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8.可真是一场好戏

    碧姨娘搀着关禾秋,边走边小声道:“她打的是个什么主意,打量着我们都瞧不出来!世子爷不在她屋里住,她是下不出蛋的母鸡。转头就来打我们孩子的主意,若是真让她把瑜姐儿糊弄到屋儿里读书,赶明儿指不定就要把瑜姐儿留在她那照养。谁知道后儿个,又会不会来惦记您肚子里的!”

    关禾秋身上披着厚厚的披风,整个人瞧着纤弱,那肚子却是硕大无比,外形上看着有点儿畸形,很是吓人。

    她一进门,屋子里众人的眼睛全都齐刷刷的盯在了关禾秋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清容从内堂出来,瞧见这光景,也有点儿发愣。昨晚上宋昭才说了不让关禾秋来给她请安,今天一早人竟来了。清容顺着碧姨娘去看,却没瞧见瑜姐儿。

    关禾秋规规矩矩的进前,礼仪周全的给清容行了一礼,道:“少夫人安康。”

    清容看着关禾秋硕大的肚子和虚弱惨白的脸色,就觉得很危险,赶紧道:“不用不用,世子爷不让你行礼,也不让你出门,你往后都不必来了,安胎要紧。”

    关禾秋表情恭谨而严肃,也不起身,而是继续福身道:“少夫人,瑜姐儿是碧姨娘的命根子,一直养在碧姨娘跟前。您还年轻,往后有的是机会为世子爷诞育子嗣。请您不要抢走碧姨娘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What?

    清容听着关禾秋这话,几乎连她自己都觉得是要抢走碧姨娘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碧姨娘噗通一声跪地,膝行着上前抱住清容的腿,哭道:“求求夫人您高抬贵手,瑜姐儿可是我的命啊!”

    大李氏、小李氏也跟着跪下,求情道:“少夫人,求您网开一面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像是说好了一样,还没等清容说话,接二连三的跪下。

    金姨娘看着清容,也有些摸不准,小声道:“少夫人打算把瑜姐儿接到正房来养吗?”

    含翠看不过去,冷笑着道:“是啊,我们少夫人从没说过这话,可几位姨娘这意思,好像我们少夫人已经派人去抱瑜姐儿了似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嫌弃的去推碧姨娘,浮翠几个看见,忙上前去扶碧姨娘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起来,我何时说过要把瑜姐儿抱过来的?”清容很有些不耐烦,眼瞧着这是一出儿戏,她可没心思陪着唱。

    含翠不快的说道:“让瑜姐儿来正房念书,这是世子爷做主答应的。也就是上午同金姨娘、管姨娘一块儿念书,到了晌午就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间,几个丫鬟去拉碧姨娘,碧姨娘又哭又闹的挣扎着往前扑。几个人难免撕扯起来,听见含翠这话,碧姨娘又情绪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都这样说了,妾身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”碧姨娘一边胡搅蛮缠的说,一边奋力挣脱几个丫鬟。

    这几人撕扯的功夫,也不知是怎么弄的,关禾秋哇的一声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跟着关禾秋的两个丫头,立刻扑过来,大叫道:“姨娘,姨娘!”

    大李氏极快的说道:“还不快扶着你们姨娘回去!请大夫。”

    她们这动作之快,还没等清容回过神来,大李氏已经带着人架着关禾秋出了海棠院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这些人全都怔愣在原地,清容却是反应极快的道:“多请几个大夫进来,轮班儿去给关姨娘瞧瞧,要不要紧。”又同梅蕊道:“去外院,让宋麟去一趟禁军营,同世子爷言语一声,若是没有要紧事儿,请他立刻回来。”

    几人应了一声,立时去了。

    秦姨娘在边儿上,幸灾乐祸的拍手,笑道:“好戏,可真是一场好戏!”

    金姨娘轻轻拉了拉秦姨娘的衣袖,示意她少说两句。

    另一边,关禾秋被簇拥着回了风荷院。几人先扶着关禾秋躺下,很快,府里专门给关禾秋保胎的大夫、医婆便都被请过来了。

    大李氏、小李氏、碧姨娘几个都站在里屋,等大夫号完脉,大李氏上前询问道:“怎么样,关姨娘的胎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那大夫瞧着众人的眼色,迟疑着道:“姨娘动了胎气。”

    小李氏冷笑道:“被少夫人推了一把,还能不要紧,必定是打动胎气了吧。可千万要保住这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大李氏心领神会的笑了笑,看了碧姨娘一眼,道:“你也是的,方才怎么不当心一点儿!少夫人盯着关姨娘的肚子盯了多久?你偏给了她这么好的机会下手。”

