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5.表明地位的及笄礼

    宋昭蓦地有些开不了口,只笑了笑问清容道:“就当真这么累吗?”

    清容却看出来宋昭欲言又止的表情,她坐起来,宋昭自然的调整了垫子,正好塞在她的腰窝下,让她靠的更舒服些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可不是什么能憋得住话的人,有什么尽管说就是了。”清容一笑,表情也更温和下来。

    宋昭干笑道:“连着阿籍家的嫂子都拖他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清容哦了一声,道:“若是阿籍家的人,那我明儿个给你份儿档案,你拿过去让阿籍的嫂子填上,等太后那边定下来,我再请阿籍的嫂子过来,突击培训一下。”

    宋昭原本借着这个话想往下引出关禾秋的事儿,可见清容这么上心,不自在道:“你仿佛很喜欢阿籍似的,昨儿个还让我给他带了那么多东西。”

    清容混不在意的随口道:“阿籍不是你的兄弟?再者,就为了那韩二的事儿,我也很感谢他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说到这里,又有些遗憾,“韩二那些人被发配充军,还是太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是更得感谢感谢我?”宋昭沉着脸,道:“这主意是我帮你安排的,那韩二被发配的时候,我还交代了,路上好好‘招待’他呢!”

    清容嗤的一笑道:“世子爷说,我要怎么感谢你才好?”

    宋昭昂头想了想,没明说,婉转道:“那档案你再给我一份儿可好?”

    清容没言语,只笑眯眯的看着宋昭。她不必问,就能猜到宋昭这么暗戳戳的要档案是为了谁。

    宋昭莫名的有些心虚,也没再多说下去。只笑了笑,过了片刻,才道:“过两日就是你十五岁的生辰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一愣,说实话,她对自己这辈子的生辰印象不大深。“哦,年底了。”

    宋昭噗嗤一声,笑她道:“你这几日忙的见不着人,祖母可是很着重的为你办了及笄礼,你可千万别给忙忘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立时叫饮翠道:“给我记在备忘录上,免得我真给忘了,就糟了。”说到这,清容又想起什么,疑惑道:“我都嫁人了,还要办及笄礼?”

    宋昭道:“其实是可办可不办的,不过祖母觉着你嫁人早,实在委屈你了,所以才特意让二婶去办的。”

    清容心里很感激蒋老夫人这样的用心,等宋昭走了,便去吩咐梅蕊多准备些蕙质精舍的新年礼盒套装,给来府的人当回礼。

    到了清容生日这天,一清早府里各处便是张灯结彩。给她庆贺生辰的礼物,头三天就络绎不绝的抬进了府里。

    太后、皇后纷纷赏下了重礼,连着李贵妃与各皇子妃也都凑皇上、太后的趣,送了寿礼。更别提京中大大小小的皇亲贵戚,官家女眷。

    这及笄礼办的是有声有色,正宾请的是蒋老夫人娘家的嫂子,任国公家的嫡长女,蒋国公府的老夫人。有司是华堂郡主自告奋勇,赞者便是润容。

    但凡是同魏国公府有来往的世家女眷到了大半,那些没来往过的,是山庄和精舍常客的也被请来了,蒋老夫人没讲究那些门第规矩,但凡是同清容有来往的,几乎来了大半。

    这其中,自然免不了沈家的人。沈老夫人记着清容的仇,但是大夫人、二夫人、三夫人以及沈家嫁到京城的几个姑奶奶,未出阁的姑娘们是都到了。

    连着沛容、泠容两个也跟着来。

    泠容瞧见沈清容的及笄礼,竟然比自己的及笄礼动静还要大,魏国公府仿若神仙花园一样,无处不堂皇,无处不精致。相较之下,她在沈府住的那小院儿瞧着就真没什么可看的了。

    “二姐姐,这么大的府邸,往后都是那宋昭和沈清容的?”沈泠容心里嫉妒的发酸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沛容。

    沛容眼中也闪过几分羡慕与嫉妒,道:“宋昭是世子爷,那就是下一任的国公。他做了国公,清容自然就是国公夫人,这里往后当然就是清容的了。”

    沈泠容心里又是堵,又是气,凭什么沈清容闹得她如今只能远嫁,自己守着个这么好的婆家。

    沈沛容笑叹道:“五妹妹的命可真好。”

    沈泠容不以为然,“呵,她能嫁的进来,也得能守得住。不过是表面上的风光罢了,那宋昭和他表妹爱的死去活来的,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有人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!羡慕嫉妒,看不过眼别人乐呵,就别出门。”在回廊转角处,突然又个声音插进来。

