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3.来自元珩的深水炸弹

    蒋老夫人表情沉肃,不怒自威。不同于往日的和蔼可亲,有一种山雨欲来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而宋家的这些大姑娘、小媳妇儿们,显然还是很惧怕蒋老夫人的。这会儿全都静悄悄的垂眉敛目,连大气儿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屋子里相当的低气压,搞得清容也很是惴惴。

    这样静静的看了半晌,蒋老夫人才慢幽幽的开口,问跪在面前的几个丫头道:“你们做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几人还是静悄悄的,都不说话。蒋老夫人猛地一拍桌子,震得众人一哆嗦。

    三夫人怒道:“菱儿,你犯了什么错。”

    宋菱梗着脖子,强硬道:“女儿没错,旭大嫂子和明大嫂子带着三妹妹、五妹妹、七妹妹拦住了我,还把我推进了温泉池子里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见三夫人先发制人,心里也着急起来,同宋艾道:“祖母让你说话呢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?”

    宋艾咬着唇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旭大奶奶道:“是二妹妹先拦了大妹妹的路,让大妹妹自己张点儿脸。还说那元五爷生出这种事儿,就是大妹妹同元家八字不合。”

    宋荞冷笑,“旭大嫂子别只说我二姐,她宋芙还跳出来说我二姐不要脸呢?”

    宋芙揶揄道:“怎么着,难不成我还说错了?本来就是个没脸的,谁家要脸的人,能自己跑出来跪求嫁人的?”

    这一来二去的,两边儿又打起了嘴仗。简直是拦都拦不住。

    清容只觉着,宋家的这些姑娘们,到底是生在福中不知福的。她们这些人敢公然打群架,又敢在蒋老夫人面前吵架。可见宋家是娇养女儿,养的她们各个儿性格彪悍,是天不怕地不怕。

    不像沈家的女孩子们,一言不合,背地里就阴谋陷害,有理有据的整死你。

    清容这样想着,不免感叹宋家平日里各处虽然有点儿小阴谋,可从整个大环境来说,还算是正直的。

    尽管三夫人和唐氏整日里都想着看她笑话,气她有、笑她无的,但到目前为止,都还没对使过什么阴狠的诡计。最多是过个嘴瘾,挑拨挑拨是非罢了。

    哪里像沈家,大房联合着妾室跟正室夫人斗法。一逮到机会,就把人往死里整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气的怒极反笑,连声道:“好、好、好,你们都长大了,真是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屋子里又陷入了一阵安静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也不想再多说什么,只道:“收拾收拾,咱们今儿个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原本蒋老夫人还预计在庄子上住个五六天,这一气,赶着晌午众人便回了国公府。

    刚一进府门,蒋老夫人便道:“你们几个,统统给我跪祠堂去。想不明白,就一直跪着,等什么时候想明白了,再起来。”

    旭大奶奶和明二奶奶都很尴尬,有些回不过神,道:“祖母,我们也去跪祠堂?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瞥了旭大奶奶、明二奶奶一眼,问道:“你们做对了?”

    两个人都不说话,有些不甘和无奈的跟着几个姑娘们去了祠堂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也不让二夫人、三夫人送她,只叫了清容和唐氏一路跟着她回了寿禧堂。

    国公爷从来不管内宅的事,无论是媳妇们还是孙女们,他全都由着蒋老夫人做主,不过在儿孙们的教育生,国公爷便是亲力亲为了。

    宋家明显是娇养女儿,却对男孩子们的教育更苛刻一些。

    清容同唐氏随着蒋老夫人进门,唐氏便卖乖的笑道:“祖母快别跟着他们生气了,她们还是小姑娘,不懂事儿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道:“清容同她们可是年龄相仿的,怎么就这么懂事儿。还是我平日里太娇纵些。”

    唐氏绝不放弃挖墙脚的机会,道:“这哪儿能是祖母的不是,她们成日里不是在闺学,就是在自己院子里。要怪,也怪二婶儿、三婶儿太惯着妹妹们了。菱儿实在被宠坏了,不像话!”

    虽然唐氏是挑拨,可这话也算属实,说进了蒋老夫人的心里。

    清容只在一边儿坐着,也不多说话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就势问唐氏与清容道:“我倒要问问你们两个,我罚她们去跪祠堂,是让她们想明白什么?”

