袭爵,你成日里就知道钻营这些事。”宋定听得心烦,霍拉一下站起身。

    三夫人表情也不大好看,委屈道:“我钻营,我不也是为你,为咱们的孩子。那国公是世袭的爵位,是地位是脸面。你看看朝中那些庶族寒门的人,官儿做的再大,碰见咱们国公府,不一样要规规矩矩的。”

    宋定却不以为然,道:“他们如今还看得上咱们家,不是因为咱们是国公府。那是因为咱们家有军功,大梁离不开咱们宋家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道:“那李家如今也有军功,可背地里还不是要被人瞧不上出身!再者,你等来日老太爷一没了,咱们分了家。那宋昭是个什么都不成的废物,却能成为国公,你血战沙场的,却只是个将军,你能甘心?”

    宋定不为所动,冷脸道:“那也是命,那就得认!”

    这话气的三夫人憋闷的脸通红,道:“我不认那命。若是老大还再世,我也无话可说。可那宋昭是个什么东西?你辛辛苦苦在外为国效命,身上不晓得有多少伤。他却高床软枕,还要败坏国公府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宋定听不下去,也懒怠同三夫人争执,直接拂袖推门而去。

    三夫人气的,坐在凳子上淌眼抹泪的。心里却暗暗发誓,一定要把宋菱嫁给六皇子,当六皇子妃。

    第二日,三夫人便让人送帖子进宫,请见皇后。唐氏同三夫人一道出的门去了清容那里。

    她到的时候,门外正在换匾额,原来那个精致会馆的匾额,已经换成了蕙质精舍,是皇上亲笔手书,瞧着比原来更加气派。

    唐氏颇有些羡慕嫉妒恨的撇了撇嘴,进了门。

    清容正在后院工作区,带着研发团队做点心。听说唐氏来了,她也不急着去见。左右唐氏平日里也没个正经事,只怕多半是来多嘴多舌,搬弄是非的。

    等清容成功研发出一块泡芙,才起身出门。

    唐氏已经做完面部护理,在内院的包厢里喝着奶茶,吃着蛋糕。见清容身上照着围裙,一副厨娘扮相,不由啧啧叹道:“瞧着大嫂这样子可真是辛苦,说来有那么多下人,你又何必自己亲自动手去忙。”

    清容含笑,道:“来的都是达官贵妇,我自当尽心尽力才是。”

    唐氏道:“来时瞧见换匾额,怎的把太后赐的字给替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笑道:“前日进宫,太后说我取得名字不好,又正逢皇上在,请圣上御笔赐名,这不回来就忙不迭的换上了。”

    唐氏笑呵呵揶揄她道:“好得你都是‘一门三状元,遍地皆举人’的沈家姑娘,怎么文采这样逊色。从前那精致会馆,我听着也实在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清容习惯了唐氏鸡蛋里挑骨头的挑刺儿性格,笑一笑没同她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唐氏又道:“来时瞧见外面没什么人呢,生意可好?”

    清容看她眼中那跃跃欲试等着看笑话的眼神,内心很抓狂,面上仍旧温和的含笑,“今儿个西平候夫人请娘家的人,都包下来了。你若不是我弟媳妇,都别想进这个门。”

    唐氏闻言,脸上便不由有些讪讪的。

    “你可听说了没又,”唐氏笑吟吟的另起了话头问清容。

    清容见她这是要说八卦了,也不打断她,只陪着道:“听说什么?”

    唐氏抿唇一笑,道:“三叔昨儿个从三婶儿房里气呼呼的出来,晚上睡在了姨娘屋里。”

    清容干笑了一声,有点弄不清唐氏高兴激动的地方,“三叔爱睡哪儿便睡哪儿,你同我又管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唐氏继续幸灾乐祸的说道:“三婶儿眼巴巴的盼着个嫡子呢。”

    清容更觉无聊,人家夫妻两个睡不睡,生不生孩子的,又同她有什么相干?只敷衍着点头,随意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唐氏见她也不搭腔,对往下八卦也没了兴致。只问她道:“后儿个二婶、三婶要去龙泉寺进香,你同我们一道去吧。”

    清容可不想同她们一道去,刚要开口拒绝。

    “正好,去你那温泉山庄里瞧一瞧。”

    唐氏话都这样说了,清容也不好再回绝。不然,依着唐氏这种小人性格,不晓得回家要怎么同二夫人、三夫人挑拨呢。

    “那我提前让人知会郡主一声,提前准备准备。”

    唐氏见清容这么配合,很满意的点了点头,又忍不住问道:“你大姐还在五皇子府呢?”

