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9.事儿已经成了

    瑜姐儿怯怯的摇头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碧姨娘看着便是气不打一处来,抬手照着瑜姐儿的身上就是一巴掌,道:“你是谁生的!”

    瑜姐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清容已经到了门口,听见哭声,直接提着长长的百褶裙摆直接冲了出来,大声呵斥又举起手来的碧姨娘,道:“你敢!你今儿个要敢把那手落下去,往后也不必在这府里呆着了!”

    碧姨娘吓得手僵在原地,清容冲过去将碧姨娘撞得一个趔趄,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清容伸出手对瑜姐儿道:“咱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还没有平复过来,可看见清容的手,飞快的就攥住,生怕谁把她拉走一样。

    回了后罩房,清容抱着瑜姐儿坐在膝上,软声安慰道:“瑜姐儿,你若是想回去同你姨娘一道,尽管与我说就是了。我自让你回去的,千万别伤了自己。我这样说,倒不是怕你爹爹误会我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扑进清容的怀里,一边怯怯的哭,一边摇头,小声道:“瑜姐儿不回去,瑜姐儿不要姨娘。姨娘坏,姨娘骂瑜姐儿还打瑜姐儿。”

    清容忙安抚的顺着瑜姐儿的背,软声细语道:“好、好,你说不回去,咱们就不回去。记住了瑜姐儿,你是爹爹的长女,爹爹和我永远疼你爱你。不要惧怕任何人,若有人敢欺负你,挺胸抬头的怼回去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没听懂清容的话,泪盈于睫的抬头,睁着圆圆的眼睛,好奇的问道:“什么是怼?”

    清容尴尬的一笑,耐着性子解释道:“嗯,大意就是你也欺负回去。什么都别怕,有我和你爹爹为你撑腰呢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心里暖暖的,不安与惊惧渐渐散去,天真的眼睛忽闪忽闪的,“那,那小姑姑们欺负我呢?”

    清容豪迈道:“照样怼回去……照样欺负回去。打不过就找东西,手边有石头就用石头,有棒子就用棒子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袁妈妈和梅蕊吓得瞠目结舌,连声道:“姐儿可别听少夫人的,不能打人,若是把人打坏了呢!”

    清容瞥了袁妈妈和梅蕊一眼,表示不满,又叮嘱瑜姐儿道:“我呢,希望你是个讲道理的人,却不希望你成为一个懂事识大体的人。你需记住,懂事与识大体不是无条件的忍让。你可以懂礼貌,尊老爱幼,但是更要有原则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听得懵懵懂懂,忽闪着大眼睛望着清容,道:“母亲,什么是原则呢?”

    清容想了想,才徐徐道:“简单点来说,就是在你自己觉得无所谓,没关系,不会受伤的情况下,你可以让着你的小姑姑们。但是如果她们让你受伤了,让你身上或是心里不舒服了,就一定要反抗到底,怼回去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还是一头雾水的样子,清容笑了笑,很温和的抚着瑜姐儿的头,道:“没关系,我会慢慢教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几个丫鬟在一旁瞧着,都觉着很温馨感动。

    这府里没有什么秘密,清容一早上同这些妾室发飙的事儿,宋昭一回府便听了个全。

    这话自是都从大李氏、小李氏嘴里传出来,没一句好话,都是清容厚此薄彼,处事不公,动不动就要把人赶出府,如何霸道嚣张云云。

    “从前在沈家,看你也算是个好脾气的。有人说你霸道嚣张,我还以为是听错了。”宋昭一进门,便笑吟吟的开口,道:“我很好奇,当年沈家的小绵羊,现在是披上了一张狼皮,还是原本披着的是个羊皮?”

    清容懒洋洋道:“时移世易,在你们魏国公府,遇见了狼就该披狼皮。”

    宋昭笑道:“倩姨娘、湘姨娘两个是娇气了一些,也还不至于就成了狼。”

    清容懒得同宋昭告状,也不想再同宋昭讲一遍白日里的道理,只淡淡道:“协议,协议!”

    宋昭不满的撇嘴,“好,好。我不插手便是,不过我这也是为你着想。真等到府里内外都说你专横霸道,小气不容人,可就有损名声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很不在意,“有什么相干,我又不靠着名声吃饭。”

    宋昭被清容这歪理引得一笑,不再提早上的事儿,只低声道:“韩二今儿个离京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掰着手指头数日子,可算把日子给数到了。激动的一脸兴奋,可不到片刻的功夫,又扁嘴失望道:“可惜我不能亲自去出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宋昭安慰她道:“陆籍只能比你更狠,到时候让他亲自讲给你听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还是有些失落,因着宋昭来给她报了信儿,之后几日满心都是这件事。

    这日下午,她在蕙质精舍准备新年礼盒的一应事宜。便有人进门报道:“少夫人,世子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因着蕙质精舍不招待男宾,宋昭从没进来过,便是来找清容,也多半是寻她一起回府。刚过晌午,他正应该当值的。

    来报的丫鬟极伶俐道:“少夫人,除了世子爷之外,还跟着一位公子爷,像是有事儿来找少夫人,可要请世子爷进来?”

