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三 庶女-嫁人-老死,别无选择?

    自古庶子女皆是正房夫人的儿女,夫人要收回抚养权,是天经地义的事。

    可到底不是从自己肚子里生出来的,谁家的正房夫人脑缺,自己有儿有女还非得把庶出子女接到身边,操这种费力不讨好的闲心?

    那么夫人突然在这种敏感关头找事儿,绝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。

    清容极细心留意过,董姨娘不在的这几年,夫人苦心经营,在沈家内宅是只手遮天。丫鬟、婆子里极少有人私下乱嚼正房的舌根,多数说的不是大房、就是二房的事。

    通常CEO的意图如果能成为各部门无需费劲打听就口口相传的八卦,不是总裁办无能,就是领导默认传八卦喽。

    为的什么?

    当然是试探、敲打、等待跪舔。

    总之,夫人的跑偏令清容很头疼。把沈家这五个姑娘集结在一起,那日子,简直是可以想象的地狱!

    如今,她只能寄希望于赵姨娘坚决不交抚养权,把这件事儿彻底搅和黄!

    没几日,正房开始大张旗鼓的让人收拾起院子来。

    一得着这样的动静,卫姨娘率先让人把五少爷禇哥儿的行李拾掇出来,连人带乳母的送去了大房。跟着董姨娘便派人将沈沛容连人带行李的送去了正房,交给夫人照看。又请夫人另外给二少爷沈祜、三少爷沈祠安排住处。明确表示,夫人要抚养权,她可以一个不留。

    柯姨娘瞧见这俩人乖觉的先松了口,简直气的“一佛出世,二佛升天”。但明面儿上什么都不敢现出来,只敢私下避开汤妈妈的耳目躲在清容屋里默默垂泪。

    “我还怀着孩子,夫人就要把庶子女的教养都抢到手里。这不明摆着是想拆散我们母子么。她有一个哥儿两个姐儿还不够,做什么要把别人的孩子攥在手里,让人母子分离,这样狠心。”

    遇见这样的场景,清容只能假装熟睡,默默偷听了!也难怪柯姨娘急的直掉泪。裁判还没开发令枪,参加比赛的选手先跑了两个。换了谁能不着急!

    “姨娘,您可小声点儿,别让正房的人听见!”袁妈妈指的自然是汤妈妈,她温和的劝道:“姨娘可千万别太难过伤及自身!说不准夫人就打着这个主意呢,您要是伤心难过害了腹中的孩子,那错就全是您的了!”

    柯姨娘仍旧是愁眉不展,袁妈妈道:“卫姨娘、董姨娘两个可都把哥儿、姐儿给送去那边了,您看看,咱们清姐儿是不是也……”

    清容听了这话,那心啊不禁沉了又沉。她可不想去正房,不想跟这四位小姐姐朝夕相处。清容的内心几近崩溃,不禁暗暗吐槽:夫人都还没明确的表现出什么,卫姨娘和董姨娘就巴巴儿的上前,真是俩个跪舔夫人的欠儿登!

    “清姐儿虽不是我亲生的,可刚生下来就一直养在我身边。府里恁多人都说清姐儿行克。可我说,清姐儿最是个聪明懂事的好孩子。她打小就不爱哭,见着谁都乐呵呵的。那禇哥儿半夜哭闹,整夜整夜也没个完,可咱们姐儿一睡就一整夜,再没有比她更省事得了。叫吃饭就吃饭,叫睡觉就睡觉。”柯姨娘念叨起清容的好,心里更是不舍。“我是巴不得往后我生的这个能像清姐儿一样。”

    袁妈妈看了一眼床榻上睡着的一小团儿,眼里也分外柔和动容,为难道:“可如今就剩您和赵姨娘还没把孩子送过去了,咱们刚回府夫人就来了这么一出儿,多半是想归置归置这些姨娘的。您若是不把姐儿送去,只怕夫人那边又要找麻烦!”

    柯姨娘为难的问袁妈妈,“能不能同夫人商量商量,就说这孩子下生就没了亲娘,我这个养母也不好这么痛痛快快,欢欢喜喜的就把孩子给送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话可不能说!”袁妈妈立时打断了她,道:“什么亲娘养母的!这府里的哥儿、姐儿都只有一个娘,那就是夫人!”

    至此,清容被送去正房的命运不可扭转。看在柯姨娘的这份情上,她也是必须得走。

    第二日,清容带着一副兴致盎然的喜悦,张罗着让袁妈妈收拾包袱去正房。

    浮翠很奇怪,“姑娘,姨娘又没说要把您送去正房!”

    清容边指点她们收拾,边回答,“昨儿晚上二姐姐就没回董姨娘那里,三姐姐说二姐姐和她们一起都住在正院的后罩房里,三姐姐说我也可以一起去住。”

    袁妈妈很高兴,默念,也难怪柯姨娘说五姑娘懂事。如今柯姨娘自己举棋不定,拖一日危险一日,五姑娘竟肯主动走,这可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!

