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七 宅斗先锋的办事风格

    润容梗着脖子,理直气壮的说道:“沈泠容抢我的橘子,还敢掐我!”

    泠容不甘示弱,立刻抽抽噎噎的反驳道:“那是五妹妹屋里的橘子,又不是你屋里的,上面写你名还是刻你姓了!是你先打我一巴掌!”

    润容气的攥着小拳头,恶狠狠同泠容对质道:“是你先掐我的,你不掐我难不成我还能打你!”

    泠容反口否认道:“没有,我没有掐你。”

    林夫人被抄的头疼,也不理会鬼哭狼嚎的赵姨娘母女两人,而是训斥润容道:“混账东西,被狗咬了难道还反口要回去不成!你是什么身份?你那书都读进狗肚子里了不成!”

    赵姨娘登时垮了脸,道:“夫人怎能这样说!难不成我们泠容是小狗不成,若我们泠容是小狗,那润容是什么?老爷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林夫人此前就吃过赵姨娘的亏,自不肯让她再抓住把柄。她正在心里琢磨盘算,沈泽章这时却忽然进了门。

    沈泽章原本在外院迎客,被人通报说是后院出了事,赶忙回来,一进院儿便听见了这番对话。气的立时火冒三丈,一壁进门,一壁大骂道:“畜生、作耗作死的小畜生!一日也消停不得,给我绑了,今儿个非打死她们才算了!免得留了这起子惯会生事的逆女,来日上辱先人,下辱门风!”

    赵姨娘听了这话,吓得抱紧了泠容,大声恸哭道:“老爷,您可明鉴!咱们泠容是你捧在手心儿里长大的。从前在松江府,她同二姑娘五姑娘在一处,不是相处的好好的,何曾起过争执闹过不睦!是您握着她手教她写的第一个字,是您拿着千字文教她读,是您亲自教导的泠容!您说她是那等不知事,胡闹混账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泠容此时极委屈,窝在赵姨娘怀里哀哀哭泣。

    赵姨娘打的是感情牌,在松江时姐妹们就能相安无事,怎么回来了,碰见正房就出了事?显然问题出在了润容身上,毕竟她在沈泽章这里是有“前科”的。

    沈泽章的神情变了又变,看润容的表情越发冷酷。

    林夫人不自觉的挡在润容面前,淑容拉着润容的袖子,小声对她道:“你还不快去跟父亲认错!”

    润容仍旧梗着脖子,理直气壮的说道:“我没错!是她先招惹我的。”

    沈泽章气面色铁青,脖子上都爆出了青筋,大声道:“堵起嘴来,打死算完!”

    润容听见这话,吓得白了脸,可一贯死硬到底的脾气让她生憋着不告饶也不求情,“她是爹爹的女儿,我也是爹爹的女儿。她也出手打了我,要打就一起打!”

    沈泽章指着润容,怒骂道:“小畜生!事已至此还不晓得悔改,再怎么说那都是你妹妹,你这么狠的心是跟谁学的!”

    赵姨娘抱着泠容跪坐在地上,哀哀哭诉道:“妾身进了沈府的门,是老爷您的妾,是婢,妾身不求三姑娘能好好对我。可四姑娘到底是她的妹妹,血浓于水,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。如今五姑娘折腾成了这样子,眼看是不中用了,三姑娘转头又来折腾我们泠容。这让外面的人怎么看咱们沈家的规矩家教?夫人,您若实在看不上妾身,您请老爷赶了我们出去便是,别给我们使这些磨心的绊子,零碎折磨!四姑娘有什么错?五姑娘有什么错?“

    赵姨娘哭的梨花带雨,特别委屈。这番潜台词不过是在反复的跟沈泽章强调:老爷啊,你的正房嫡女看不上我们这些妾和妾生的孩子,非要把咱们都折磨死了才算完。我们可怜啊,多可怜啊!她这话里话外,是把战火烧到了夫人身上,直接小事化大。

    林夫人自能听出这些弦外之音,敢当着她的面儿挑拨离间,这锅坚决不能背!她冷笑着,怒斥赵姨娘道:”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出门打听打听,谁家的姊妹兄弟没有闹过别扭的?原本就不是什么天大的事儿,泠容挨了打,难道润容就得便宜了吗?“她说着,扯过润容,把那张还有手印儿的脸直对着沈老爹,让他能清清楚楚的看见润容也吃了亏。

    一个是从小就养在跟前,百般疼惜的可爱闺女;一个是根本没见过几面,陌生、脾气死硬不讨喜的闺女。

    沈老爹有一瞬间的犹豫,这种小孩子打架的事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

    “老爷,赶着年节的,何必闹个不痛快,照妾身说,两个姐儿都不对,各打五个手板,长长记性,这件事也算完了。对外咱们闭口不提,也全了姐儿的颜面。”尽管有和稀泥的嫌疑,可董姨娘这番话说的也算是十分公道了。

    这时间,拿板子的仆从已经进门。泠容呜呜的哭个不住,沛容温温柔柔的蹲在泠容跟前,一边给她擦眼泪,一边劝道:“四妹妹可别哭了,你和三妹妹都多大的人了,还为了一个橘子闹得没脸,岂不闻,‘孔融让梨’的典故。那故事你缠着父亲讲了多少遍,都听个没够。从前在松江的时候,你还给我和五妹妹让过石榴。三妹妹不同我们在一处,在家里她都小惯了的。说来你们的生辰也不过差了几个月,你让一让能如何?”