    原本只听见宋昭一人,清容还觉耽误工夫,很麻烦。听她提起还跟着一位工资,清容立时来了精神。恐怕是韩二的那件事儿成了,她兴致盎然的吩咐人道:“让世子爷带着人从后门走,去最里面的厢房,千万别撞见外面的女客!”

    小丫头应了一声,立时快步出了门。

    清容又吩咐浮翠道:“你去休息厅拿些茶点来。”

    浮翠道:“都拿些什么?休息厅的茶点,可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清容未及多想,随口道:“来者就是客,何况又是世子爷的朋友,总不能薄待了,你看着一样都拿一些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吩咐完,清容便是起身去最里边挨着角门的厢房。这时间,后院没什么人,清容到厢房的时候,宋昭和陆籍也到了。

    宋昭瞧见清容,笑着拍了拍陆籍的肩膀,介绍道:“这是内人,清容,这是我同你说过的兄弟,云郡伯家的三公子,阿籍。”

    清容有模有样的向着陆籍行礼。

    陆籍当即红了脸,有些不自在道:“见过少夫人。”

    几人进了门,清容很客气道:“我这里是不招待男宾的,让你们走后门进来实在是对不住。”

    陆籍憨厚一笑,道:“没什么,倒是这个时候来,叨扰少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间,外面想起极轻的敲门声,浮翠在外面说道:“少夫人,茶点来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忙应声让人进门,却见浮翠带着四、五个婢女捧着托盘,鱼贯而入。托盘上放着四、五杯奶茶,米糊一类的,又并着蛋糕、泡芙、饼干等零食点心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陆籍更感拘束,连声道:“叨扰少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却觉着很有面子,笑道:“你连夜赶回来的,还没吃什么就被我叫来了,正好吃点儿垫垫。等说完话,我请你去八宝楼喝酒吃肉去!”

    陆籍生的一张娃娃脸,没说两句话就总脸红。瞧着不似宋昭认识的那些狐朋狗友,纨绔子弟,气质很憨厚。

    陆籍挠了挠脑袋,又是一阵连声道谢。

    宋昭忙给他拿了块儿泡芙,很骄傲得意道:“快尝一尝,这是内人做的,只此一家,别无分店。”

    陆籍伸手接过,点头道谢,小小的咬了一口,泡芙里的奶油一下就冒了出来,粘在陆籍的嘴边。他有些不好意思,清容下意识的拿出帕子递过去。

    却是被宋昭半路劫了回来,顺手揣在了怀里,捞起桌上铺着的桌布给陆籍道:“用这个擦,没事儿,脏了让她们换过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有点儿想笑,这陆籍再不济也是个伯府的公子,哪儿有用桌布糊弄的道理?

    那陆籍倒是很听宋昭的话,接过宋昭递来的桌布,抹了抹嘴。含笑看向清容,表情里带着几分惊艳,叹道:“少夫人的手艺真好,这点心我还从没吃过,真好吃。”

    清容没想到陆籍竟爱吃这种又甜又腻的,笑道:“回头我让丫鬟多包一些给你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陆籍无比感激的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行了,咱们还有差事,捡要紧事的说吧。”宋昭在一边催促道。

    陆籍哦了一声,听话的直接进入正题,“我是才从那边回来,事儿已经成了,挨着那边五里地正好有个废弃的庄子。我们把韩二关在那里,也按照少夫人说的,喂了药,泡在水里。为防万一,我们还……”陆籍越说声音越小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宋昭当着清容的面儿倒是没忌讳,委婉道:“给了一脚,往后肯定也是个废人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忍不住笑了出来,连连拍手又让陆籍细致的讲了一下事情的大致经过,陆籍头脑清晰,说的是绘声绘色,几乎把当时的场景给还原了。

    “可真是难为你了,我替卫姑娘谢谢你了。”清容听完,但觉去了一块儿压在心里的大石头,十分痛快,简直是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陆籍垂头,神情很低落,深吸了一口气,“不,应该我替她谢谢少夫人。”陆籍声音有些颤抖,显见是非常悲伤难过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出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正预开口安慰,外面忽然有人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全职国医 |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|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|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|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