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4.鸡毛蒜皮的麻烦事

    无论清容同意还是反对,元珩的这个举动都无异于是在向宋艾与宋菱表明,清容可以帮他做娶谁的决定。

    又或者不仅是宋家,还有全京城的少女们。

    这件事倒是没有多严重,顶多是个麻烦,也许会带了一系列连锁的小影响。

    清容避开了人,同元珩在外院挨着内院的角门处说话,又很机警的让梅蕊与浮翠两个望风看着人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元珩微微一笑,眼神十分妖孽,“我没想做什么,我只想让你来为我做媒。”

    清容忍不住眉头紧蹙,目光幽沉的看着元珩,想从他的脸上读出些什么。

    元珩那一张俊容上立时流露出委屈来,“左右不是你,我同谁成亲都是一样的。怎门既然没有做夫妻的缘分,成为一家人也不能吗?”

    清容有点儿弄不懂,元珩到底在想什么,“你不觉得我们两人往后若能不见,是最好的吗?”

    元珩道:“清容,我只想看着你平平安安的过日子,我也就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,清容应该感动,可他从元珩的眼睛里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真诚。

    清容无意再多说下去,只漠然对元珩道:“我不同意。也不会帮你同任何人牵线,你与宋家的婚事,我会反对到底。”

    元珩玩味的看着清容,问她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清容却没回答他,只是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她心里装着这件事,一夜都不曾好睡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她刚收拾妥当,便听含翠道:“人都到全了,来的是整整齐齐。”

    浮翠道:“这么早?”

    梅蕊一笑,“今儿个关姨娘应该来给少夫人敬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仪式,她们等了多久了?如今宋昭和关禾秋也算是名正言顺了。”清容倒是很明白这些人是如何想的,“就好像是悬在头上的刀,如今终于落下,来了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清容说罢,整理了衣襟腰带,极端庄大气的去了前厅。

    可关禾秋并没有来给清容请安,甚至都没打发房里的丫鬟来向清容告假。

    秦姨娘阴阳怪气的笑着同清容道:“少夫人可得一碗水端平,从前怎么扣咱们银子的,如今就要怎么扣关姨娘银子。”

    清容淡淡道:“自然。”她说到这,也懒怠再同秦姨娘说什么,左右瞧这样子关禾秋是不来了。打发了一屋子的姨娘,起身往寿禧堂去。

    进寿禧堂的时候,清容远远的便瞧见关禾秋站在房门外的廊下。她的肚子大的惊人,看着不像四、五个月的样子。她身上穿着橘色金线绣遍地菊花的对襟长衣,下着橘色的百褶裙,外罩一件翠色纱扇。瞧着很是雍容,却也不算抢眼。头上带着金镶东珠的凤钗,两边缀着点翠的戏珠子流苏。

    这样的打扮很是雍容,却也不算太出挑。不过在姨娘中,算是夸张的了。

    清容仔细打量了一下关禾秋头上簪着的凤钗,是三尾的,倒是也不算坏了规矩。瞧见清容进门,关禾秋下意识的对着清容扬了扬下巴。

    这种举动,在清容眼里看着,有几丝挑衅的味道。

    梅蕊与浮翠都变了脸色,浮翠愤恨地小声道:“难怪没来咱们这呢,竟是先来了寿禧堂,咱们巴巴儿的在那等着,倒是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是蒋老夫人体谅关禾秋怀着孕,不让她就等。交代了清容喝过茶,再来寿禧堂。

    谁知道宋昭和关禾秋两个是怎么想的,直接就越过了她。

    “她是个什么东西,也敢随随便便就往我跟前儿来!她传的是什么衣裳,戴的是什么。”蒋老夫人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,“小畜生,我告诉你,我之所以点头让那个狐媚东西进门,全是看在你媳妇儿的面上。若是没有清容,凭她也想进咱们家的门?”

    “祖母!”宋昭焦急的大喊。

    清容听着有点儿尴尬,那句小畜生,跟着就是你媳妇儿,恍惚让清容有一种跟着挨骂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关禾秋脸上一阵红,一阵白,表情十分难看。她自没脸再盯着清容看,那头低的快埋进胸口里一样。

    “以为自己有肚子,就有了指望?做梦吧!她就算生个儿子,咱们国公府也不缺哥儿。我只等着我正经的重孙子,不稀罕她那不明不白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听不下去,大声喊道:“祖母!阿秋也是您从小看着长大的,您做什么这样刁难她。”

    清容站在外面,进去也不是。不过门口守着的婆子一听这架势不对,直接道:“少夫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的声音立刻安静下来,清容只得硬着头皮进门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瞧见清容来了,脸色都温和下来,道:“好孩子,咱们两个都没想到那狐媚东西竟有脸来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清容深吸一口气,俨然是接不下去这话,只陪着笑道:“关姨娘还怀着孩子,不如让她回风荷院。这些日子,让她好好养胎,别四处乱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还有些气不过,却也点头同意了。又瞪了一眼宋昭,道:“小畜生,还不快谢谢你媳妇儿?”