    清容一愣,润容进五皇子府这件事,是机密,她怎么知道的?她表情不由一滞,道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呢,我大姐跟着郡主在庄子里忙呢。”

    唐氏似笑非笑的看着清容,道:“我说怎么总不见人呢,原来在庄子里。”

    其实因着淑容临盆,润容一周前就从五皇子府出来了。无论是进府还是出府,她们都小心翼翼的,是怎么让唐氏这个大嘴巴听见风声的呢?

    唐氏道:“那正好,后日去庄子上就能见着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敷衍的应了,深觉之后要更加小心注意一些了。

    隔日一清早,数辆马车浩浩荡荡的自国公府出发,一路去了龙泉寺。因着听说是去瞧瞧清容的温泉庄子,连着老国公、宋昭、宋晖,二房、三房的男孩子们也都一道去了。

    蒋国公与蒋老夫人夫妇预备在庄子里耽个一两天,全当是出去散心了。

    这种全家性的出游,还真是破天荒的头一次。清容同宋昭一辆马车,车上还带着瑜姐儿。之前瑜姐儿一直都在碧姨娘那里养着,出了每日请安,她们两个还真没单独想出国。

    这一家三口,坐在车里,看上去特别违和。清容感到一种作为继母的尴尬与无力感。

    父女俩如今坐在对面,直勾勾的看着清容。

    清容干笑了两声,觉得不能这么继续尬坐下去,于是问瑜姐儿道:“这些日子在女学里都学什么了?”

    瑜姐儿有些局促,规规矩矩小声道:“回母亲大人的话,女儿这些日子在学女则。不过姑姑、姐姐们学的早,学的快。女儿听不大懂。”她说话软软的,萌萌的,很多字还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清容又道:“都学了什么,会背吗?”

    瑜姐儿摇了摇头,诚实道:“不会背。”

    清容原本打算等瑜姐儿说会背,让她背一遍,这样车里就不会这么无聊尴尬了。

    瑜姐儿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惭愧神色,道:“女儿是不是有点笨。”

    清容于心不忍的说道:“真巧,我也不会背。”

    宋昭在一旁听的,噗呲一声,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清容仰头问宋昭,“你会背?”

    宋昭大喇喇道:“我背《女则》做什么?”

    清容继续同瑜姐儿尬聊道:“你看,你父亲也不会背。他笨,也把你给生的笨了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到底是小孩子,忍不住捂着嘴,嘿嘿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车上的气氛稍微愉快了一些,她们也到了龙泉寺。

    瑜姐儿乐呵呵的下了车,可一见到三房的几个女孩子,就有沉默了下来,连大气儿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六姑娘宋葇眼神不善的白了瑜姐儿一眼,吓得瑜姐儿立时躲到了宋昭的身后。

    显见瑜姐儿对宋葇等人的霸凌,已经产生了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“元君素?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清容正盯着宋葇看呢,却听宋昭开口。

    元珩笑呵呵道:“自然是来拜佛的,倒是没成想,遇见国公府出行。”

    宋昭亲切道:“正巧家里女眷要来进香,又赶上家里温泉庄子修好了,所以全家一道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元珩眼中很快的闪过一种落寂的神色,对着宋昭笑道:“我去给各位长辈请安”

    宋昭忙在前面引着元珩过去。

    宋昭说着,将瑜姐儿的手递到清容的手上。那小手暖暖的软绵绵,清容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清容盯着元珩的背影,愣了一会儿神。觉得元珩的来意,并非偶然,总觉得好像有点什么缘故似的。

    瑜姐儿见众人寒暄过,全都预备上山了,忍不住摇了摇清容的手,小声道:“母亲,咱们不走吗?”

    清容这才回过神来,胡乱应了一声,要拉着瑜姐儿跟上去。这时,元珩倏地回头,很快的自人群中找到了清容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清容被元珩看的身上发冷,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他绝对有古怪。

    注:中国古代很早就有酸奶、淡奶油了。

    在《雷公炮炙论》载有:“醍醐,是酪之浆,凡用以重绵滤过,于铜器煮三、两沸。”

    《大般涅槃经圣行品》:“譬如从牛出乳,从乳出酪,从酪出生稣,从生稣出熟稣,从熟稣出醍醐。醍醐最上。”

    这个醍醐大意是指,发酵乳脂。不过具体到底是不是奶油,大约谁也说不准吧。不过中国乳制品的发展,有着悠远的历史。

    不过做泡芙这个也略扯淡,大约是因为某秋很喜欢吃泡芙,哦呵呵呵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