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1.她唯一的错是太弱小

    宋昭脸色有些不大好看,敷衍的含混道:“你一个女儿家家的,打听这些事儿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清容没言语,只是默然盯着宋昭。

    宋昭被她看的发毛,烦躁道:“是、是、是,那韩二不是什么好人,他早就觊觎卫聘婷。那个卫聘婷,虽然出身青&楼,却是个聪明人。能守身如玉这么些年,还顺顺利利的赎身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问道:“在大梁青&楼女子赎身很容易?”

    宋昭不太能理解清容这种问话方式,道:“别说大梁,放眼古今,就没有容易的。那卫聘婷算是很有头脑的奇女子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听他说的越发好奇了,她本来就对青&楼女子知之甚少,只听说过杜十娘怒沉百宝箱,还是个杯具。

    “那这案子,刑部怎么判的?”清容就不信,这种热闹宋昭能不去凑。

    宋昭一叹,道:“还能怎么判?自然不能推翻顺天府的判决,仍旧是维持原判,把那卫聘婷打了八十打板。”

    清容不由十分同情,道:“真是混账判官,被强&奸的人挨板子,真没天理。”

    宋昭忍不住一笑,好奇道:“但凡是知道这件事儿的人,多半都说卫聘婷勾&引韩二在先,该打。倒是只有你一个,肯帮一个勾栏女子说话。”

    清容反问宋昭道:“你也说了,那卫聘婷是个在青&楼十数年还能出淤泥而不染的奇女子,是个聪明人,她既然都自己赎身了,又怎么会去勾&引韩二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不以为然的挑眉,道:“她早就知道韩二对她图谋不轨,就不应该三番四次的出现在韩二跟前儿,更不该让韩二知道了她住在哪儿。再者,妓&女从良本身就是难上加难,她既赎身了,碍于自己从前的身份,就更应该规行矩步。”

    清容虽然对宋昭的观点嗤之以鼻,却也能暂时理解他的古人心态。毕竟放到她上辈子在的现代,还有无数直男癌觉得被强&奸的人是一个巴掌拍不响。什么不是穿的太少,就是长得太浪,再不然就是行为不检点。

    可理解归理解,清容还是想同宋昭表明观点,说个痛快。

    “我很爱吃肉,但是我因为种种原因,不能去吃肉。这个时候,我看见桌上有一块肉,我实在是太想吃它了,没忍住就吃了。你说这是我的错,还是肉的错?”清容目光清凌凌的盯着宋昭看。

    宋昭自然明白清容不是真的说吃肉的事儿,他慢吞吞的回答道:“当然不能怪肉,不过这同卫聘婷是两码事。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在我看来,就是一码事儿。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如韩二这样的人,他喜欢卫聘婷,就一定要把人据为己有。那么就算卫聘婷真躲到天涯海角,还会出现李聘婷、王聘婷。这件事儿的祸根本来就在韩二身上,若要说卫聘婷有错,她唯一的错,也只是太弱小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说着,心中不禁生出一种唏嘘的无奈,很难过,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切和酸楚。

    “因为她太弱小,所以被强&奸了,告官不成,还要被杖打。官府、《大梁律》不能给还她一个公理。还要被诸多旁观看笑话的人无端猜测,恶意中伤。”清容越说越气,愤愤不平的说道。

    宋昭被清容这话说的有些发愣,虽然还不至于到振聋发聩的地步,可他竟被清容说的自心里涌起一股难言的无奈和酸楚。

    “只怪她是个勾栏女子,你这样说,我也觉着她很可怜,赶明儿我让人私下里瞧瞧的去看一看她。给她点儿银子,送她离开京城吧。”宋昭声音竟是出奇的温和,像是在安慰清容一般。

    清容无奈的摇头,“这就是作为女子的无奈,若是你知道她在哪儿,带着我一起去吧,我,我想看一看她。”

    宋昭忍不住皱眉,想要开口阻一阻她,可却没有说出来,最后只慢慢应了,道:“好,明天我陪你一道去。只不过她如今名声不好,咱们得稍微避一避。等晚上我当完差,咱们悄悄的过去。”

    清容能看出宋昭的妥协的,当然也不再多做要求,点了点头,没精打采的起身进了里间儿。

    宋昭心里发赌,脑子里全是清容说的那些话。其实他开始是想笑话清容太诡辩,矫情胡闹的。可清容说过的话,忍不住的往他的脑袋里钻。

    “宋麟,你有没有发觉,少夫人平日里看着三不着两的,说出来的那些胡闹话,似乎都有点道理。”宋昭一路愣愣的,也想不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宋麟道:“少夫人是沈家人,他们沈家人都会读书,读的书也多,讲的话也自然有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却是不以为然,也懒得同宋麟多说,只道:“那些道理,从书本里可学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第二日,宋昭一从衙门出来,便立时赶去了蕙质精舍。清容已经在马车上等了一会儿,宋昭赶到,弃了马同清容一起坐车走。