    碧姨娘跪着哭道:“这都怪我,都怪我一心只怕少夫人把瑜姐儿给抢了去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宋昭几乎是跟着清容自府外请来的大夫,一齐进的门。

    碧姨娘仍旧跪在地上淌眼泪儿,小李氏、大李氏也在屋子里陪着。

    宋昭一进门,连大氅都来不及脱下来,眉头紧蹙,满脸担忧的走到关禾秋跟前,道:“怎么样,身上可还好。”

    关禾秋一看见宋昭,那眼圈儿立时红了,跟着落了泪,转头向里。那副受了委屈,却什么都不能说的样子,实在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宋昭无奈的急道:“我不是都说过了吗?你以后不必去正房请安,少夫人也不会说什么的。你今儿个还过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碧姨娘膝行着上前,哭道:“世子爷,一切都是妾身的错。若非妾身担心少夫人抢走瑜姐儿,也不会请关姨娘同去,帮忙跟少夫人求情。”

    宋昭不快的看着碧姨娘,问道:“什么抢走瑜姐儿,这话又是从何说起的?”

    小李氏道:“少夫人让瑜姐儿去正房读书。”

    宋昭知道这其中缘故,当即不悦的反驳她们道:“只不过是叫瑜姐儿去正房读书,什么抢走步枪走的!难不成少夫人叫人去搬瑜姐儿的行李了?”

    小李氏道:“世子爷有所不知,少夫人眼下虽说只是念书,可未必没有把瑜姐儿接去正房的打算。咱们家有闺学,姐儿跟着女先生学,还能比跟着她的丫鬟学要查?少夫人好端端的,刚进府时却不说,眼下突然就要把姐儿接去自己屋儿里了。焉知,不是她也明白世子爷对姐儿的好,盼着世子爷能多去她屋里看一看姐儿呢?”

    宋昭自然知道清容是没有歪心思的,便怒斥大李氏、碧姨娘道:“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夫人几时是这个意思了,你们一个个的成日里没事找事的做耗!”

    大李氏有点儿看不懂了,瞧着宋昭对清容是冷落的,仿佛没什么感情。这会儿,怎么会问都不问,毫不犹豫的相信清容的动机是单纯的呢?

    大李氏臻首一低,婉然道:“是,少夫人明面儿上是什么都不会跟世子爷多说的,可保不准姐儿去上了两日学,她就说天冷了,免得姐儿每日来回折腾,把人留下了呢。无论少夫人到底会不会这样做,这件事儿无疑对碧姨娘来说都是个风险。做母亲的,对自己孩子的事儿,难免要风声鹤唳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话,不禁对着小李氏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小李氏抱不平的感叹道:“就算少夫人不是这么想的,是碧姨娘误会了她。她也不该让丫鬟去撕扯碧姨娘,更不该迁怒到关姨娘身上,让人推关姨娘啊。”

    宋昭闻言,立刻眉头紧锁的看着小李氏,问道:“什么?你说少夫人让人推了关姨娘?”

    小李氏言之凿凿道:“就是少夫人怒从心生,让人推了关姨娘的,我们在后面看的是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碧姨娘道:“妾身向少夫人求情,少夫人一气之下,让她身边的婢女来推拉妾身,这三下两下的,关姨娘就倒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是根本不相信的,昨儿个同他说那番话的清容,才不会与这些妾室一般相信呢。

    “可是她们推搡,不当心的缘故?”他立时看向关禾秋,想要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关禾秋不禁心头一跳,眼泪如流水一样的往外淌,哽咽道:“我哪儿知道是不是不当心的,左右我站在那里,谁也没避开我,直冲着就来了。我自然相信,少夫人是无心的。”

    小李氏添油加醋的说道:“依着妾身看,根本就是少夫人的有意而为。”

    宋昭道:“少夫人若是故意的,又何必请这些大夫来。”

    关禾秋背过身,道:“她请来的大夫,我可不敢让看,让他们都走,赶紧走!”

    小李氏道:“谁知道少夫人是安得什么好心呢?世子爷可别再刺激关姨娘了,杨大夫说动了胎气,关姨娘可不宜再情绪激动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仍旧是不相信,可瞧着关禾秋这提防害怕的样子,又不像是装的。不管这其中有什么误会,他都觉着应该去问问清容。

    他微微叹了口气,道:“你好好歇着,我去问一问少夫人是怎么一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关禾秋不说话,碧姨娘、小李氏、大李氏几人都恭顺的送宋昭出门。

    等再回屋子,小李氏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若说从前,但凡是关姨娘说的话,咱们世子爷必定不问三七二十一,先替关姨娘出头讨个说法才算。如今也不知道世子爷被那小贱人灌了什么迷魂汤,竟这么信她。”

    关禾秋躺在床上纹丝未动,听见小李氏的话,沉声道:“你们都出去。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