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1.板上钉钉的婚事生变数

    清容一路都寸步不离的跟着蒋老夫人进香、求签,拜过菩萨,国公与蒋老夫人等人又要去听经。

    清容妹妹陪华堂郡主听经,就犯困,自然没跟蒋老夫人同去,带着瑜姐儿与其它几个小姑娘去后山玩。

    宋葇几个没了蒋老夫人、二夫人、三夫人的拘束,撒欢儿一样的玩儿。

    瑜姐儿却很与她们这些孩子格格不入,只跟在清容的身后,拽着清容的裙子。

    清容进了亭子坐下,拉着瑜姐儿问道:“她们在女学还欺负你?”

    瑜姐儿瑟缩的摇了摇头,怯怯道:“没,没有,是我,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清容无奈的摸了摸瑜姐儿小小的头。

    瑜姐儿道:“姑姑们和姐姐们不喜欢我。”瑜姐儿小小的手指绞在一起,看着很无辜,令人心疼。

    清容自然也不用多问,三房连宋昭都不放在眼里,瑜姐儿这种连通房都算不上的婢生女,被三房的臭丫头们瞧不起也是很应该的。毕竟三夫人就是那种看人下菜碟儿的个性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继母,倒是当的很好。”元珩站在亭子外面,笑吟吟的看着清容。

    清容一愣,有些心虚的看着元珩,恍惚间又回到了去岁在龙泉寺幽会的日子。

    瑜姐儿不大认得元珩,眨巴着眼睛。可她这个年纪,已经很知道美丑了,圆溜溜的眼睛,盯着元珩看个不住,道:“母亲,哥哥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一看这丫头长大了就是外貌协会的。

    元珩笑眯眯上前,将瑜姐儿给抱起来,道:“我是你爹爹的朋友,你母亲还要叫我一声哥哥呢,你又怎能叫我哥哥,这不差了辈分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哦了一声,眼睛亦发直勾勾的盯着元珩。

    清容不由暗暗扶额,元珩这大梁第一美男的颜值,还真是老少通知。

    瑜姐儿拉着元珩的衣襟,道:“你是我爹爹的朋友,可我都没见过你。”小姑娘被元珩抱在怀里,似乎很有安全感,撒娇着说道。

    元珩笑道:“你在内院,我同你爹爹见面都在外面,自然是见不着的。咱们往后,会经常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听得“经常见面”四字,心里冒出一丝狐疑,对浮翠道:“你抱瑜姐儿去那边玩儿去。”

    浮翠恭声道了句是,带着瑜姐儿的奶娘、小丫鬟去了。留下清容贴身的几个大丫鬟在场,也都守在亭子外面,只有梅蕊就近站在清容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经常见面是什么意思?”等瑜姐儿被浮翠领着走远了,清容才开口问元珩。

    元珩笑容温润,仍旧是英俊从容的模样。可他眼里又带着一种诡异的神情,清容说不清楚,就是暗暗的觉得他很危险。

    “咱们两家不是要成亲家了吗?日后见面的机会,自然就多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并不觉得他的经常见面,是指大姑娘同元玢的婚事。她微微偏头,目不转睛的看进元珩的眼里,想从他眼中读出点儿什么,却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元珩微微一叹,道:“今时今日,此情此景,我倒是酸腐的想起一首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诗?”清容自元珩的神情中,感到一种深切的隔阂。莫名觉得,两人之间,突然横出一堵无形的墙。

    元珩笑道:“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,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”

    清容尴尬道:“我却觉着这诗不大应景儿,你我还在。我到觉着,应该是‘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’。”

    元珩那笑容一瞬间凝结,神情落寂而无助,道:“你还在,我的清容却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暗叹,这就是前男友存在的尴尬。遥想去年,她还在半真实、半梦幻中苦恋着元珩。可今时今日再面对元珩,只剩下绵绵无尽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今日非昨日,”清容垂头,避开元珩深情款款的眼神,道:“多说无益。”

    元珩苦笑,“你知道吗,自从你出嫁后,夜里无眠,辗转反侧的时候,我总忍不住去想,你对我可曾用过心。”

    清容漠然不语,元珩盯着清容侧脸好看的弧线,雪白的脖颈,叹息道:“今日我算是彻底明白,你对我不曾用心。”

    “话也不是这样说的,当时两情相悦,却落得这样情状,都不是你我的错。我只是觉着,咱们两人都无能为力,不如断个干净彻底。也省着藕断丝连,也只能徒留麻烦了。”清容冷静的替元珩分析。

    元珩竟仿佛被抛弃的怨妇一样,凄然笑道:“你可真是个狠心薄情的人。”

    清容有点儿发怔,这对白听着,咋好像她是陈世美,他是秦香莲呢?