    京城已是深秋,天气冷的说话时都有了哈气。

    宋昭一上车,便道:“在里面等着多暖和,这天怪冷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简单道:“忖着你差不多该到了,我就出来了,也没等多久。”

    马车立时出发,宋昭微有些咳,道:“我是好不容易打听出那卫聘婷的落脚处,她出了这档子事儿,之前租的院子,是决不租给她的。京城里也没个客栈、医馆肯收留她。说是如今人养在西郊的慧照庵里。”

    清容禁不住念了一声“阿弥陀佛”,“还是佛门慈悲,不沾这俗世恩怨,众生平等。”

    宋昭一听她老气横秋的感叹,忍不住就笑了出来,道:“你小小年纪念叨这个,就好像尝过万千俗世疾苦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跟红顶白,势力算计,阴谋陷害,忍饥挨饿……有时候不必把一辈子活全了,也能体会到世间疾苦的。你我都是走运的人,就算人不如意十之八九,咱们的不如意,也就十件事里的一两件而已。但如卫聘婷这样的人,不如意的事儿就是十成十。她的疾苦,我这辈子都不想尝,我也不能感同身受。只是有一点点怜悯心,同情心罢了。不过对她,这些也是无用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没想到自己一句话,引得清容这么多感慨。他听着听着,就笑不出来了,认真又好奇的问清容,“你为什么这样在意卫聘婷这种事儿?”

    清容也说不清楚,便道:“大约我也是女子?就是听着很可怜,很想做些什么,看看能不能帮帮她。”

    宋昭没再多问,也不再同清容胡乱玩笑。

    二人到慧照庵时,天色已经暗了。

    出来迎接的尼姑把两个人拦在外面,问清楚了来意,不免有些迟疑,道:“那卫施主已经奄奄一息,出气多、进气少了,您发发慈悲吧。卫施主就算做了天大的孽,如今也遭了报。”

    清容见她这么小心谨慎,立时问道:“怎么,还有人特意追到庵里来对她落井下石吗?”

    那尼姑能看出清容脸上真切的担忧,点了点头,道:“这一日里,已经来了两拨人。都是来骂卫施主的,污言秽语,难以入耳啊。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师傅若是不放心,只管跟我们一起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尼姑迟疑的看了看清容,又看了看宋昭,瞧着两人不像是坏人,这才带着他们去了后院。

    慧照庵不是什么大寺庙,香火也不鼎盛,后院也是小小的。

    卫聘婷趴在炕上,清容一进门,第一眼便看见了裙子上干涸的血迹,简直触目惊心。她衣服上全是灰,脸上也有伤。狼狈凄惨,是清容两辈子都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尼姑方才说的出气儿多,进气儿少,也是稍微夸张。不过卫聘婷的情况,很糟糕。

    听见脚步声,卫聘婷几乎是从昏迷中惊醒,冷笑着道:“怎么,夫人还是不能饶了我吗?也罢,老天爷不长眼,这世间王法,也都是为你们这些权贵而作。我这样的弱女子,不死也很难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断断续续的,在这静悄悄的庵堂里,低沉而冷寂,让人听着就很绝望。

    清容心里猜测,怕多半是韩二的夫人或是韩氏,气不过韩二沾上这等污糟事儿,特意找上山来折辱卫聘婷的。

    “卫姑娘,我,我同韩二没什么关系,我是魏国公府的人,我就是想来看看你。”清容声音轻轻的,很怕惊吓到卫聘婷。

    卫聘婷猛地转头,借着屋子里微弱的烛光,看见清容小小的身子。她忍不住皱眉,眼里充满了敌意。

    她摸不清清容是来做什么的,可她猜测,必定没什么好意。当即冷笑道:“我又碍着魏国公府了?哈哈,我罪大恶极,我不该同你们这些三贞九烈的良家女子同活与世。我吐一口气儿,都脏了这屋子。我不必你们来提醒,我自己是什么货色,我自己心里最清楚。”

    清容很明白,这是卫聘婷自己的防御机制。她是当真走投无路了,这个时间,再说一句错话,就会将这女子推入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错,”清容很冷静的开口。

    卫聘婷仿似没听清,道:“你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清容平静道:“我说,卫姑娘,你没做错什么,你也没有罪。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全职国医 |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|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|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|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