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5.世子爷不是耳根软的人

    “咱们如今成了亲,我又有了孩子,为什么老太太还这么讨厌我。我肚子里的,毕竟有可能是你的长子。你听老太太是怎么说的?她说,生下来也不认!”

    关禾秋说着,委屈的不能自已,那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珠子般,越说越难过。

    宋昭很心疼,哪儿还敢质疑她,只犹豫的问她道:“你是说,清容背地里同老夫人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关禾秋鼻音浓重的嗯了一声,强忍着泪,道:“她成日里的往寿禧堂跑,她有那么多时间同老夫人说话。关上门,说了什么你又上哪儿知道。老夫人给她出头,自然什么都瞒着你,说她是千好万好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不大相信,却也不在关禾秋面前多说,只道:“我省得了,省得了。”

    关禾秋越发尖酸,道:“你也别在心里不信我,在你面前,她是什么都好的。可你瞧不见的时候呢?若不是她说过什么,我成日孝敬老太太,就算是块儿石头,也该捂热了吧?”

    宋昭牵过关禾秋的手,把她的两只手紧紧包在自己的手中,想多给她一些安全温暖,“你不必在乎那些,无论旁人怎么说,我总是站在你这边,疼你信你的。祖母反对了咱们这么久,咱们不是也成亲了。往后有了孩子,日子是越过越好的。”

    关禾秋抬头,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向宋昭,犹疑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宋昭真挚的点头,连声道:“自然是真的,我何时骗过你呢?”他说着,凑上前,将关禾秋拉到怀里,温柔的抚慰,“我这辈子,就只盼着你能舒舒坦坦,安安心心的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关禾秋心里这才痛快一些,眼泪也止住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宋昭前脚离开风荷院,她后脚就让屋子里的人去瞧一瞧海棠院的婆子每晚都做的什么菜。

    海棠院里每晚上吃什么不大好打听,梨落转了一上午,才回来,同关禾秋抱怨着说道:“不过是打听少夫人平日都吃的什么,比打听太后的膳单还费劲。我说您要做东,请姨娘们吃饭,也想让夫人来。才跟那洒扫的小丫头问出来,说是少夫人爱吃味道重的,辣的。这不是天冷了么,每晚大约都有锅子。东西吃的不算精细,瞧着就是用辣椒水煮的菜。锅子里也爱往里放辣椒。”

    关禾秋不免检讨道:“这倒是怪我疏忽了,我成日吃的不是大补的,就是没什么味道的东西。只想着孩子好不好,也没注意阿昭爱不爱吃。赶明儿你让厨房照着世子爷的喜好来,我吃的同世子爷吃的分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梨落脆生生的应了,立时就去吩咐小厨房。

    且说,关禾秋屋子里的丫鬟来正房打听了一下清容的饮食,立时就被通禀上去。

    浮翠木愣愣道:“关姨娘要请吃饭,这可真是奇事儿。她这为了安胎,都恨不能成日躺在床上的。”

    含翠道:“雅院那几位,见面就掐,因着夫人的《内宅规范》这才勉强收敛着。还要放到一个桌儿上吃饭,她可真能想。”

    梅蕊一笑,道:“你们都是只看一,不看二的。”

    含翠和浮翠几乎是齐声问道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饮翠倒是察觉出什么来,笑道:“世子爷可有好些日子没去风荷院吃晚膳了。依着她往日里的脾气,两边恨不能都不在一个府里,成日避开才好呢,怎么会好心请夫人吃饭。何况,事儿都没定下来,帖子也没送过来,就先准备吃啥了?”

    浮翠等人这才后知后觉。

    清容也是这样想,到底没白让饮翠管人事档案,如今饮翠就好像是府里的迷你人力资源部,把这些人的性子摸的极透彻。

    袁妈妈听了这话当即就不乐意了,啐了一口道:“真是个不要脸的,怀着孕还往她屋里勾人。世子爷好不容易日日来我们这里用晚膳。”

    清容倒是混不在意,只笑道:“她乐意伺候,就尽管让她去。左右,我是懒怠应付宋昭的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替清容委屈,又有些怒其不争。

    之后几日,宋昭果然没在来海棠院。

    倒是一早金姨娘过来请安,等人走了之后,她避开其它几个人,同清容小声道:“昨儿个关禾秋请了碧姨娘、倩姨娘、湘姨娘去风荷院吃饭。”

    这倩姨娘说的是大李氏,湘姨娘说的是小李氏。

    清容见她跃跃欲试,喜滋滋的样子,鼓励她讲下去。

    金姨娘一副艰难忍笑的样子,道:“也不知道关姨娘是从哪儿听来的,说是世子爷爱吃辣椒水煮菜,就让小厨房做了,非让世子爷吃不可。可世子爷呛得,一整顿饭都在咳,可真真儿是乐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辣椒水煮菜是什么鬼?这是抄袭她自主研发的麻辣烫?