    沈泠容有些讪讪的看过去,表瞧见一身锦衣华服,珠光宝气的润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润容今儿个穿着橘色对襟大袖长衣,里面是长及曳地的蜜合色百褶裙。那长衣竟是蜀锦做的,上面绣着蝶戏牡丹的团纹,很是喜庆好看。纯金的璎珞圈上镶着数颗红宝石,头上簪的,耳朵上带的,是一整套金镶红宝石的头面。那质地、成色,一看便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反正照比沈泠容的穿戴,是不知道贵气了多少。

    沈泠容不让份儿的啐了一口,道:“呸,从哪里来的不要脸的,竟偷听别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润容冷笑一声,“生怕别人听不见一样,嚷嚷的到处都听得见。”润容说着,上前两步,“沈泠容,我可警告你,如今我同清容已不是在沈家时被欺负也得忍气吞声的人了。你说话最好给我小心一些。”润容这话带着几分威胁,十分硬气。

    沈泠容气的浑身发颤,哼笑道:“畜生来的,到哪儿都是畜生。上不起台面儿的贱人,到哪儿都是上不起台面的贱人!指望着飞上枝头变凤凰?别是个上了树的猴子,不小心露出了猴屁股来惹人笑。”

    沈泠容说着,很是过瘾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润容打小儿就是个实干派,打架她在行,吵嘴就总差了点儿。

    她勉强压着火气,怒极反笑道:“沈泠容,你背地里做了什么别打量我们不知道。不跟你计较,那是给沈家面子。可我告诉你,凡事再一再二不再三!”

    沈泠容心里发虚,可仍旧咬着牙,回嘴道:“背地里做什么?我若是想你们这样卑鄙下流的,也不必被你们害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沛容见两人越吵越凶,忙笑着上前,劝和道:“别吵,别吵。今儿个是清容的好日子,咱们到底还是自家姐妹,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!”

    沈泠容道:“呸,谁和她是自家姐妹!二姐姐,她们这等见利忘义的白眼儿狼,我是绝不认的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发生争执的地方是寿禧堂往海棠院去的回廊里,清容与宋昭领着瑜姐儿不知从什么时候往这边来了。

    沈泠容声音又尖又细极有穿透力,清容自是听了个大半。

    宋昭抱着瑜姐儿上前,瑜姐儿看见润容,先软糯糯的唤了一声,“姨母。”

    润容“哎”了一声,脸上的愤怒减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沛容见状,忙缓和气氛的说道:“这是五妹夫的女儿吧,我们早就听说过,还没见过,没想到是个这么漂亮的美人坯子,同五妹夫长的真像。”

    此刻润容、泠容、清容几人都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只有沛容笑容和煦,自然道:“我是二姨母,这是你四姨母,我们都是你母亲的姊妹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”瑜姐儿刚要叫,宋昭突然给打断了。他徐徐的极温和的一笑,温声与瑜姐儿道:“你只有大姨母,她们也不是你母亲的姊妹,不认识也就罢了。”他说到这,看也不看沛容和沈泠容,只对宋麟道:“送客吧!”

    润容震惊的看向宋昭,那眼中全是满意和赞同,就快要现场给宋昭鼓掌了。

    沛容和沈泠容也有些回不过神,以为宋昭是开玩笑的,全怔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宋昭道:“我家夫人是不是凤凰,这还不敢说。不过你眼下实实在在的是个爬上树的猴儿了。”

    瑜姐儿听见这话,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泠容气结,指着宋昭,大怒道:“你,你……”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清容一边很是解气,一边尤嫌虐的不够,当即同袁妈妈道:“你去请沈家大太太、二太太、三太太过来,一并回去吧。有四姑娘这话在这儿,她们也不必纡尊降贵的来为我贺寿,我实在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那沈大太太、二太太、三太太是为什么来的?

    自然对清容的基金会是极感兴趣的,否则就她们,哪儿敢无视沈老太太同奉国夫人和清容的恩怨,这么没心没肺的来给一个被逐出家门的小辈儿过寿?

    袁妈妈还有些没反应过来,梅蕊自告奋勇道:“我同袁妈妈一道去请三位夫人。”

    沛容脸色十分难看,勉强笑着劝和道:“泠容是个什么脾气,五妹妹你是最知道的。她嘴上没个把门儿的,成日里最没轻重的。我替她给你赔礼了,你如今福多人贵重,又何必同她一般见识呢?”

    清容丝毫不肯通融,冷笑一声道:“我福多人贵重,同她出言不逊冒犯我没有干系。她也不是小孩子了,连我女儿都明白喜事儿要说吉祥话的道理,她难道不明白吗?袁妈妈,别傻站着,快去!”

    沛容狠狠掐了一把泠容,想让泠容先道歉,大事化小,平息过去。

    

最新推荐: 全职国医 |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|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|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|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