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4.我的计划很简单

    尽管宋昭说清容出的主意馊,可他自己心里,差不多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日,在清容的总方针指导下,宋昭把这计划稍稍完善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条路是他去南诏的必经之路,这附近有一个五龙山,山上有山匪徒。”宋昭在他画出来的简易地图上给清容比划着。

    清容道:“朝廷的东西,他们也敢劫?”

    宋昭眯眼一笑,摇头道:“他们自然是不敢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计划,要是山贼不配合,还怎么实行下去?”清容看着他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,毫不留情的戳破漏洞。

    宋昭不疾不徐道:“你别着急听我慢慢说啊。我们根本就没必要惊动山贼,风险还大。”他说着,指了指旁边的山头,道:“这边儿上山多,韩二就没出过京城,等到了那边,那山和山都差不多,让他以为他是在五龙山被截得,是五龙山的山贼干的不就是了?”

    清容一下儿就明白了宋昭的计划,左右韩二那些人都没见过五龙山的山贼,只要布置好,宋昭确实有许多种让他们以为是遇见了山贼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里面,有没有你的卧底?”清容觉着这计划若是有个内应,实施起来就更容易,好操作。

    宋昭一笑,没有告诉清容,而是继续道:“到时候我会开个口子,放个人出来报信儿。剩下的,统统蒙上眼睛。这样,皇上说不准一怒之下,会让人去上五龙山剿匪。”

    清容又问他道:“那批货若是不在五龙山呢?”

    宋昭狡黠的一笑,“那些东西必定是在五龙山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十分好奇,“怎么操作?”

    宋昭道:“山贼也要过年的,有肥肉打嘴边过,怎么能不咬上一口?”

    清容大约知道宋昭怎么想的,只要人手安排的足够,让韩二以为山贼劫了东西,让山贼以为一块大肥肉送上了门,是很容易办到的。

    这法子,很聪明。

    清容仔细推敲了一番,发觉没什么她可寻出的漏洞,又问宋昭道:“怎么收场,若出了意外,你打算怎么全身而退?”

    宋昭懒洋洋的靠近躺椅里,一句话都不愿多说,只笑吟吟的望着清容,问她道:“我还傻吗?”

    清容瞥了他一眼,十分敷衍道:“你聪明,世子爷最冰雪聪明。”

    宋昭不满足的问道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老谋深算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老奸巨猾。”清容说到这,眼神都冷了三分,一副你够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宋昭这才慢悠悠道:“等皇上派人剿匪,发兵五龙山的时候,掐准了两边的时间差,让韩二逃出来。引着两边,不让遇见就是了。若是被人发现也不怕,因为这主意,根本就不是我想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大惊,没反应过来的讷讷道:“不是你想的,那是谁?”

    宋昭笑道:“云郡伯家三小子,他同我一样是小旗。他是真心喜欢卫聘婷的,我不过点拨几句。等到时候升官,也让他升官。”

    清容倒有些意外,无论是好事坏事,只要不是关禾秋的事儿,宋昭仿佛总不乐意出头的。总是在背后指点,让别人去做。不过宋昭那算计人的本事,清容也略有些领教。

    “白忙活一场?”

    宋昭却混不在意的笑道:“帮你出了这口气,让卫聘婷死的明明白白,怎么算是白忙活,原本我也没指望这靠着个升官。就皇上横在上面,能让我出头?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你一个从七品升七品的事儿,怕是都不必送到吏部,你们禁军营里自己就给解决了。你一个世子爷,在魏国公府呼来喝去的,如今在禁军营里被不如你的人使唤,你心里能过得去?”

    宋昭无所谓道:“不过是个差事,让祖母安心罢了。禁军营里也有不少我这样的人,左右那些瞧不上我的,我不同他们来往就是了。我这身份放在那儿,还不至于有人敢同我呼来喝去。”

    清容却听出来,禁军营还是有通过正规渠道进去的,也有一部分人是瞧不上宋昭的。

    宋昭无意在深说,只笑呵呵问清容道:“怎么样,这样安排少夫人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清容一笑,道:“满意满意,世子爷算无遗策,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的,小女子甘拜下风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笑意更盛,“哟,得少夫人一句夸,这可不容易!”

    “你可一定记得,关着韩二的时候,一定要把他泡在水里。我提炼的大豆精华你可一点儿都不能给他少喂了。”清容忽然想起来,提醒宋昭道。

    宋昭好奇的问清容,“这样就能……硬不起来?”