    金姨娘见清容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,解释道:“我也是听湘姨娘说,如今全府上下都知道。说少夫人院里的私厨请的好,专会做那稀奇古怪的菜,勾了世子爷日日专门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之前在沈家的时候,清容很怕往后在沈家混不下去,出去会饿死。有一段日子,着实很努力的学习了缝纫、刺绣和烹饪。到现在为止,她的贴身内衣、睡衣这些,有不少还是她自己有空做的。

    她倒是不算很精于厨艺,只不过多开发了一些调味品。这也不是为了取悦宋昭,因为她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大吃货。

    金姨娘见清容不做声,有些惴惴的问道:“少夫人晚上都吃的什么,妾身、妾身也想尝一尝。”

    清容见她两眼放光,藏不住的吃货样子,十分大方道:“这有什么,等那日空了,我准备准备。”

    金姨娘眼中充满了感激,又小声道:“妾身听说,昨儿个关姨娘做局,是想请世子爷把瑜姐儿还给碧姨娘。”

    清容笑道:“怎么?这话也是小李氏与你说的?”

    金姨娘捣蒜一样的点头,“还让湘姨娘、倩姨娘一起去帮着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宋……世子爷是怎么说的。”清容十分好奇宋昭是怎么说的。

    金姨娘慢吞吞道:“世子爷说瑜姐儿在少夫人这挺好的,有吃有穿,成日里乐乐呵呵的。”

    那是,清容只管小丫头的衣食住行外加学习,来的那两日,她就已经给小丫头约法三章。瑜姐儿是个早慧的孩子,又因为是后妈,倒是很规矩。

    清容很欣慰的笑道:“世子爷也不是耳根子那么软的人。”

    金姨娘不以为然,直爽道:“少夫人没进府之前,世子爷还就是个耳根子软的。关姨娘说啥,爷就听啥,比圣旨还管用。”金姨娘说到这儿时,忍不住的冒出不满与幽怨。

    这吐槽宋昭的神情引得清容发笑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宋昭一回府就来了海棠院。他是掐着饭点儿进门的,刚一进屋子,便道:“今儿个做的什么好吃的?”

    清容不冷不热道:“真不好意思,今儿个做的面,没带世子爷的份儿。”

    这两日天越发冷了,清容念叨了几日牛肉拉面。今天晚上倒是难得有闲情,亲自下厨,炖牛肉,调辣油,拉拉面。这会儿几个大丫鬟,并着瑜姐儿人手一碗,还确实就没有宋昭的份儿。

    宋昭一进屋就闻到了香味儿,一坐下,看见瑜姐儿小碗儿里鸡汤底儿的面上放着几片卤牛肉、几片白萝卜、一小撮香菜。清容的碗里淋着红辣椒油,色香俱全,看着就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更别提桌上摆着一盘卤牛肉,一盘红油拌肚丝,一盘卤水蛋,一盘葱醋鸭胗,凉菜就着面吃,真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就没多下一碗?”宋昭肚子立时打了饥荒,徒手抓了一片卤牛肉送进嘴里。

    瑜姐儿看着,咯咯的笑了出来,道:“爹爹好脏!”

    宋昭玩笑道:“瑜姐儿吃不了这么些,孝敬爹爹吧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听见宋昭要抢自己的食儿,表情都变得惊恐了,极力护着,道:“可不成,母亲做的,好吃!”

    浮翠暗气宋昭好些日子不来,故意道:“那面是少夫人亲自下厨做的,面都是少夫人亲手拉的。也不知道世子爷来不来,多做一碗,岂不是浪费。”

    宋昭厚着脸皮,道:“我自不敢再劳烦少夫人的,倒是你教一教我,我来做。你瞧,我这在外奔波了一日,晌午饭就没顾上吃。”

    清容被他闹不过,也是实在无所谓他来与不来的,便大方起身,宋昭自也跟上去。浮翠等人因着清容好热闹,虽说没上桌儿,都一人捧了一个碗,在一边绣墩上坐着呢。

    浮翠见清容出去,立刻站起来,却被含翠拉了一把,袁妈妈也很有眼色的不让浮翠跟着去。

    清容这边进了小厨房,先系上了围裙。有木有样的套上套袖,将案板上扣在盆下面的面团儿拿出来。

    极顺手拉面,三两下就好了。看的宋昭简直要惊掉了下巴,道:“你还真是个有本事的。”他说着,掰手指头数道:“会给瑜姐儿做衣裳,还会拉面条儿,会做那乱七八糟的护肤品,还会开铺子,开温泉庄子。”

    清容倒没觉得自己的技能有多惊人,只是笑呵呵道:“我这些算什么本事!我诗词歌赋不会,琴棋书画稀松的。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