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6.突如其来的分家

    清容对每次都这么火急火燎,一惊一乍的报信儿方式,表示无奈。

    宋昭着急的站起来,道:“寿禧堂出了什么事儿?祖父、祖母身上不适?”

    小丫头大喘气的说道:“国公爷和夫人倒是没什么,是三爷、三夫人,他们私自派人去了江夏侯府上递信儿,江夏侯府方才派人来提亲了。”

    这倒不是一件小事儿,可也不至于她那么紧急。

    清容与宋昭两个赶紧起身,同小丫头一道去寿禧堂。

    宋定、三夫人跪在地上,一边儿二老爷、二夫人,宋晖、唐氏坐在另一边,见宋昭清容来了,宋晖与唐氏忙起身,众人见礼,宋晖与唐氏给他们让了地方。

    宋定、三夫人脸上越发不自在。

    她们鲜见是说了有一会儿,老国公和蒋老夫人眼下都是气鼓鼓的,这会儿属于僵持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二爷道:“父亲、母亲,事情都已经这样了,再说也是无益。三弟、三弟妹都已经应了,庚帖都送去了,还能有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清容这就弄明白了,眼下国公爷和老夫人气的是两个人先暂后奏。那这个意思不就是说,宋菱和元珩的婚事,是没跑儿了?

    二夫人不甘心的说道:“当初说的是谁也不嫁,也免得姐妹生嫌隙。如今,可得一碗水端平。”

    二爷垂头重重的咳了两声,小声道:“大姐儿的婚事,我已经定了,人选是武军都督府的都指挥佥事俞通渊家的嫡长子。家里虽没什么爵位,可他家的儿子,个顶个儿的有能耐。”

    老国公仔细考量了一番,才点头道:“也算是不错的人家儿,你若是都说好了,尽管着手去办吧。”

    二爷这话显然是没事先同二夫人打过招呼,二夫人有些怔愣,道:“他家的嫡长子,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二爷道:“如今在中军都尉府当差,官职虽说不高。可到底有俞大人在呢,往上提是早晚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清容看得出来,二爷明显是想息事宁人,把这件事遮过去。可二夫人是心不甘、情不愿。

    老夫人道:“今儿个找你们都过来,我和国公爷的意思,是想问问你们的意思。三房这桩事儿,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老国公指着宋昭道:“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宋昭蹙眉,下意识的看了清容一眼。他那一副表情,显然是无所谓,全看清容怎么想。

    清容朝着他极轻的瞥了一眼,暗示他别挤眉弄眼的这么明显。

    宋昭干咳了一声,道:“既是都已经定了的事儿,我倒是无所谓的。”

    老国公又看向宋晖,宋晖表情淡漠,道:“全看祖父、祖母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唐氏轻咳了一声,幽幽道:“事情已经没有反悔的余地了,还能怎么办?只不过,往后若再有这桩事儿。是不是府里的人,都可以自作主张,先暂后奏?”

    宋晖悄然拉了一把唐氏的衣袖,脸紧紧的绷着。

    二夫人生怕错过这次三夫人犯错的好机会,立时顺着唐氏的话,道:“正是晖二奶奶说的这个理儿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道:“那成,你们都成家立业,你们的儿子也成家立业,咱们不如就此分家。”

    在座众人,闻言顿时大惊失色。唯独唐氏面上除了震惊之外,还有喜色。

    清容倒是明白,若是分了家,二房、三房一出国公府。唐氏有力的竞争对手,就只剩下宋昭了。

    三夫人听的这话,吓得连连叩头,道:“父亲、母亲,是儿媳做错了,是我们做错了。”

    宋定急的,眼中泛泪,道:“父亲,是儿子的错。这就让人去元家退亲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也忙拉着二爷跪地,道:“父亲、母亲,咱们二房可没有错啊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显然是铁了心,“不必再说了,老三媳妇,把公中的账本交上来,明儿个开始点产,准备准备,分家吧。”

    宋定膝行着上前,急的直叩头,道:“母亲,这是儿子的错,您打我、罚我都成,就是别赶儿子出门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不为所动,“大房留在府里,你们一走,正好把东二府给晖儿空出来。”

    鲜见蒋老夫人这儿是说不通了,宋二爷向着魏国公道:“父亲,求您帮儿子们说说话。咱们为人子女的,自然要孝顺父母,承欢膝下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哭诉道:“这错不是我们犯的,怎么无端端的就被逐出家门了呢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不做声,只面色沉肃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清容全程一句话都没说,这时见蒋老夫人站起身,悄声站起来上前扶住了蒋老夫人,同婆子丫鬟一道跟着蒋老夫人进内室。

    老国公也无话可说,起身对着跪地告饶的几人,道:“你们退下吧,这件事儿,我也全看你们母亲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老国公、蒋老夫人一走,二夫人忍不住转身埋怨三夫人道:“你们三房主意正,先暂后奏也就罢了。何苦连累我们?到底是手足血亲,从小一起长大的姊妹。你们三房做这样的事儿,是不打算让姊妹两个来往了是吗?”