    清容也不大笃定,毕竟都是听说,没有过实践,“不然你去试试?”

    宋昭连连摇头,“该置办的已经让人置办了,你那大豆精华也落不了,你尽管放心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点了点头,又忍不住问道:“那些跟着去的人,会不会受牵连?”

    宋昭一副早就料到的样子,笑道:“我就知道,你是即想往死里整韩二,又怕连累了旁人。放心吧,跟着他去的,每一个儿好人,打死卫聘婷,他们每个人都有份儿。一个也不多,一个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清容长长一叹,道:“明儿个是她的头七,我想去一趟慧照庵。”

    宋昭道:“我同你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清容倒是没反对,只低低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两人商量完,宋昭起身回风荷院。

    关禾秋才用晚膳,见宋昭来了,忙道:“吃了吗?”

    宋昭笑道:“同清容说了几句话,便在她那儿用了。今儿晚上吃什么好吃的?”

    关禾秋悻悻然的垂头,道:“黄豆猪脚,小厨房做的好吃,很软烂入味,给你盛一碗?”

    宋昭一听黄豆,想起清容让人不举的法子,连连摇头道:“不必不必,你自己吃吧,既是好吃,你就多吃点。”话罢,宋昭便去碧纱橱里盘膝坐着看书去了。

    关禾秋总觉着这几天怪怪的,见宋昭这样,她心里堵得发慌,一口都吃不下去了。放下勺子,眼泪儿不自觉的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一旁伺候的无暇瞧见这样子,立时扬声,道:“姨娘,您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宋昭在碧纱橱里坐着,满脑袋都是打劫韩二的事儿,倒是没注意听。

    关禾秋拿帕子擦了一把眼泪,恹恹道:“我吃不下去,你端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无暇快速的给梨落使了个眼神,梨落心领神会,立时进了碧纱橱道:“世子爷好歹去陪一陪姨娘,她为了安胎,成日在屋子里,连院子也不敢出。每天就盼着世子爷您回来,能陪着说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宋昭被打断了思绪,心里有些不大痛快。可听见无暇这番话,立时撂下书,心软的起身到关禾秋身边。见她泪水盈盈,神情恹恹的不痛快,不免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他俯身在关禾秋的面前,抬手替她拭了泪。温柔的笑道:“你这一怀孕,就像是个小孩子,一会儿哭,一会儿笑的。刚才还说猪脚好吃,眼下怎么又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关禾秋赌气的别过头,道:“既是海棠院那么好,你往后就一直在那儿便是了,还来我这里做什么。左右我的人、我的吃食都不合世子爷的胃口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乐呵呵的扳过关禾秋的肩膀,声音越发温柔缱绻,哄着她道:“这天底下就没有比你更合我胃口的人了,我都不同你说过,那沈清容是我打小儿看着长大的。她一个小姑娘,我瞧着就同自己的妹妹没什么两样。”

    关禾秋不依不饶道:“那我不是也同你自己的妹妹没什么两样?”

    宋昭陪着笑,“若是没什么两样,我还娶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关禾秋稍有缓和,却还是不肯饶了宋昭,“你不是也娶了她?原来世子爷喜欢娶自己的妹子。”

    宋昭抬手轻捏了捏关禾秋的鼻子,道:“促狭的小东西,我同她不是因着皇上赐婚吗?再者,当时瞧中她,自然全是为了你。你看,她现在不是挺好的。规规矩矩在海棠院里,从不来招惹你。”

    关禾秋一听见宋昭说清容的好,心里又涌出一股火来,冷笑着道:“她,她好?你成日不在府里,哪儿晓得她背地里又做了什么事儿呢?”

    宋昭听见关禾秋这么说,面色微沉,有些紧张道:“怎么了?她背地里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关禾秋赌气的不说话,自宋昭的手里挣开,拿着勺子去舀汤喝。

    宋昭耐着性子,又问道:“你若是受了什么委屈,别自己受着,有什么是不能跟我的说的呢。她若有做的不对的地方,我去说她就是了。大夫可交代,你不宜太过用心。郁结五内,可没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你也得信我。她分明就是嫉妒我的肚子,她恨我。”关禾秋言之凿凿,想到这里,眼泪又涌出来,“我二十几岁的人了,还要被她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压在头上。”

    宋昭对关禾秋莫名而来的敌意摸不着头脑,“你倒是与我说清楚,她究竟对你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