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4.稳准狠的危机公关

    “准确的说,是有人要害我们,正好遇见了这个机会。”清容神情很沉肃。

    华堂郡主疑惑不解的问道:“是谁呢?”

    清容若有所思的一笑,徐徐道:“孙家母子不是省油的灯,藏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压低了声音在华堂郡主耳边轻声说了几句,华堂郡主迟疑道:“这,这要花多少银子呢?”

    清容抿嘴一笑,“银子是赚不完,也花不完的。就当为咱们自己,为身边的人积德了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眉头一展,干脆道:“行,都听你的!”

    清容笑了笑,道:“那咱们就各自准备去吧,眼瞧着也快到十五了。”

    十五这日,《大梁月报》一出刊,简直震惊四座。

    上面不仅将梅痕这件事儿都写上,还特意出了个专刊,说是由太后牵头,华堂郡主与魏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全权负责成立大梁妇幼基金会。专门救助被虐待的妇女和儿童。

    并由太后做主,通过皇帝下发《妇幼律》,将虐待妇女、儿童的罪行量化、细化。

    这些全部登在了《大梁月报》上,自是得到了内宅一众夫人们的大力支持。

    这报上又言明,需要德高望重的贵妇人,担任基金会的要职。这些职位,都是由太后、皇上亲授的有品级的女官职。虽说品级不过是六、七品的小官儿,可到底是领了朝廷俸禄的,哪家有头有脸的夫人不想要。

    清容又在报上声明,温泉山庄与蕙质精舍的每一笔营收,她都将从中抽出一成,作为妇幼基金会的善款。

    报上已经对山庄闯进男子的事件做出了声明,清容又通过慈善方式,增加了美誉度。对于那些夫人来说,花银子的同时又做了善事,何况又有妇幼基金会的官职,哪儿有不想要的。

    温泉庄子、蕙质精舍又重新门庭若市起来。连着奉国夫人府和魏国公府两处,都快被人踏破了门槛。

    那些之前落井下石的人,似是将从前的事儿忘了个干净,恨不得全方位三百六十度的去奉承华堂郡主与清容两个。

    这日请早安,蒋老夫人忍不住好奇的问清容道:“这主意你是怎么冒出来的?前些日子眼看着你的精舍和庄子就要完了,竟这么容易的就转危为安呢?还拉上了太后和皇上?”

    清容一笑,简单道:“祖母,这是太后与皇上的心结,将心比心,做的又是好事儿,自是没什么不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蒋老夫人若有所思的点头,拍了拍清容的手:“是你心细如尘。”

    唐氏见状,热切的问清容道:“嫂子,你那个基金会,要多少人呢?这,肥水不流外人田的。你看看我能去吗?”

    三夫人不由白了唐氏一眼,面上充满了鄙薄。

    清容一笑,没有直接答应唐氏,而是委婉道:“我做不了这个主,相关的还需要太后和华堂郡主做主。不过弟妹既有这心思,我倒是可以在太后、华堂郡主面前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唐氏也不强求,只笑呵呵与清容道:“那就谢谢嫂子了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眼波微动,可自矜身份,拉不下那个脸去说。

    蒋老夫人点了点头,道:“对,这是太后的心意,就让太后来做这个主。”

    旭大奶奶道:“那孙家母子,不知要怎么处置。”

    清容冷然一笑,道:“太后与皇上听了恨的不行,直接下旨斩立决了。”

    明二奶奶啧啧一叹道:“那母子两个也真是狼心狗肺,柳家一家对他们不薄,做了赘婿,竟还暗度陈仓。”

    唐氏哼笑着道:“那孟氏同那孙志高早就有婚约,他们一家根本就是蓄意谋夺柳家的财产,这心可真脏!”

    二夫人道:“那柳氏也是个有福气的,遇见了华堂郡主与清容,否则人都让领回去了,谁还去管这个?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却想的是,那孙志高母子怪倒霉的。本来把梅痕给吓跑了,她们两个不声不响的,还能继续霸着柳家的房产田产。

    谁让他们受了人挑唆,自己心亏还非得同她们硬碰硬。

    那日清容亲自带着斩监侯的旨意去顺天府打牢,孙母听见这样的旨意,根本不信,大吵大嚷的说位高权重的赵大人肯定不会不管母子的。

    位高权重的赵大人?