    “世子爷来了,”梅蕊很恭敬的开口,远远的便向着宋昭行礼。

    宋昭瞧见元珩站在亭子里,清容坐在桌边,心里便说不出一阵怪怪的。他快步走过来,笑呵呵道:“你们两个在这做什么呢,我瞧着,脸色倒不大好看似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没说话,元珩平静的一笑,道:“清容在问我永平公主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正色道:“君素,如今清容都是我的夫人了。你不好再叫她闺名的,让旁人听见了,要误会。”

    元珩倒是满脸的无所谓,“打小儿看着她长大的,一时还改不过来。你在沈家不过呆了半年多,我却足足呆了三年。我同清容、润容,实在是贯熟的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一笑,“如今却是我同她贯熟了,再者,我虽说在沈家只呆了半年。可只怕,最是令她印象深刻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有点儿发懵,他们俩在干什么?在互相攀比谁跟她的感情好?

    宋昭立时昂头看向清容,问她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清容无奈道:“是、是、是,我现在一看见你就牙疼。浑身上下,哪儿都疼!”

    宋昭笑嘻嘻道:“那时候不是年纪小,还说那个做什么?”他说着,亲热的上前拉过清容的手,道:“我往后是真的疼爱你,把你从前的疼都给你补回来。”

    清容能稍微明白,他这么肉麻死人不偿命,是出于雄性动物宣誓主权领地,护食的心里。她越发尴尬,来不及同元珩告别,已经被宋昭急吼吼的给拉走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是时候该动身了,只怕祖父听经都要听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国公府自龙泉寺出来,立即动身去了清容的温泉庄子。庄子离着龙泉寺很近,不过半刻的功夫就到了。

    元珩一路积极主动的跟着,也到了温泉庄子。

    华堂郡主早接到消息,和润容带着人将几个院子收拾出来,安排的极妥帖仔细。

    国公爷和蒋老夫人一进门,便是宾至如归。美的两个老人家,不住的点头,一壁夸清容有才死,一壁谢华堂郡主准备的细致妥帖。

    清容自然同宋昭、瑜姐儿在一个院子里,瑜姐儿出来大半天,已是很累,这会儿浮翠带着小丫头去休息,屋子里便只留下宋昭同她。

    宋昭有些不耐烦的问清容,道:“那元君素之前不是来过,怎么今儿个又巴着不走了?”

    清容故作糊涂道:“他是你的朋友,又不是我邀他来的,你问我,我又怎么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撇嘴,还对龙泉寺后山的事儿耿耿于怀,道:“当年我从沈家回了宋家后,你同那元君素的关系,可有突飞猛进的发展?”

    清容回答不上来,他们俩是有突飞猛进的发展,不过实在南巡他回宋家之后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才五、六岁罢了,成日被润容闹得殚精竭虑的。何况,元家哥哥住在外院,我哪儿有机会天天见着他的?”清容觉得宋昭脑袋短路了,她那会儿跟叶钦的关系才是突飞猛进的发展呢。

    宋昭道:“不许叫元家哥哥,往后你也跟我一道叫他元君素。”

    这抽的什么风?

    尽管清容心里暗暗腹诽,还是从善如流的应道:“好、好、好,都听世子爷的。”她说到这,又怕宋昭一会儿问出什么乱七八糟的,便打岔道:“我总觉着元君素还有旁的事,你倒是去留意留意,他的来意才是关键。”

    宋昭道:“他不是为你来的?”

    清容无奈的看着宋昭,很想问他脑子是不是进了浆糊。

    还没等宋昭去看,元珩就同国公、蒋老夫人告辞了。这更让清容瞧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谁知,第二日便出了事端,元玢在龙泉寺调戏良家妇女,那良家妇女,正是封疆大吏陕甘总督骆闻的嫡女。

    封疆大吏那可都是皇帝的亲信,实权在握的人,不是元家能开罪的起的。

    大姑娘同缘元玢的婚事,自然就此告吹了。可谁知,隔日江夏侯亲自来了温泉庄子,说是还要同宋家结亲,元珩也还没说亲,而且比元玢更有前途,毕竟是被皇上看好,希望成为准女婿的人呢。

    元珩自然比元玢更好一些,不止是个人外貌。元珩是皇上身边的一等侍卫,自是不能更心腹了。

    当初皇上把永平公主和亲的所有错都怪在了五皇子和皇后的身上,元珩送了一趟亲后,当初约永平公主出六皇子府的事儿,似乎被皇上、李贵妃全部淡忘了一样。

    因着永平公主的事儿,皇上的立场很尴尬。清容就不止一次的听说,皇上要做主给元珩赐婚了。

    鉴于同元珩的关系,清容自是暗戳戳的希望这个婚事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谁知道宋菱那边竟主动出场,跪请国公和蒋老夫人答应,让她同元珩成亲。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