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6.为了好好的活下去

    宋昭听得“稀松”二字,禁不住嗤的一声乐了出来,“琴棋书画,诗词歌赋有什么好的?又不当饭吃。”宋昭说到这儿,忍不住好奇道:“这些乱七八糟的,你是怎么学会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手上不停,娴熟的煮面、切菜,一边做,一边闲闲道:“小时候总怕在沈家过不长,想着万一哪一日被赶了出去。我还能指着缝衣补衣,当厨子来养活自己。再者,刺绣和做饭这种事儿,没什么竞争压力,也更实用。”

    宋昭听她淡淡然的提起幼年在沈家的事儿,心里很有些发酸。却见清容根本没当回事儿,他也坦然道:“怎么实用了?你看别人家的姑娘、小姐,哪儿有把刺绣、烹饪这种伺候人的活儿学好的?表妹打小儿就不喜欢这些,我们上学,她便也嚷嚷着要同我们一起上学。她小时候还说,凭什么男人能当官儿,女人就不能。多傻!”

    他一提起关禾秋,便总是笑意缱绻,语气格外温柔。

    清容摇了摇头,叹道:“我同她哪儿能同日而语?即便是寄人篱下,可老夫人是个慈和厚道的,哪里会苛待姨母托孤的表姑娘呢?沈家可不一样,除了林夫人和柯姨娘,一个比一个刻薄。当时我上头有淑容、沛容、泠容较着劲儿的学,我靠着诗词歌赋和琴棋书画,可混不出头。何况还有个不学无术的润容,我要越过她去,她就追着虐待我,甩脸子。”

    清容说起沈家的那些日子,便仿佛是两辈子的事儿一样。

    “可刺绣好、烹饪好就不同,我没事儿做些好吃的,润容爱吃,一来二去的,她就记得我的好了。母亲也喜欢,觉得我懂事儿贴心会孝顺人。”清容插着腰站在灶台前面,一边侃侃而谈生存经,一边认认真真煮面。“说白了,学这些不过是为着好好的活下去罢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心中微动,他在沈家呆过半年,实在太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家儿了。想起记忆里清容小小的,羸弱而倔强的身影,逐渐的就同眼前这个自强自爱的小姑娘重合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仿佛越认识清容,她就越看不懂清容了。

    “我瞧着你这样挺好。如今还能凭着本事,去外面赚银子。听宋麟说,单是蕙质精舍这近四个月的迎收,就快赶上国公府一年的进项了。”宋昭真心称赞清容道。

    清容心里免不得犯嘀咕,她盘账的时候很隐秘的,怎么就能让宋麟知道的。

    宋昭在一旁瞧着清容眉头都皱起来了,猜到了她在心里嘀咕什么,嗤地笑道:“你那生意好,全京城都知道赚钱。单是皇家供奉这一项,估也能估出来个大概。那什么美肤套装,一个就要三十两,还是个消耗极快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很得意,怎么说她这个开天眼,自带技能金手指的穿越人,找个潜在市场,挖掘一片蓝海,还是不难的。

    “开发难度大,用料好,自然就贵一点儿,何况这也是专门给那些豪门贵妇准备的。等过了年,我打算再开发一套便宜的。让每个月只有几两月例的妾室们也用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一说起自己的宏伟蓝图,都忍不住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宋昭在一旁看着,也似乎被感染了似的,心里忍不住的就很高兴,嘴角一直支着,笑的放不下来。

    等清容做完这碗面回去,她自己的那一碗已经温了,面也泡坨了。

    清容和宋昭没来,其它几个也不好意思吃。清容忙招呼大家开饭,倒是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宋昭却在这时候将两碗面给换了过来,自然道:“这一碗吃着怪烫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也不同他爭,欣然接受了宋昭的善解人意,几个人闷头一起吃,谁都顾不上说话。没一会儿功夫,碗里、盘子里都吃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宋昭倒是很有些意犹未尽,觉得那碗热乎刚出锅的面,也许会更好吃。

    吃过饭,清容便同宋昭道:“金姨娘几个,数月来又规矩,又很配合我在内宅的工作,我琢磨着哪日做个锅子,请她们几个吃一顿。”

    宋昭有些不解,“她们有什么可请的?”

    清容笑道:“不过是寻常一道吃个饭罢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心里暗暗奇怪,怎么关禾秋请完,清容又请客的。想起之前关禾秋同她说的,清容背地里不知在搞什么手段。他不免有些警惕起来,问道:“那有什么要我做的?”