    柯姨娘得了这信儿,亲自携了清容的手将她送去夫人处。

    清容边走边同柯姨娘道:“我去夫人那正好,有姐姐们同我在一处。也省的姨娘怀着弟弟,再跟我辛苦。姨娘你好好养身体,我会时常回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柯姨娘眼圈发红,拍了拍清容的小脑袋,道:“姐儿去了正房好好同姐姐们相处,你这么乖,太太也会多疼你。但凡有什么不习惯的,你就记下回来悄悄同姨娘说。”柯姨娘初入沈家就与这位五姑娘为伴,她同清容,一样都是同病相怜,无依无靠。所以尽管别人都说清容行克,甚至沈老爷为此冷落了她一阵,可她仍旧舍不下清容。

    娘俩儿到夫人正房时,董姨娘和卫姨娘两个也在夫人处请安。

    “虽说哥儿、姐儿都是夫人您的孩子,夫人贤德,孩子们养在正房是最好不过。妾身同夫人也相处了这么些年,最知道夫人您是个一碗水端平的人,必定都视如己出,谁也不会委屈了谁。可泠姐儿和祺哥儿到底是老爷宝贝长大的,一直娇养着。夫人这边孩子一多,只怕顾得上这个就顾不上那个,赵姨娘那边不送来也就罢了吧。”董姨娘说话声音恭顺,温温婉婉的。

    清容不禁感叹这董姨娘真懂语言艺术。

    她说这番话的大体意思:这些丫头小子虽然是从我们的肚皮里爬出来的,可也只管你叫母亲。你要孩子,我们就给你。可如果照顾不好,亏待了我们的孩子,那就是你不贤德。赵姨娘的两个孩子,那可都是老爷心尖儿上的,你敢动?

    简直诛心!高帽子给夫人带了,小鞋儿也给赵姨娘穿了。可这面儿上话说的漂亮,夸赞夫人贤惠大度,又不忍赵姨娘母子分离,为她求情。

    柯姨娘领着清容进门,规规矩矩的向着夫人行礼。

    董姨娘忙啧啧称赞道:“柯姨娘还怀着孩子,可真是有心了,亲自把五姑娘给送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夫人虽然没说什么,可当天请安结束后。夫人让人给几位姨娘分别送了礼,柯、卫、董三位姨娘都是数匹新缎,并着一盒价值不菲的首饰,而赵姨娘象征性的收到了数匹旧缎、数个新裁宫花。从礼物价值上来看,显然是在为此次沈府内宅人事调动给予明确奖励。

    沈府内宅首次人事调动在赵姨娘的无动于衷里告一段落,不过以清容多年的职业经验来看,这件事儿绝不会这样算了。

    入住正房后罩房的第一晚,清容简直难以成眠。

    这一刻清容是绝望的,过了四年混吃等死的日子,现在命运的车轮推着她跳出安逸,她似乎不得不面对现实,融入沈府的大环境了。反正,她是绝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清容默默的安慰自己,就当是转行从新干一份工作。针对目前的大环境,制定有效的庶女生涯职业规划。只要她兢兢业业,勤勤恳恳,坚守职业操守,提高专业素养,总会走出个康庄大道吧?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职场奋斗,总得有个升职方向。她之前的职业规划是从人事助理起步,终极目标是CHO(首席人力资源官),到时有资历,有人脉,无论是在企业供职还是独立创业,都是条出路。反正是不必考虑结婚生子靠男人的独立生活。可这封建社会三从四德的官家小姐最终的奋斗目标是啥?在封建社会当CHO、独立创业?

    古代社会拼搏出一片广阔天地的独立女性代表都是谁?照着她们的先例走?清容脑海里倏地闪出一串人名,武则天、孝庄、花木兰、穆桂英、李清照。前两个是政治路线,中间两个是从军路线,后一个是才女路线。

    均被清容一一否决,先不提她现在所处的身份地位允不允许,单说宫斗、政治这种事,她一个办公室斗争都勉强应付的人,太复杂的事儿实在挑战她脑容量。如果这是一出儿宫斗戏,她唯一可能成为的就是出场死的炮灰,不行不行!

    花木兰和穆桂英?那就更不行了,清容自知她小脑及不协调,别说舞刀弄枪,她连跑个八百都能左脚拌右脚平地摔,如果这是一出儿战争四起的权谋戏,别说挂帅当将军,她能顺利活过三集……这不可能!

    李清照还成,不过在才女这条路上,清容没什么信心。主要是她没有随身携带唐诗宋词的特技,搜肠刮肚一番,除了“锄禾日当午”能背诵全诗,她好像连“遥看瀑布挂前川”的前后句都想不太起来了。新体诗古人能接受么?

    摆在眼前的“庶女→嫁人→老死”这条路,清容几乎别无选择。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