    唐氏翻翻的答道:“自然让她们明白做错事了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又看向清容,道:“你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祖母是想让弟妹、妹妹们明白家和万事兴。”清容一言以蔽之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的脸上立时流露出赞许的目光,“再多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是一家人,任凭外人怎样,一家子不能先在内里先生出龃龉嫌隙。姐妹们自当互相体谅,不该只知旁人的错,却不检讨自身。这桩事儿,毕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。二妹妹主动招惹,处处拔尖儿有错,大妹妹忍气吞声,暗暗激化矛盾也有错。”清容说的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其实蒋老夫人的意图不难猜,但看她是从哪个关键点开始怒不可遏的。何况清容这种人力资源出身的,最懂通过上司的作风和意图,寻找正确答案这种事了。

    唐氏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的,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清容趁着蒋老夫人高兴,立时把最该说的话给说了出来,“祖母,照我说,同元家的婚事不如就此作罢。谁也别挣,谁也别抢。”

    元家虽说门第不错,家族里的男丁都算规矩,元珩更是个大有可为的人。可照比魏国公府,也不至于就非要攀亲不可。

    清容见蒋老夫人的神色隐有动容,继续道:“也免得大姑娘、二姑娘为此事就此生了嫌隙。我听说,元珩是京中少女们的春闺梦里人,连着永平公主都对他倾心不已,总觉得无论是哪位妹妹同他结亲,都难免会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宋家目前最怕麻烦,而且怕跟皇室有关的一切麻烦。清容这话,算是将蒋老夫人那点要近亲心思除去了百分之七十了。

    等出了寿禧堂,唐氏忍不住敏感的说道:“我怎么瞧着你不大想让咱们家的妹妹嫁给元珩呢?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我自是不想的。”

    唐氏打量着清容,笃定道:“你同他果然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清容坦然道:“就是我方才的话,元珩是个麻烦。”清容自没办法详细的跟唐氏解释,她暗觉出来的元珩的麻烦。

    等回了海棠院,清容便嘱咐含翠道:“等到了夜里,她们跪不住的时候,你去把我今儿个同老夫人说的话,一字一句的学给两个奶奶和几个姑娘们听。”

    含翠有些犹豫,反应极快的问清容道:“少夫人这样做,只怕她们未必领情。指不定要怪少夫人为什么不早些去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笑道:“你只说早来了,不过老夫人身边看的紧,夜里才进来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浮翠糊涂道:“她们把老夫人气成这样,少夫人这会儿去管,怕是费力不讨好,再让老夫人生气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清容一笑,也不仔细解释,只道:“你以为老夫人为什么把我和唐氏叫过去问话?都说是家和万事兴了,我和唐氏既然明白了这个道理,自然要表现表现的。”清容说到这儿,又想起什么,道:“你只看白日里她们有没有自己反省出来,若是没有,晚上再去。”

    梅蕊道:“怕是老夫人又生气,又心疼孙女、孙曦,罚的差不多了,也得要个台阶儿下。姑娘们若是想不出来,更得有个去教导的人。”

    清容听得梅蕊的话,又道:“算了,做戏做全套,还是我自己去吧。”

    白日里,旭大奶奶、明二奶奶、宋艾、宋菱分别把自己的反省说给了看着她们的嬷嬷,结果都没猜对,直跪倒了晚上。

    等夜幕四合,府里点了灯的时候,清容才带人提着灯笼去了祠堂。

    老夫人身边的婆子果然没有拦清容,全是一副没看见的样子。

    清容进了门,先寒暄着解释自己如何来晚了,又把白日里的话都同几个人说了,最后道:“弟妹与妹妹们,只说自己身上的错,互相给陪个不是便是了。不过祖母心明眼亮,但凡是你们心不甘情不愿的,只怕她老人家都会看出来。越发惹得她老人家生气,仍旧还要回来跪的!”

    几人对清容的雪中送炭,自是领情的,看着清容的眼光都多了几分柔和。

    等清容走后,旭大奶奶便把话学给了婆子。送信儿的去了后,不多时便请了几个人去寿禧堂说话。

    尽管清容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如何,不过事后各人都回了院子,谁也没有再去跪祠堂,可见反省的很真挚。

    宋家姑娘们的争端暂时告一段落,摆在清容眼前只剩下一件非常棘手的事了。

    那就是关禾秋过门。

    她的肚子已经显怀,且奇大无比,决计不能再耽搁了。尽管这时胎像还算安稳,可也不能在人前出现了。坐花轿、拜堂的事儿,只能让身边的丫鬟来替。

    因着宋昭数月前就开始准备,三天后,这纳妾礼便由关禾秋身边的丫鬟无暇帮着行礼。

    新娘子见不得人,这拜堂仪式也只能略略的过了,连着给清容敬茶请安,新姨娘都盖着盖头。

    被宋昭请来观礼的人,很是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不过谁又能往关禾秋怀了孩子,是别人替嫁的事儿上想呢。

    不过款待男客的酒席,仍旧办的热闹考究。宋昭这个人虽说名声臭,但是个最精于吃喝玩儿乐的,在京城公子哥儿之间的人缘是出了奇的好,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元珩。

    自打江夏侯帮元珩求亲,元珩便一直没在魏国公府出现。

    这一来,便向着清容扔了一颗深水炸弹。

    他当着众人的面儿,请清容来做媒。言下之意,就是让清容帮她促成与宋家的婚事,但他又没说让清容帮他向哪个牵红线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自己感觉没有错。以后,元珩会是她的大&麻烦。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