    清容头一个便想到了赵姨娘与沈泠容。

    也是,她们未免沉寂太久,久到清容都忘了还有这么一号人在。

    润容气的直跳脚,道:“她们这对狠毒的母子,咱们都从沈家出来了,还不肯放过咱们,要这么害咱们!想来那些谣言,也是她们传出去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从闺中八卦之后,咱们同沈泠容的愁算是结实了。沈沛容都说了亲事,沈泠容还一点儿眉目都没有呢。没听大姐姐说,沈泽章已经托了沈大伯在南边儿寻一寻,看看有没有合适的。”清容对沈泠容背后捅刀一点儿也不意外,赵姨娘和她原本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润容气鼓鼓道:“我就是不甘心,她们那别人当枪使,差点把咱们的庄子和精舍个折里,她们在背后看着,不伤筋不动骨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笑道:“有什么好生气的,眼下生气的该是赵姨娘和沈泠容。”

    正如清容所说,沈泠容眼下是七窍生烟,气的在屋里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赵姨娘看着,没精打采道:“我真是没想到,那沈清容的本事这么大!”

    沈泠容冷笑,“你总说舅舅本事大,大什么大?半个月都没用上,那沈清容就又活蹦乱跳的了。”

    赵姨娘没好气的说道:“那奉国夫人跟皇上、太后是什么关系,那是救命恩人!你舅舅再有本事,也是皇家的奴才。何况那何家母子言之凿凿的说梅痕是个疯子,谁承想背后还有这么一撞腌臜事!”

    沈泠容坐在临窗的榻上,咬唇道:“我不管,这事儿不能就这么完了!眼看着沈清容那贱货日子是越过越好,我如今连个像样的亲事都说不成。三姑妈连见都不见我,前儿个去龙泉寺碰见了,就好像没我这样的亲戚一样!”

    赵姨娘和生安慰她道:“你也别气,你瞧瞧如今谁还说你的事儿。再等个一、两年的,便都把这些事儿给忘了。何况,你那三姑妈自来就是个偏心眼儿的人。再者,我看叶钦也没什么好的。不嫁也罢。”

    沈泠容跺脚大叫道:“不,我就要嫁给叶钦,就要嫁给大梁的第一状元郎!沈清容得不到的,我全都要!我活活气死她!”

    赵姨娘忙安抚女儿,“别着急,我看那沈清容现在上蹿下跳闹的热闹。可这什么鬼基金会的事儿,不好办!”

    沈泠容一听说不好办,立时精神起来,问赵姨娘道:“怎么个不好办法儿?”

    赵姨娘道:“这全京城的贵夫人有多少?谁不想捞个太后、皇上钦赐的有品级的官职捞捞。给谁不给谁,总会得罪人,你看看京中这些贵夫人,谁是能得罪的起的。急起来背后给你穿小鞋儿,她担不担得住。”

    沈泠容觉着这话说的有道理,不禁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赵姨娘又得意道:“再者,你听那基金会,但凡是和钱沾上干系的。能有几个干净的,保不准那沈清容和华堂郡主是挂羊头卖狗肉。我就不信,她们这么好心,把成堆的金山银山给别人花?”

    沈泠容连连点头,“是,她们又不是菩萨转世,指不定有什么私心呢!”

    赵姨娘道:“沽名钓誉,我呸!”

    这母女俩说的,却是是清容最担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因着要准备的太多,年前的这些日子,清容便等于是扎在了蕙质精舍,成日同华堂郡主、润容再加上一个李玉清开会。

    “自我回京,咱们府上可真没有这么热闹过。还没过年呢,这送年礼的人排队就快排到后巷去了。”华堂郡主很有些扬眉吐气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玉清一笑,道:“别说您府上了,便是我接到的帖子,就多的数不过来。我这已经去了三、两次了,都是打听这基金会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润容撇了撇嘴,道“她们的脸倒是变得快。之前温泉庄子那事儿,忠勇伯夫人就差指着我的鼻子骂了。昨儿个在庄子上瞧见我,拉着手就不松开了,问我许没许人家儿。”

    华堂郡主忍不住笑着打趣道:“你就说没许,让她帮你打听。若是没有个称心如意的,也别想入会!”

    润容被她说的脸上通红,垂着头小声道:“我才不用她呢,我谁也不用!”

    话罢,引得众人都笑起来。

    清容拿出她连夜研究出来的组织架构图,铺在桌上,把话题拉了回来,道:“你们瞧一瞧,有没有我落下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李玉清看着这一大串架构图,懵懵懂懂道:“这么些乱七八糟的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清容耐心解释道:“理事会主要是基金会日常运作,监事会,你可以理解成是监督咱们日常账目。这下面的秘书处是具体往外花钱的,财务处当然就是管钱的。妇女部专门针对被家暴的妇女进行救助,幼儿部专门针对孤儿、弃儿进行救助。人事管理当然是咱们内部人员的管理,公共宣传这个就好比是你要施粥做善事,总得告诉给别人,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样……这个大体流程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李玉清有些傻眼,不禁叹道:“我还以为你是说说罢了,做也不过是三两个人,给需要帮助的人发银子就完了。照你这么说,得多少人才够用啊?”

    清容估计了个大概,道:“算上正负级别,大约要百十来个人才够。”

    润容大惊,道:“百十来个?哪有这么多人啊!”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