    宋昭没趣的站起身,一言不发的走了。宋晖也是紧随其后,跟上去问宋昭道:“禁军营的差事,哥哥当得可还顺利?”

    “都是些相熟的人,顺不顺利的,也就那么回事儿。明年大考,你可准备的如何。”

    分家这种事儿,对宋昭、宋晖两个自是无关痛痒的,两人一边走,一边闲话。

    唐氏慢幽幽的起身,对着二夫人、三夫人摇了摇头,道:“三婶儿当了这么久的家,当家做主惯了,可咱们家的魏国公还是祖父,国公夫人还是祖母。三婶儿您,也不过是暂时当得这个家罢了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先暂后奏,是料想到了蒋老夫人心里会不痛快的。可没想到,事情会严重到了这个地步。宋定跪在屋子里,纹丝不动的。

    二夫人一边去扶二爷,一边道:“咱们还是先回去再从长计议,说不准明儿个母亲就消气了。”

    二爷对着二夫人摇了摇头,小声道:“你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瞧不出二爷要做什么,犹豫了片刻,这才站起身来,带着丫鬟婆子去了。临走时不忘同三夫人道:“老太爷、老太太都进去了,三弟妹也起来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三爷目不斜视,跪的纹丝不动。三夫人在一旁小声道:“咱们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宋定面无表情,道:“你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二爷道:“三弟妹,你先去,我陪着阿定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也有些迟疑,可她在这儿留着也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兄弟俩,齐刷刷的跪在寿禧堂的正厅里。

    “咱们哥儿仨小时候犯了错,也是这么跪在这儿。如今一把年纪了,还要在这儿跪一宿。”二爷苦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总是因为我的事儿,让大哥和二哥吃挂落。”三爷面无表情,声音里却充满了沉肃。

    “昨儿晚上二丫头悬梁了,我这个父亲,打小儿不再她身边教她,如今她大了,想管教也晚了。只能想着办法,顺了她的意。也是对不住您和二嫂,对不住大侄女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内容很煽情,可宋定说下来,满是军中的硬气感。却越发让人心里动容。

    二爷道:“咱们家什么风雨都过来了,不会散的。”

    且说另一边,清容扶着老夫人进了内室,边走边道:“祖母是当真的?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道:“你当我是说出来,吓唬他们的?”

    清容垂头,“祖母,咱们家分不得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抬眼,目不转睛的看着清容,问她道:“二房、三房分出去了,他们可就威胁不到昭儿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却是摇头道:“宋昭若是自己没本事,千防万防也没用。何况这件事儿,二叔一家又是没错的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拉过清容的手,问她道:“你这话可当真?”

    清容一笑,道:“自然的,我骗祖母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深吸一口气,没有同清容说什么,只道:“你容我再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清容站起身,有眼色的退出去,仍旧回了海棠院。

    一进门,却见宋昭、宋晖并着唐氏都在正房里,三人已经坐下,准备开始吃火锅了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的欢快气氛是不是来的太突兀了?

    宋昭笑呵呵道:“锅开了,你回来的正好。”

    清容并不想跟唐氏一起同桌吃饭,这种时候,唐氏必然会说分家的事儿。蒋老夫人突如其来的分家,有点儿让她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宋昭、宋晖两个人闲话宋昭的新差事,唐氏同清容坐在一边儿,将凳子往清容那处挪了挪,道:“你同祖母说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清容淡淡道:“也没说什么,就是问问是不是真的要分家。”

    唐氏闻言,眼睛都亮了,好奇道:“老夫人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清容看着唐氏幸灾乐祸的表情,蹙眉道:“瞧着不像是说笑的。”

    唐氏又道:“你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清容懒洋洋道:“我还能说什么,自是帮着求情的。”

    唐氏白了清容一眼,小声道:“假仁假义。”

    声音虽小,可桌上的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,宋晖脸色不好看,在桌下猛地踢了唐氏一脚。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全职国医 |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|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|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|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