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5.女人们的虚荣心与占有欲

    “又什么事?”宋艾没反应过来,懵懵懂懂的问道。

    宋菱却是大惊失色,拒绝相信,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唐氏煞有其事的说道:“怎么不可能!若是没有缘故,那元君素为什么要让她做媒人的。”

    宋艾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迟疑着道:“元家公子不是同大哥一道在沈家寄读过吗?”

    唐氏连连点头,“这可不就是青梅竹马?”

    宋艾道:“可之前不是出过什么小报,说她同叶状元是青梅竹马吗?”

    唐氏笃定道:“瞧瞧,她在闺中就是这么不检点的,谁知道都勾引了谁。再有,我可不止一两次,看见他们两个私下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唐氏言之凿凿的样子,两人就算是将信将疑的,也不能不信了。

    宋菱啐了一口道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难怪她不肯帮我们呢!原来是自己吃着碗里的,惦记着锅里的。”

    宋艾道:“可,她都已经同大哥成亲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成亲又不是她愿意的,保不齐心里怨怪赐婚,又嫉妒咱们有机会同元公子议亲。”宋菱气鼓鼓的说着。

    宋艾也忍不住软绵绵埋怨道:“大嫂,大嫂怎么能这样呢?”

    “我看她也是个假仁假义,最会装腔作势的。祖母偏吃她这一套!”宋菱愤恨道:“我总要把她的假面具撕下来,才能解气!”

    宋艾也叹气着道:“这想不到,大嫂是这样的人!”

    唐氏道:“你们瞧着吧,若指望她,同元家的婚事,一准儿作罢!”

    两个姑娘脸上都充满了怨愤和不甘,这一刻,两个人仿佛忘记之前情敌的恩怨,对清容同仇敌忾起来。

    等宋菱、宋艾走后,唐氏这才美滋滋道:“瞧着那宋菱平日里猴儿精的一个人,也是个三句话、两句话就能糊弄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陪着的婆子道:“您何必胡编乱造那等没边儿的事呢,再让少夫人听见可怎么好?”

    唐氏撇了撇嘴,“就许她狡猾阴我,就不许我算计算机她?那日我们俩都在老夫人跟前儿,偏她是个心明眼亮的能明白老夫人的意思,连夜里就去了祠堂。我就是个蠢笨的。”唐氏冷哼一声,道:“她活该!”

    其实那日,清容根本没想跟唐氏抢功。她明显是留足了时间,但凡是唐氏反应及时,哪儿能让清容抢了去?不过这话,婆子是断不敢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经唐氏这么一挑拨,宋艾、宋菱便各自回去想法子。

    二房的上房里,宋艾坐在碧纱橱,斜倚着小桌儿,淌眼泪儿。

    二夫人瞧着,忍不住劝道:“不嫁便不嫁,你再成日里这样,让你父亲、祖母看见,又要挨一通教训。”

    宋艾道:“我嫁谁不嫁谁,又哪儿是我做的了主的。我就偏偏气不过三房,气不过宋菱要跟我抢。若是真让宋菱成了,我这国公府长女的脸面还往哪儿摆。姐妹们又要怎么笑话我?”

    二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道:“那又有什么法子,哪儿有女儿家家自己给自己定婚事的。那宋菱一向是个拔尖儿不让份儿的,咱们是大家闺秀,不同她这样小家子气的人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宋艾越听二夫人这话,越生气,道:“她拔尖儿,她有错,她想要的却样样都得了。我大家闺秀,我好,我就什么都忍着让着,最后什么都落不着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眼里更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,“凭什么,父亲同三叔都是祖母生的,我又不是庶出的女儿,我自己也不是庶出的。我一个嫡长女,凭什么就处处事事都比她宋菱矮一截儿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心里不是滋味,听不下去,急道:“快别说了,让旁人听见可怎么好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怕听见的!你就是这个也怕,那个也怕!你和父亲都巴望着袭爵,却什么都不做。这样干巴巴的等着,往后那国公的位置就能轮到父亲来做?你处处让着三婶儿,你又得着什么好儿了?大房没人了,原本就应该二房顶上去的。凭什么就让三婶儿抢了先。你今天若是当家管事儿的,我又怎么会比不上宋菱的!”