    清容在一旁冷眼旁观,不禁暗暗感叹董姨娘养出来的女儿就是高啊。她出面来当和事佬,不动声色的贬了润容,夸了泠容。

    泠容反应也是极快,立即就收了眼泪,看着润容,细声细气的说道:“三姐姐对不住,今天都是我的错,父亲若要打,就全打我吧。”

    林夫人脸色有点不大好看,转头更严厉的呵斥润容道:“瞧瞧!平日里母亲是怎么教导你的,就着饭你都吞肚子里去了吗!正月里你也甭想出门了,呆在你屋里把那《女则》给我抄个五十遍才算完!”

    润容委屈的眼泪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,尽管她一直都在强忍着,可怎么忍都忍不住。她梗着脖子,道:“我就是不懂事,父亲没手把手教过我规矩,也没给我讲过‘孔融让梨’,我不如沈泠容,她自己说要替我挨打,那就全打她算了。”

    清容忍不住要暗暗扶额,淑容暗道不好,扯着润容的袖子,拽到泠容跟前儿道:“我看你是被打的昏了头,什么胡话都敢往外说!快跟四妹妹赔不是,你们两人各退一步也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润容大力甩开淑容,“我不!”

    沈老爹原本在心里就更偏向泠容,如今泠容认了错,见润容这态度,自然更为恼火,直接夺了板子,照着润容就打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知死活的小畜生,沈家以诗书传家,何曾生下过你这么心狠恶毒的丫头!好好好,你怪为父没教过你,那么为父的今日就打死你,也省的你来日祸害别人!”

    润容自出生后就被林夫人捧在手心儿里惯着,何曾受过这种苦。沈老爷一板子打下来,直打的她杀猪叫起来。

    沈老爹下手突然,惊的在场诸人都有点发懵。等连打了三下,润容叫的失了音,林夫人才反应过来,赶紧扑在了润容的身上。淑容也立刻膝行着上前,紧紧抱住沈老爹的腿,哭道:“父亲,您就饶润容这一回吧!她以后会听话的!”

    沈泽章根本不停手,一下接一下不是打在润容的身上,就是抽在林夫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林夫人声泪俱下的说道:“都说养不教,父之过,老爷在任上这么多年,统共见过孩子几面,抱过她几次?我是无知妇人,是我没教好孩子,老爷干脆连我一块打死,也算是彻底清净了!”

    清容暗暗摇头,这种表达方式,哪里是求情,根本就是在指责沈父没有尽到父亲的义务。

    就算说的是大实话,可谁又爱听呢?

    一看林夫人就属于那种嘴硬型的,好好的话不能好好说。显然,润容这死鸭子嘴硬的性格,也是完全继承了她。

    沈泽章的脸果然又黑了一度,气的胸口起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董姨娘也跟着跪地,和淑容一起拦在沈泽章的跟前儿,道:“老爷您请息怒,这年节里的,你和太太都要在内外待客。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丢的还不是咱们三房的脸!不过是姊妹之间闹了不愉快,沛容和泠容小时候还有个手轻手重呢。孩子们不是一处长起来,总要适应适应!各自领回去好好教规矩就是了,三姑娘、四姑娘还小,可以慢慢教!老爷何必喊打喊杀,气着自己,也伤了夫人和三姑娘的情分呀!”

    清容是很佩服董姨娘的,人家可不是白给的。

    刚刚她分明看见沛容偷偷给自己身边的妈妈使眼色,沈老爹在前院好好的待客,多半是被沛容身边的人想办法请过来的。原本在这敏感关头,林夫人必不会偏私润容,不过是各自受罚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可被董姨娘这么一闹,外加沛容这番推波助澜,沈老爹越来越讨厌润容不说,也是实打实的伤害夫妻情分。她最后再出面劝阻,还当了好人,让夫人不得不领她的情。

    看看!这才是宅斗先锋的办事风格啊,简直兵不血刃。挨了打的人,转头还得谢谢她。

最新推荐: 宇宙职业选手 | 全职艺术家 |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| 非职业半仙 |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|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| 全职保镖 |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| 杜小薇升职记 | 职场宫心计 |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| 职场新贵 | 庶女升职记 |