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9.掷地有金石之声

    小李氏在一旁看着关禾秋没精打采的失落样子,心里暗暗的得意,继续道:“听没听刚才说的那话?世子爷说是去问一问是怎么回事儿,我们这四双眼睛瞧得是清清楚楚的,世子爷竟还要去问问是怎么一回事儿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回去吧!”关禾秋声音里透着疲惫与不安。

    碧姨娘忙站起来,先告辞道:“您好好养身子,我们这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小李氏还有些不大想走,却被大李氏给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并没有同碧姨娘一道走,而是避开了碧姨娘。

    “你那张嘴,就不能忍一忍,少说两句!真说的那狐狸精没了孩子,你以为是给少夫人上眼药呢?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的还不是你自己!”大李氏表情严肃的警告小李氏。

    小李氏嗤的一笑,道:“若是孩子真没了,那也是在海棠院出的差池,怪不到咱们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大李氏却不以为然,她摇了摇头,问小李氏道:“你就没看见世子爷脸上的神情?别回头真没了,没搭上海棠院,反倒把你自己个儿给送进去!”

    小李氏还是闹不明白,道:“同我有什么干系。”

    大李氏道:“方才任凭咱们怎么说,世子爷都不相信。若是寻常,还不立时让人把那小贱人叫来给问清楚?”

    “那依着你的意思,两边儿咱们还都得罪不起了?”小李氏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大李氏却是幽幽一笑,道:“势均力敌才好呢,让她们两个狗咬狗,一嘴毛。”她抿嘴儿一笑,拉着小李氏回了雅院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瞧着没什么精神,整个人都恹恹的,清容陪着说了几句话,但凡是提到分家,势必就被蒋老夫人给挡回来。后面索性也不说了,起身告退,预备回海棠院收拾收拾,就出府去蕙质精舍。

    这收拾完正要出门的功夫,就碰见来询问真相的宋昭。

    宋昭瞧着清容这阵势,一笑道:“怎么着,知道自己惹了祸,这是想出府避一避?”

    清容刚开始还闹不准宋昭不好好陪着关禾秋,来她这里做什么,一听他这话,立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货显然是来“兴师问罪”的。

    清容蹙眉,不耐烦道:“我惹了什么祸,我有什么好躲的。我堂堂一个正室夫人,行的正坐得端,掷地有金石之声。”

    宋昭见她这般理直气壮,竟觉好笑。也不藏着掖着的试探,直接问清容道:“她们说是你的婢女推了阿秋一把,是不当心的吧?”

    清容都不必亲耳听见她们说什么,便是猜也能猜出那些人是怎么在背后冤枉攻讦她的,越发是挺胸抬头,堂堂正正,“没有不当心。我一没说把瑜姐儿接过来,二没让人收拾瑜姐儿的行礼。她碧姨娘为着什么,急吼吼的拉了关禾秋来我屋子里跪地求情?我一句话都不曾说,那大李氏、小李氏等人跪做一团,求我高抬贵手。我连手都没出,我上哪儿抬。”

    宋昭见清容理直气壮的样子,亦发有些忍俊不禁,妥协道:“好、好、好,你掷地有金石之声!自不是你的错,不过阿秋怀着身孕呢,到你屋子里了,你也当更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清容冷笑道:“连一个手指头的没碰着,就直挺挺的坐地上了。有人故意来碰瓷儿,让我怎么小心?”

    宋昭听得这话,心里就很不痛快了,沉了脸,道:“她好好的同你来碰什么瓷儿!先不说她性子单纯,就不是那恶毒的人。就算是恶毒的,虎毒不食子,她又何必为着给你上眼药,自己往地上摔。”

    清容翻了个大白眼,可又知道宋昭这货一碰着关禾秋,就成了智障。何况,她也是空口白牙,没什么真凭实据,说一说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见清容被说的无语,宋昭语气也稍稍缓和了一些,解释道:“我可不是疑心你,不过是来问问是怎么一回事儿。你若是觉着和阿秋相处起来麻烦,你往后不同她相处就是了。也省着她日日要给你请安、叩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你才不是好心为我着想。还是心疼你表妹在我这儿受委屈。”清容不领情的嗤笑着,直接戳穿了宋昭这番好话的真实意图。

    宋昭道:“也不怪碧姨娘她们误会,她们眼界儿低,自不能体谅你把瑜姐儿叫来屋儿里念书的好意。可我都是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显然对宋昭的信任和体谅毫不在意,她现在只想着被人摆了一道,该怎么出这口莫名其妙的恶心气。

    乌黑的瞳仁儿转了转,清容微微一笑,道:“那我真是要谢谢世子爷体谅我的心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听出清容的感谢动机不纯,盯着她道:“你倒是转的快。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你换位替碧姨娘思考这很难得,也很讲道理。我也是明白的,瑜姐儿到底是碧姨娘亲生的,碧姨娘着紧一些也正常。不过你这话,倒是提醒了我。”

    清容嫣然一笑,却让宋昭瞧出了几分贼兮兮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提醒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在沈家,林夫人也是二没说话,暗地里让人收拾了屋子,又让几个妈妈稍微暗示了一下她的意思。当时照顾我的柯姨娘,董姨娘一瞧见这些,想都没想,立刻把哥儿、姐儿送去了夫人的屋子里。”清容不疾不徐,曼声道。

    宋昭也不往下接清容的话,而是敷衍的说道:“还有这样的事儿?”