    宋艾越哭越伤心,越说那声音就越大。

    二夫人急的上前捂住女儿的嘴道:“别说了,我的小祖宗。我如今又能怎么办?若不是你父亲打了个打败仗,贻误军机,咱们这一方何至于迟迟出不了头。可这都是老天爷的意思,咱们能做什么?咱们只能等着,等老天爷张开眼。你瞧那时时处处都抢在前面的,拿到手的未必就是个好的。”

    宋艾很执着于与元珩的这桩婚事,意难平的说道:“元君素就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却道:“儿啊,若那元君素当真是好的,母亲舍了这老脸帮你争一争又如何呢?可他不值的,根本不值的。”

    宋艾并不能领会二夫人的苦心,只当她是在敷衍自己,负气道:“这次我哪怕整个里外都没脸,也绝不让宋菱占着便宜。大不了一起丢人现眼,一拍两散!”宋艾话说到后面,眼神都变得狠厉起来,完全不是她温柔的模样。

    二房母女吵的是不可开交,三房那边却又是另外一个景象。

    “这婚事,你就非要不可?”三夫人盯着坐在绣墩上的宋菱,目不转睛的。

    “是,我非要不可。”宋菱头也不抬,她可从没这么认真的绣着龙凤呈祥的枕套。

    三夫人道:“那江夏侯的门第,也是一般。元珩他父亲又是个外面抱回来的私生子,元家的人可从没把他们四房的人当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宋菱却道:“可江夏侯亲自帮元珩来求亲了,那元玢可没赶上这么好的事儿。再者,如今江夏侯世子是长房,瞧着长房那样子,其它几个房头儿是很难袭爵的了。那元玢还不如元珩好。元珩可是皇上瞧中的人选,又是皇上最信任的心腹,来日必成大器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有些迟疑,“这成不成大器的,谁又能说好呢。不过好在元珩的母亲,出身不算高,你过去之后,必定不会受什么委屈。”

    宋菱得意的扬了扬脸,同三夫人道:“母亲,我们不能指望沈清容来帮我,更不能指望祖母了。她如今被沈清容灌了迷魂汤,是决不同意咱们与元家的婚事了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哼笑道:“二房这么些年难得硬气一回,可这硬气的也太没脸了。”

    宋菱轻哂,“大姐平日里是个不知声不知气的闷葫芦,没想到竟是个蔫儿坏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”三夫人讥诮的说道:“谁又曾想,沈清容同元珩之间竟有不清不楚的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说到这里,又忍不住犹豫的问宋菱道:“沈清容同元珩没什么吧?若当真有什么不清不楚的,岂不是误了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宋菱鄙薄的翻了个白眼,道:“怕是沈清容不检点,借着元珩曾在沈家寄读的便利,再三勾搭呗。您想一想,元珩若是真对沈清容有情,还不得躲的远远的。还能当众,让沈清容帮他做媒?我看,分明是为了当众同沈清容划清界限。”

    宋菱说到这,更加笃定唐氏嘴里的那些谣言,全都是沈清容自导自演,一厢情愿罢了。

    三夫人道:“你再容我想一想,再让我同你父亲商量商量才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宋菱急道:“商量什么,老太爷和老太太之前不是都同意了么,后来不同意了,那也是为着怕我同宋艾吵架。老太爷和老太太都放心的人,你同父亲说也不还是一样。再者,他长年累月的不在京中,他又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三夫人心里很矛盾的。

    她很满意元珩的样貌与个人的能力,可元珩的出身到底让三夫人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虽说自打元珩成为御前侍卫后,那江夏侯夫人就不敢再欺负四房了,旁的人,就更不敢轻易小瞧元珩了。可到底还是出身差人一等,就算明面儿里没人提,可背后总会被人诟病。

    二房眼下又眼巴巴儿的在一旁等着抢人,这令三夫人又觉得元珩更好,何况还是宋菱自己中意的,就更不想轻易的放手。

    二夫人、三夫人一时都拿不定主意,可两边儿都知道,这还是一件很着急的事。

    另一边,国公府里这两日谣言四起。说清容同元珩有一腿的谣言,简直是甚嚣尘上,越传越烈。

    含翠听见这风吹草动,第一时间就告诉给了清容。清容不用多想,就知道传谣言的人绝跑不了唐氏和三房。不过如今正是非常时期,她几乎是一夜间得罪了宋艾、宋菱。

    恐怕两个丫头,现在很也要恨死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同元君素当真有一腿?”宋昭不知从哪儿混听来的,刚一回府,就直接到了海棠院。

    宋昭进门时,清容正一个人吃着火锅,十分孤单。

    原本她是想叫梅蕊、浮翠几个一起吃,可她们的规矩比天大,谁也不敢入席。清容又想叫金姨娘、管姨娘几个。饮翠却拦着不让,怕那大李氏、小李氏再在背后乱说清容笼络这些姨娘,厚此薄彼云云。

    这会儿见宋昭来了,她极主动的问他道:“你吃了没?”

    宋昭闻见那火锅的味道,重重的吸了几口气,笑眯眯道:“没吃呢,闻着怪香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打岔,把刚刚进门要问的话忘了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梅蕊几个人刚给宋昭准备碗筷端上来,便见老夫人身边的小丫头突然来了,急匆匆道:“世子爷,少夫人,不好了!您快去寿禧堂瞧瞧吧。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