    清容倒是没察觉出宋昭的变化,摇头道:“没有,就是同你言语一声。我也不是挨个儿都请过来的。只有金姨娘、陶姨娘、管姨娘、姜姨娘四个表现好的。”

    宋昭忍不住撇嘴,补充道:“阿秋平日里也是循规蹈矩的,从没给你添过麻烦。”

    清容暗暗翻了个白眼儿,之前摔跤装肚子疼那事儿不叫麻烦?不过她也清楚得很,就算说出来,宋昭也会找借口。便也不同他较真儿,只温吞道:“关姨娘怀着孩子,就是想请我也不敢请。若是吃了什么不当的,再伤了身子,我可赔不起!”

    宋昭道:“你哪日请?我也来。”

    清容连声拒绝道:“不必不必,你来了反倒拘束。”

    宋昭很有些不放心,之后两日吩咐人盯紧了海棠院,但凡清容有请客吃饭的意思,就让人及时来通知他。

    清容把日子选在了月底,她照样是亲自下厨。

    金姨娘被请过来的时候,还有些不真实的感叹道:“妾身还以为少夫人是糊弄我,没成想少夫人竟然真的亲自下厨。”

    饮翠因着一直再教这几个姨娘认字儿读书,同四人已是贯熟的了,顺着金姨娘这话,接下去道:“少夫人从一清早就开始准备,材料,菜品准备了好多。”

    几个姨娘越发是满脸荣幸,无比感激的样子。

    管姨娘受宠若惊的说道:“妾身们这是何德何能呢。”

    含翠道:“少夫人还给四位姨娘准备了蕙质精舍的礼盒儿,外面买可是三十两银子一盒呢。”

    陶姨娘简直快惊掉了下巴。

    清容那边已经准备的差不多,让人端了菜上来。

    几个姨娘立时坐不住,全都呼啦围上去,争先恐后的想帮着做点儿什么。

    清容却是大方,道:“今儿个你们是客,哪儿有请吃饭的让客人来忙叨的!”

    几人面上的神情更加感激,一副清容把她们当菜涮了,也心甘情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没等清容招呼着几人坐下,门外便有人道:“世子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应声进门,那急匆匆的样子,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清容微微皱眉,几个姨娘也立时行礼问安。

    宋昭干笑两声,道: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我正有事儿同你说,这就赶上了。”

    金姨娘几个,不免都有些拘束的赔笑。

    清容也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宋昭直接坐到清容的身边,反客为主的说道:“都坐,都坐。你们少夫人做的锅子,是真的好吃,你们今儿个算是有口福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被宋昭招呼着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慢吞吞的坐下。

    清容也不管宋昭在不在,反正她的用意和计划不能被打乱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快相处了大半年,后院能这么太太平平的,也是几位姨娘规矩,做得好。”清容开门见山,真心夸奖几人,“我知道《内宅规范》里的规矩很多,大家想要一一遵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我得谢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几个姨娘更是受宠若惊,都有些怔怔的,不知该做什么好。

    管姨娘小声道:“瞧夫人说的,恪守规矩,这不是妾身们应该应分的么?”

    清容道:“应该应分的事儿,也有人视若无睹。我是真心实意谢谢你们肯这样体谅我。咱们都不容易,往后日子还长,咱们多体谅着过日子,日子也能好过些。”

    宋昭这话听得十分别扭,道:“听你这样说,仿佛我很混蛋似的。倒是我对不住了,让你们日子难过。”

    清容也不给宋昭留面子,幽幽道:“难不成世子爷还以为你让咱们日子很好过?”

    几个人吓得全都噤声不语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宋昭早已经很习惯同清容两个互损了,根本没放在心上,只是笑嘻嘻道:“我同那韩二比怎样?”

    清容越发沉下脸,道:“怎么说话呢,那韩二是大大的人渣,就这样还算是夸他了的。你再不济,也比他强上千倍万倍,做什么拿自己同那样的人比,平白坏了胃口。”

    宋昭眯目笑着,平和道:“我怎么觉着你像夸我,可我听着又怪别扭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轻松道:“全当好话儿听着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一来一去的,倒是引得几个姨娘都有些发笑,气氛也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清容又让饮翠把美肤礼盒拿上来,接着被宋昭打断的话,继续道:“原本早就应该先给咱们自己家里人的,我倒是疏忽了。也亏得她们几个提醒我。”

    清容说的她们几个,自然指的是饮翠等人。

    金姨娘等人越发与有荣焉,

    宋昭不免在一边儿暗道清容会收买人心。

    清容又不疾不徐的说道:“听饮翠说,你们跟着她读书,学的很认真。我也盼着你们能好好的学。赶明儿我打算在城北再开一家小铺子,你们若学得好,正能帮到我。”

    清容这话一出口,简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。惊得宋昭差点掉了筷子,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全职国医 |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|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|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|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