    宋昭不满的看了清容一眼,眉头紧蹙。却什么都没说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等他走到门口,蒋老夫人忍不住大声道:“这个亲你也成了,明儿个你就跟你三叔,去禁军营。”

    这是,先成家,后立业?

    宋昭没言语,只是烦躁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还有些气难平,却安慰清容道:“鬼迷心窍的人,早晚会醒悟的,你放心。无论什么时候,都有祖母在呢!”

    清容十分感激蒋老夫人肯这样对她,蒋老夫人说了许多安慰她的话,才问她给元珩做媒的事儿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清容斩钉截铁道:“孙媳已经推掉了,既是不嫁,两个妹妹都不应该嫁的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,才让清容回去。

    关禾秋成亲后第一日便想越过清容这个正房,给老夫人请安,却被骂的们都没进去,这样的话,没到下午,便传遍了整个魏国公府。

    含翠极是痛快的跟清容回报,道:“回去就说肚子疼,又请了大夫去看。”

    浮翠道:“活该她坏心眼儿的,把孩子疼没了才好呢!”

    梅蕊咳了一声,下意识的看向清容。

    浮翠也晓得自己的话说太狠了,有些怯怯的。

    清容一边审看着蕙质精舍要送进宫的护肤品说明,一边道:“你过个嘴瘾也就罢了,不许往外面说,更不许起坏心思去害人!”

    浮翠这才呼出一口气,道:“奴婢这小胆子,少夫人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的态度硬朗,就算关禾秋那野心上了天,清容也是没在怕的。反倒是二房和三房的麻烦,让她很有些在意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去请安的时候,没瞧见二夫人、三夫人?”含翠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清容摇了摇头,“我去时已经晚了,怕是老夫人瞧见宋昭带着关禾秋进院,立时就把二夫人、三夫人给赶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含翠道:“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二房和三房个送了茶水、点心、零食过来,奴婢方才在外面还瞧见二姑娘在咱们院儿门口,来回的走。”

    清容干脆道:“送的东西照收,照样准备回礼。人就不要放进来,只说我忙着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含翠连连点头,等二房、三房无论是姑娘还是下人,来了都只管收东西,不让人进。

    宋艾与宋菱两个互相盯着,都怕被谁捷足先登了。

    盯着盯着,两个人就都到了西二府里的小花园。这西二府住的是宋昭、宋晖两兄弟,唐氏自然耳报灵通,特意去了小花园碰宋艾、宋菱两个。

    “这会儿两位妹妹怕是不想看见我这个嫂子,只一门心思的想见那边的嫂子吧?”唐氏笑眯眯的努嘴,往清容的院子里瞥。

    宋艾与宋菱两个都是讪讪的,宋菱道:“瞧二嫂子说的什么话,您和大嫂子,不都是我们的嫂子。”

    唐氏抿嘴一笑,道:“可不见你们往我哪儿送零嘴儿。”

    宋艾脸红红的不自在道:“又不是我们要送的,是母亲送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宋菱也跟着道:“大嫂成日给咱们送好东西,这不是礼尚往来。”

    唐氏听的这话,沉了脸,酸溜溜道:“你二嫂我是个没钱的,只有一腔子热血,怕是也空付了。也罢,你们不领情,我这就走了,省着该来的没来,不该来的在这儿碍你们的眼。”

    宋艾、宋菱一听唐氏话中有话,哪儿肯放她走。

    宋艾立时开口叫住了唐氏,道:“二嫂有话不妨直说。”

    宋菱道:“二嫂,您同咱们多少年了,她才多少年。自是咱们更亲一些。她那些虚情假意的,都是面儿上功夫!”

    宋艾虽然没附和着宋菱说出来,却是点了点头,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唐氏这才露出自得之色,同宋艾与宋菱道:“现在你们可知道她那海棠院的门难进了吧!”

    宋菱可晓得这晖二嫂的脾气,得顺着她说,连连点头,“二嫂什么时候让人拦过我们?”

    唐氏越说越来劲儿,微微一笑,压低了声音小声与宋菱、宋艾道:“你们指着她帮你们保媒拉纤儿可没戏。”

    宋艾,宋菱带着不明所以的困惑看着唐氏。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唐氏冷笑道:“为什么?我看她同那元君素多半有事儿!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