    清容却根本不在乎他想不想继续把话说下去,继续道:“这就说明,自古正房照养庶子,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。关姨娘有句话也提醒了我。”清容微微停顿。

    宋昭便问清容道:“阿秋又提醒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我膝下空虚,往后也没什么机会诞育子嗣,正好抢走碧姨娘的孩子,我这么大的海棠院也热闹热闹。”

    宋昭正饮茶,一听这话,一口水噗的一声,悉数喷了出来,溅湿了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什么诞育子嗣不诞育子嗣的,不是你自己说的,你还小。再说,你这海棠院里满满的都是人,袁妈妈、浮翠、含翠、梅蕊成日里就跟四大护法一样,跟着你寸步不离的。”宋昭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清容幽幽道:“大人哪儿有小孩子好玩儿,瑜姐儿又正好是最玉雪可爱的时候,我接来屋子里,哪怕日日看着,我也热闹高兴。”

    宋昭一副看不明白清容的表情,道:“你说的可是认真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认真的!”清容正色,道:“你今儿个同意也得同意,不同意也得同意。”

    宋昭不免犹豫起来,“碧姨娘虽说没读过几天书,是个三不着两的,可毕竟是瑜姐儿的亲娘。”

    清容嗤笑道:“能生孩子的人,并不是都配为人父母的。我今儿个且不说碧姨娘如何,单是这些人串通好了在海棠院打我的脸。这孩子,我就势必要接过来养。我不能白让她们闹一场,也不白挨这个冤枉。”清容极硬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宋昭眼见是拧不过清容,琢磨着瑜姐儿放在正房也没什么不好的。毕竟清容的行事作风与人品,他都算是信得过的。何况清容自己就是庶出,将心比心,必定不会亏待瑜姐儿。

    这事儿若是真要怪,也只怪碧姨娘非得没事儿找事儿,无理取闹的他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宋昭妥协道:“好、好、好,全听你的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这才心满意足,笑了笑,真切的感谢宋昭道:“那就谢谢世子爷成全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见她奸计得逞,笑的如同一只狡猾的狐狸,也跟着笑起来。

    清容拨了拨耳边的流苏,越发的像小狐狸。她挑眉,睨着一直盯着自己的宋昭,道:“对了,还请世子爷帮我给风荷院带句话。我如今这个夫人身份,要做什么实在很方便,想这些姨娘生,就让这些姨娘生。想让这些姨娘死,就让这些姨娘死。如果她在敢来海棠院碰瓷儿,我就真让她这一胎折在我手里。”

    宋昭又瞬间变了脸,咬牙道:“你敢!”

    清容轻飘飘的扔出一句话,“我还真敢。”就一溜烟儿的跑了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是想跟宋昭硬碰硬,她也没指望宋昭真的能给关禾秋传话。她不过是想在宋昭跟前儿表个态,她根本不屑于背地里下黑手。

    宋昭瞧着清容几乎是仓皇而逃,又有些气不起来。他先去了雅院,亲自去同碧姨娘要人,等把瑜姐儿送去海棠院后。又回了风荷院,千叮咛万嘱咐关禾秋,不必再去海棠院了,谁来请她,她都不必过去。

    且说清容这边出了府,还没到蕙质精舍便听见街上一阵吵嚷声。

    清容微微掀开车帘,便瞧见不少人往一个方向跑,瞧着像是去看热闹的样子。

    等到了蕙质精舍,里面的客人齐刷刷的聚在正厅,人手一杯奶茶,不知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清容一边走,一边问迎过来的店长章萍,道:“京中有什么热闹可瞧?”

    章萍道:“是有一桩热闹事,”章萍说着,看了看四周,刻意压低了声音,小声道:“京中最有名的花魁,让人给强奸了。”

    “花魁?青楼里的花魁?”清容来大梁之后,委实没同青楼有过丝毫的解除,自然更加好奇,“强奸这种事儿,不应该报官吗?”

    章萍愣愣的看着清容,道:“窑姐儿被强奸了,这不是可笑吗?”

    这时间,休息厅有人轻飘飘道:“原本就是个婊子,还打量自己是三贞九烈的姑娘呢!她去报官?可真是笑掉大牙了。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全职国医 |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|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|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|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